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川普大概是最無法達成美俄和解的總統

2018/07/17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Ian Bremmer
譯:王國仲

7月初,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正式為美國情報界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的評估背書。但對川普(Donald Trump)總統來說,就算委員會宣布俄羅斯精心策畫了林白小鷹綁架案,他也不會在乎。

在布魯塞爾的北約峰會短暫停留,川普於7月16日繼續前往赫爾辛基,與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會晤,這是他們的第一次官方峰會。據媒體報導,川普會先和他的俄羅斯對手來個一對一會談,接著再由白宮幕僚加入討論。

川普和普亭的會面將是頭條新聞,在接下來的幾天成為各方話題。而大家可以理解,在川普的所有政治特色之中,他和普亭的個人關係是當中最奇特的。確實,川普對21世紀的「強人政治」情投意合,而普亭正是其中的典範。是的,川普認為採信俄羅斯干預選舉的任何故事只會傷及他的領導正當性,更不用提他在那場選舉中還是擊敗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取得勝利的一方。沒錯,川普永遠選擇和歐巴馬的政策唱反調,無論是歐巴馬(Barack Obama)和普亭如冰的關係,或其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深厚的互信都已被川普完全改變(他只給了人家幾顆星星糖)。

但這些都無法解釋川普一直想和普亭會面的固執渴望。有人宣稱,在國會山莊公然挑釁民主、共和兩黨,讓川普成為有史以來最反對體制的總統。但挑釁自己的員工和政治顧問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儘管雜音如影隨形,峰會本身應該能順利進行。川普和普亭在一連串地緣政治議題上有著共識。他們都認為美國應該減少涉入敘利亞問題,也都公開質疑北約安全同盟的效用。兩人都希望中東地區能維持和平——庫許納(Jared Kushner,川普女婿,美國高級總統顧問)正向該地區的重要利害關係者提出相關計畫;普亭則同時邀請以色列總理納坦尼雅胡(Bibi Netanyahu)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穆罕默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去莫斯科欣賞世界盃足球決賽。

川普和普亭似乎也都同意俄國應該重返G7/G8,因為2014年的克里米亞事件在今天看來已經成為歷史。其他工業國成員永遠不會允許,但那不是重點。媒體對整件事憤怒的態度將讓川普更顯芒刺在背,普亭則會喜上眉梢,繼續隨之起舞。

峰會後的蜜月期不會持續太久。和普亭不同的是,川普的權力是有限的(看看媒體、共和黨人和川普自己的幕僚),穆勒(Robert Mueller)檢察官持續的調查只會讓川普更難無視國內對俄羅斯的政治壓力。

要不是川普諸事纏身,美俄和解事實上能產生相當大的地緣政治意義。對俄羅斯來說,比起美國,中俄有著更大的戰略問題,他們之間的友誼基礎也更少。但不幸的是,(儘管立意良善)川普大概是最不可能做到的總統。

© 2018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世界盃奪冠的法國球員,能分到多少獎金?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