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醫學院

關鍵醫學院(七):為什麼小孩子比大人更容易「看到鬼」?

2018/08/11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文:翁仕明醫師(小兒神經科主治醫師,著有《青春的滋味:最是徬徨少年時》)

醫學一定就是衛教文、要不就硬梆梆嗎?關鍵評論網與各領域的專家好手合作「關鍵醫學院」,每個月精選一種疾病或醫學現象,與你分享在這個領域你可能從沒想過的觀點。

小孩子容易看到「鬼」、容易被「不乾淨東西」煞到的說法,想來你必不陌生。但是站在醫學的角度,這種現象其實有其背後支持的根據,並和一些幼兒正常的生理反應或疾病具有關聯。本月的關鍵醫學院,我們邀請到小兒神經科學的專家──翁仕明醫師,為我們撰文討論,為什麼小朋友常常說自己看見一些大人們看不見的「好朋友」。

下個月的關鍵醫學院,我們要來討論俗稱「鬼壓床」的睡眠癱瘓症。想知道為什麼睡覺睡到一半人明明醒了,卻仍然可能全身無法動彈,別錯過下個月的關鍵醫學院。

「翁醫師,我們真的很無助,尤其萱萱真的試過很多方法了!」

我端詳著眼前這位天真小女孩清秀的臉龐,後頭用Kitty貓的髮圈綁了個可愛的馬尾;二年級的她,似乎早已脫離小一的青澀,嘰哩呱啦不停地訴說她班上唯一的好朋友小晴,以及他們班的臭男生如何在學校作弄她,聽著聽著我都彷彿退回從前的國小校園……

「醫師,你一定要聽我說……」萱萱媽媽突然間提高了聲調,把還在神遊的我瞬間拉了回來。

「事情的緣由都是今年暑假去泰國玩的時候,也就是一個月前。起初,回台灣都好好的,我們也沒發現任何異常。」

「直到有天,萱萱突然跟我和姐姐說:『媽咪,小玉最近每天都來我們家玩,她可以住下來嗎?』。小六的姐姐急忙問:『小玉是誰啊?她哪時來過我們家?媽咪知道嗎?』,我也很驚訝,因為整個暑假我們都沒邀請她的同學來過家裡。」

萱萱的媽講到這裡,盡是滿面愁容地又說:「她竟然回我:『媽咪,去泰國的最後一天她就來找我們玩,我們都有一起搭飛機啊,你忘了嗎?』聽她說完,我真的差點沒嚇傻!」

「接下來我公婆聽說後,就陸續帶萱萱去了幾次『祭改』,都不見起色,萱萱還是常常說看到小玉來,我們家都快崩潰了……」

萱萱一度好似要插話,我卻感受到背後跟診的實習生和護士眼睛都瞪大了起來,門診內也不知是否冷氣太強,隱約有一絲寒意。

「最後,我先帶萱萱到我們家那邊的眼科診所,他們說妹妹視力沒問題,之後他們就轉介到您這邊。翁醫師,聽說您會『看神聽鬼』?真的嗎?您一定幫幫我們家萱萱。」

各位看官,我可不是「通靈少男」,我當然不會降妖伏魔。套句某位市長大人的話:「It’s Science!」看診絕對是有憑有據。台灣人古早總是說小孩子的靈比較「輕」,動不動就會給那些外來的「不乾淨東西」煞到,真有其事嗎?

若從醫學的角度來看,還真的有「小孩子比較容易看見『鬼』」的說法。

此「鬼」非彼「鬼」

先跟各位說明一個名詞,英文稱為「Psychosis」,中文稱之為「精神症」。「精神症」是一種脫離現實的精神狀態,可能會涉及感官、認知、行為等等的錯亂。一般來說,常見造成兒童短暫且非精神疾患影響的精神症,多半是兒童中樞神經受干擾相關,例如自體免疫或感染性疾病、基因或代謝性疾病、電解質不平衡、藥物或化學物質影響、甚至是癲癇發作或腦瘤等,都曾經有報導過。

為何強調兒童「精神症」常為短暫且一般由非精神疾患引發?以舊名為精神分裂症的「思覺失調症」舉例,在成年人的思覺失調症患者中,「精神症」是急性期相對較為常見的一種症狀;但由於幼兒時期思覺失調症的盛行例僅約為萬分之一到五萬分之一,即使到了青春期左右,約莫也僅為千分之一到萬分之一。因此對於兒科醫師來說,多數的兒童「精神症」反而不是由精神疾患所引發。

