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現實秘境 Towards Mysterious Realities

【現實秘境】線上展覽:許家維、洪子健

2016/12/05 , 評論
立方計劃空間
Photo Credit:許家維
立方計劃空間
立方計劃空間成立於2010年4月成立,以推廣當代藝術、深度人文思維,聯繫國際與在地藝術網絡與建立文化歷史脈絡為使命,提供台北藝文群眾一個兼具展場與講座、交流、資料庫功能的藝文空間。座落於台北人文薈萃的台大、公館區域,又是喧鬧如嘉年華的公館夜市巷弄中,立方位於一棟五十年歷史的老建築中,其前身為一棟老旅館,步行數百公尺即到台大校園、水源劇場和寶藏巖藝術村。立方計劃空間位於此區,持續引介國內外的優秀藝術家,並邀請相關文化人士舉辦展演、座談等活動,期冀為這個區域帶來更豐富的人文藝術面貌與內容。我們的理想目標在於建立:小而精的獨立展演機構、體制外的學習場所、在野的資料館。
許家維

生於1983年
居住和工作於台北

許家維對於亞洲冷戰時期被遺忘的歷史有著濃厚的研究興趣,作品發展出對於探究現實與幻象、歷史與當下間的敏銳知性,並透過建立鏡頭以外的事件,連結正規歷史描述所未及的人與地方的關係。他不斷嘗試融合當代藝術與電影的語言去發展作品,並關注於如何通過影像創作介入現實,進而生產一種介於敘事世界與現實之間的異質敘事體。同時透過一種批判的態度,藉由影像的能力,將場域帶到美術館外任何一個地方,作為影像創作在政治實踐上的可能。

他曾在2015 年於荷蘭凡阿比美術館舉辦個展;作品也在2013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展出,同年也入圍了HUGO BOSS亞洲藝術大獎。另外也在許多的美術館及國際影展展出,包括巴黎網球場美術館、第三十九屆鹿特丹影展、2012利物浦雙年展、2012台北雙年展、龐畢度藝術中心、柏林世界文化之家及西班牙索菲亞美術館所舉辦的相遇國際錄像藝術節。

1-4_Huai_Mo_Village
Photo Credit:許家維

《回莫村》,2012,單頻道錄像,8'20"

「回莫村計畫」講述1949年後一批撤退泰緬邊境的中國軍隊,所面臨的多重文化的交錯、不被認可的尷尬身份,以及邊境地區孤軍部隊的故事。這些在分裂歷史陰影下生活的人們,最終產生的是常人所不具有的歧義性。1949年國共內戰之際,國民黨戰敗後原屬國民黨政府的正規軍由雲南撤退至緬甸,原二十多萬人員抵達緬甸時僅存兩千餘人員。

在國際的壓力下,蔣介石指示這支部隊撤回台灣,但事實上則是「明撤暗留」;表面上這支部隊已解散,但私底下仍然保持戰備狀態以圖反攻。這一次形同向國際宣告,「當地軍人」不再有任何行動,以後與中華民國政府無關。因此,他們依然生活在泰鄉,像一群無家可歸的人、沒有任何國籍與正式身份。

1970年,這支孤軍因生存需要,應泰國軍方要求,出面協助遠征泰共以換取居留權,並確定了孤軍在泰北以傭軍形式長久駐留的必要性。這段期間,許多人也開始種起滿山的罌粟花,並協助毒梟從緬甸運送毒品以改善生計,在過去這裡的毒品的產量佔全球產量的80%,成為世界毒品中心。回莫村還有一個特殊的背景,此地大多是情報局的老兵或是家眷,因為在1970年代的冷戰架構下,美國政府秘密支持中華民國政府在回莫村成立了情報局,名為「國防部1920區光武部隊大陸工作組」,這支情報部隊的主要任務在於監控大陸的共產黨活動。此地成為了一個鮮少人知的情報村。

1-1_Huai_Mo_Village
Photo Credit:許家維

《回莫村》,2012,單頻道錄像,8'20"

