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搞笑諾貝爾獎的台灣之光

關鍵醫學院S3E3(上):專訪以「哺乳類的尿尿」和「袋熊的方型便便」二度獲獎的台灣科學家

2020/04/29 ,

評論

julia

Photo Credit:TNL/ Yan Xiang Huang

julia

大學就讀醫學檢驗生物技術學系,具備國考醫檢師證照,對臨床醫學知識熟悉。碩士班主要從事斑馬魚、葉酸及阿茲海默症相關研究。曾任生物技術開發中心生物製藥研究所副研究員,因為追求閱讀及寫作的樂趣來到關鍵評論網。心理存有「將艱澀的醫學論文咀嚼成鄰里老伯都容易消化的醫學新知」之小小使命感。現為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編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月關鍵醫學院的選書是《最有梗的桂冠:搞笑諾貝爾獎》。文章裡除了帶你認識這個科學盛典,我們也帶來作者本人數學家馬克.亞伯拉罕斯,以及曾經獲得兩次獎項的台灣科學家楊佩良的訪問。

你一定聽過「諾貝爾獎」吧?這是做研究的人都渴望得到的榮耀。有個名字跟它很像的獎項,也是科學界每年一度的大事。有些人對它垂涎三尺,還會自己提名自己希望得到這樣的殊榮;也有人避之唯恐不及,就算被告知得獎了也不願意前來領取獎項;但有更多人則是瘋狂地愛上它(以及台上腦洞大開的得獎者們)——它是「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s)。

本月關鍵醫學院的選書,正是搞笑諾貝爾獎的創辦人馬克.亞伯拉罕斯(Marc Abrahams)的大作——《最有梗的桂冠:搞笑諾貝爾獎》。接下來的文章裡,除了要帶你認識這個連真正諾貝爾獎得主也躬逢其盛的科學盛典,《關鍵評論網》也帶來作者本人數學家馬克.亞伯拉罕斯,以及曾經獲得兩次獎項的台灣科學家楊佩良(Patricia Yang)的專訪。讓讀者跟隨兩位大師幽默的腳步,踏進知識與科學的有梗境地。

636077107337830000
Photo Credit:行路出版

我得到搞笑諾貝爾獎了……但嘴角的笑怎麼嘗起來鹹鹹的?

《最有梗的桂冠:搞笑諾貝爾獎》是搞笑諾貝爾獎的創辦人、同時也是每一屆典禮的固定司儀——馬克.亞伯拉罕斯的著作,2016年時於台灣出版。在這本書的一開始,作者介紹了搞笑諾貝爾獎的源起、每屆頒獎典禮的流程及特點,以及如何提名及遴選搞笑諾貝爾獎得主。書本的其他部分,則是作者精挑細選自第一屆搞笑諾貝爾獎創辦以來,72組最精華的得獎者與他們的「榮耀」事蹟。

搞笑諾貝爾獎的英文叫做「Ig Nobel Prizes」,創辦人故意讓它念起來與「Ignoble Prizes」(顏面無光獎)有同樣的發音。第一屆搞笑諾貝爾獎是在1991年時,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一間博物館內舉辦。從第五屆開始,則是改在美國哈佛大學最悠久、最大的會議廳「桑德斯劇院」內部舉行。

每一年10月,搞笑諾貝爾獎會精挑細選10位值得被挑出來「褒揚」的得獎者,同時邀請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前來頒發獎項。根據作者多年來擔任司儀的觀察,這種場面往往是神奇的瞬間:「在那一刻,感覺彷彿是宇宙裡相對的兩個極端,因為某種因緣際會而相遇、接觸。諾貝爾獎得主與搞笑諾貝爾獎得主相視對望,雙方都既喜悅又驚訝。」 

要在歷年的得獎組別中獲得作者的青睞、繼而雀屏中選編排於書中350餘頁的篇幅之內,這些得獎者的「實力」都不容小覷。在此列舉幾項,讓讀者稍微領略當中的勢不可擋:

  • 親身試驗以電擊法急救響尾蛇中毒(證實無效!)的前海軍陸戰隊員「X病人」
  • 證實「挖鼻孔是青少年間很普遍的行為」而獲獎的印度科學家
  • 為泡茶的正確方法撰寫整整六頁標準程序,為此獲得搞笑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標準局
  • 驗證當吐司掉落,你細心塗好奶油的那一面總會朝下(可惡!)之「莫非定律」的物理學家(有人補充提出一個假設:如果貓咪總是以腳著地,那麼在貓咪背上綁一片奶油吐司,貓與吐司會在離地面幾吋之處,永遠地旋轉不停)
  • 單憑一己之力,就將智利整個國家的國民生產毛額(GNP)弄掉0.5%,因而獲得搞笑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金融商品交易員
  • 在10年之間發表948篇學術論文的結晶學家,大約平均每3.9天就能生出一篇論文,數量遠遠超過地球上其他科學家

在眾多獲獎者當中,我國也不曾缺席。值得台灣人挺起胸膛(?)的便是台灣的立法院,曾經獲得1995年的搞笑諾貝爾和平獎:

受制於台灣憲法的明文規定,國會裡盡是早年在中國各省選出來的民意代表,這些人幾十年來都沒有看過他們的選區,也早就和選區沒有聯繫了。由於不用對他們的選民負責,所以這些已經七老八十的老民代開會時,就只是打盹和投反對票。

