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負地平線】台北、香港一場時空交錯的對話:〈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與〈中環〉

2016/11/19 ,

評論

讀者投書

Photo Credit:多明妮可‧貢札雷斯‧佛斯特/2016TIVA
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是中國裔奧地利藝術家楊俊的作品,反映自身成長背景的文化衝擊與自我認同。《中環 》則是法國藝術家多明妮可・貢札雷斯・佛斯特以香港回歸中國為主題所創作的作品。在〈負地平線 2016 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中,這兩件作品面對面設置,輪流放映。此安排正如台北、香港兩城跨海相對,互相對話的同時亦可窺見些許鏡像之處。

文:曾雅郁(台大中文系學生,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實習生)

臺北明信片

致祖父:

現在是凌晨四點半,我在台北市的某間旅館裡寫這張明信片給你。爸爸跟媽媽這陣子都不在台灣,我一個人在臺北生活。我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不知道為什麼,早上總是起不了床,晚上卻又格外興奮,只好在城市裡四處遊走。

入夜的台北彷彿時間暫停,很多白天看得到的東西都變得看不清楚,只看得見特別被點亮的霓虹燈。我站在手扶梯上被運送,這個過程究竟會把我從哪裏送到哪裏呢?既非今日,亦非明日,也非昨日。便利商店的強烈光源成為夜晚生活的律法,而我自由進出招牌上的每一種顏色。半夜走在街頭,我像是在蒐集拼圖,想拼湊出關於爸媽、關於這座城市的過往。

謝謝你送我那隻金色派克筆,成為我參與歷史的通行證。它讓我知道過去近在咫尺,而未來遙不可及。我多麼希望我經歷過那些歷史,霓虹招牌上的文字都讓我不解,新東陽、神腦、保誠人壽、元大證券。金色派克筆是關於過去的實證,握著它我才知道該如何將自己歸檔。

走累的時候,我就搭上計程車。那天我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喝著販賣機飲料,不禁覺得台北的一切是如此便宜行事,史蹟提供的是平面的影像而非真正的空間。政府根據需求與想像,懷著古老的記憶重新塑造台北。就像我拿著金色派克筆,想像它是如何從你手裡轉移到我這雙未經風霜的掌中。

我走在一座充滿記憶的城市裡,但有多少記憶是真正屬於我的呢?我在這裡看到很多木夾板,用一層木紋貼皮夾住木屑合板。為什麼不用真正的木板?或許不需實木就能滿足夢想與需求吧。寫到這裡,天快亮了,窗外旅館的霓虹招牌熄了,有些還沒講完的話下次再寫吧。

祝 身體健康

孫 於台北

香港明信片

親愛的哥哥:

你還喜歡看海嗎?今天清晨我在天星碼頭看海。香港的海和過往我在日本所見到的不一樣,好霧好濛,碼頭裡不會有太大的波浪。空氣也覆上海的顏色,穿著灰藍水氣的人們從我身旁走過。

除了看海,我也一直注意著一位黑衣女子。她背對著我,或許在眺望碼頭的另一岸,但我總感覺她也在觀察我。一身黑的她,直直站立在柵欄前,專心地像是在凝視一些其實無法凝視的事物。你相信人可以在別人身上找到一部份的自己嗎?此時此刻,我不覺得正在提筆寫信的我就足以代表完整的我。

碼頭上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在看海,也有人躺在報紙上睡覺。每個人都各自占去一小塊空間,這讓我感覺人與人本來就是毫不相連的。清晨的空氣很潮濕,且漸漸溫暖。碼頭上的人待在自己的孤獨中,不想也不敢開口出聲。我如此深刻地望著每個人的背影,然而一旦面對面,必定是無言以對吧。

我總是覺得,人與人之間有很長的距離,但擦肩而過的時機總是只有短短幾秒。今天清晨是這一天當中最好的時間了,所有事情都還沒發生。即使後來下起雨,匆匆前行的人們仍使我更加喜愛當下,碼頭處於等待的狀態,守著海水鹹鹹的氣息,任由行人像魚一般游過而不留痕跡。

哥哥,我想我會原諒你今天清晨並未來碼頭見我一面。不見面的這幾年,你我或許已經遇見上千上萬人,等到我們偶然錯身時,你是否會回頭確認我的模樣?你能不能從上千上萬人中,循著一點連結,找到我?那時,像今日天星碼頭一般的場景就不再存在了。