作品《回莫村》關注泰國清邁回莫村的自強之家,創辦人是一位牧師,但同時在冷戰時期,他也秘密地擔任CIA情報員,持續了有39年的時間,他的身份也點出了這段歷史的源頭及變化的過程。此地從1980年代開始成為世界的毒品中心,走私與販賣問題極為嚴重,目前有大約七十位左右的院童,這些孩童的父母親大多是因為販毒或走私毒品而遇害或入獄,因為當地的毒品問題而成為孤兒。

在這件錄像作品中,藝術家邀請這些孩童成為拍攝團隊,與他們共同使用攝影機、錄音設備與燈光等等拍片器材,並且由孩童們親自訪問這位牧師,牧師在影片中娓娓道出作為情報員的過往。藝術家慣有的拍攝手法在本作品中仍在延續:從講故事的人、聽故事的人、到由孩童們組成的拍攝團隊,藝術家站在更為後方的位置,觀察著這一切、探討這個地區複雜的歷史。

1-1_Huai_Mo_Village
Photo Credit:許家維
《廢墟情報局》,2015,單頻道錄像,13'30"

《廢墟情報局》是在回莫村的情報局遺址所拍攝而成,情報局原有的房舍已經拆除,現今只遺留下地基,並且由泰國陸軍所管轄。藝術家邀請了目前仍居住在這個區域的情報局老兵參與拍攝,並以此地基作為一個舞台,演出泰國的傳統木偶表演。此外也邀請擔任情報工作39年的老情報員(同時也是自強之家院長)錄製這部影片的旁白,同時在錄音室錄製旁白的過程也成為了影片的一部分。

影片從情報局地基上的木偶劇團表演開始,操偶師頭戴黑色面具並身著黑衣進行這場表演。旁白述說著一個遠古的傳說,關於猴子將軍哈努曼(Hanuman)拯救軍隊的故事。這是流傳於東南亞各國的經典神話,在神話中,哈努曼帶領軍隊作戰,最終協助王子回到他當初被驅逐的王國。

2-2_Ruins_of_the_Intelligence_Bureau
Photo Credit:許家維

《廢墟情報局》,2015,單頻道錄像,13'30"

旁白描述著這個故事的同時,畫面切換到了錄音室,老情報員正在錄製這段旁白,他看著巨大的投影,一面說著遠古的傳說,一面描述著自己的真實經歷以及這些老兵在回莫村的真實處境,他們並不像神話裡的王子一樣能夠回到自己的王國,事實上這些老兵再也回不去他們的家鄉。

當畫面回到了情報局遺址,舞台前聚集了很多觀眾正在觀看木偶劇團的表演,一部分是目前駐守在此的泰國陸軍,另一部分的觀眾則是情報局的老兵,他們全部戴著黑色面具,他們是在歷史洪流之中被遺忘的一群無名之人。影片的最後一幕是錄音室的空景,只有這部影片在錄音室獨自播放著。這是一部結合了神話與現實、紀錄與虛構的電影,並呈現了回莫村複雜的認同、記憶與想像。


洪子健

生於1970年
居住和工作於台北

洪子健是美籍亞裔電影製作人及藝術家,已有二十多年的影片與錄像製作經驗,他的作品主題包括海德格、史賓諾莎、日本生物戰、鴉片戰爭與種族主義。最近他完成了一部關於國族主義和中國東海領土爭議的紀錄片。他目前正在研究東亞的道德概念,並於2016台北雙年展中發表了一件多媒體的實驗作品《尼采轉世為一位中國女性與他們共享的生命》。其文章散見於《e-flux Journal》和其他出版物。

洪子健的電影及錄像作品包括:《Behold the Asian:How One Becomes What One Is》、《Condor:A Film from California》、《資本主義萬萬歲》及有關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的作品《The Denazification of MH》。有關日本七三一部隊的得獎紀錄片作品《731:Two Versions of Hell》於2007年完成,此主題於2010年由作品《歷史血痕》延續。其2012年的電影作品《The Turner Film Diaries》,根據臭名昭著的種族主義美國小說《透納日記》而創作。

