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學習新單字如何讓你感到更快樂?

2018/06/0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班牙文的estrenar描述當你穿上新衣服時感受到的自信,芬蘭文hyppytyynytyydytys指的是坐在氣墊或舒適椅子上所獲得的滿足感;阿拉伯文的tarab描述了音樂引起的狂喜;克里奧爾語tabanca則是指一個人因所愛之人而有的苦樂參半感覺。

文:Katy Steinmetz
譯:Wendy Chang

有時候在新聞無情的循環轟炸下,生活就像一個不斷解析周遭壞事的練習。我們是否覺得焦慮?沮喪、孤單或壓力爆炸?

東倫敦大學正向心理學講師Tim Lomas(在email結尾還會署名Best Wishes)鑽研的則是好事:分析所有他可以找到的任何幸福感。具體來說,Lomas蒐集一些描述幸福但英文無法翻譯的語彙,來尋找不同的心理學見解。「這就好像打開通往新世界的門。」Lomas舉的其中一個例子是荷蘭文的pretoogies,這個字描述開無傷大雅玩笑的人在眨眼睛的動作。

在許多貢獻者的幫助下,目前為止Lomas已經累積了超過1,000個他稱為「正向辭典」的語彙,最近更出版的一本書《翻譯幸福》(Translating Happiness),這本書並不是輕鬆小品,本質上是學術論證,他認為以西方為中心的心理學家還有許多要學習之處,其中之一就是探究其他相距甚遠的文化怎麼描述、思考幸福。但他的這個「收藏」對所有人來說都有一個共同的吸引力:Lomas將書中的每個詞語都當作在邀請讀者,請他們體驗過去可能是「他們不熟悉或隱藏的」幸福。

有許多人列過清單,證明大家其實對於無法翻譯的詞彙深深著迷。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這些東西如此迷人?很新奇是其中一個原因。無法翻譯的詞彙讓我們享受到難以言喻的奇妙之感,短暫地意識到宇宙之大,提醒著我們雖然你可以有無限多種思考和想法,但同時宇宙也有其深意是我們無法理解的。無法翻譯的詞彙如情緒抒發的管道,將朦朧的情緒具體化,就像你遇上寫得好的字典定義。它們也非常實用:若沒有德文字schadenfreude,我們要怎麼描述幸災樂禍?若我們沒有法文字déjà vu,要怎麼描述「似曾相似」?

這些Lomas所謂「隱藏的」現象,就是我們都曾體會過但無法或沒想過要去命名的感覺。他蒐集到的語彙中,西班牙文的estrenar描述當你穿上新衣服時感受到的自信,芬蘭文hyppytyynytyydytys指的是坐在氣墊或舒適椅子上所獲得的滿足感;阿拉伯文的tarab描述了音樂引起的狂喜;克里奧爾語tabanca則是指一個人因所愛之人而有的苦樂參半感覺。

比起只模糊地描述概念,當你手邊有這些語彙就更有能力去體認並陶醉於美好的事物—不管芝麻小事還是大事。Lomas說:「生命就如同一條充滿情感和刺激的漫漫大河,我們無法確切指認出任何東西,但如果有個標籤,抓住稍縱即逝的感覺就會容易一些。」

這其實與時間粒度有關,而英文中有許多字來描述感覺,pleasure快樂、peace和平、coziness舒適、euphoria興奮,這幾個字之間就存在差異。Lomas的資料庫也納入了幾個具體的英文詞彙,其中有monivagant描述漫遊在山間或丘陵,Chrysalism則是指「暴風雨來臨時躲在室內,猶如在母體羊水中的寧靜。」然而,雖然英文有25萬字,還是無法很貼切地描述所有事物,雖然英語被廣泛使用於各地,但也只是人們說的7,000種語言之一,而每一種語言都受限於它的文化背景。

當你知道某種活動或感覺其實有它自己的名字時,就能為它注入新價值,也讓我們更有可能投入和參與,比如日文中的ohanami用來描述大家聚在一起賞花的行為。Lomas資料庫裡有許多字都是用來描述英語不太熟悉的動作或概念,比如梵語中upekṣā描述的是當一個人目擊某件事,但他既沒有投入情緒,也不到漠不關心的出神狀態(在佛教中這件事還蠻令人欽佩的)。Lomas將描述未知經驗的詞彙看作是一種方法,向人們展示「新生活方式的可能性」,他說學習詞彙並不保證會帶來新的生活方式,但它是「第一步」。

這一切聽起來都有點輕鬆隨意,但Lomas的想法其實有嚴肅的理論基礎,語言學家一直以來都認為我們所說的語言某種程度上受到地理和氣候等因素影響,限制了我們想像和行動的能力。理論家Edward Sapir曾寫道:「世界上沒有任何兩種語言的相似度夠高到可以相互替代描述同一現實。不同社會所生活的世界就是不同的世界,而不是同一世界有著兩個不同的標籤。」有人比較極端,會認為若你不知道描述某種幸福的字,你甚至沒辦法體會它。

但Lomas的想法並沒有那麼極端,他認為即便小狗和嬰兒都缺乏語言能力,它們一樣可以體驗生活,但你也可以很容易看出英語多麼限制思考想像。舉例來說:man男人和woman女人,其他文化早就有詞彙可以區分兩種以上的性別,讓人們更容易跳出二元架構思考。為了展示擁有大量詞彙的力量,Lomas提出了某項研究做為證據:當兒童被教導新的詞彙,用於描述他們自己的情緒時,他們的行為和學業表現都會進步。所以當語言讓我們更有區分感受的能力時,我們也可能更有能力理解和調節它們。

無法翻譯的詞彙就像來自其他語言的小秘密,而且現在愈來愈多人將它當作生意。看看最近有許多書都討論hygge,根據Lomas資料庫的定義,hygge代表的是「一種深切的感覺,讓你感受到安全、溫暖,被友誼和幸福圍繞」如果我們試圖濫用這些無法翻譯的字,或不謹慎使用它們,極有可能面臨文化侵佔的危險。Lomas建議大家要小心這點,同時也要認知到英語使用者在接觸無法翻譯的字時,理解程度可能不如母語使用者。但他同時也指出,語言互相交流詞彙其實是個「自然的過程」,英語中有四成的詞彙就是從其他語言借用來的。

至少,仔細閱讀他蒐集來的文字是一種方法,冥想我們能感覺幸福的方法,同時也是種懷舊情誼。若想要專注閱讀他的書其實非常困難,因為書中的詞彙會觸發某些回憶,包含你不想喚醒的記憶。Lomas說當他被問到書中最喜歡的詞彙時,通常德文的Fernweh是其中一個,描述想要到遠方小島旅行、對未探索之地的思鄉情;另一個是丹麥文morgenfrisk,指的是一夜好眠;還有拉丁文的otium,強調你能夠掌控自己時間的喜悅之感。

下次當你覺得快要被一切苦難打敗時,可以看看這份清單,會非常值得。Lomas說:「有些人會把幸福當作無聊的小事,就像它們不把世界的黑暗和苦難當一回事。但當我們認知道這點時,也要注意到周遭這些事物既能夠讓你更快樂開心,也能夠幫助我們,當作未來一盞明燈。」就像你找到mot juste一樣。(mot juste:法文,指十分恰當的用詞)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18位業界成功人士最常用來激勵自己的歌曲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