若真要判斷兒童的「精神症」是否真有精神疾患或異常,可由其是否在發作前有奇異的信念或認知、發作的頻率、發作後是否影響其行為模式、是否有其他化學物質或藥物影響、以及任何曾經產生過的精神疾患症狀等,來做鑑別診斷。

那麼,兒童的「精神症」一般會有哪些特殊的反應呢?這一點我們可以來看看兒童與青少年的幻覺的相關研究,就能得到一些蛛絲馬跡,也能理解為何台灣人總是說孩子容易被「煞到」。

天天追著小朋友跑的「YAHOO!」

一篇有關兒童幻覺的英國研究發現,學齡與學齡前兒童曾發生過視幻覺或聽幻覺的比例,竟可高達13~17%,接下來到青少年時期約略遞減為5~7.5%,至於幼兒時期,由於評估較為困難(特別是三歲以下受限於其語言能力),因此無法判定這些幻覺是否隨年齡遞減,抑或是在兒童期為人生最高峰。

不過很明確的是,多數此類幻覺(75~90%)為短暫的且易隨時間消逝,僅僅不到一成的兒童可能與未來產生的精神疾患相關(7%)。這篇英國文獻甚至提到,曾有個案例描述一位學齡前兒童的視幻覺,就是有個「YAHOO!」(沒錯就是那個logo本人)會從他身體冒出來、天天追著他跑,並且教他說咒語。雖然活靈活現的,卻把他爸媽給急死了。

timqaxmyovg9f9jmqu97qg9mdcs9z5
Photo Credit: Marcio Jose Sanchez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YAHOO!的Logo你一定不陌生,但如果「它」每天晚上跑出來跟你玩呢?

接下來讓我們認識幾個當兒童幻覺出現時,較常見且需要兒科醫師協助鑑別的正常生理反應或疾病:兒童的綺想、幼兒偏頭痛、顳葉癲癇、腦部腫瘤、愛麗絲夢遊症候群(Alice in Wonderland syndrome)、藥物的副作用(抗組織胺)與創傷後症候群。

一、兒童的綺想(Fantasy)

四、五歲到接近國小高年級的兒童,經常有所謂的綺想(接近45%曾經發生)。這類的綺想,多半以玩伴的方式呈現。很多家長對於這類的綺想剛出現時相當憂心,老一輩的家中長者可能以為孩子沾染到任何「不乾淨」的東西,甚至會安排「收驚」等標準程序,而年輕一代的父母則是會擔心其心智發展。

綺想事實上與幻覺相當好區辨,這算是兒科醫師日常的基本功課,多半我們跟孩子深聊後即可判斷。首先,綺想的玩伴並非真的看到或聽到某些「特殊」人物,而是由孩童「自我創造」,同時孩童多半能「控制」其出沒,這一點與「被動」接受到的視幻覺或是聽幻覺,差距頗大。第二點差別則是,綺想的玩伴一般會隨著兒童的正向情緒出現,多半是在歡愉的場景中,而非擔心或受怕。

綺想在歷來兒科醫學的研究中,已被證實為孩童發展的腦部訓練任務,所以不但無害,甚至可能有益!

二、幼兒偏頭痛、顳葉癲癇、腦部腫瘤等

診斷這幾個幾乎專屬於我們小兒神經科的疾病,就是前面故事中萱萱的媽媽說,眼科同事們號稱我們會「看神聽鬼」的技能。簡而言之,我們可謂幫忙抓出這些「鬼」的專家。

首先這個幼兒偏頭痛,許多人可能不相信,多數有偏頭痛體質的朋友,事實上早在幼兒時期就會出現症狀。某些朋友的偏頭痛發作之前,會出現一些「前兆」,這些「前兆」,包含類似看見閃光或是聞到一些特殊的味道等等,因人而異,如在較小孩童的描述中,則與幻覺十分接近。