他過去參加國內外展覽與影展包括2016台北雙年展、在南韓光州亞洲文化中心的ACT Center所舉辦的《Interrupted Survey:Fractured Modern Mythologies》、香港Para Site藝術空間的《土尾世界—抵抗的轉喻和中華國家想像》、2016柏林影展,以及菲律賓馬尼拉當代藝術與設計博物館所舉辦的《土與石,靈與歌》。

1-1_dokdo_east_island
Photo Credit:洪子健

《一個中國佬的機會》,2015,雙頻道錄像,12'30"

1-4_senkaku_boats
Photo Credit:洪子健

對日本來說,獨島與尖閣群島代表了相反的紛爭。日本向南韓爭奪獨島的主權,反之,日本控制了尖閣群島,但中國和台灣都宣稱擁有其主權。南韓政府並未正式承認獨島主權有爭議,且同樣的,日本也沒有正式承認中國與台灣對於尖閣群島的主權宣稱。數十年來,二者爭議日益加劇,但釣魚台/尖閣群島衝突在近幾年顯得特別險峻,因為它涉及了中國的崛起與美國的重回亞洲。

《一個中國佬的機會(獨島與尖閣群島)》於兩地拍攝。一個是南韓治理的群島,名為「獨島」,日本政府則宣稱其名為「竹島」。南韓與日本之間的紛爭其實波及這個小島週圍的海洋-一般稱為日本海,但南韓政府稱其為「東海」。另一個地方是中國東海同有主權爭議的島嶼,中國稱為「釣魚島」,台灣稱為「釣魚台」,日本稱為「尖閣群島」。

2-1_taiwan_wmd_closer
Photo Credit:洪子健
《台灣大規模毁滅性武器》,2012,複合媒材裝置、文件

《台灣大規模毁滅性武器》原發表於2012台北雙年展,作為其中微型博物館「歷史與怪獸博物館」的核心作品。這個微型博物館以展示於玻璃櫥窗中的多種歷史物件和文檔所組成,因此很容易被認知為檔案庫。裡面的每件物品都代表著台灣化學、生物,或者核武器計畫中的一個里程碑。用班雅明的話說,每件物品實際上都「同時是一份野蠻的文檔」。

國際社會已經採取了諸多措施來禁止WMD(大規模毁滅性武器)或者至少控制其擴散,但是台灣不是該國際社會的官方成員,由於台灣(中華民國)是在一種例外情況下,因緊急狀態而誕生的,而WMD特別適合這樣的情況和緊急狀態。換言之,在不顧一切的絕望時期,生產這樣的武器具有國家意義。

由於公眾普遍憎惡任何形式的WMD,任何涉及到這樣的武器或者其運用,都可能引發激烈的爭議或強烈的譴責。典型社會自由主義對於WMD的成見與偏見,如核能、化學,或是生物武器,大過於任何對武器的爭議,如武器之自衛功能或是發動戰爭。甚至連一個虛幻的WMD都可能具有國際威脅的功能並成為戰爭的起因。不過,核武器依然被視為必要的威懾物,至少它還存在於九個國家的軍械庫中,並且,全世界私下秘密進行的生化武器研發計畫仍繼續得到其政府的支持。儘管存在反對的偏見,WMD依然有其道理。

展覽資訊

名稱:「現實祕境」國際聯展
時間:2016/12/10-2017/01/26
地點:TKG+(臺北市內湖區瑞光路548巷15號)
主辦:立方計劃空間、財團法人耿藝術文化基金會
贊助: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2015視覺藝術策展專案)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現實秘境】線上展覽:黃大旺、李士傑

現實秘境 Towards Mysterious Realities:

《現實祕境》由立方計劃空間和耿藝術文化基金會聯合主辦,由策展人鄭慧華所策劃,是一檔關於重新思索亞洲與世界關係的展覽。本展以戰後(特別是世界處於冷戰架構下)的歷史經驗為基礎,及以「通過亞洲去思想世界」作為動力與出發點,深入當代的日常經驗、社會空間中,從而提煉、交織和架構出諸多理解今日世界現實的不同角度。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