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為愛連結】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在台灣種下「泰迪熊獎」的種子

2016/10/22 , 評論
放映週報
Photo credit:酷兒影展提供
放映週報
《放映週報》,國內第一個以國片和獨立製片訪談、報導與評論為內容基幹的網路電子報,現由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發行。作為台灣獨立電影之聲的先鋒,我們以深入訪談與分析性觀點展現台灣電影不斷的生命力,提供主流及非主流電影迷們更多電影視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柏林影展的官方獎項「泰迪熊獎」是世界最著名的同志電影獎項。本屆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將「泰迪熊獎」的經驗帶回台灣,開辦第一屆「酷摩沙獎」,意在將酷兒文化推廣至台灣影視產業中。

文:波昂刺刺

柏林影展的官方獎項「泰迪熊獎」(Teddy Awards)是世界最著名的同志電影獎項。該獎項藉由影戰平台宣揚寬容、接納、平權的理念,並讓同志電影得以獲得更多注目。

「泰迪熊獎」話說從頭:同志書店、泰迪熊娃娃、與兩位柏林影展的同志策展人

最初,泰迪熊獎是在柏林第一家同志書店「愛森豪王子書店」(Prinz Eisenherz Buchladen)舉辦,並以百貨公司買來的泰迪熊娃娃作為獎盃(這亦為泰迪熊獎名稱由來)。彼時,柏林圍牆尚在,這是全世界影展首次出現同志電影獎。如今泰迪熊獎座上面是一隻金屬熊,其底座選用柏林當地的石頭。獎座上的熊原形出自同志畫家Ralf König畫筆,並由設計師Astrid Stenzel完成雕塑。首屆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得主為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的《慾望法則》(Law of Desire),最佳短片則由葛斯范桑(Gus Van Sant)的《五種自殺的方法》(Five Ways to Kill Yourself )與《我的新朋友》(My New Friend)獲得。

Teddy_Award
Photo credit:酷兒影展提供
泰迪熊獎獎座原形出自畫家Ralf König之筆,由設計師Astrid Stenzel完成雕塑。

1992年,泰迪熊獎成為柏林影展官方正式認可的獎項,但評審團非由影展官方指派,而是由泰迪熊獎主辦方獨立聘任。1997年,非營利組織「TEDDY e.V.」成立,負責該獎項各種事宜。歷屆泰迪熊獎都沒有單獨設立同志單元,角逐的電影都來自柏林影展所有單元,可以是以同志為主題的電影,或是具備酷兒元素的作品,由主辦單位認定。泰迪熊獎目前每年頒發三個獎項:劇情片(Best Feature Film)、紀錄片(Best Documentary / Essay Film)、短片(Best Short Film)。此外,不定時會有特別獎、評審團獎、觀眾票選獎,近年還加上了同志雜誌《Siegessaule》讀者票選的會外賽「勝利柱獎」。華語電影中,關錦鵬導演的《愈快樂愈墮落》(1998)與周美玲導演的《刺青》(2007)都曾榮獲泰迪熊獎。

若要說柏林影展與同志電影的淵源,要從1970年代說起。當時,柏林影展的「電影論壇」單元(Forum)就開始引進前衛、實驗電影,而「電影大觀」(Panorama)單元的前身「延伸放映」(Info-schau)在1980年成立,主要呈現藝術電影與獨立電影。1986年,Info-schau更名電影大觀,並由同志電影院投資者與製作人Manfred Salzgeber擔任總監,他的參與形塑了該單元的主要輪廓,傳播世界不同地區文化。這樣的編制吸引許多同志電影工作者來到柏林,最著名的莫過於賈曼(Derek Jarman)與葛斯范桑的公開會面。【1】

1987年,電影大觀單元總監Manfred Salzgeber與該單元策展人Wieland Speck共同創辦了名為「國際男女同性戀電影節委員會」(International Gay & Lesbian Film Festival Association)的組織,以會外賽的型式,用同志觀點從柏林影展中挑選LGBTQI相關議題的優秀電影表揚,泰迪熊獎於焉誕生。泰迪熊獎誕生地電影大觀單元,策展人正是Wieland。也難怪,在歐洲三大影展中,柏林影展一直在同志電影上擁有絕對的數量多數。而威尼斯影展一直到2007年才比照柏林影展,設立了「同志獅獎」(Queer Lion)。坎城影展則延至2010年才出現了「同志金棕櫚」(Queer Palm),但兩者皆為會外獎項。因此,泰迪熊獎依舊自詡為A級影展中,唯一的同志電影獎。