祝 平安

妹妹 上


a1003
Photo Credit:楊俊/2016TIVA
楊俊的作品〈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2007)以自身對亞洲城市既陌生又熟悉的觀察角度進入台北這座城市,以影像與文字鋪陳出可見與不可見的台北。影片中虛構了一位男主角:一個未能適應白天生活而總是失眠,在夜晚都市中漫遊的台北人,以第一人稱敘事的獨白揭露這個城市獨特卻又矛盾的一面。
2016TIVA_多明妮可・貢札雷斯・佛斯特_中環
Photo Credit:多明妮可‧貢札雷斯‧佛斯特/2016TIVA
法國藝術家多明妮可‧貢札雷斯‧佛斯特的作品〈中環〉是藝術家以水和城市為靈感的短片三部曲之一,以王家衛電影為參照與呼應的文本。影片拍攝香港維多利亞港口碼頭的清晨,鏡頭下徘徊於維多利亞海港的女人,以獨語的方式訴說著自己即將見到分隔兩地的哥哥。天星碼頭已在2006年被拆除重建,消失的城市記憶,僅能在影片中尋找。

負地平線上的台北與香港

楊俊說台灣人喜歡用夾板來代替實木,這個「夾板文化」就像內化於社會意識中一切以「暫時」「臨時」為基礎的思維和生活方式,影片的最後似是以這個徒具實木表相的「夾板」來當作為對記憶和想像脆弱的內在的比喻:「這裡的每件事物都看似如此將就/或說一切都以『暫時』為基礎/每個地方都透出將就的痕跡」,「...就像張包裝紙/ 以影像包裹住我們需要的真實/ 也許從來就不需要用到實木/光夾板與木皮便可滿足需求/ 滿足當時的夢想與需要/ 也許那就夠了」。

--鄭慧華《城市、記憶和歷史:楊俊〈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

《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 A short-story on forgetting and remembering》是中國裔奧地利藝術家楊俊(Jun YANG)的作品,反映自身成長背景的文化衝擊與自我認同。《中環 Central》則是法國藝術家多明妮可・貢札雷斯・佛斯特(Dominique Gonzalez Foerster)以香港回歸中國為主題所創作的作品。

在〈負地平線 2016 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中,這兩件作品面對面設置,輪流放映。此安排正如台北、香港兩城跨海相對,互相對話的同時亦可窺見些許鏡像之處。

《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中提到國民黨從中國撤退到台灣、帶著五百箱故宮文物,在台北市用磚瓦重新且快速地建立對中國山河的想像。而《中環》則呈現面對香港回歸中國,爆發移民潮後,仍留在香港的人們在維多利亞港口徘徊,望著海彷徨未來。兩部作品中的男女主角都以外來者的口吻,敘述自己在該城市中的所見所想。男主角在台北市不停地行走移動,女主角則靜靜站在天星碼頭。他們都對當下所處的城市感到陌生不安,也對自己的生命背景、與親屬的連結感到疏離。

〈負地平線 2016 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的展覽概念提及,「負地平線」指涉那些「正(常)可視」之外、之後、之下、之反面⋯⋯的景況。在這兩部作品裡,地平線上是有良好影像包裝的建築、衣著融入群體的個人,地平線下則是難以梳理的權力轉移歷程、無法自在提起的血緣親族。認識一個人就像認識一座城市,可以透過拋出問句、實際踏察而漸漸深入,但要達到理解甚至認同,必將經歷許多挫折。

兩部錄像作品都紀錄了台北(2007)、香港(2001)在當下的城市樣貌。錄像藝術的作品形式比起平面攝影更能捕捉人物與環境的動態互動,天星碼頭反覆不止的海浪、夜晚台北市川流的車潮,不需言語就訴說了空間所俱有的情緒。《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中環》在〈負地平線 2016 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呈現了亞洲城市在日常之下的內在性。

延伸閱讀:鄭慧華《城市、記憶和歷史:楊俊〈關於遺忘與記憶的一則短篇〉》

展覽資訊

名稱:【負地平線】2016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
時間:2016/10/15- 2017/01/08
地點:鳳甲美術館(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166號11F)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負地平線】展場內一束束無形的火焰:策展人呂佩怡、許芳慈專訪



2016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負地平線:

2016第五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主題「負地平線」(Negative Horizon),由策展人呂佩怡、許芳慈策畫本展,探討當跨國/界移動逐漸成為日常生活之必須,移動是拓展了我們的眼界、認識與感受,抑或透過合理化的流動蒙蔽潛在的剝削? 「負地平線」指涉那些「可視之外」的景況,期盼透過藝術家之眼及各種機械性之外的動態影像,使個人生命敘事與當代全球社會共享的歷史現實顯影。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