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醫學院

關鍵醫學院(九):近在眼前卻視而不見,「不注意視盲」是怎麼回事?

2018/10/30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是「眼見為憑」的信徒嗎?你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沒看見就是不存在嗎?或許你不該對自己這麼有自信。

文:林俊成心理師

醫學一定就是衛教文、要不就硬梆梆嗎?關鍵評論網與各領域的專家好手合作「關鍵醫學院」,每個月精選一種疾病或醫學現象,與你分享在這個領域你可能從沒想過的觀點。

你是「眼見為憑」的信徒嗎?你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沒看見就是不存在嗎?或許你不該對自己這麼有自信,因為若是注意力被分散,我們是有可能直接忽略眼前明顯的情境,事後才疑惑「這麼明顯我怎麼會沒看見」。本月的關鍵醫學院,我們邀請到林俊成臨床心理師為我們撰文討論「不注意視盲」這個在生活中經常發生、你卻未必有注意到的心理現象。

下個月的關鍵醫學院,我們預計要來聊聊聯覺──一個「看」得見味道、「聽」得見顏色的特別能力。到底這樣的情形真的有可能發生嗎?又為什麼會發生呢?敬請期待我們下個月的關鍵醫學院。

或許你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出門前想著去公司之後要做什麼,但要離開家門前你忘了帶鑰匙。這時候你想返回客廳拿鑰匙,鑰匙躺在桌上,但是不知道怎麼樣你就是沒有看到。問家人說「我的鑰匙呢?」家人卻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不是就在桌子上嗎?」

這是因為我們腦中在想事情,注意力放在思考的事情上,所以眼睛就沒有看到鑰匙,直到詢問家人讓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來「找鑰匙」這件事情上。

不注意視盲:視而不見

這種視而不見,並不是因為眼盲,也不是因為大腦盲。眼球、視神經和大腦視覺皮質都很正常,但明明事件或物品就在眼前發生或出現,我們卻仍然可能遺漏。哈佛大學心理學家Simons稱這種現象為「不注意視盲(inattentional blindness)」,也有心理學家稱為「知覺視盲(perceptual blindness)」。

Simons和Chabris曾經做了一個經典的實驗,叫做「看不見的大猩猩(Invisible Gorilla)」。假如你沒有看過這段影片,建議你先看過下面的影片後,才會有更深的體悟。他們讓參與研究的人觀看一段影片,影片裡是女子們歡樂傳球的活動,要你計算穿白色T恤女生總共傳了幾次球?要仔細算唷。

當我們仔細算白T恤女生傳球次數時,就會專注在計算傳球次數上,並盡可能排除其他干擾物。就算這時候有一隻大猩猩從前面經過(如果你還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將影片快轉至28秒的地方),站在影片中央且大力搥胸,觀看影片的受試者也會無視它的存在。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當我們專注在一件事情的時候,大腦前額葉會將大多數的注意力資源放在上面,而對周邊其他訊息的處理能力就會降低,認為一切都會在預料之內,不太可能有奇怪的事情發生。所以當你注意在數穿白色T恤的傳球次數時,就會忽略中間出現的大猴子。

注意力的功用:你沒有注意,就很難記憶

個體主動的處理有限的訊息,這些訊息來自個體的感官、個體所儲存的記憶以及其他認知歷程所可獲得的大量訊息。也就是個體要處理外界的訊息,前提是我們要先注意到它,或者它要夠重要到能喚起我們的注意力。

因為每個人的注意力有限,所以當專注處理一件事情時,分配到其他事情的注意力就會相對減少。這也是為什麼如果要同時處理很多事情,那麼每件事情就會變得很難深度處理。注意力偵測範圍越廣,那麼解析度就會下降;如果注意力聚焦在某個訊息上,那麼周邊的解析度也會變得模糊。

生活中有許多因為沒有特別注意,而常常會無法回憶的例子。像我們都很喜歡稱呼千元新台幣鈔票為小朋友,而且我們也都很愛鈔票,但是因為我們太愛了所以常忽略它真實的樣子。不相信的話,想想「千元鈔票上有幾個小朋友?」這時候你可能就會突然愣住,因為還真的沒有注意看過。或者你再試著回想「500元或100元鈔票上有什麼圖案?」你可能也會一時之間無法清楚地想起來,這就是不注意而無法形成有效的記憶。

但是有時候我們特別去注意了,卻會忽略周邊非預期的訊息。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專注在想事情的時候,就好像聽不到聲音或者看不見東西?因為注意力專注在當下的訊息,致使周圍的資訊被忽略。假設你今天要去賣場裡買特定品牌的啤酒,你的注意力就擺在搜尋特定品牌上,這時候問你旁邊還有什麼?你可能也一時說不上來。太過集中注意力,就會讓我們忽略周邊的訊息。

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當我們注意力在廣泛搜尋的時候,就是掃描過去,看得很廣,但是沒有處理到細節;而當我們專注在一件產品上,周邊的訊息則會變得更模糊。

