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四項難題導致「數位原住民」在使用數位科技上並不比老年人高明多少

2018/07/0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搜尋引擎不會直接把真相放在盤子裡端給你,它們更像是購物助理,一次又一次的回到庫房,直到你找到想要的東西。身為消費者,我們得學會怎麼用正確的方式問出正確的問題。

文:Edward Tenner
譯:王國仲

科幻小說家和未來學家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最著名的格言大概就是他的第三基本定律:「我們無法分辨任何足夠先進的技術,和魔法之間的差別。」而對我們大部分人來說,21世紀的搜尋引擎(Google、Bing、Yahoo等等)都精準得令人難以置信;至於從學習的角度出發,能立即滿足需求的搜尋引擎卻可能毀譽參半。

舉現在的高中生為例,搜尋引擎和網路資源伴隨他們成長;他們不需要了解這些工具的運作方式也能使用。事實上,歸功於所謂「機器學習」的過程,搜尋引擎和其他軟體能日益精確——甚至那些程式碼編寫者也無法解釋箇中奧秘。

這些現代人習以為常的工具有什麼問題?正如舞台魔術師能用精心設計的機關來完成把戲一般,搜尋引擎中也存在著人們必須了解的機制。人們或許能「自然的」學會體育、玩運動,但還是需要教練協助以避免運動傷害和浪費力氣。如何運用搜尋引擎也是每個人必學的課題——尤其是在學校。

現今強而有力的搜尋引擎——那些常被引用為消息來源的消息出處——無法完全防堵聲量夠高的惡意資訊,甚至是假消息。誠然,報紙、雜誌也總是相互傳遞錯誤資訊——儘管本人已經在數十年前承認內容為杜撰,已故立志小說家霍瑞修.艾爾傑(Horatio Alger)的傳記自今仍影響不少參考書。兩者(傳統資訊來源與網路)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們原本更習慣於尋找可靠的消息來源(從報紙到厚重的百科全書),並認知到資料中存在的偏見。

而現在,搜尋結果的排序是由難解、匿名且看似權威的過程所決定,有時這些過程可能掩蓋了錯誤和偏見。部分原因是搜尋引擎被設計成提供搜索者與他們本身類似的價值觀和論點。舉例來說,在不同國家搜尋「替代醫學」會跳出不同的結果,這是因為各國病患和醫療權威對該議題態度不同的緣故。如果先前的搜尋顯示出某種傾向(無論正面或負面),接下來的搜尋可能會偏向給予更多立場相近的結果,而非最科學嚴謹的結論。

其他搜尋結果的排序並非人為影響,也和地緣沒有關係,而是和一項稱為「搜尋引擎優化」的技術有關。這項技術合法且實用,但仍可能為熟悉演算法和遊戲規則的網站帶來優勢。即使訊息不甚正確或企圖操弄,他們看起來仍會更加突出。即便沒有有意識的干預,搜尋引擎也會反映出種族歧視。有句老電腦俗語:「垃圾進,垃圾出」。如果種族歧視者和性別歧視者頻繁使用某個字眼,搜尋引擎就可能會盲目地反映出他們的態度。例如在2004年,Google上市的那一年,在網站上搜尋「猶太人」就會跳出反猶太主義網站。儘管兩位創始人都有猶太(或部分)家庭背景,Google原則上禁止任何企圖改變其客觀搜尋結果的行為。有組織的仇恨團體也能藉由社群網站的活動來操縱排序。

極端主義者對搜尋結果做出的改動可能特別危險,因為搜尋引擎和許多其他應用程式的目的是製造一種討人歡心的掌握感。心理學家將這種傾向稱為控制幻覺——想想那些相信他們的技術會影響擲骰子的賭徒。「達克效應(Dunning-Kruger effect)」就是這樣的陷阱,能力欠缺的人無法認知到自己的不足,看不清自己了解的不過是冰山一角。這對某些學生來說或許一直都是個問題,但網路似乎讓它變得無關緊要——畢竟資訊的取得是如此容易。而當人們取得的資訊錯誤時,這個問題將變得更加複雜。