不過,即便泰迪熊獎被視為同志電影的最高榮譽,但它並非同志奧斯卡。因為所有獎項都僅來自於柏林影展單元,而非該年度全球同志電影。

今年泰迪熊獎屆滿30週年,因此特別放映許多數位修復的經典,以及歷屆得獎的同志電影。例如:《我你他她》、《尋找蘭斯頓》、《搖滾芭比》、《尋找西瓜女》等16部片。值得一提是,本屆更放映了35釐米的《與眾不同》(Different from the Others,1919)。該片被認為是世界第一部同志電影。

首位台籍「泰迪熊獎」評審 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的評獎觀察

今年初,台灣國際酷兒影展(TQIFF)策展人林志杰(Jay Lin)受邀擔任第30屆泰迪熊獎評審。因此趁著酷兒影展開跑在即,我代表《放映週報》特別訪問了林志杰。

Jay首先解釋了泰迪熊獎的評審制度:「泰迪熊獎每一年會找九名評審。希望這九名評審盡量代表世界不同的聲音。比如說今年有來自北京的魏建剛、我、羅馬尼亞、拉脫維亞、德國、蘇格蘭、美國、墨西哥、烏干達的同志影展策展人。每個洲都有代表。他們會盡量找影展策展人,也許是剛開始、啟蒙,或需要一些幫助的新興影展,以及一些比較資深的,藉此把柏林泰迪熊精神帶回自己的國家。」Jay認為,泰迪熊獎單位可能聽到我們在台灣辦影展,辦得有一點知名度,便試著邀他擔任評審,因此有了這次的契機。

29691529733_5560125be2_b
Photo credit:酷兒影展提供
林志杰(前排左一)與柏林影展電影大觀策展人Wieland Speck(後排左四),以及其他第30屆泰迪熊獎評審合影。(照片截自泰迪熊獎官方部落格)

這些評審除了策展人身分,有些還是製作人、導演或學者。除了泰迪熊最後一天的大型頒獎活動外,它還會舉辦為期一天的「酷兒電影學院」(Queer Film Academy),邀請全世界的酷兒影展策展人跟選片人去參加。早上先上課,下午分別是一些專題的交流,最後是大家交換名片、交換影展手冊,並建立關係。Jay認為,泰迪熊單位的用意就是讓酷兒影片藉由策展人的交流,撒播種子到世界各地。

關於評選,泰迪熊獎安排眾評審前往戲院觀影。但由於時間有限,同志議題相關的影片眾多,主辦單位便會先刪去部分同志議題力道較弱的影片。譬如今年台北電影節曾放映的《巴克斯奶奶的性福配方》就是有入選泰迪熊獎,但被認定評審無須觀賞的電影。

「太主流就不Queer了」

對於評選泰迪熊獎影片,Jay表示,這才是真正有趣的地方,因為每位評審的角度、觀點、專長不同。比如烏干達、德國策展人都是學者;蘇格蘭策展人是社運人士,他們會從自己觀點切入,特別是紀錄片,幾乎每部片都他們都可以找到自己方向評論好壞、這對社會運動是加分或扣分、電影藝術性強不強、它的商業性是否容易吸引目標觀眾、它的議題性足不足夠放在酷兒影展裡,又或許是影片的技術水準很高,卻不太屬於酷兒電影等等。

「酷兒」的定義因人而異,有時候它指的是與社會主流不同。「例如在今年柏林影展的同志電影中,法國大師安德烈泰希內(André Téchiné)入圍柏林影展主競賽的《熱愛十七》(Being 17)在評審會議上,連劇情片前三名的討論都沒有,因為有些評審認為它已經不酷兒、太主流了。各位評審的定義,什麼是Queer、什麼是Good Film、什麼是Good Queer Film的定義都不一樣,所以這討論很有趣,每個人的出發點有很大的不同。」Jay如此回憶當時評審團的討論。

跳脫控訴、痛苦:同志電影走進日常生活

雖然泰迪熊獎是以同志視角作為評判,但就近年得獎影片《愛情的模樣》《寶貝超級壞》《愛是一隻貓》顯示,似乎泰迪熊不再鎖定歧視、人權為主要的同志電影。Jay認為,「或許是每年影片本身差別而產生的不同,而不是評審刻意找哪類影片頒獎。像今年,我覺得好多男同志影片,但這應該非Wieland刻意拼裝出的結果。也許從他或是整體柏林選片人的角度,今年可能就是比較多強的男同志電影。或許明年就變女同志比較多。」

