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討厭川普也不要離開共和黨,留下來奮戰

2018/07/1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Michael Wear(著有《Reclaiming Hope: Lessons Learned in the Obama White House About the Future of Faith in America》)
譯:胡庭瑞

對於一個反對川普(Donald Trump)總統的共和黨員來說,還能做甚麼?以史蒂夫・施密特(Steve Schmidt)——一位曾擔任小布希 (George W. Bush)連任、參議員約翰馬麥肯(John McCain)2008年總統大選,以及許多其他高階共和黨競選活動的頂尖選舉助理——為例,答案是退黨成為一位無黨派者。

雖然在這種情況下,對於一位資深的共和黨員而言成為一位無黨派者的決定可能合情合理,但許多無黨派者時常公開批評的問題,正是因為群眾中不斷茁壯的無黨派投票人促成的。施密特轉為無黨派人士的選擇不應該是一般美國選民仿效的例子。

於一系列的推特推文中,施密特在6月20日宣布:「29年又九個月以前,我參加了選民登記並成為共和黨——一個在1854年為了對抗奴隸制度以及為了人類生命尊嚴而戰所建立的政黨——的一員。今天,我聲明放棄我的共和黨員資格。它已經完全成為川普之黨了。」接著,他呼籲選民在接下來的期中選舉中支持民主黨,以便牽制川普。

施密特的決定與許多其他有名的共和黨人相同,都是因為川普的竄起而轉為無黨派人士,這包括了決定以無黨籍身分競選總統的前共和黨職員埃文・麥克馬林(Evan McMullin)。

無黨派人士的論點一向都相當大膽直接,並有些自鳴得意的味道:「無黨派人士是那些具有道德勇氣去挑戰兩黨,以及具有能力拒絕兩黨提呈現給大眾、黨派性質強之選項的獨立思考公民;他們創造自己的道路。」這些無黨派人士,理應是使我們突破黨派性和猖獗的部落文化之鑰。

但是假設無黨派人士真的是醫治我們政治文化的關鍵,我們的政治到現在應該已經要恢復健康了才對。在2014年,認為自己的政治傾向為無黨派的美國人達到歷史上新高的43%,而今天這數字落於42%左右。在這個國家裡,無黨派人士比民主黨人或是共和黨人都來的高,五成的千禧年世代在政治傾向上也是屬於無黨派的。所以為何這些具備獨立思考、精簡道德觀的選民未能反映在我們的政治系統上呢?無黨派人數的上升應該意味著一個更加重視大眾共識的政治系統,而不是相反的結果,對吧?

問題在於,政治並不是一種個人主義式的功夫。無黨派人士對於制度通常具有蔑視的傾向,然後在制度沒能反映出他們想法時,他們又更加確信自己的看法是正確的。但是,正當無黨派人士認為他們在向各政黨傳達一個訊息時,政黨們卻聽不見他們的聲音。

這並不是一個抽象的論述,而是一個具體的問題。在許多州,你必須屬於該政黨才能在該黨的總統初選中投票。若是不具備該黨身分,你也不能夠成為黨代表並表決政綱。本質上,無黨派人士主動的在極小化自己對於選舉及黨派立場的影響力。當人們為了抗議而離開政黨(或是無法加入),他們就是在貧化該黨的意識形態多元性,並將其推向極端。

這彰顯了我們對於政黨想像中的一個明顯錯誤。事實上,你加入政黨的目的應是為了影響它,而不是反受其影響。

政黨對於其登記黨員的政治觀點並沒有實際上的控制力。當你登記加入一個政黨時,並沒有像是「我現在將我的良知完完全全的移交至我所屬政黨的綱領之下」之類的附屬細則;這並無涉忠誠義務。

政黨當然不會希望你抱持這種看法——對於黨內的高級幹部來說,如果他們能夠讓你信服他們掌握定義誰是一個「真正的共和黨人」或「真正的民主黨人」的話語權的話,這無疑會使領導政黨這件事簡單很多。但是,除非我們自願給予,否則我們的政黨並不具有改變我們觀點的權力。

施密特個人與共和黨的連結可能會妨礙他加入民主黨(一個他花上整輩子試圖擊敗的政黨),而對於那些沒有政治背景以及與政黨聯繫關係較不強烈的人來說,成為一位無黨派人士整體而言,會降低其作為一位公民所能發揮的政治影響力。如果對於當今政黨現狀,你認同施密特對民主黨是「美國僅剩捍衛正直與良善,且仍對我們的共和制度、真理、法制以及盟友保持忠貞的政黨」的評價,那你應該成為一位民主黨人。

在什麼對於國家以及鄰里最好的政治觀點上,如果你認為某個政黨與你更為相近——不須是完美契合,而是相近——你應該要加入那個政黨。如果你認為即便你的政黨有一些缺陷,但仍是對國家最好的選項,那就留下來並為其奮戰——無論它領袖做出了怎樣的不道德行為。如果在將我們政治系統中對於第三黨的結構性障礙納入考慮後,你仍認為投資一個第三勢力是最好的選擇,那就去做吧。但是,退出政黨系統就是在單方面的放棄我們能夠影響政府走向的主要拉桿之一。政黨參與並不是一種身分認同宣告;這是一種關於如何運用你身為公民而擁有之力量的選擇。

我們的政黨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那種對於身為該黨成員有驕傲的身分認同,並願意從內部去支持該黨在爭議議題上的立場的人。即使在面對我們政治功能失調的問題上,擺出切割的姿態似乎很吸引人(一種在我們政黨現況下為自己開脫的嘗試),但是嚴肅的現實是,我們的政治一直都是我們自身的反射。現在不是退出的時機;相反的,正是在這種政治機能嚴重失調的時刻,我們必須為了國家的未來,致力於取回我們政黨中最棒的價值。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專題下則文章:

如何贏得每一場辯論——但不是無意義的擊敗對手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