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4 封面故事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作新團這件事情,好像到處都有人在作......「大團誕生」系列活動至今進入第八年,一路擴展多方合作,不只推動樂團知名度的擴散,也使得「大團誕生」成為業界選團的參考指標。「大團誕生」從StreetVoice 站上的幾首作品出發,除了透過每月的例行遴選,將樂團送上 Legacy獨立音樂表演殿堂,人氣樂團還有機會在年終票選脫穎而出、保送隔年十大新團舞台。甚至推及到數位版權代理服務「派歌」及「簡單生活節」…等不同層級的場域,如同一個育成系統般,為樂團提供更多樣的演出經驗與發聲機會。還有人說懷抱著夢想不切實際嗎?我們就一起創造這個實際。

1 4 專題文章

「大團誕生」現場直擊:粗大Band、表情銀行、廢埕

Photo Credit:TNBT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陳冠哼

大團誕生開發場第五場是大團誕生的新里程碑,這是大團誕生舉辦8年來首次的網路直播,表演的樂團也同樣讓人興致盎然,打頭陣的包括流行龐克顏值樂團粗大Band、來自北京的混血實驗小隊表情銀行、還有以五人大陣仗登台、激動到鞋子都開口唱歌的廢埕,廢話不多說,快來看看當天的現場的熱絡狀況。

  • 演出曲單
屎也歡樂流行龐克物語:粗大Band
TNBT_2017_粗大band_9
Photo Credit:Brian Chen
成立於2014年的台北本地樂團粗大Band是一個充滿歡樂氣息的流行龐克樂團。他們的歌曲從日常生活小事取材,用龐克樂風以及朗朗上口的旋律,讓人從讓人抓狂的小事中解脫出來。

從兩、三年前困難生活節、社運現場,唱到了Legacy大團舞台,粉絲專頁破3,000讚。只能說,粗大Band的2017年真是福星高照阿。

這4個男孩子,彈著標準暢快的流行龐克負責開場,沒想到一上台就老哏齊發,要觀眾舉手、蹲下、把雙手借給我⋯⋯曲目之間的談話(talking),鼓手還會化身孔鏘老師來點綜藝過場;曲序才走一半,就要大家開手機燈揮舞了(畢竟他們能玩這招的歌,也只有這首〈慢歌〉,省不得)。但他們的台下不只有手機燈,還有粉絲舉自製的牌子(據悉,上次有人在大團舉牌的場子,是熊寶貝樂團)。男孩兒在台上揮灑青春賀爾蒙,走到台前趴竿,發現第一排也八成是女生來著!

粗大Band 主唱老盧前陣子染上急性扁條腺炎,大團演出那晚前已經兩天沒說話,但手裡的啤酒還是照喝不誤。他們的歌很熱血、很直白,唱著挫折,俐落節奏仍提醒你,人生還是得向前走。一如他們在粉絲專頁的自介:「我們是來自臺灣臺北歡樂的流行龐克樂隊,生活中有許多事情與人物讓你想罵「吃大便」,不如跟著我們一起來粗大Band吧!」

粗大Band登上大團,自嘲現在是粗大Thing(Thick Big Thing)了。粗大Band的演出用最有感染力的〈在一起〉作為壓軸,舉牌女生一字不漏地跟著唱,他們的歌不只有青春汗與淚,還有陪伴的力量。他們的人生哲學,藏在嬉鬧的穢物諧音團名裡頭,正是所謂的「道在屎溺」。我想,莊子聽到他們的歌,應該也會很開心。

文化混血北京拓展小組:表情銀行
TNBT_2017_表情銀行_7
Photo Credit:Brian Chen
從北京出發,團員來自世界各角落的北京樂團表情銀行,從早期的兩人編制到如今完整的4人編制,樂風多元,去年他們的EP《乒乓》也入圍了金音獎最佳海外創作獎。

6月份大團誕生有泰國團表演,這個7月則是北京樂隊登上了大團誕生舞台,趕上大團誕生八年來第一次高規格網路直播。樂隊成員大為驚訝直播的水平,本以為只是一台手機上載畫面,沒想到現場攝影機既有吊臂、鋪軌、手持攝影機,更有導播顧畫面。網路上,每首歌詞都已備好,換團空檔還有後台訪問,簡直當一檔兩小時的節目來做,是他們在北京從沒遇過的待遇。