這個是因為我們人的注意力有限,所以當我們在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時候,很難仔細地去處理所有訊息,當大腦在多工處理時,要做的事情越多,效能就會越下降。

因為太過關注,當非預期事件出現時反而降低處理效能

而當個體邊開車邊講電話,用了無線藍芽,注意力也還放在前方的道路上,這樣是否就沒問題了呢?基本上,如果是持續進行的工作任務,確實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但是如果發生了「非預期事件」,那麼有在講電話的駕駛,其反應時間會比沒有講電話的駕駛來得慢,因此處理突發狀況的能力也會下降。這時如果不幸出了車禍,駕駛往往會很納悶:「這車子從哪蹦出來的?我沒有看見車子呀?」這是所謂「看到卻未看見(looked but failed to see)」的意外。

在心理學裡的「預期」會影響我們注意力的運作,知覺歷程中有個由上而下的處理程序(top-down processing),當我們預期「它」不會發生,就會影響我們的判斷;也就是我們主觀認為某突發狀況出現機會很小,或甚至預期不可能會出現時,那麼就不會特別去留意。就像駕駛不會預期某個方向會出現機車或行人,自然就會擋掉相關可能出現的訊息,而使得個體因為不注意產生視盲。

這樣的情況即便是專業人士來,也很難避免。哈佛大學醫學院的視覺注意力實驗室團隊,就想看看不注意視盲會不會發生在醫療判斷裡。於是設計實驗讓放射科醫師察看胸腔斷層掃描影像,然後進行熟悉的肺結節檢測任務。受試醫師不知道的是,研究團隊在最後一張放射影像的案例中,放了比肺結節平均大48倍的大猩猩圖樣。

猜猜看,在這些受過專業訓練的醫生當中,有多少人會察覺到明顯不尋常的大猩猩圖樣呢?

結果顯示,只有約17%的醫師看見,有高達83%的醫師表示自己並沒有看到(「肺裡哪來的大猩猩?」)因為基本上放射科醫師不會預期這種猩猩圖案會出現在正常的斷層掃描影像當中,因此只會把注意力放在他們被要求判讀的標的,也就是肺結節。

2
下圖藍色部分是多數放射科醫師會留意的點,多數都注意尋找肺結節的可能位置;但是右上角有被實驗者放上的大猩猩圖樣,而多數放射科醫師完全沒有注意到牠。(圖片來源:“The invisible gorilla strikes again: Sustained inattentional blindness in expert observers”

伊利諾大學心理學家Simons及Schlosser也探究了警察是否會因為專注在勤務,而忽略了非預期的潛在危險。在他們設計的實驗中,研究團隊讓警察受訓人員和資深警官對可疑的車輛進行盤查,然後按照程序請駕駛出示駕照、詢問相關問題。

在實驗當中駕駛有兩組:其中一組的駕駛會配合警察的盤查,另一組則會對警察大聲咆嘯。而不管遇到駕駛如何反應,警察受訓人員和資深警官都被作者要求按照標準程序進行盤查。

實驗結束後,研究團隊詢問警察有沒有觀察到在副駕駛座前明顯擺放著的危險物品。

3
圖片來源:Cognitive Research期刊
圖片來源:Inattentional blindness for a gun during a simulated police vehicle stop

結果顯示,整體而言有高達58%的受訓人員和33%的資深警官,完全沒有注意到副駕駛座上有一把手槍就晾在那。而不論是受訓人員還是資深警官,被盤查駕駛的配合度及態度並未顯著影響其發現槍枝的機率。這些警察的注意力容易在盤查時受駕駛的行為舉止吸引(不論配合或不配合),而忽略了顯而易見的危險物品,這也是一種不注意視盲的現象。

您或許會覺得這樣小小的伎倆沒有什麼大不了,只要一切小心留意,應該就不會出現這種狀況了吧?嗯......或許吧,但您有注意到一開始我在介紹「看不見的大猩猩」實驗的段落文字描述,從一開始的「大猩猩」最後變成「大猴子」了嗎?

目前沒有可以直接測量不注意力而產生視盲的工具,心理學家有工具測量一個人的注意力廣度或者注意力運作的持續度,但卻沒有辦法直接測量因為我們沒有注意所以沒有看到的現象。不注意視盲產生,是外在有明顯的物理性刺激進入感覺歷程,但卻未必被個體知覺到,所以才會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狀況。當個體對某項事物投入越多專注力,對其他事物的注意力就會下降。人的心智結構本來就被設計成這樣,所以我們很難做什麼事情,讓自己避免不注意視盲的狀況發生。

看更多關鍵醫學院: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關鍵醫學院(十):聽得見顏色、聞得到聲音的「聯覺」是怎麼回事?



關鍵醫學院:

醫學一定就是衛教文、要不就硬梆梆嗎?關鍵評論網與各領域的專家好手合作「關鍵醫學院」,每個月精選一種疾病或醫學現象,與你分享在這個領域你可能從沒想過的觀點。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