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大團誕生」現場直擊:害喜喜、四枝筆、Deca Joins

2017/11/14 ,

評論

大團誕生

Photo Credit:TNBT提供
大團誕生

大團誕生

為更聚焦本地新生代創作, StreetVoice.com與Legacy合作, 以「搖滾新地景隆起 / 樂團新世代來臨」為角度,推出「大團誕生系列」今年邁入第八屆!「2017 The Next Big Thing大團誕生」繼續舉辦每月一場、共九場的「開發場」,每場將從StreetVoice.com音樂徵選活動評選出三組優秀新團,再搭配一組SteetVoice每月高校插旗徵選特別推薦,與樂迷齊力開發見證絕妙組合,一同登上Legacy Taipe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團誕生全年9場的演出,如今即將迎來最後一場,在這之前先讓我們回顧一下10月的演出內容吧。

文:李鑫

每月舉辦一回,全年共計9場的大團誕生「開發場」到了10月接近尾聲,本回的三組表演團隊仍然精采,分別有台、客、國、英語峰迴路轉民謠仙人妖精組「害喜喜」;三件式夏日單戀系單品「四枝筆」以及漫漫悠悠苦中也極樂的頹廢分隊「Deca joins」。在迎來年度最後一回開發場之前,先讓我們回顧一下10月份的表演內容吧,也別忘了確立年終回顧場的演出成員,「大團誕生年終人氣票選」也正如火如荼地展開,歌迷們看完回顧,別忘了去幫你喜歡的樂團投票。

妖精仙人異族民謠生物:害喜喜

在開場前一直以為害喜喜會保持傳統,固定二人陣容登台,想不到首次參加大團誕生,他們決定要用Full Band型態站在觀眾面前,為演出揭開序幕。巫康裘掩著木吉他彈出〈找錢歌〉前奏,主唱嚴文康左胸口別著一隻貓咪別針,跟今天貝斯手頭上的是同一隻。他光著腳,聲聲淒婉慘情,哭調般怨念十足地唱著:「法院按電鈴/顛倒是非......穿水水/去你家看你在做頭七」,嚴文康特殊的共鳴與轉音,花腔變化球綜合連發,震的人頭皮發麻。

身形圓潤的他,有著細膩別緻的人聲唱腔,嚴文康的演唱技巧與他學習南管演唱有密切關連,時不時從就從氣若游絲的假音迅速下墜到50-60赫茲的卡基拉(Kargyraa),淺嚐即止,跟著他的聲線像是在坐雲霄飛車,大膽轉音、腔室共鳴、吶喊,結合呼麥、口哨等口技,幸好吉他手巫康裘有一手乾淨俐落的吉他,他對旋律有著豐富的想像力,才能讓樂聲不讓主唱搶走風采。

細數當晚害喜喜演出的歌曲,〈High C〉是一首英文小品,由巫康裘主唱,歌名意思就是高音Do,據說這是主唱嚴文康的致命點。巫康裘的嗓音洋溢著暖陽氣息,很有2010前後備受喜愛的Young Adult氣息;〈給人謥〉除了歌詞有趣,也能讓嚴文康九彎十八拐聲線掌握力好好聽個清楚,他使用人聲效果器(VoiceLive)的gating功能,讓口哨和人生顫震,在民謠曲風中增加了許多新意。

唱完〈給人謥〉,嚴文康問台下觀眾:「還要謥人嗎?不要再謥我們了,因為我們是⋯⋯」接下來的歌曲是在原創音樂大獎獲得佳績的客語作品〈邊緣人〉,溫柔中帶著微小的沒落感,緩和了前首歌幾個髮夾彎的衝擊。嚴文康今天略顯緊張,不同以往在小空間的表演,雖然略有瑕疵,但在他伴隨戲曲演唱的姿體中也無傷大雅。