「混血」樂隊表情銀行,前身為新疆主唱思雨,以及台中吉他手Robin組成的「16 mins」。爾後才加入北京的貝斯手兼製作人通通,以及愛爾蘭鼓手Fiach,成為四人組合。2+1+1的成軍過程,讓他們不管什麼數量的編制都有辦法應對。今年的五場台灣巡迴,最後一站到小地方展演空間時,即使Fiach先行回國也不擔心無法演出。

這晚的大團有完整的四人編制,除了幾首專輯的歌曲,思雨還特別唱了新疆少年,跨越天山尋愛人的〈阿瓦古麗〉。他們以人名作為歌名的〈Felix〉與〈阿明〉也讓人喜歡,兩組虛構的角色展演著內心戲,共同點是卡在人生下一步的決定。填入歌詞裡的「決定」二字,被思雨唱地細細碎碎,搭上搖擺的節奏,好不迷人(私以為交給仙樂飄飄的蘇珮卿翻唱會很適合)!

自由世界的人生選擇,像市場的量販商品,種類繁多反而成為決定的枷鎖。表情銀行現正困惑,該如何讓樂團被更多人聽見?大團誕生前晚,一起共演的大象體操吉他手凱翔告訴他們,可以先給自己貼一個鮮明的曲風標籤;但茫茫標籤海,什麼才適合自己,他們目前還沒找著。目前在StreetVoice上,他們正透過翻唱名曲如:朴樹崔健到街頭霸王(Gorillaz)的歌,企圖拉近與聽眾的距離,算是一個嘗試。

最後附帶一提表情銀行很「ㄎㄧㄤ」的小故事:這趟來台巡迴,他們竟然從基隆搭區間車到台中。隔壁嬰兒尿在座位上,貝斯手通通還不慎坐到。但這還沒「ㄎㄧㄤ」過上回,他們去美國的故事:彼時,他們從拉斯維加斯租了車,要自駕到大峽谷玩,結果Robin把方位搞錯,往北開了四小時,景色愈開愈荒涼。比手畫腳問清路邊的印地安人,才知道真的走錯,想說將就點,在這附近玩玩。

他們見前面有座軍營,下車拍個照,不到兩分鐘,就被一位黑人美國大兵拿槍指著驅離。事後查了才知道,他們跑到傳說有外星人出沒的51區......

入世造樂人生搖滾五少:廢埕
TNBT_2017_廢埕_11
Photo Credit:Brian Chen
同樣是來自台北的樂團廢埕,他們的音樂風格流行但細聽又讓人毛骨悚然,歌詞陰鬱卻讓人欲罷不能。在大團誕生的舞台上,這次除了既有的4人編制還找來兩名和聲,讓他們的舞台演出更加豐富。

兩年前因為金旋獎聽到廢埕,就非常喜歡,他們也一如我所有喜歡上的金旋參賽樂隊,都不會得獎。

廢埕的表演在台灣越來越罕見的危險氣質。今年發行首張專輯《16222》,設計風格悚然,首波主打〈寄生蟲〉的MV裡,出現活生生的麵包蟲,還被火燒,足登今年最不舒服的MV第一名。那歌詞簡單卻嚇人,唱著有一隻住在主述者眼角膜的寄生蟲,正在「侵略我的理性/腐蝕我的邏輯」。他們的歌屬於道德傾斜的黑暗世界,自我毀滅的深淵;若你有讀過主唱朱宸年初的專訪,談及家人的遺傳疾病,便會知道他真行過黑暗路,那些痛苦,絕非無病呻吟。

這晚登台的廢埕編制,多了兩位和聲:男生叫大宇,是前保險業務員;女生叫哈娜,家鄉在哈爾濱,1996年生。哈娜在前幾首歌都沒發聲,開了兩瓶啤酒兀自喝著,好像常常不存在台上的時空裡,後半場她的聲音倒平衡了樂隊濃烈的陽剛味。〈紅色女王〉前,她催賣專輯喊了「一人一張(專輯),救廢埕」,接著和朱宸一起,在歌裡每天每夜喊叫著「我愛妳」,當屬7月大團場第二壯烈的一幕。

