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如果各大藥廠想要有效根治PTSD,MDMA就是那種藥

2018/07/0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迷幻藥和大麻納入主流醫療用途,並且從公共衛生的角度取代對這些藥物的禁止與非法化,以降低藥物濫用的風險,是我們早就該做的事情。

文:Rick Doblin
翻譯:許睿洋

當強納森・勒貝基(Jonathan Lubecky)拿著一把上膛的手槍,對著自己的頭扣下板機卻未能即發之後,他終於決定尋求外界協助。作為一名退伍軍人,勒貝基在海軍陸戰隊與陸軍服役(曾在伊拉克服役)12年的經歷令他飽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以下簡稱PTSD)的摧殘,他甚至已經試圖自殺了五次。

如同許多患有精神疾病的退役軍人,勒貝基來到了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VA),但這裡提供的所有治療沒有一項有效。目前,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核准的兩種PTSD用藥——Zoloft和Paxil——對於女性患者較為有效,且不適用於戰爭所造成的PTSD。出於絕望,他決定自願參與一項針對患有慢性、難治型(treatment-resistant)PTSD的退伍軍人、消防員、警察所進行的實驗性精神治療研究,而該治療將輔以MDMA藥物的使用。

這項研究由我創立的非營利研究與教育組織——美國迷幻藥多學科研究學會(Multidisciplinary Association for Psychedelic Studies,以下簡稱MAPS)——資助,且完全僅含有私人捐款。儘管全國有超過868,000名患有PTSD的退伍軍人每個月都會收到退伍軍人事務部的失能津貼(每年需支付約170億美元),但由於此研究涉及非法藥物(MDMA是搖頭丸的成分,而這種毒品通常並不純)的使用,因此MAPS無法獲得國防部、退伍軍人事務部或是國家精神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補助。

此次研究的治療包含三個月的MDMA用藥(間隔約一個月),以及12期、為期三個半月的心理治療。

在他完成輔以MDMA的心理治療後,勒貝基成功克服了PTSD,甚至在美國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於2016年投身美國總統初選時,擔任其「全國退伍軍人協會」主任。然而,勒貝基的康復並非特例。知名期刊《The Lancet Psychiatry》曾於5月1日發表一篇文章關於勒貝基自願參與的研究。文中報導,在26名接受治療的退伍軍人、消防員和警察中,在他們接受第二次MDMA治療的一個月後,有三分之二的人因PTSD症狀持續減少而不再符合PTSD的診斷標準。

如果各大藥廠曾想過要研發一種藥物來有效根治PTSD,MDMA就是那種藥。默克藥廠(Merck)於1912年發明了MDMA,但它根本不知道自己研發了什麼。1927年,默克藥廠在動物身上實驗MDMA,又於1959年再度測試,但當時的研究無法保證MDMA的治療潛力。如今MDMA的專利限制已失效,這也是另一個MAPS能投入這項非營利藥物研發的原因。

PTSD會改變人們大腦的運作,除了增加杏仁核(amygdala,掌管恐懼等感覺)的活動,同時也降低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理性決策在此區域產生)的運作。MDMA的功能卻恰好相反,它能降低杏仁核並增進前額葉皮質的活動。同時,MDMA能刺激大腦釋放催乳素(prolactin)和催產素(oxytocin)等與情感、聯結和愛有關的賀爾蒙,促進患者與治療師之間的醫病關係,並提升精神治療的效果。它也能刺激血清素(serotonin)、多巴胺(dopamine)和去甲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等神經傳送素(neurotransmitter)的釋放,產生一系列複雜的效果來幫助增進精神治療的療效。

另外,迷幻藥學會目前也資助了另一項使用四種不同大麻(THC、 CBD、THC/CBD混合、安慰劑等)、用以治療76名患有慢性、難治型PTSD退伍軍人的研究。這項研究耗時7年才取得所有批准,並由科羅拉多州政府提供MAPS一筆215萬美元的研究資金,且受試者的招募已完成75%。不像須輔以MDMA的精神治療,用大麻治療PTSD通常是由患者每天自身給藥來控制症狀,服用時間可能長達數月或數年,而在停止用藥後PTSD症狀往往又會復發。許多退伍軍人都稱大麻對於PTSD的治療是有幫助的,而MAPS的研究正是第一個以安慰劑為控制組的雙盲實驗。

美國及世界對於非法藥物的禁令已經延遲了對「一級管制藥品」(Schedule 1 drug)醫療特性的研究長達數十年之久。現在,這項研究物終於展開,我們開始意會到過去幾十年來有無數條受苦、甚至走向絕路的生命是可以被挽救的。將迷幻藥和大麻納入主流醫療用途,並且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取代對這些藥物的禁止與非法化以降低藥物濫用的風險,這些是我們早就該做的。而在一個禁令解除後的世界裡,我們終將明白這點。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