「今年也比較多導演跳脫社會運動生態去拍電影,他們想拍平平凡凡、超越同志議題的形式。譬如說《愛是一隻貓》、《這個夏天有點怪》都是。另外,跨類型的電影也越來越多。這是非常好的現象,假若一直拍出櫃、社會衝突的劇情片,我想觀眾也會看膩、手法也會受限制。像今年最佳劇情片《愛是一隻貓》就是混合多類型,以表面平靜暗藏巨大波浪劇情起伏,我想這也是我們給它泰迪熊獎的原因。」

酷兒影展《愛是一隻貓》-1
Photo credit:酷兒影展提供
《愛是一隻貓》,漢德克勞斯(Händl Klaus),奧地利, 2016,彩色,114 分鐘。
頒獎典禮超歡樂 電視、報紙齊力聚焦,帶動全城關注同志文化

泰迪熊獎重頭戲莫過於它的頒獎晚會,差不多有近千人參與,歐洲更有藝術電視頻道「Arte」(德法公共電視台)直播晚會。隔天報紙、當晚新聞都會做出完整報導。晚會上,柏林影展其他單元策展人、市長、政治家、很多導演都會到場。晚會由表演、政治人物、導演、藝人上台發表為主。由於今年30年週年紀念,主辦單位更邀請歷屆得獎者上台致詞。典禮結束之後,會場馬上搖身變成超大型派對,以提供來賓交流。

從柏林回到台北,Jay轉換回酷兒影展策展人的身份,重新思考如何讓影展帶動酷兒認同,「我們今年10月28號有一個『酷摩沙獎』(Queermosa Award),它一部分的啟發來自於美國的『GLAAD』,另一部分就是來自參加泰迪熊獎晚會的經驗。我覺得泰迪熊獎設定了某一程度的標準,讓大家認知較次文化、邊緣的同志文化,讓同志電影踏進主流。如果在柏林影展期間去咖啡廳,你都會看到泰迪熊獎的酷卡,它並不是只放在同志夜店、三溫暖。它是全城市都很重視的活動。這其實已經把Mainstream跟Queer的界線都混搭在一起,是一個很高很高的標準。」

酷摩沙獎
Photo credit:酷兒影展提供
本屆酷兒影展大使Ella及同志團體代表出席記者會,為第一屆「酷摩沙獎」站台。
從泰迪熊獎到「酷摩沙獎」:「不管電視、電影、甚至於網路媒體,都讓它更酷兒化」

Jay更將這次泰迪熊獎經驗帶回台灣,他說:「泰迪熊獎第一年還是去百貨公司買熊娃娃送人,經歷過一段發展才有今天,我們也不可能一步登天。而且每個地方有自己的在地特色。在台灣的影視產業裡推廣酷兒,特色就是要模糊那個界線,不管電視、電影、甚至於網路媒體,都讓它更酷兒化。也許其中一部分,就是透過酷摩沙獎鼓勵更多人繼續創作,讓他們的作品、成就有更高的能見度。」

「所以這一屆『酷摩沙獎』中,只有一個獎項是電影相關,一來因為我們不是像柏林影展,沒有辦法號召這麼多電影人;第二,我們要有自己的影展去支持國片,不論短片、長片、紀錄片,但這還有滿長的距離要走。而且實際上德國的人權、平權觀念已經遠遠超過台灣,所以也許我們該先累積基礎建設,再考慮放眼更遙遠的目標。」

【1】Queer Film Culture:Performative Aspects of LGBT/Q Film Festivals,頁115

本文獲放映週報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影展資訊

名稱: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時間:2016/10/22-10/30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主題「為愛連結 Let’s connect」,今年度將有近40部的作品,希望藉由影展的電影作品邀請酷兒朋友驕傲、勇敢地表現自己的愛,因為在愛裡不分你我、沒有性別的差異,愛只有一種,沒有不一樣。本屆主視覺以拼貼方法重新詮釋,細節中加上一點超現實,表現同志繽紛未來和進步時代的想像,希望傳達出所有的愛都是值得在陽光下擁抱的。精采絕倫的主視覺展現出即使只要輕輕碰觸臉頰或是淡淡對看的視線,相愛的人只要在一起,就能傳達出「為愛連結」的精神!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