這場大團的最佳烈士,我想要頒給屬於貝斯手藍藍的右腳鞋子。它在劇烈跳動中徹底解體,鞋底、鞋墊、鞋身四散。藍藍也因為體力透支,在演出結束,幕關起後,躺在地板上整整10分鐘不起。30幾分鐘的演出,把命都拼上了的他們,當下肯定不知道,朱宸的姐姐亂入了直播留言區,一下子說自己買了10張她們的專輯,一下子提醒朱宸表演完去跟她拿衣服。當朱宸唱到〈醉漢〉:「你為什麼要把我的鑰匙藏起來」的歌詞打在直播畫面上,姐姐立刻留言虧說:「朱宸從來不帶鑰匙好嗎。」

廢埕今年獲得錄音補助,籌備暫名為《三》的EP(因為EP只能收錄3首歌)。他們說,為了把首張專輯錄好發好,花了讓業內人士訝異的成本,這回錄EP會聰明一些,以數位發行為主,限量實體為輔。大團後我重聽《16222》,先前曾困惑為何最後一首歌的末段軋然而止,莫非是製作失誤,開了重複播放功能才發現,最後那段會連上第一首歌的開頭!這設計總結了朱宸永劫回歸的日常,據大團誕生舞監表示,朱宸隔天早上6點問他,自己的鑰匙不見,是不是掉在 Legacy。

活動資訊

名稱:The Next Big Thing大團誕生開發場6
時間:2017/08/10 20:00
地點:Legacy Taipei(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樂團:HH、ACG Band Live、脆弱少女組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大團誕生
為更聚焦本地新生代創作, StreetVoice.com與Legacy合作, 以「搖滾新地景隆起 / 樂團新世代來臨」為角度,推出「大團誕生系列」今年邁入第八屆!「2017 The Next Big Thing大團誕生」繼續舉辦每月一場、共九場的「開發場」,每場將從StreetVoice.com音樂徵選活動評選出三組優秀新團,再搭配一組SteetVoice每月高校插旗徵選特別推薦,與樂迷齊力開發見證絕妙組合,一同登上Legacy Taipei。

責任編輯:Jesse | 核稿編輯:Sid Weng
2 4 專題文章

「大團誕生」現場直擊:顯然樂隊、Everfor、Bomb At Track

Photo Credit:TNBT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陳冠亨|編修:吹音樂|攝影:yuming

6月8日的大團誕生開發第四場,是大團誕生舉辦以來,首次邀請來自泰國的爆裂勁旅Bomb at Track,在這場演出終還有許久不見的特異女聲顯然樂隊,以及來自雀斑、心電樂成員共組的復古City pop明星樂團Everfor。不管你是來不及參加,還是想要回味當晚的振奮,來看看當晚的現場情況吧。

左傾女權厭世迷幻人種:顯然樂隊
TNBT_2017_顯然_10
Photo Credit:TNBT
來自台南的顯然樂團已小有名氣,主唱阿琺一口咬字清晰、瞧掉鼻腔共鳴的唱腔,讓人耳目一新。

顯然樂隊的歌與人,貌離神合,主唱阿琺一頭短髮,用〈他說他想看我剪短頭髮〉勉勵女孩子不要為喜歡的男性改變外觀;同時,他們也用四件式搖滾編制唱著〈我最討厭搖滾樂〉,批判商業收編搖滾的反叛。你很難不去注意阿琺的獨特嗓音,那往往是從陌生跨向喜歡這團的聽眾的第一個門檻。那特殊的共鳴點,無論什麼歌被她唱來,都成陰鬱愁慘的巫毒。

來自台南的他們,將赤崁樓附近的「新美街」寫成新歌,也列入當天大團舞台的歌單。那是顯然樂隊創作中,少數描繪內心糾結的都會情歌。好聽到足以讓人忘記,他們多數的作品可是對成人社會化格言的諷刺。

獨立音樂在台灣是個定義模糊的詞,若真要鑽出一個共同特色,這標籤下的憤青肯定是最多的。顯然樂隊是憤青,幽默感倒也不缺,阿琺在台上總愛開貝斯手玩笑,說他最近發胖,是為了增重逃兵役。而為免演出消耗太多熱量,「命令」他今天最好不要說話,也可以不要唱歌。搖滾樂隊的自我燃燒、自我傷害,往往是青年反體制的展演。仔細想想,用「增重」手段來「逃兵役」,和〈低賤的人〉中透過變成「愚蠢的人」來「避免知識和權力之間的矛盾」,和搖滾樂的對抗根本上是同一回事。

