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為什麼避免使用有「黑歷史」的詞彙,比你想像中還難?

2018/05/1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俚語的本質恰讓它可以無視文明社會的傳統,團結了人們,表達出他們共有的想法。正如詞典編纂者Jonathan Lighter所說:「俚語經常帶著明顯的無禮和不尊重。」

文:Katy Steinmetz
翻譯:Wendy Chang

上週川普(Donald Trump)總統在推特上面又稱NBC主播為「睡眼陶德」(Sleepy Eyes Chuck Todd),社群媒體上開始出現聲浪,質疑這個字是否有反猶太人的意味,畢竟陶德是猶太人。其實幾年前川普就已經以這個詞稱呼陶德,只是當時並未引發關注,現在新的推文又再次使用這個詞,讓許多事實確認者回去翻查納粹的歷史檔案。

大家不太確定這個詞是否真有種族歧視,抑或只是個奇怪的詞來描述人的臉部表情,這份不確定恰好讓川普受益(縱使他過去的推文不該讓他逃過一劫)。確實有證據顯示過去「睡眼」是對猶太人的刻板印象,但現在這種說法不太普遍,所以很有可能川普真的不知道他將特定貶義的詞塞入自己的話中,但如果他再使用一次的話,是否就毫無疑問地冒犯到他人了?當一個人知道某個詞彙有黑歷史,他們是否就不該再繼續使用了呢?再繼續使用了呢?

答案比你想的還要複雜,至少第二個問題很難回答。舉「堆土機」(bulldozer)為例,這個看起來很中性的名詞,用於形容大型拖拉機,其實字源有點可怕。語言作家和編輯John Kelly解釋,它源自美國重建時期對於黑人選民的恐嚇暴力,描述毆打:「數十個(a dose of)適合毆打公牛(bull)的鞭子」。但到了20世紀,推土機已經成為人們在使用機械工作時的普遍術語,Kelly說:「它已經沒有種族的意思了。」這代表著我們可以盡情使用它?還是各地的建築工人必須重新命名這台機器,否則會顯得對美國的黑歷史不夠尊重?

或另一個例子:「好久不見」(long time no see),許多編輯可接受這個片語,已經是至少六本書的標題,其中一本是關於盲人夫妻的小說,另一本書則講述深愛孩子卻遠離家鄉的父親。這句話已經太普及,甚至是表達你很高興偶遇某人的可愛講法,但是它的起源一點都不可愛,最初是被白人用來嘲諷美國原住民。而「不可能」(No can do)也有一樣的故事背景,雖然感覺你是用比較友善的方式表達無法做某事,但它源自於19世紀對中國移民的種族歧視嘲諷。一旦攤開歷史,句法學的運作方式就簡單明瞭了。所以我們下次當我們聽到人們使用這些詞語時,應該要「糾正」他們嗎?

每個人對於這三種狀況可能都有不同判斷,因為語言監督(language policing)仍有其邏輯限制,不管是監督自己還是監督別人。社會語言學家Ben Zimmer表示:「每個字、詞都有其歷史,有時候字源還是不雅的。但我們無法一直注意自己講的話,這樣要求有點過分。」或如美國牛津字典負責人Katherine Martin說的:「要英文講者注意自己使用的每個字詞和起源,是個不切實際的作法。」而且字意都不斷在變化,Kelly就指出「nice」這個字原本是指呆笨、愚蠢,可是現在如果有人用這個字要羞辱他人,就會變得很好笑。

雖然上述狀況聽起來令人不滿意,但使用結果還是因字而異,其中一個關鍵因素就是字源是否大家都知道,特別是使用的人知不知道。另一個關鍵因素是觀眾,現在主要新聞媒體都在傳「睡眼」的起源,那麼川普在有5,120萬追蹤者的狀況下,還用它來描述猶太人,就會令人感到生氣——部分原因也可能是大家理所當然認為他現在應該知道了,縱使他以前不知道。