TNBT-2017-害喜喜_7
Photo Credit:TNBT提供
害喜喜難得用4人編制登上Legacy舞台。

有著古典吉他背景的巫康裘,因為一次比賽的機緣遇見這位不願意好好唱口水歌的嚴文康,兩人就像在山林繚繞的土雞城旁,覬覦鍋中佳餚的山魅,有一種山味,他們真的住在山城(靠山的楊梅),〈長青東街〉就是嚴文康寫自己小時候住的地方,歌裡有著山區常見的間歇性大雨,歌聲一出,舞台上的濕溽氣味比門外還重。

滿樹翠碧〉是害喜喜為楊雅喆新電影作品《血觀音》所寫,原唱是巴奈,由張雅淳寫下講究閩南語行腔走韻的詞,節奏與音樂卻一點也不傳統,這可能是害洗洗目前最雅俗共賞的作品,聽團員說正式版本用上了交響樂,想必在電影上映後會得到更多注目。最後的高潮是我最喜歡的〈小六升國一〉,這首歌唱出台灣人共有的成長怨念,用上了爾後、雅量、余光中、二元一次方程式、畢達哥拉斯、元素週期表等等中學符號作為歌詞,說不定能跟老王樂隊組成一個「永遠不結束的升學陣線聯盟」。

季節歌謠日光通電戀曲:四枝筆

10月連日的大雨阻擋不了迎接四枝筆正式復出的樂迷,台下擠滿不少每場四枝筆演出必到的老面孔。今天四枝筆帶的「傢伙」很多,有萬能手之稱的咨咨,身旁就有鐵琴、合成器、口風琴;特別來助陣的前鼓手舒舒除了打板外還準備了吉他。開場後,主唱小四吟唱的聲音清澈,配著木吉他搭起電子味十足的節奏與合成器奏鳴,讓我想起水果風味的氣泡可爾必思。

第一首歌選自早安計劃EP的〈星星〉,唱的台下醉倒;新作品〈冰山〉,舒舒與Bibo都彈起吉他,前奏片段會讓人想到〈Norwegian Wood〉的旋律,咨咨上一秒鐵琴,下一秒換上口風琴,最後彈起合成器,豐富的編排卻不改四枝筆作品去蕪存菁的巧捷,在主唱和團員的合音結合下,有著絕佳的平衡。

TNBT-2017-四枝筆_6
Photo Credit:Brian攝/TNBT提供
四枝筆休息了兩年,如今再度復出。主唱小四的聲音依舊靈動澄明,讓歌迷們期待樂團後續的計畫。

小四的歌聲,不論是在什麼場合、什麼媒介聽到都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四枝筆的美妙不只是歌曲本身,就連歌曲之間的說話、寒暄都讓人豎耳細聽。女主唱在樂團圈裡不算罕見,但小四天生的音色能將歌曲拋光、打磨,能夠聽到小四的歌聲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這一天Legacy外頭從下午便傾盆大雨,四枝筆唱了〈一場空〉本來是打算調侃「下雨天應該很少人來看表演吧」,但現實卻是底下滿滿的人潮。就在熱情的歌迷擁戴下,表演在唱了為反核運動所寫的單曲〈一雙手〉作結。

這次大團誕生是四枝筆第一次站上Legacy舞台,歌迷們也是第一次見到愛團在這舞台演出,演出時,歌迷們顯得有些害羞,當他們說要唱〈夏季悲歌〉時,也鮮少鼓掌叫好跟台上互動。前幾年四枝筆的成員因進修、養病等等原因分散,休息了兩年時間,去年雖然推出單曲,但一直到今年三人才有空相聚,展開睽違已久巡迴演出,足跡除了台灣,還踏上了日本、上海,大動作地復出也讓歌迷們期待接下來四枝筆的新作品和新計劃。他們的樂迷不像其他樂團的粉絲會隨著台上哼唱、互動頻頻,倒是每個人專心注視台上的反光和嘴角微笑,這或許也是團員們最想看到的表情吧。