自由量子閃耀流行一族:Everfor
TNBT_2017_Everfor_10
Photo Credit:TNBT
Everfor樂團是台灣年輕樂團的明星陣容,他們的演出節奏變化詭譎,有一股「Nerdy」感,相較於吉他手、主唱的古怪台風之外,鼓手亮瑩則是樂團的一大亮點。

歐美樂壇近年仍挺盛行組全明星樂隊,從Atom For Peace到 Minor Victories皆是案例。在台灣,Everfor是主打「雀斑」、「心電樂」主要成員加上鼓手亮瑩(前Flux、新墨鏡)的明星組合,音樂也綜合了上述樂隊的風格-復古節奏、怪調、city pop、描寫日常瑣事的歌詞。如果Everfor的歌曲有影像,那八成是一堆飄浮空中不規則的泡泡,像Windows內建螢幕保護程式在腦海跑。

主唱蘇偉安唱歌,音調飄忽不定,歪歪的走在旋律上。你其實說不出他真的唱錯音,連同曲子間與團員們的說話,也維持在神秘的頻率。吉他手杜易修在台上提到亂馬二分之一後,蘇偉安在台上突然彈了一手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Bombtrack〉,原意是要呼應下一組上台的泰國團Bomb At Track之名。儘管底下有讀懂這哏的觀眾不多,但某位聽懂的觀眾(譬如站在我右前方那位)倒暗暗說了一句:這也彈得出來真厲害。

蘇偉安說,他與貝斯手哥哥蘇偉博從台南搬回淡水老街附近住,北海岸的公路風光也成了新歌的主要題材。〈我家附近〉、〈海洋綠〉如今都有了具體的背景可以想像,有些歌又是站在想像之上的想像。能被〈袋鼠〉開頭一連串的「叭叭叭」洗腦,是整場表演中最醉人的時刻,讓人也想跟著歌詞一起「跳起來,跳起來」。

討伐體制南向泰國分隊:Bomb At Track
TNBT_2017_BombAtTrack_4
Photo Credit:TNBT
來自泰國的樂團Bomb At Track正如其名,給台灣年輕樂隊帶來一顆乍響的炸彈。從表演完整度、台風、與觀眾互動以及控制場面的能力,實在看不出來他們仍如此年輕;一眾樂手在舞台上也都充滿表演魅力,從個人的身體律動到群體的交流,讓人對東南亞世界的搖滾樂發展充滿期待。

大團誕生首次有來自泰國的樂團登場!以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歌曲為團名,Bomb At Track在舞台上的狂暴、蹦跳並非裝出來的,序曲後的第一首歌〈PEACE〉,即在控訴泰國沒有真正的和平。泰國軍事政變頻繁,近年紅衫軍與黃衫軍的對抗,至今仍餘波蕩漾;在他們來台表前夕,泰國又傳爆炸案。身處其中的平凡泰國市民如他們,對於和平有渴望,卻也感到無能為力。

控訴警察執法過當,有錢人用錢脫罪的〈POWERFUL〉、希望喚醒社會關注女性屢遭強暴的處境的〈TRASH〉、不屑網路霸凌、鄉民正義的〈TROLLS〉、批判警察作為合法的強盜,剝削老百姓、收賄、隨意開罰外國遊客的〈MUGGER〉。曲子間要眾人高舉中指、怒喊Fuck,恐怕都無法完全表達他們的絕望感;高速飆鋒的句子與節奏,也只能稍稍趨近那股黑暗而已。

主唱TAE幾幕張狂確實有Zack de la Rocha的神采,鮮紅的燈打在他鮮紅的衣服上,是血染的抗議者。節奏組的Khon隨側一旁,痛擊貝斯連撞到琴版、震開琴弦的雜音都聽得到;鼓手Nin則打的好像要把整組鼓皮敲到開花。右邊,Puii在激動的跳躍下,吉他背帶經常處於扣環鬆脫的狀態,整場技師兼經紀人Poddy以及工作人員屢拿膠帶搶修。左邊,最不能、也不可能忘記的吉他手Mesz,有Angus Young的狡黠,也有Flea的神經質;無論律動與演奏神情,他都足以稱作天生的表演者。

樂團當晚還翻唱Limp Bizkit的〈My Generation〉,向自己的世代致敬;在倒數第二首〈Trolls〉時,三位樂手聚在鼓前面對面,圍成一圈,像在施展遠古的巫術。這幾位來自東南亞的音樂人還相信能音樂改變世界,他們在台灣,繼續對著泰國人民點燃行動的狼煙。

