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從戰後嬰兒潮到千禧世代,#MeToo運動的世代隔閡

2018/04/0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輕女性永遠覺得自己有力量,她們覺得問題浮現,就可以被修正,但已經和女權政策奮戰數十年的女性知道,情況更加複雜。性侵的比率在過去17年並未改變,要改變大家的態度以及修改法律到有不同的結果,需要許多策略及努力。

文:Sheila Weller
翻譯:Wendy Chang

Sheila Weller曾為雜誌記者並獲獎,同時亦為暢銷書作家,擅長撰寫女性生活、社會議題和文化歷史,《The News Sorority》對電視新聞圈女性的詳細描寫,印證了女性的傑出不凡之處,《Girls Like Us》則論及全美多所大學的女性研究課程,長據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八周。

「姐妹力量大」:這句話就像幸運餅乾一樣神聖。如同在《慾望城市》最早幾集給大家的心靈雞湯以及耳目一新感覺,我們從姐妹情中得到安慰,身為女性主義者的我們覺得女性彼此深深連結在一起,超越年齡的限制,但這只是理想。所以當裂痕出現,煩惱也隨之而來,至少問題開始發生。

某天我在臉書上抒發己見,我覺得最近出來指證美國體操隊隊醫惡行的六屆奧運體操獎牌得主拉絲曼(Aly Raisman),若想要保護自己,最好還是不要半裸上《運動畫刊》的封面,雖然說她身上印著「相信自己」和「絕不容許虐待」等標語。有些年輕女性駁斥我:「她的身體她決定」、「她很美」、「不要再用男性視角看她!」從中我了解到:我不只錯了,也老了。

我出生在戰後嬰兒潮,還記得在22歲時(打這段時自己都臉紅),我會很「開心」一絲不掛地讓攝影師為我拍照,即使她有可能把照片賣給任何一本色情雜誌。當時還沒有「性騷擾」一詞,甚至連剝削的概念都沒有。我幼稚地覺得自己一定很可愛,他才會如此要求。最近,我和一位在1980年代就已經擠身男性主導產業的女性主管聊天,她告訴我辦公大樓的房間裡四散著內夾清涼女郎內頁的雜誌,呈現粗鄙的男性氣概,即便是在十年前也俗不可耐。

我們在談論#MeToo運動、性騷擾、性侵時,往往會有世代區隔。千禧世代女性用他們自己的語言來說是「零容忍」的,大部分的人似乎都贊同「格蕾絲」(Grace)提出的指控,覺得她與喜劇演員阿茲安薩里(Aziz Ansari)的約會堪比性騷擾(安薩里已經否認了該指控),然而我並不同意她們的想法,一些在新政治運動出現就已經成年的女性也和我一樣。

對於格蕾絲與安薩里的事件,溝通專家穆福琳(Dini von Mueffling)和她22歲的女兒各持己見,穆福琳覺得格蕾絲有選擇但沒有採行,比如告訴安薩里說她不想要發生親密關係並離開。穆福琳說:「我並不認為格蕾絲的肢體語言足以告訴安薩里要住手。」但是她女兒則是在零容忍的一方,她並不是特例。

25歲的人力資源主管莉茲・黛西奧(Liz Desio)表示:「跟我同世代的女性對於只要有一丁點不合適的舉止,都有非常嚴格的標準。」而黛西奧的母親、作家梅蘭妮・豪爾(Melanie Howard)說到:「我覺得莉茲和她的同儕因為專制的想法,正漸漸失去道德制高點和盟友。酒吧裡糟糕的一吻,和把你關在旅館強迫口交無法算是同類事件。」

對於母親那輩覺得「受害者的行為」——比如喝太多——某種程度上也是造成性侵害的原因,麗茲感到很「遺憾」。她表示:「唯一有問題的是男人的舉動,我的世代就是想要長大來改變母親們表達的話語。」

同樣地,現在50幾歲的女性會記得在約會強暴和熟人強暴還是新概念時,如何讓一個康乃狄克州預備學校的孩子艾力克斯・凱利(Alex Kelly),最終因強暴派對上認識的女性被定罪。直到那時之前,「強暴犯」都只是:從暗巷跳出來的陌生人。「熟人強暴」定罪是在女性西裝、大波浪捲髮盛行的80年代逐漸推動成形。

對於年長的X世代來說,曾在校園裡興盛的「奪回黑夜」(Take Back the Night!)代表著安全與主動。在對方侵犯我們之前抓到你!到了2008年,曾代表進步開明的No Means No轉向為Yes Means Yes,成了在加州與紐約市內的大學法律準則,全美許多學校也採用這個政策。

除了種族政治和同性關係等,我們鮮少看到社會期待和法律定義徹底改變,在性侵議題上也看不到。身體裡的經驗DNA讓女性們在年輕時會想身處在充滿同儕男性的世界裡,受到喜愛、追求,身材有翹臀、個性有趣又性感。但千禧世代已經完成重要任務:受到尊重並對於任何越線的舉止保持警覺,就跟「有翹臀、有趣又性感」一樣酷。當拉絲蔓的半裸照裡有著女性主義標語,責任就不在這些有自信的女性身上,而是心懷遐想的男性。年輕的女性相信,如果你的感受相反,就恰好中了怪異性別歧視者的低下標準。我現在懂了。

綺色佳大學的18歲大學生伊麗莎白・亞當(Elizabeth Adam)說:「我們世代的女性不斷在社群媒體上面臨各種點名標籤,對於肥胖感到羞恥,還有網路霸凌。」我承認,這點是我這個世代從未處理過的挑戰。

亞當繼續說道:「只要一個多次被指控性騷擾的人還是我們的總統,我就不會默不出聲,#MeToo是我想要傳遞的強烈訊息。」

她的話聽起來非常具說服力,但我也希望年輕世代的女性能夠記住女權運動家艾咪・理察斯(Amy Richards)的話,這是她從多年經驗中體會到的:「年輕女性永遠覺得自己有力量,她們覺得問題浮現,就可以被修正,但已經和女權政策奮戰數十年的女性知道,情況更加複雜。性侵的比率在過去17年並未改變,要改變大家的態度以及修改法律到有不同的結果,需要許多策略及努力。」

我們可以對於事件零容忍,但不能忘了理察斯以經驗給予我們的忠告。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