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我們會繼續預測未來,正確時誇耀像神諭,如果錯誤就忘了

2018/05/0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從中可以得到的教訓是,預測未來不僅關乎我們的知識狀態,同時某種程度上說明了一個人在現在的情感和知識上所抱持的偏見。

文:David Wolpe(洛杉磯猶太教會西奈神廟〔Sinai Temple〕的拉比)
翻譯:Wendy Chang

我最近造訪希臘的阿波羅神廟,這個曾供奉德爾菲神諭的地方提醒了我人們一直以來對預測未來有多麼著迷。

有時候神諭提供了某種觀察,更多時候只是給予一點模稜兩可的預測,或許最有名的神諭應該是克羅伊斯國王,如果他與波斯國王希拉開戰,預言上說他會「摧毀一個偉大的帝國」,克羅伊斯大受鼓舞決定上戰場,結果抵達薩第斯才發現所謂的帝國是他自己的國家。

就算到了科學時代,預言家還是沒有少,不管是舊世界的、新世界的、還是兩者的混合體,然而在某些有限的領域,預言還是一種傻瓜賭注,2011年一份研究顯示所謂的政治預言家,準確率還比不上擲硬幣。

所有這些專業技能和內部知識都無法應付簡單的突發事件(我們甚至不需要請上天預言2016年總統大選,德爾菲神諭很可能直接準確說:紐約的一個朝代將敗陣。)

我們自己所創造出來的一切,也如同這個世界一樣令人驚訝,記得我們小時候覺得自己需要背著背包到處旅行嗎?沒有人會說:「當你長大後,你的口袋將裝有所有人類知識。」但即便我們現在可以把知識帶來帶去,事情還是一樣難以預測,像還不能用Google滿足好奇心時一樣。我們現在比過去了解更多東西,但明天依舊難以捉摸。

細想歷史上最常見的預言,記住這個最有用:末日的來臨。目前幾乎所有的世代都曾懷疑自己面臨末日,而且這種觀點經常延燒所有人。

儘管希伯來先知喜歡深層解讀人當下的道德行為,勝過於預測未來,但他們仍不時地預言到毀滅,並將它為惡行的後果。 (在大多數古今帝國中,毀滅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預言選擇:因為遲早會證明預言是正確的。)

諾曼科恩的經典著作《千禧年主義的追求》描繪了整個中世紀盛行的「終結論」。 深信世界正在毀滅,結果通常不是很好:預言和失敗隨之而來的就是十字軍東征、叛亂和集體歇斯底里,人們開始投入他們自己的「未來學」。

聖經預言的神諭有含糊的地方,啟示錄這本書(對基督教末世論來說是聖經)幾乎適用於每個歷史時期,顯示末日將來臨。 解讀古代預測模式、將其應用於現代,並從中推斷出明天會發生的事情,是種古老的做法。(群眾對於彌賽亞的信仰不會因不斷的失望而有所影響)

我們從中可以得到的教訓是,預測未來不僅關乎我們的知識狀態,同時某種程度上說明了一個人在現在的情感和知識上所抱持的偏見。千禧年主義通常不滿足於維持舒適的現狀,不管是對股市、運動隊伍還是賽馬,大部分的預言處理的是這個世界將如何影響「我」,而非關於世界本身。

這些當代問題與中世紀神學家所煩惱的問題相同,上帝對未來的瞭解讓神學家感到困惑,因為某種程度上似乎限制了我們的自由意志。如果上帝是全知的,那麼我們未來的行為其實是已知的,我們無法去改變它。他們提出了幾個答案來解釋,其中特別巧妙的是:由於未來實際上不存在,所以上帝不知道未來,並不代表他的全知受限;同時邏輯上來說,你本來就不可能知道不存在的事物。現代的時間同時論(simultaneity)讓這個問題更難回答,但即便是早期解釋也難以令人滿意——如果上帝在任何情況下都了解所有相關因素,並假定對這些因素有全面的了解(因為在中世紀神學的神論世界中,並沒有真正的隨機性),上帝一定知道會發生什麼。

我們現在其實正經歷這種根據現有知識的預測,只是沒有上天賦予的神蹟:如果你抽菸,就比較可能得肺癌;知道你上次喝醉後的行為,有助於你預測下次喝醉的一舉一動。有時候我們的預測能力更準確,比如把鑰匙插進孔裡轉動,就預測門會打開,但不管一個人所握有的知識多麼完美(因為根據量子物理學,存在本身就有真實的隨機性),即便無所不知的神也可能無法完全預測未來,那我們為什麼還要預測呢?

我們會繼續預測未來,正確時會誇耀像神諭一樣,而預測錯誤就忘了。我們像《致田鼠》一詩中的老鼠一樣,因對過去的了解和未來的擔憂而受苦,但仍會盡力一試,儘管在有限的情境與明確的決定性因素下我們也許能預測更準確。當格局來愈大,看到未來的可能性越來越不明確。

從最大的格局——人生來看,作家達蒙・魯尼恩相信人生的可能性是六比五,更準確的說,失敗的賠率是六比五,我們經常會做錯事情。所以我們是否能對自己確定的事物稍微謙虛一點,在公布我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時,再三思考? 也許當我們不將未來說死,當未來到的那天就有更多彈性。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只有你才能從媒體禿鷹手中拯救真正的新聞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