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MeToo正面臨內部分裂,但或許能讓運動更加茁壯

2018/03/2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Leon Hernandez @flickr CC BY-NC-ND 2.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有著破紀錄的女性參與政治活動來為她們爭取權益、並且加入各個層級的政府官員選戰。然而,這些新生的女權運動中亦潛藏各派系的不滿以及溝通上的意見不合。諸多的報導為領導齟齬與派系分裂的狀況敲響了警鐘。

文:Elaine Weiss
譯:劉松宏

Elaine Weiss是《The Woman‘s Hour: The Great Fight to Win the Vote》的作者,該書目前已出版。

女性的意見——她們的憤怒、抗議、痛苦——在美國已經是全國性對話的核心議題。非凡的女性大遊行為2017年揭開了序幕,數以百萬計的女性走上街頭參加示威遊行。該年年末,《時代》雜誌選擇了打破沉默者 (The Silence Breakers) ——一群協助揭露性侵與性騷擾的危害和普遍現象的女性和男性——作為2017年的風雲人物 (Person of the Year)。如今,2018年有著破紀錄的女性參與政治活動來為她們爭取權益、並且加入各個層級的政府官員選戰。

然而,這些新生的婦女運動中亦潛藏各派系的不滿以及溝通上的意見不合。諸多的報導為領導齟齬與派系分裂的狀況敲響了警鐘。

一月末時年度女性大遊行正如火如荼的準備中,但聚焦在爭論觀點目標和戰術的報導已經分裂的三月的大遊行,並創造出兩個不同的陣營:Women‘s March, Inc.以及March On。她們承諾會合作,但兩個陣營之間總是飄散縷縷煙硝味。

同樣地,#MeToo運動也在最近遭逢了分歧。群眾外包的質疑、正當法律程序、符合比例原則的懲罰機制,諸如此類的爭論分裂了志願的女性主義者,且在社群網站上引爆了不堪入目的攻伐。

這種發展可能使擁護者們氣餒。但若以歷史為鑑,該情況對她們而言或許是再好不過。此種運動的有絲分裂對於以正義為訴求的活動而言,顯然是一種自然且必要的生理機能。

歷史上許多促成重大改革的社會與公民權運動,都經歷過類似根植於意識形態、戰略、方法論異議所導致的分裂,而分歧點通常都在於是否要使用更激進甚至暴力的手段來達到目標。這是改革運動的必經之路,不論是19世紀的廢奴、禁酒、勞動改革,抑或是20、21世紀的女權、公民權、環境、同志權——甚至動物權——都是如此。

這類公民戰爭可以是骯髒、狂暴、代價很高的事件,將小心翼翼建立起來的組織分裂成敵對的陣營、扯裂同伴與盟友的關係。那混亂又令人痛苦,在情感及金錢上都是一種消耗。但它可能至關重要。相較於帶給該運動損害,分裂或許反而能讓運動更加強壯、更有抵抗力、最終更有影響力。

婦女參政運動者早在一個世紀前,便學到這個苦澀但也振奮人心的教訓。

就在1920年該運動得到勝利,確保官方批准美國憲法第十九修正案 (19th Amendment) 使所有女性獲得投票權之時,婦女參政運動者也面臨苦澀的分歧與惡意敵對。當達成了最後的共同目標——通過賦予女性參政權的聯邦憲法修正案——National American Woman‘s Suffrage Association(NAWSA)以及National Woman‘s Party便漸行漸遠,最終勢不兩立,常常貶低或侵占另一方的努力,彷彿兩個團體追求的目標有著天壤之別。(有一個相似的分歧已經在英國婦女運動中出現。)

這兩個團體保持不同的總部(一個在紐約,一個在華盛頓)及成員,進行不同的活動,誇耀各自擁有的成員以及贊助者,出版各自的雜誌及宣傳刊物,並用自己的方式遊說美國國會及州議會議員。兩個團體呈現的個性有著鮮明差異:NAWSA是制度完善、強壯、以及穩定的(但也因此常被認為是枯燥古板的),系統性地經營一個長期戰略。The Woman‘s Party則是年輕、傲慢的新貴,對講究禮儀的方法沒耐性,喜歡用挑釁的方式——在戰時派糾察到白宮、燒毀總統肖像、入獄——當眾大吵大鬧並逐步施壓。

這兩方的努力(以及對決)是如此重複且令人疑惑,難道不會導致需要付出雙倍的代價來爭取女權嗎?答案是會。這種分裂是否會在盟友間培育出腐蝕性的不信任呢?顯然如此。但就後見之明來看,這種分裂確實使運動更加茁壯了。

想要成功,就需要兩個團體用截然不同的管道——有點像好警察壞警察策略所形塑的動態互補——去施加夠多的公眾及政治壓力好贏得選戰。陰陽之間的張力使運動產生更多行動;她們的摩擦創造出了有用的能量。

但我們仍必須記得——但不可重蹈覆轍——當時的婦女運動存在著一個很不一樣的分化,那就是階級:白人女性參政主義者可恥地忽視了她們的黑人同胞。藉由在爭取選舉權的過程中持續容忍種族隔離式的女性參政政黨,並推動一種想法,認為賦予女性投票權有助於保持白人在南方州郡的優越性,因為南方的黑人女性即使在美國憲法第十九修正案通過後仍普遍拒絕行使她們的投票權;因此,這個運動在道德領導的成績是不合格的。起初,這只是為了在南部贏得關鍵立法者的支持,而在合理計算後決定使用的戰術。然而在1920年後,她們——白人女性——滿足了,她們得到了投票權;但整個運動在保護她們的弱勢族群方面可說完全失敗,就只是讓這些人自生自滅。是直到最近這幾年,女性主義者才努力去處理這個錯誤。

現代的婦女運動——從各式遊行抗議到#MeToo和#Times Up——若能從歷史的瑕疵中吸取經驗,將會更加有力、成功。這麼說是有根據的,舉例而言,TimesUp Legal Defense Fund就為那些冒險發聲的人提供法律,情感和經濟援助。

在這個眾人分歧的時刻,那些保護女性權利的行動者若能謹記歷史教訓,或許便能從中得益:掙扎會持續許久、團結有時會崩潰,但就像骨折癒合後有時會更加堅固,運動亦能從分化中益發茁壯。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科技公司終於開始看重「設計」的價值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