新選出來的反對黨民意代表對這種情形感到很挫折。在朱高正跳上主席台,在國會拳擊大賽史一擊成名之後,其他人很快就加入戰局了。

黃昭輝說他是接第二棒的改革者。當時還是國代的他在一場宴請老國代的餐會上,一連翻掉七張桌子。

——國會全武行-台灣立法院,《最有梗的桂冠:搞笑諾貝爾獎》

曾經兩度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的台灣科學家:楊佩良

除了上述散發鐵血與熱情的立法院,還有一位科學家是真正的台灣之光。她是曾經與胡立德教授(David Hu)團隊,一起拿下兩次搞笑諾貝爾獎的台灣科學家——楊佩良。

楊佩良從小家裡就養過不少寵物,由於她的家住在大學校園附近,週末跟平常晚上很喜歡在校園裡的池塘邊看看鴨子、狗或蝌蚪。小時候曾經夢想能夠當獸醫,或者是做能夠親近動物的工作。

然而在進入高中之後,楊佩良發現自己最喜歡的科目是物理跟數學,也依照這個興趣就讀大學的科系,在台大雙主修了兩個學位,分別為「物理系」與「工程科學及海洋科學系」。

與胡立德教授團隊連結上的契機,在於一場演講。「我當時很猶豫畢業後要做什麼,對於科學研究也一無所知,只知道研究所與大學修課不同,到處參加歡迎大學生的科學研討會跟工作坊。」楊佩良在回覆採訪的信件中寫道:「後來在中興大學紀凱容教授主辦的『生物物理研習營』中,第一次聽到胡立德教授的演講。他的研究讓我大開眼界,原來複雜的生物行為可以用精準的工程原理與數學解釋,也確立了我畢業後想深入的研究領域。」

楊佩良在加入胡立德教授的實驗室後,共有兩個研究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第一次是在2015年,以發現「大於3公斤以上的哺乳類動物,尿尿時間都是21秒」的研究,獲得當年的搞笑諾貝爾物理獎。楊佩良解釋:「這是我博士論文的一部份,在胡教授的指導下,我與大學生負責觀察動物,蒐集動物尿尿的時間跟容量,用白努力定律解釋膀胱與尿道的功能。」

第二次則是在去(2019)年以「袋熊的方型便便」研究,再度獲得搞笑諾貝爾物理獎的殊榮。楊佩良當時與胡立德教授,找到了澳洲的袋熊專家Scott Carver合作,與另一個研究生Alexander Lee一起觀察袋熊腸道以及糞便的樣本。在努力觀察這些小方塊便便與毛毛袋熊許久之後,楊佩良發現袋熊直腸的彈性並不一致,因此可以在收縮時把糞便壓成直角。(不知道排出的時候會不會痛痛的?)

楊佩良__2016_年擔任歷屆得主的照片___Returning_past_wi
Photo Credit:楊佩良
楊佩良以歷屆得主的身份出席2016年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

這些看似有趣的研究題目,其實也有不少辛苦的地方。科學研究常常會遇到困難覺得卡住,因此需要花很多心力跟時間克服,例如:如何蒐集大象的尿尿?如何找到袋熊的腸道樣本?如何用測試工程材料強度的儀器測量動物的直腸?

楊佩良寫道:「不過我覺得最有趣的是,無法預測別人對於這些研究的反應,有人覺得這些研究沒有價值,也有人為了好奇心想參與,我們總是找得到願意合作或幫忙的團隊。」

難以克服的困難在研究的過程中很常見,對於楊佩良來說,科學研究就是如何有創意地解決或繞開這些困難,大部分的困難都無法憑一己之力解決:「經驗上來說,我會與團隊同時進行各種方法來應對——尋找可以應用的前人成果、設計在能力範圍內的替代實驗、在各種學術場合請教別人……最重要的是持續地思考這些困難,以及妥善地運用資源。」

就如楊佩良解釋的,科學研究不是直線前進,有時資源不夠必須走一步退三步,或者回頭看才發現走了很多冤枉路。但是科學就是探索未知,先展開行動才會知道下一步是什麼。而所謂的科學精神,就是對於不了解的事物感到好奇、提出問題並且去找到答案。

楊佩良與我分享:「『回答自己的好奇心』會立刻帶來驚喜跟成就感,就這方面來說,一般大眾與科學家沒有什麼不同。」

這是楊佩良——一位兩度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的優秀科學家——對於「什麼是科學精神」的答覆。或許好奇心是人與生俱來的能力,而一般人與科學家的差別,便是你選擇讓好奇引發的困惑在腦中被埋藏,還是試著找出線索與可能的答案,如此而已。

「趣味科學」延伸書單

覺得看得不過癮?這些是我們推薦你有關「趣味科學」的五本延伸書單:

Ep03-趣味科學建議書單
Photo Credit:TNL/ Yan Xiang Huang

比起科學,對文學更有興趣?這邊是為特別的你,額外推薦的五本延伸書單:

Ep03-文學領域建議書單
Photo Credit:TNL/ Yan Xiang Huang

參考資料:《最有梗的桂冠:搞笑諾貝爾獎》,馬克.亞伯拉罕斯,行路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關鍵醫學院S3E3(下):專訪搞笑諾貝爾獎創辦人——幽默與科學兩者必須要並存



關鍵醫學院(第三季):

在第三季的「關鍵醫學院」,我們會每個月選出一個醫學主題,並依照這個主題,選出一本經典的科普好書,與你分享其中的內容。讓你知道這本書在寫什麼、為何你不容錯過這樣的經典。同時,我們還會邀請該領域的專家,一起討論相關的科學發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