世代失重頹樂人生行旅:Deca joins

前面兩團這麼多的文字紀錄,本想在這裡只說這行字:「這是我今年最喜歡的團,《浴室》是今年最喜歡的專輯。」但應該不行這樣交稿,只能把這行字解壓縮。

Deca joins團名改了又改,從最早的軍事用語FUBAR、灰矮星,到了現在的頹廢接合點Deca joins,不管團名改成什麼,鄭敬儒、楊尚樺、陳皇谷、謝俊彥這四人曾吐出的煙雲和吞入的酒精,跟他們唱的一樣:「多美好的人生/在頹敗的地方找到快樂。」舞台上換上Deca joins時,觀眾沒怎麼移動,還有一批渾身溼透的人快步走進場內,我猜想這是要在最後一刻趕上他們的演出的人吧。

經過首張專輯《浴室》發片的「巡迴訓練」,今天他們的聲音和器場明顯比發片場優了不少,在後來的訪問中楊尚樺表示當天改了一些器材配置。〈一去不回來〉與〈春天游泳〉簡單的歌詞,沒有難度的敘事演唱,台下的人跟著台上歡唱,臉上滿是酒酣耳熱後在路邊嬉笑怒罵的表情,台下一片八零後遭國際遺棄、遭社會遺棄、遭進步遺棄、遭禮教遺棄、遭加薪升職遺棄、遭置產遺棄、遭安穩遺棄、遭甜頭遺棄、遭彼此遺棄的臉孔上,跟著楊尚樺的吉他與陳皇谷的合音、跟鄭敬儒一樣張大著嘴,舞台暈暈的燈光打在扭曲的臉上,我們像是花街的金魚,游在如夢的台北。

TNBT-2017-Deca_joins_7
Photo Credit:Brian攝/TNBT提供
Deca joins是樂團的第三個名字,每一次改名都伴隨著曲風的改變。在今年春天Deca joins推出了新團名第一張專輯《浴室》。

稍作停歇,謝俊彥在此時主動跟台下寒喧,也像在直播螢幕前的觀眾問好,他是大團直播元年至今,少數顧及直播觀眾的人。鄭敬儒寫的詞曲真是一絕,演唱時充滿戲劇張力的表情也總讓人盯著猛瞧,這次收錄於專輯中的〈〉與〈〉,用漫長感鋪陳著荒誕和無可奈何,注定會成為Deca joins歷久不衰的經典,我們等著看。長期注意Deca joins的歌迷應該會注意到,新專輯的同名主打歌〈浴室〉實為舊作,原曲更為搖滾、更為憤怒,不知道哪來的靈光將這首歌變成現在的模樣,也許是呼應專輯整體風格,也許是覺得搖滾不酷了;但不論變成如何、誰來唱、如何詮釋,這首好歌本質仍是不變。

人生即夢,虛無飄渺總可以選擇〈快樂〉吧?〈快樂〉前奏一下便迎來滿場歡呼,最後那段「啦......每一天都要快樂」,我身旁每個人都發出了聲音,最後一首歌前,謝俊彥再次找到機會講話,代表樂團謝謝觀眾到現場,關心大家離場不要淋濕,至於最後一首歌,由於Legacy內沒辦法抽煙,歌迷們還是跟著〈巫賭〉一起上了天堂。

活動資訊

名稱:The Next Big Thing大團誕生開發場9
時間:2017/11/09 20:00
地點:Legacy Taipei(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樂團:老王樂隊、謝謝你得肺癌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曙光之前,在星空下唱歌:專訪樂團黎可辰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作新團這件事情,好像到處都有人在作......「大團誕生」系列活動至今進入第八年,一路擴展多方合作,不只推動樂團知名度的擴散,也使得「大團誕生」成為業界選團的參考指標。「大團誕生」從StreetVoice 站上的幾首作品出發,除了透過每月的例行遴選,將樂團送上 Legacy獨立音樂表演殿堂,人氣樂團還有機會在年終票選脫穎而出、保送隔年十大新團舞台。甚至推及到數位版權代理服務「派歌」及「簡單生活節」…等不同層級的場域,如同一個育成系統般,為樂團提供更多樣的演出經驗與發聲機會。還有人說懷抱著夢想不切實際嗎?我們就一起創造這個實際。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