活動資訊

名稱:The Next Big Thing大團誕生開發場5
時間:2017/07/06 20:00
地點:Legacy Taipei(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樂團:廢埕樂團、粗大Band、表情銀行Mimik Banka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大團誕生
為更聚焦本地新生代創作, StreetVoice.com與Legacy合作, 以「搖滾新地景隆起 / 樂團新世代來臨」為角度,推出「大團誕生系列」今年邁入第八屆!「2017 The Next Big Thing大團誕生」繼續舉辦每月一場、共九場的「開發場」,每場將從StreetVoice.com音樂徵選活動評選出三組優秀新團,再搭配一組SteetVoice每月高校插旗徵選特別推薦,與樂迷齊力開發見證絕妙組合,一同登上Legacy Taipei。

責任編輯:Jesse | 核稿編輯:Sid Weng
3 4 專題文章

來自南方的怪物:專訪火燒島樂團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李恩

在台灣說到重金屬樂團,大家第一個聯想到的不外乎是閃靈樂團,除了將台灣歷史、政治、民意通通放進歌曲裡,更在表演舞台、社會運動的場子發光發熱。八年級生中還有一支後起之秀不可忽視,他們是重金屬樂團「火燒島」;挾帶著屬於自己世代的故事,唱著閩南語,在陣陣低吼與尖叫聲之間道破他們在鬼島台灣的經歷與生活。

火燒島成立於2011年,主要以閩南語創作重金屬樂,中學時代跟上高中搖樂社團愛玩重金屬樂的潮流,在樂團成果發表會下造就了契機,讓學長拉學弟、吉他手拉貝斯手,「火燒島」就這樣自然醞釀下誕生成形。成團當時的他們,有的剛上大學、有的還穿著制服念高中;過了高中後,即便多數年輕樂團在種種原因下轉向後搖滾、電子樂的創作,火燒島依舊延續著這股燃燒的熱情,繼續用死腔、黑腔交錯嘶吼著。隨著2013年的首張專輯《若是有一蕊號作正義的花》入圍了金音創作獎「最佳新人團」及「最佳樂團獎」,他們也陸陸續續站上野台開唱、大港開唱、Wake Up音樂祭等舞台。

火燒島組圖-01
Photo Credit:鐘聖雄攝/火燒島提供
由左至右分別是主唱呂鴻志、鼓手王浦樺、貝斯手洪士庭、吉他手呂玠寬和蘇信維。

火燒島的「島民」包含了吉他手呂玠寬和蘇信維、貝斯手洪士庭、鼓手王浦樺,以及主唱呂鴻志。五位成員全部來自台南,有的剛大學畢業、有點還在努力進學中;甚至採訪當天主唱呂鴻志才剛考完期末考便匆匆趕來受訪,採訪後緊接著的是在Revolver的巡演場演出。饒富興味的是,採訪現場除了樂團成員之外,還有一票女性,原來團員們各自帶著女友出現在採訪的咖啡廳,一問之下才知道「大嫂團」幾乎都會跟著巡演,有的還充當樂團的行政,對他們而言大家一起全台跑透透的巡演就如同大夥的旅行,演出之餘還能藉此玩樂,全團唯一留著短髮的呂玠寬還興奮地表示:「這次巡演還有安排到台東去,從來沒有去那裡表演過,我們其實是要去玩一波的!」

提到團名「火燒島」不免俗讓人想到綠島及其政治犯的背景歷史,然而對此他們卻開完笑著說:「完全無關啊,那時候連綠島什麼的都沒聽過誒哈哈!」呂鴻志接著說起初團名想叫做情緒性危急(emotional crisis),希望能帶出情緒化、失控的感覺,但後來發現早有人用過,才轉往「島」字做聯想,加上了帶有燃燒、失控、狂亂的「火燒」二字,就成了現在的團名「火燒島」。這樣回過頭看自己在火燒島投射綠島意象的誤解,實則深奧卻也好笑。

在重金屬樂之中,又分做許多大大小小不同的流派;而不同派別的樂種則各據其音樂風格、理念、目標聽眾,去做不同的歌詞主題,如黑金屬(Black metal)唱的是反主流、反戰的厭世感,死亡金屬(Death Metal)則歌頌死亡,邊講仇恨邊談屍體肢解。對此呂鴻志表示:「我們沒有受到重金屬就要寫什麼內容所影響,」想了一下又補上一句:「我就寫我會寫的東西。」

