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為何愈來愈多美國青年選擇搬到小鎮居住?

2018/05/2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西維吉尼亞州和密西西比州到西部鄉村地區,生活在小城鎮的美國人和群體往往能敏銳地感覺到被所謂的絢麗大城市美國人看低,有時候這種傲慢會令人精神崩潰,但有時也能激勵人心。

文:James Fallows and Deborah Fallows(合著有《Our Towns: A 100,000-Mile Journey into the Heart of America》 )
翻譯:Wendy Chang

兩位作者從2013年開始在全美拜訪各個小鎮,報導面臨經濟和其他問題的城市,並提出相對的應對措施。他們其中一個發現是移動的新趨勢————具有雄心壯志的年輕人們開始找尋替代沿海大城市的居住地。

過去幾個世代,許多人相信如果你愈渴望獲得一流成就(或回報),就愈應該住在沿海的中心城市,金融中心——紐約、科技中心——舊金山和西雅圖、政治中心——華盛頓特區、娛樂中心——洛杉磯。

但全美開始出現反向趨勢,背後推動者不是退休人士或是發現自己無法負擔競爭的人,而是年輕人。比起在洛杉磯或紐約,他們更偏好工作和生活平衡,居住在俄亥俄州哥倫布市、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市,或南達科他州的蘇福爾斯。房地產成本的差異是這種轉變的根本原因和不足之處。在大城市中,個人和企業決策取決於房地產成本,而在許多小型城鎮,公寓、住宅、辦公空間或藝術工作室的低廉成本開啟了更多可能性。

但同時也存在其他的吸引力,以下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例子,一個是蘇必略湖畔、明尼蘇達州的杜魯斯(Duluth),另一個是位在加州中部農業谷的佛雷斯諾郡(Frenso)。

杜魯斯

「杜魯斯人曾普遍覺得這地方沒一丁點好。」曾在1990年代擔任市長的加里‧多蒂(Gary Doty)講述了他在小鎮裡長大的時光和教書生涯。「我們就是一座卡在北邊的小城,離兩大城市十分遙遠,只能硬著頭皮前進。」——他用《雙城記》的雙城來比喻明尼亞波利斯和聖保羅兩座城市。

而現在杜魯斯因為Cirrus飛機的成功蛻變為航空中心,同時也是戶外活動的勝地,最近Outside雜誌一項具有指標性意義的非學學調查,杜魯斯獲選為休閒「最佳城市」。

有了這些改變,多蒂表示:「人們開始會說:『我們也沒那麼糟嘛。』大家會來杜魯斯走走看看,然後說:『我們都沒發現這是一塊寶地!』」來訪的人包含了年輕的家庭和企業家。

來自杜魯斯的本森兄弟——戴夫和克雷格就是當地企業家的最佳代表。如果你是在南加州看到他們,會以為他們是衝浪家:捲頭髮,粗獷、飽經風霜的身型。但是他們的運動是北加州平原的類型:滑雪、滑冰、滑板,他們做戶外滑板場地起家,接著成立了名為Loll的傢俱公司,再來是做餐飲設備的Epicurean,從杜魯斯郊外一處林木茂盛的山坡上,出貨到全世界60個國家。

當你踏進公司時,會覺得自己走進一個連舊金山或紐約的嬉皮公司都會羨慕的環境:從蘇必略湖打撈的木材做成牆壁、樓梯和橫樑,一整面的玻璃落地窗可以望向樹林,完全是明亮開闊的工作空間。

戴夫告訴我們:「十年前,杜魯斯的新創公司還沒有那麼多,但現在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如果你是在舊金山或西雅圖看到這類型的公司,就會覺得「理所當然」,那為什麼還要選這邊呢?戴夫回答:「因為我們想要生活品質。」

另一間在杜魯斯有影響力的新創公司是Bent Paddle啤酒廠,現在已經是全美前幾大啤酒廠。創辦人之一的Karen Tonnis表示:「許多人在杜魯斯長大或是來這邊念大學,他們很想要留下來,但又覺得自己應該離開。然而現在我們看到愈來愈多在這裡唸大學的年輕企業家會說:『我喜歡這地方,我要留下來,我總會找到方法的。』我突然覺得有了更多各式各樣的工作機會,人們也開始擁抱杜魯斯的歷史,為它未來的可能性感到自豪。」

佛雷斯諾

從西維吉尼亞州和密西西比州到西部鄉村地區,生活在小城鎮的美國人和群體往往能敏銳地感覺到被所謂的絢麗大城市美國人看低,有時候這種傲慢會令人精神崩潰,但有時也能激勵人心。

「在任何地方解決問題都很了不起,但如果你能在佛雷斯諾解決問題,就能夠解決任何地方的難題。」說這句話的Jake Soberal當時才三十出頭,在我們到訪加州農業谷中心城市時對我們說這番話。

他在附近的克洛維斯長大,到東部念大學,並在大城市擔任律師,他提到了高中畢業典禮時他做的畢業生致詞:「我清楚記得我坐在舞台上,這個傲慢的18歲小孩覺得觀眾應該要好好聽這場演講,因為他們未來不會再看到他。」

但他最後還是回到佛雷斯諾,試圖發展當地的科技企業,訓練當地人——想要在科技世界裡擁有更多機會的大學生和非大學生社群。他說:「如果這個專案在這裡就可行了,在其他有大挑戰的城市裡,它還能做什麼?」

另一位年輕的佛雷斯諾居民Derek Payton曾服務於當地科技業,也幫忙建立幾間公司。若從他的角度來看,佛雷斯諾能實現哪種實際目標?「當你想到加州的科技時,會想到灣區、聖地亞哥,但佛雷斯諾也有很強的科技潛力。」

Jo Soberal表示佛雷斯諾正在向上發展,也是往回頭發展,他提出疑問:「讓佛雷斯諾變得更好的主要因素是什麼? 我相信我們有年輕人不想接受父母對這個地方的悲觀看法。我們越來越能夠指望這些年輕人,其中有幾個非常有才華,過去大家會知道佛雷斯諾正是因為人才流失。」

我們在佛雷斯諾、杜魯斯和其他許多地方都會看到世代差異,據Soberal說跟他同世代的人「並不在意父親怎麼看佛雷斯諾」,他們表示「真實的數據讓我對自己能在這裡做的事感到興奮,我可以在這裡買房子,我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家公司。我不在乎你認為佛雷斯諾很糟糕。」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WHO:剛果伊波拉疫情仍不構成國際公衛緊急事件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