另一個問題是這個字的實用性和不可取代性。如果是像「推土機」這個字,除了語源學家和他們的推特追蹤者,應該沒有多少人聽到這個字時會想到它與種族的關聯,而且在還沒有替代詞語出現的情況下,要讓所有人用新字來稱呼推土機,是個極大的障礙,但我們可以用「It's been a while」來取代「long time no see」,而川普毫無疑問地可以找到其他膚淺的詞來貶低主播陶德。

「Basket case」是另一個大家可以思考避免使用的詞,現在也有許多詞可替代,雖然說現在它用來形容壓力極大、極度焦慮的人,但它原本是指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失去四肢的軍人,他們必須被裝在籃子裡才能被帶離戰場。

還有許多爭議的例子,比如「grandfather」當動詞使用時,代表讓有特權的人免除義務、不受限制,美國牛津字典負責人Martin表示這個字源也可追溯至美國重建時期,當時美國各州為了壓制黑人的選票,通過法律限制只有滿足「嚴格條件」的人才可投票,所謂的條件就是他們的祖先(比如祖父)在1867年前曾投票過。原本「有特權」(be grandfathered in)是件好事,但攤開字源歷史無疑打亂一切,而目前也沒有意思確切相同的詞可以來替代。

或是「drinking the Kool-Aid」這句黑人俚語,用來形容對事物展現盲目的忠誠,源自1978年瓊斯鎮一起集體自殺事件。Martin表示:「人們講這句話的方式非常輕鬆,但它所指的事很沈重。但俚語就是這樣,永遠都在挑戰極限。」俚語的本質恰讓它可以無視文明社會的傳統,團結了人們,表達出他們共有的想法。正如詞典編纂者Jonathan Lighter所說:「俚語經常帶著明顯的無禮和不尊重。」

上下文也能讓字意大不相同,舉例來說,美式英文充滿了源於槍枝和射擊的隱喻:「silver bullet」(銀彈,引申為一針見血的方法)、「Take aim」(瞄準,可引申為針對、批評)、「Put in the crosshairs」(放在十字線上,引申為變成箭靶、焦點)。雖然說如果建議大家在一般對話中不要使用這些詞,有點矯枉過正,但對政治人物來說在大規模槍擊事件後,發表言論避開這些詞彙是個好的建議。Martin說:「以編輯的角度來看,有意識地避開這些詞是好事,畢竟你很有可能讓言論失焦,或是被認為對這些詞沒有敏感度。」然而即使在這種假設情況下,人們可能使用「flash in the pan」也沒關係,因為很少有人知道或在意這句話跟槍枝火藥有關。

有時候有些案例也蠻好解決的,即便他們的字源原本沒有任何特殊意義。Kelly注意到「retarded」這個字原本是指阻止和阻礙,但後來廣泛地被用來形容智商較低的人,現在許多正派人士已經停止使用這個字。他也補充說「Oriental」原本單純指遠東,但後來變成泛指任何來自該地區的人,無論他從哪個國家來,是非常不禮貌的泛稱。

有些字甚至是過去並沒有任何爭議,但現在不要使用才是明智的選擇,比如「niggardly」和「renege」,他們的字源都很單純,但聽起來很像粗話「黑鬼」(Nigger),導致大家有時候誤以為這些字詞有相關,就極有可能得罪他人,不管他們的理由如何被誤解。Zimmer指出,錯誤的字源說法也影響著「經驗法則」(rule of thumb)這樣的片語,據我們所知,這個片語的原意和另一種流行的說法(你可以毆打妻子,只要使用不寬於大拇指的棍子)並不相關,但Zimmer說:「這並不表示我們需要禁止使用這些詞語,只是要注意到可能產生的效應就好了。

那可能就是最好(咳咳……)的經驗法則。當語言監督過度或對人們要求過高時,就會有不少對於政治正確的抱怨,非常合理。避開大家高度敏感的弦外之音,其實沒有什麼損失,Kelly說:「有時候使用替代字是個得體的作法。」有時候甚至是唯一得體的事,他說:「這有點像是一種斟酌衡量,而我們應該相互體諒用於彼此身上。」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發炎:免疫細胞打擊外來病菌的活化過程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