達克效應還指出了另一項難題:要在搜尋結果的數個網站中做出正確選擇,搜尋者通常要本來就相當了解這個議題。舉例而言,高中生們可能對不少議題有所認識,但不一定與學術有關;維基百科通常在搜尋結果中名列前茅,頁面編輯通常也會迅速發現故意破壞的訊息並修改錯誤(如前文提及的艾爾傑文件)。但維基百科最大的優勢——大家都是編輯,刪除並校對彼此的作品——卻也導致它的頁面很難達到教授複雜、獨特想法所要求的清晰語意和高度系統化。心理學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把這種情形稱為知識悖論的詛咒,定義為「無法察覺自己所知的是別人所不知的」。

社會學和電腦科學家在過去的十年左右發現,上述四項難題導致從小和電腦一起長大的「數位原住民」,在使用數位科技上並不比老年人高明多少。搜尋引擎公司也承認教育的重要性。協助Google研究用戶行為的丹.羅素(Dan Russell)發現只有10%的用戶知道如何使用Control-F指令在網頁或文件中搜尋詞彙。

儘管不少教師都意識到教授搜尋素養的重要性,但中學(許多都窮得可憐)不太可能再騰出時間上另一門課。幸好,搜尋引擎公司意識到他們無意中製造的教學問題,Google和微軟都為教師和學生提供了線上學習資源。

教導搜尋素養的正確方法,並非如現在立法者和行政人員常做的:加開一門必修課。雖然有必要進行一些正式的指導,但我們應該把使用搜尋引擎當作每堂課,甚至是技職體系或在職訓練中很自然的一部份,鼓勵各領域的學生在搜尋中相互合作,聘請圖書館員——他們是搜尋界的佼佼者——來進行指導。

搜尋技能不僅是學習的關鍵,也是學習如何學習的關鍵。它能讓你發掘、探索各種領域、得到各式各樣的發現——包括那些看起來愚蠢但又深切的體驗。舉例來說,幾年前,我在芝加哥的拍賣會上買了一套罕見的19世紀平版印刷海報。幾乎沒有任何圖書目錄或期刊索引中提到這位藝術家或他的公司,芝加哥歷史博物館也沒有檔案。接著,我用Google搜尋到的幾十份數位化報紙和數個網站帶出了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我追隨這位叫做約翰.麥克基爾(John McGreer)的藝術家的腳步,從他幼時生活的馬斯卡廷(Muscatine,位於愛荷華)小鎮到芝加哥。他在那裡目睹了1871年的大火,並共同創立了一個蓬勃發展的企業——卡通出版公司(Cartoon Publishing Company),業務是製造粗糙但吸引眼球的新奇玩意兒。我手上的那些海報原本是貼在櫥窗中吸引顧客用的。當時,P.T.巴納姆(P.T. Barnum)的美國博物館在紐約市引領風潮,全美各地更流行起簡易博物館,這位藝術家的作品也對這些博物館貢獻不少。

搜尋引擎還帶我走向更多的怪奇事件。麥克基爾對於讓自己吃上官司相當有一套,其中包括因偽造五分錢鎳幣遭到聯邦刑事起訴(另一條搜索顯示1890年代鑄造偽幣蔚為流行,並帶領我找到錢幣雜誌中關於這些現象的文章)。藉由數位化的報紙,我發現了他在1907年的悲慘結局:1908年,他在停在哈德孫河上的一艘駁船上作畫時,因為一艘蒸汽船經過而落水溺斃。這些特殊的歷史,是身邊的印刷資源無法提供的。現在我正準備要為這些曾經出身不明的海報舉行一場展覽,更期待搜索能帶來更多簡易博物館中消失的世界。

搜尋引擎不會直接把真相放在盤子裡端給你,它們更像是購物助理,一次又一次的回到庫房,直到你找到想要的東西。身為消費者,我們得學會怎麼用正確的方式問出正確的問題。當我們學的越多,提出的問題就越有用。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科學家正研究以「噬菌體療法」來消滅抗藥性細菌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