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看著普亭有樣學樣,土耳其提前選舉大搞威權

2018/05/0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艾爾多安無法仰賴外國資金或是人才作為替代品:沒有人願意居住或是在一個YouTube與Twitter偶爾遭到禁止的國家做生意。

文:Soner Cagaptay
翻譯:薛淳璟

當土耳其準備好迎接6月24日改選之際,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面臨了一個問題:土耳其社會嚴重的兩極化。儘管他致力於建立穩定的多數派作為他右翼政權的基礎,然而他妖魔化溫和派與左翼政權的政策,代表著仍有超過半數的土耳其人民強烈反對他的作法,並且不願接受他作為國家的領導人。他投注在競選團隊的資源遠超出對手陣營,去(2017)年他在全民公投中以僅2%的差距獲勝,並使其掌握行政權。

今(2017)年4月18日,艾爾多安將2019年11月的總統暨國會大選提前至今年6月。在此同時,他將布局一場精巧的遊戲,靈感則來自於俄羅斯總統普亭(Vlardimir Putin)。

艾爾多安認為,他急遽上升的威權主義完全是「理性的」。2016年7月所發生的政變失敗之後,艾爾多安便持續擴張當時實施的緊急狀態,將許多記者、漫畫家、電影導演,以及學者判刑入獄,僅因他希望境內受教育與富有創造力的菁英階級離開國家。

艾爾多安希望驅逐強烈反對他的知識分子與商務人士出境,如同總統普亭,迫使俄羅斯境內的知識分子及富有階層離開。過去18年以來,普亭消除俄羅斯反抗組織的領導者,使得諸多俄羅斯思想家與公民團體的發起人紛紛逃往海外。艾爾多安相信將這些公民團體的領導人物驅離土耳其,留下群龍無首的大眾後,就可以鋪出一條如普亭式高票勝利當選的路。

約8,000萬人口數的土耳其,包含極高比例受過良好教育與信奉自由主義的專業人士,他們通常同時會多國語言,擁有世界各地頂尖大學的高等學歷,以及在西方公民團體組織的人脈。艾爾多安深知由這些極富影響力的菁英所領導的反對勢力,將是綿延不絕的後患。如果他能迫使這些人士放棄土耳其,則餘留的反對勢力多寡也不是個問題了。一旦缺乏菁英人士的領導,反對的人們將別無選擇,只能接受他的政權,如同俄羅斯民眾接受普亭的領導。

艾爾多安施行威權主義的一項特徵即是干涉學術界。德高望重的教授們發現自己遭到解雇、有些則甚至連護照都失效。多數學者們趁著還能離開時,為了學術自由而離開土耳其。

如同教授們的選擇,土耳其的學生們亦紛紛成群逃離國境。我最近造訪英國時,遇上龐大的一群來自土耳其的牛津大學研究生,他們都是近期離開土耳其,並試圖長期居留當地。根據英國內政部的統計,截至2016年,所收到短期學生簽證的申請增加28%,其中高達40%是土耳其學生。

許多長期以來,擁護自由價值的土耳其富裕人士,亦是艾爾多安的眼中釘。土耳其重要的商人奧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在2017年10月因為支持許多公民團體的理念而被捕入獄。這是對土耳其國內富有人士的清楚訊息:保持緘默、鋃鐺入獄,或者離開國家。

這股風氣早已悄悄興起。2016年,土耳其的富翁人口外流數,已是全世界排名前五名。約有1,000名富翁於2015年時離開土耳其,2016年底的數字則增加至將近6,000人,代表數據史無前例地於一年內增加了500%。睿智移民公司(CS Globe Partners),位於倫敦、專門經手世界各地富裕家族移民事務的法律顧問事務所指出,前來尋求取得國外護照協助的土耳其客戶數量,在2017年1月至6月成長了2.5倍。土耳其菁英所搭乘航班增加幅度的情勢如同過去十年的俄羅斯。

因這些趨勢牽連而嚴重受害的,還有土耳其的研究發展。舉例而言,2015年,三家土耳其公立大學原本在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世界大學排名排名中前兩百名,下一年度卻甚至未出現在名單上。科學刊物的出版數量在2016年至2017年間則令人堪憂地減少了28%。

這些發展是諷刺的,因為這些結果與艾爾多安的計畫相斥。將已滅亡的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浪漫化,仍持續形塑土耳其對於自身在世界定位的觀點。一度為輝煌帝國的國家,通常對昔日光榮有著可再塑造、言過其實的認知,以及被實務的政治人物鼓動的容易性(或者說有著被操縱的脆弱特質)。

艾爾多安依照著讓土耳其再次偉大的口頭禪執政,不得不說,這位土耳其領導人大刀闊斧地向前邁進,成就了經濟成長。2003年在他初掌政權之時,土耳其仍是個貧窮的國度。現在已經是個以中產階級為主要組成的國家了。然而,在艾爾多安可以宣稱他的國家真正的偉大之前,土耳其仍是新興的經濟體,並極力地想發展成已開發、高所得的國家。

土耳其唯有在知識分子與富裕的國民仍待在境內的條件下,才得以達成此目標。他們擁有潛力,使土耳其由出口汽車(最大宗出口產品)的經濟體轉型為以軟體、資訊科技、金融與服務業為基礎的國家,換句話說,就是強而有力、資訊密集為主的經濟體。

然而,艾爾多安的政策卻起了反效果;資本階級與具有創新能力的人們紛紛逃離國家。艾爾多安無法仰賴外國資金或是人才作為替代品:沒有人願意居住或是在一個YouTube與Twitter偶爾遭到禁止的國家做生意。

若艾爾多安獲得他所希望的,他很有可能取得如同普亭般的權力,並高票贏得6月的大選。但屆時,他將同時扼殺土耳其最優秀與前途光明的人才,不幸地,這個國家將不只是單一面地走向如同俄羅斯的處境。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狂給你的Uber司機五顆星,對評價系統一點幫助也沒有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