踏過滿地的碎石佮玻璃 鐵鉤佮刺網擱咬著身體
伊一排一排舉著棍仔擋著去路 機歪人攏總掠狂
捎著就搝來摃 逃的就押來拍
佇苦痛中游擊 佇痛苦內拖磨
反擊的時陣永遠就是這馬
未來是生是死就看血流敢會凋 



-〈超級機歪人大戰〉

「我們不歌頌歷史,我們寫當下的生活。」火燒島的歌詞總是直白地描寫出各類社會運動場域、小老百姓的生活環境。反觀近年來的「反媒體壟斷」、「太陽花學運」,正是學生、年輕世代對台灣種種現況的不滿與反擊,火燒島自然也深陷其中,把衝撞寫進曲子裡,咆哮著這一世代的血淚革命,「所以其實我們不是說很政治嘛,大老闆的壓榨,政府、社會的種種壓迫,這些都是一直在發生的事,就是我們的生活經驗啊。」

17499088_1687521774596799_89395416347744
Photo Credit:火燒島提供
火燒島今年4月於大港開場表演時,主唱呂鴻志高舉「出來相刣」標語。

在台灣使用閩南語創作的樂團不算少,前輩樂團像是濁水溪公社、閃靈樂團、伍佰跟他的China Blue樂團,甚至是五月天早期的音樂開創了台語搖滾樂的盛世,而火燒島選擇閩南語作為演唱語言的原因,團員們都異口同聲地笑說:「就喊起來最爽啊!」試過了重金屬樂中最主流的英文,也嘗試寫中文,但實在無法流暢銜接歌詞,所以最後回到了最本土的閩南語,吉他手蘇信維補了一句:「台語的『口氣』卡強啦!」團員們也說其實他們並不是台語非常厲害,但透過這樣的創作也找回了一些記憶中的閩南語或諺語。

另外在重金屬樂的演唱經常需要低吼、尖叫,這也是火燒島選擇敘述故事的方式,主唱鴻志接著解釋:「利用唱腔吸引聽眾是第一步,就像我們一開始在聽國外的重金屬樂,只有覺得吼來吼去聽了很爽,但仔細去看歌詞,你會發現那些鬼吼鬼叫的樂團文學性都很高的。」在火燒島歌詞多有故事性鋪陳的情況下亦是如此,「這就是聆聽上好玩、音樂裡的好玩的兩種層次。」

近幾個月來,火燒島帶著去年底發行的第二張專輯《妖魔鬼島大作戰》全台巡迴,不僅只有北中南的場次,更遠到台東演出,團員們說:「不能每次都說巡迴但都只走西邊嘛!」此外,這次的巡迴火燒島還邀請了饒舌歌手小人、激膚、漂流出口......等音樂風格各大不同的樂團同台演出,呂玠寬開玩笑地說:「我們想要開拓花草系的啦,來吃文青市場!」

17553920_1687525017929808_73338756908855
Photo Credit:火燒島臉書粉絲專頁
呂玠寬說自己跟聽眾的互動就是互比中指,誰先比就給他比回去!

呂鴻志則表示:「跟異質性樂團演出很有趣,我們可以學習他們的互動模式,還可以觀察平常非重金屬聽眾的反應,像上一場跟小人合唱大家反應就很熱烈。」火燒島表演時與聽眾的互動總是在互罵、互相打嘴砲、逼主唱脫衣解扣,有的則對觀眾比中指,或者狂亂演奏之餘瞪向觀眾,鼓手王浦樺更一臉無奈的說:「我還被慫恿說要丟鼓棒,結果還真的插到觀眾勒。」不知從何時開始樂團間、樂團與聽眾間的關係總以詼諧謾罵之中培養關係,又或許對這群來自妖魔鬼島的怪物們來說,胡亂謾罵、互相嘴砲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

談到年底的計畫,火燒島說想要做一場專場演唱會,讓專輯巡迴也能有個完美的結尾,「至於現在就好好跑巡迴吧,」呂鴻志說從2014到2016整整兩年,團員們各自作曲填詞才完成《妖魔鬼島大作戰》這張專輯,「我們要好好跑完這一年,才能對得起自己的青春啊。」大夥講完看來開心又滿意,我猜不僅僅是這次的專輯吧,經歷了6年相處醞釀,從高中社團到現在的火燒島,這話也是這群南方怪物們對妖魔鬼島的吶喊吧。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