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女孩看成人影片、打電玩遊戲,有什麼問題?

2018/04/0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Erica Garza(著有《Getting Off: One Woman’s Journey Through Sex and Porn Addiction》)
翻譯:Wendy Chang

我家客廳已經變成充滿殭屍和火球、機械追捕者和古老廟宇的空間,最近我才給我老公他人生第一台遊戲機——PlayStation 4。雖然我們都三十幾歲了,但他在澳洲的小鎮長大,玩具就是樹枝和小河裡的石頭,所以他完全錯過我童年裡的科技產品——從一開始的Atari,到後來的任天堂、Prodigy、AOL、PlayStation等等。看他每次玩新遊戲眼睛就亮起來,真的蠻有趣也對我來說很熟悉。雖然我很久以前就失去對電玩的興趣,可是他的熱情幾乎要讓我想要重新再玩,但一直有東西阻止我這麼做,因為我自己的電玩歷史真的是一言難盡。

1990年代中期,當時我開始迷上第一代任天堂,當時還是個害羞、不諳社交的女孩,戴著眼鏡、背後還因為脊椎側凸揹著支架。發現沒有人要跟我玩之後,我就愈來愈低調,把自己丟進各種沉迷的世界,避免陷入自我憎恨的泥沼。其中一項就是玩電玩遊戲,另外一項則是看軟調的成人影片。雖然我蠻確定自己先愛上電玩遊戲,但沒過多久就發現Cinemax的深夜節目,我很難回想到底哪一項我比較喜歡、比較常用,兩者已經在我的回憶裡彼此重疊交錯。

我當時還是個青春期女孩,兩個世界都難以抗拒,可是即便兩項都令人如此沉迷,卻又因為我的性別而非常與世隔絕。對我來說電玩遊戲和色情片是給男生看的,而不是給女生,也因為我不覺得自己屬於這個族群,反而促使我偷偷玩、偷偷看,最後證明這是一條不健康的路。

心理學家菲利浦・金巴多(Philip Zimbardo)是《Man, Interrupted》的作者,曾在TED演講《The Demise of Guys》,他認為電玩遊戲和色情片會變成令人成癮的興奮源(arousal addiction),給你無窮無盡的「新奇」和「驚喜」。我記得第一次在《魂斗羅》系列學到科拿米密技(上、上、下、下…)可以拿到30條生命值,自己根本無法抽身。「不要眨眼睛」我每次都這樣提醒自己,一定撐到遊戲最後,我不喊停絕對不會停。當我沒在玩遊戲時,也在想遊戲;玩遊戲時在想等一下要玩什麼。

同樣地,我記得在深夜、爸媽都去睡覺後,看到色情片開始前的SSC警告標語,感受到一陣強烈的快感。警告標語中的「強烈性愛內容」對我來說是另一個「贏」的機會、另一個可以玩的遊戲,我把手伸進褲子裡,打遊戲是玩到下一關,這個時候我想要看一個小時內我會有幾次高潮。

雖然電玩遊戲和色情片的確充滿了「無限的新奇」和「驚喜」,他們也和羞恥緊密連結。

在《超級瑪利歐兄弟》、《薩爾達傳說》、《魂斗羅》等遊戲中,女性鮮少是故事線的一環,即便有女性角色也多半是等待被拯救的公主。任天堂的遊戲機甚至不是我的,而是我哥哥的,雖然我們有時候會一起玩,但很明顯地當他拿起Player One控制器、選擇我們要玩什麼遊戲時,他就是老大、這就是他的領域。好像女孩子就應該玩其他東西——可愛的衣服、化妝、看男孩樂團,我知道我應該蒐集《Tiger Beat》雜誌,而不是GamePro或任天堂力量等遊戲機。

性感女性雪蘭・翠德(Shannon Tweed)的電影我好像也不該看,即便我的身體確實有反應,我從來沒聽過學校的女同學們討論色情片或是手淫,在哥哥抽屜裡發現沒貼標籤的色情錄影帶、雜誌後,我覺得看色情片好像又變成了一件我身為女孩不該做的事。

但我就是無法離開這個世界,我已經無法計算出到底有幾次是我媽把我從房間叫出來去跟客人打招呼。整天黏在螢幕前,我常發現自己很孤單,但孤單至少比社交焦慮好,我常覺得適應的方法就是把自己關起來、跟自己相處就好,這樣還比較簡單。

上了高中和大學,我不再玩遊戲了,但對色情片的興趣依舊。拜科技進步所賜,所有東西又新又誘人。當科技在遊戲宇宙裡進步飛快,我把自己完全投入在Pornhub、RedTube、TubeGalore等網站,不再只限於軟調的色情片,因為它們無法滿足我了,我開始尋求可以給我刺激的影片,尤其是那些高清畫質、充滿厭女風格及羞辱的類型,我的腦袋接受過度的刺激,只要輸入任何一種相關的術語描述就可找到。網路如分心的王者,而我成了屈服者,多年來,我和不同的性伴侶發生關係,這種沉迷仍舊存於我的現實生活中,直到迷失在有如性成癮的痛苦深淵中。

亞利桑那州的成癮治療師艾瑞卡・薩爾博士也發現了電玩遊戲和性成癮之間的關係。2017年他在一場成癮專家的會議IITAP中提到:「為性成癮而苦苦掙扎的人,往往也正在為親密關係的缺乏而痛苦。」他表示雖然現代遊戲為社群提供了無限的潛力,但對上癮者來說,當他們停止嘗試與真實世界的人類接觸,危險就大了。「我們希望遊戲是可以讓你的生活更好,而非取代你的生活。」

色情片也是如此。根據心理學家大衛・施納許(David Schnarch),色情片可以幫助你發展親密關係,不管在情感上還是性愛上。他向《今日心理學》表示:「我們在幫助夫妻們建立更深的性關係時,會很倚重色情圖片來達成目的。」但其他案例和研究表明,色情片使用過度會導致性無能和感情問題。

要像我能夠面對自己的問題、在親密關係中找到避風港,需要花上數年的治療、經歷無數失敗的感情。我老公也是一名上癮者,有別於我是對性愛成癮,他則對藥物及酒精成癮;遇見他、坦誠地討論我的嗜好和不安全感,讓我看到了自己如何把色情片當作情緒障礙的支柱,還有這個嗜好是多麼與世隔絕。當我開始寫作、出版自己的掙扎故事,一些也有性強迫的女性開始與我接觸,我慢慢意識到我不是一個人,也不再感到孤單。

最近,我老公一直試圖讓我跟他一起打電玩,但我現在更想要在一天結束後栽入Netflix或是掛在社群媒體上。明明他可以選擇跟其他陌生人玩,卻一直在找雙人遊戲來誘惑我,雙人遊戲沒那麼好找,但有一天他真的找到一個:要長途跋涉快速穿過充滿殭屍的地區,動畫的設計是我看過最好的,故事聽起來也很誘人,裡面如預期地有些蠻橫的男性角色,但也有一個看起來不像公主的女性角色。雖然我們還沒有機會玩,但我感覺如果開始玩應該就不會想停下來,或許也不是一件壞事。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研究:練太極拳的人,肌肉疼痛改善情形較佳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