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為什麼川普撒再多的謊也無法扼殺真理?

2018/06/1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lex Milan Tracy / Sipa via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Errol Morris
譯:彭于庭

我被問過多少次:真理已死嗎?或是:人類是否已經放棄追求概念上絕對的真理?答案是很多,很多次(包含這本雜誌也問了我同樣問題)。但不管有多少人堅稱它不存在,或對它提出各種不同的解釋,真理仍然與我們同在,人類並沒有放棄追尋它。真理只有一個,反之,謊言則是……。

《華盛頓郵報》紀錄了川普(Donald Trump)總統上任466天內發表的3,001條不實或具有誤導性的言論。這就是政治的本質嗎?這是假新聞嗎?還是令人作噁的不實言論?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整理,川普在4月28日於密西根州華盛頓鎮舉行的競選集會上,發表了一段80分鐘的演講,當中就包含了許多不實的內容,例如他說亨利・福特(Henry Ford)發明了裝配線;小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當了16年的總統;把2016年實際參與集會的人數誇大四倍;說他「基本上」已廢除歐巴馬健保;還抱怨與中國的貿易逆差讓美國損失「5,000億美元」;其實正確的數字約為3,000億美元,而貿易逆差也不是單純你賺我賠的統計。

通篇演講就是一連串令人眼花撩亂的錯誤、謊言和不實的陳述。我們分析這篇演講的方式可能不同,也可能對分析結果有不同的看法,但無論如何,這跟黨派無關。真理不是自由主義者的陰謀,真理是超乎任何政黨和黨派偏見之外的存在。事實上,任何人都會有不同的想法,而這本身就是一個問題,但是有哪些真理是我們可以妥協的?地球的形狀?宇宙日心說?畢達哥拉斯定理?DNA的結構?

幾十年來,關於另類事實和相對真理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我。1972年當我還是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生時,托馬斯・孔恩(Thomas Kuhn)所著的《科學革命的結構》(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已出版十年了,這本書讓作者聲名大噪,而我認為這絕不是因為人們仔細地讀了這本書,而是因為他提出了一些迎合大眾想法的觀點,其中他所提到的一個概念就是「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你可能會問:「這到底是甚麼東西?」其實我確定你已經聽過這個字了。孔恩認為科學的發展是間歇性的,以一般的科學而言,有一群科學「實踐者」已經找出一套定義和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樣的概念模型就稱為「典範」。科學實踐者有一套認知世界的方式,大致上也對此方式感到相當滿意。但是,總是會有異常現象出現,也就是那些不符合此概念模型的事物。一兩處異常無關緊要,但是當數量越來越多,典範的規則就會被打破。太多無法解釋的異常現象會帶來危機,危機導致革命,而革命又會創造新的典範。表面上這很合理,但孔恩的理論更複雜也更激進。他認為,隨著科學在改變,世界和我們理解過去的能力也同樣在變化。

假設孔恩的理論是正確的,過去真實的樣貌被不斷改變的意義和典範給遮蔽,因此我們永遠無法充分理解過去。儘管他的觀點似乎得到大眾的支持,但我不認為每個人都曾仔細思考過孔恩理論的代表著甚麼意思。我認為孔恩理論背後的涵義很可怕,本質上就是在否認真理,甚至否認現實。

你可以把孔恩想作一位瘋狂的唯心論者,他也的確是這樣的人。人類的發展塑造了這個世界,這讓我想起一段卡爾・羅夫(Karl Rove)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任期內說過的名言:「我們是一個帝國,我們的行動塑造了我們的現實。」(We're an empire now, and when we act, we create our own reality.)雖然他自己不承認說過這句話。我不太贊同這些觀點,我們可以爭論參加川普就職典禮的實際人數,但真的會有人嚴正否認這一個數字或是這些事件真相的存在嗎?

現代世界裡最可怕的是,人們相信只要叫得比別人大聲,或是不斷重複一件事情,他們所說的就是真理,就像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在《獵鯊記》(The Hunting of the Snark)裡描繪的貝爾曼:「我講三次的東西就是真的。」但我們內心深處都知道,不管講多少次或多大聲,都不會讓一件事變成真理。

部分癥結點來自「發現」與「發明」之間的差別,我們是創造世界還是發現它?還有一個相關的問題:我們有辦法談論我們身處世界之外的天地嗎?或是我們被困在自己心中的監獄裡幻想著世界的樣子?對我而言,科學和數學的最終目的都是開發新大陸,去探索那些真實存在,但我們尚未發現的事物。我常舉的例子是六億年前寒武紀時期的三葉蟲。三葉蟲是否知道圓周率的值?我想它不知道。有任何寒武紀的生物知道圓周率的值嗎?沒有。但是我們所知的圓周率當時是否已經存在了?答案是肯定的。

真理就在我們身邊,我們只需要去找尋它。找尋我們在真理、在世界中的定位,是人類最崇高的任務,我們應努力不懈,至死方休。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非自願就是強暴!瑞典新法案讓更多女性不需要再說#MeToo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