第二個顳葉癲癇則是所有癲癇疾病分類中,相對容易產生幻覺的。由於顳葉處理我們的一些深層記憶與情緒,當癲癇發作並產生較強大腦部電流衝擊時,可能會勾繪出明確的記憶圖像甚至引發情緒波動。而對於這類病患來說,這些影像甚至清晰到「真實的」呈現在他們面前。

至於最後的腦部腫瘤,更是我們小兒神經科不可不慎的鑑別診斷。即使發生率偏低,偶爾遇到出現幻覺的孩童們,我們總是謹記在心,希望能在腫瘤疾病的初期,藉由影像學檢查防微杜漸。

三、愛麗絲夢遊症後群

愛麗絲夢遊症後群?好特殊的名字。沒錯!早在1955年,一位英國精神科醫師(Dr. John Todd),發現他的某些患者除了產生偏頭痛的症狀外,另外出現了一些短期認知上的變化,例如描述物體開始變大變小,或是形狀扭曲,就好似愛麗絲在奇異世界中的感覺。《愛麗絲夢遊記》正好是英國的世界名著,所以Dr John Todd便以此作為命名。

經過後續數十年的醫學案例呈報,發現這類短暫的視知覺異常現象,最容易出現在「接吻病」(kissing disease)之後。「接吻病」?可是愛麗絲沒跟誰接吻吧?不是,這個「接吻病」是傳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的俗稱,由一種叫做Epstein-Barr virus(EB病毒)的病毒感染造成。台北馬偕醫院二十多年前,就曾經呈報過類似案例,也是孩童被EB病毒感染後,產生的短暫視覺扭曲現象。

四、藥物的副作用(抗組織胺)

診間偶爾常見的狀況,還包含部分兒童對抗組織胺藥物,容易產生的副作用。除了很多家長們熟知的嗜睡外,某些六歲內的幼兒也會有幻覺產生,即便是第二代的抗組織胺也曾經發生過相關副作用。

五、創傷後症候群

美國兒科醫學會曾公開呼籲,不可小覷「創傷後症候群」的影響。臨床上可將其分為三個等級:當痛苦的經驗為時尚短的時候,歸類為「初級」,這時只要將「干擾物」(也就是痛苦的經驗)移除,加上適當的家庭情緒支持,對未來腦部發展的影響,並不明顯。但是,如果這類的「干擾物」無法迅速移除,就會進入下一階段,提升到所謂的「中級」影響、或甚至發展成「嚴重級」影響。

今(2018)年初美國兒科醫學會就曾針對川普的難民處置政策,包含分離其家庭等,出言警示這類的創傷可能會影響孩童的腦部發展,造成長期頭痛、智力缺損、睡眠障礙或是精神症與幻覺產生等等的後遺症。

所以囉,給各位讀者們參考,孩童雖然常常有機會被「煞到」,還是建議各位家長發現這類的狀況時,勿忘尋求專業的醫療協助。至於醫師會做哪些檢查協助呢?美國兒科醫學會曾利用「VISUALS」這個排列,說明常見的兒童幻覺處理原則。

VISUALS(醫師通常有哪些方式判斷兒童幻覺?)
  • V:視力與聽力,當然如果產生視幻覺或聽幻覺,第一步驟就是檢查視力與聽力,如果這些基礎的感官系統產生問題,孩童就極可能誤會或扭曲他們所看到或聽到的。
  • I:想像中的朋友或玩伴(兒童綺想)。
  • S:壓力(創傷後症候群等)。
  • U:尿液檢查,特別是針對某些藥物,或是不當的物質與毒品濫用(一般特別是青少年族群)。
  • A:年齡因素(不同年齡層往往有不同的考量)。
  • L:深入問診,疾病史,及一切必要相關的生化或影像功能檢查等。
  • S:與入睡或睡眠相關的症狀(睡眠品質也是一項重要因素)。

東方國家由於文化背景,往往將此類的兒童幻覺歸類為靈異事件,所幸多數的幻覺較為良性且短暫。這是否也是個美麗的巧合呢?

參考資料:

看更多關鍵醫學院: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關鍵醫學院(八):驚醒後為何動彈不得?「鬼壓床」背後的腦科學

關鍵醫學院:

醫學一定就是衛教文、要不就硬梆梆嗎?關鍵評論網與各領域的專家好手合作「關鍵醫學院」,每個月精選一種疾病或醫學現象,與你分享在這個領域你可能從沒想過的觀點。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