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關鍵醫學院

關鍵醫學院(二):我一輩子都害怕公共場所──令人寸步難行的「廣場恐懼症」

2018/03/29 ,

評論

TNL特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NL特稿

關鍵評論網編輯邀請專家撰寫特稿,歡迎讀者參與討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怕蟑螂、怕蜘蛛,但你能想像有些人心中深藏的恐懼,竟是人多的公共場所?本月的「關鍵醫學院」,邀請到精神專科的陳建廷醫師 ,與大家聊聊別名為「廣場恐懼症」的懼曠症。

文:陳建廷醫師(心禾診所

醫學一定就是衛教文、要不就硬梆梆嗎?關鍵評論網與各領域的專家好手合作「關鍵醫學院」,每個月精選一種疾病或醫學現象,與你分享在這個領域你可能從沒想過的觀點。

「我一輩子都害怕前往公共場所。這種恐懼會讓我恐慌發作,讓我躲在家中,終日以淚洗面。」上面這段話,是好萊塢知名女星金貝辛格(Kim Basinger)在2001年受訪時提到自己具有懼曠症[1]時的描述。有人怕蟑螂、怕蜘蛛,但你能想像有些人心中深藏的恐懼,竟是人多的公共場所?本月的「關鍵醫學院」,邀請到心禾診所精神專科的陳建廷醫師 ,與大家聊聊別名為「廣場恐懼症」的懼曠症。

另外,曾經有個電視節目創下「全球一次性引發癲癇症狀最多人數」的紀錄。這邊先賣個關子,詳情請繼續追蹤我們下個月的「關鍵醫學院」。

世界上沒有比好萊塢巨星更需要拋頭露面的人了,不過真相往往是很苦澀的。金貝辛格飾演龐德女郎成名,之後在1989年《蝙蝠俠》電影擔當女主角,與傑克尼克遜的小丑對戲,紅極一時。不過當年在她亮麗的外表之下,還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金貝辛格患有懼曠症。她在28歲時,意外在賣場中經歷了恐慌發作(一種讓人極度害怕的經驗),接著引發了她的懼曠症。這種病像是看不見的鎖鏈,可以限制一個人的行動:光是這次發病,就讓金貝辛格整整兩個月困在家中。而且之後還會一再復發——可能昨天還在拍片,但第二天就突然出不了門。雖然金貝辛格的演藝生涯持續,但這個病也一直有辦法隨時把她囚禁在家,時間從幾天到幾個月不等。

懼曠症的正式名稱是agoraphobia,意思是「廣場畏懼」,而中文常翻譯成「懼曠症」或「廣場恐懼症」。懼曠症在醫學上的定義很複雜,不過大致上它是個「餘悸猶存」的狀況:一般是年輕女性,在搭乘大眾交通公具或在人很多的賣場當中,不知為何恐懼感油然而生。可能心裡極度不安,或有快要暈倒、心跳加速這些症狀,迫使她在情急之下逃離現場,或是緊急叫了救護車前往醫院。由於這個經驗實在太過驚悚,之後她就再也不敢搭車了,也不敢去賣場,或是有些人就寧願躲在家中,也不願再暴露在「危險的地方」[2]。

金貝辛格是典型的案例:當時還是年輕小姐,在賣場裡突然有恐怖經驗(恐慌發作),之後就因為害怕而出不了門。她與其他人最不同的是職業,幾個月困在家中的好萊塢巨星大概不至於有經濟上的壓力。但如果是普羅大眾得了這種病,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就算和善的老闆都可以接受員工請長假,甚至不知要請多久的長假,但一個無法出門的人是很難生活的,往往成為朋友眼中的異類,或者病患會擔心被人歧視。之後想就學、談戀愛、想成家都會有困難。

有些人因而改變生活模式,從此只出現在安全的場合。想些宜室宜家的理由比較容易,可能久了連自己都騙過去了,以為是個性使然,甚至連家人都很信服。但根本的原因未解,患者依舊出不了門。紙是包不住火的,雖然日子能過,但如果遇到意外的、非離家不可的情況,整個適應的狀態就會瓦解,看起來就像一個好好的人突然發病一樣。

有關害怕的疾病真的很可怕,聽起來糟透了。可是我們真的能說這些患者「很有病」嗎?

人世間的畏懼太多了。凡是從事心理相關專業工作的人,早晚有一天會發現有張「畏懼的清單」,列出了上百種畏懼症狀的專有名詞,像是怕鬼的phasmophobia、怕蟲的entomophobia……而其中有些則是出人意料,例如怕雲的nephophobia、怕蔬菜的lachanophobia、怕鏡子的catoptrophobia、怕坐下的kathisophobia……原來再怎麼平常的事物,都還是有人會感到害怕。而這些畏懼當中的任何一項,輕則造成一些不適,但如果嚴重起來也都有足夠的威力,可以摧毀一個人的生活。

懼曠症的畏懼只是上述許多畏懼的其中一種。但不像怕蟲、怕蛇的人還可以躲,懼曠症患者的害怕遍布在「正常的」日常生活當中,是怎麼樣都躲不掉的。因此「回復正常」就成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壓力,漫長又堅硬地折磨著這些病患,要他們為了自己持續努力。

要怎麼努力呢?直覺是要找到根源,先讓恐懼消失,然後就可以從容因應。這聽起來很美好,但很遺憾不是真的。有關害怕的疾病,處理的重點都不是恐懼可以消失——你越不希望它出現的東西,它就會越可怕!所以目標不能這樣訂,而是要思考以每個人各自的處境,該怎麼樣去面對,怎麼去應付「必然會出現」的恐懼。

所以懼曠症的治療,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學習一套克服恐懼的方法。雖然這是困難的事,但還是鼓勵患者儘可能及早「出來面對」。這不是網路鄉民常說的那種面對,而是需要陪伴,更是需要技巧的。患者可以學習在害怕的當下要怎麼冷靜下來,看是以實際行動來練習面對(行為治療);或者如何在心中做準備,幫助自己來練習面對(認知治療)。另一個重點是使用藥物,可以有效減緩緊張的程度,但應該視為整套方法的一部分,而不是唯一的方法。

練習是無可取代的,還會有額外的好處。另一位好萊塢巨星也有類似的情況:艾瑪史東在8歲的時候第一次恐慌發作,其後也有懼曠的症狀。雖然接受治療,但還是持續有很多擔憂,很難走出家門。不過艾瑪史東很特別:一般會讓人緊張的表演工作,卻讓她能全神貫注,進而去忽視她害怕的想法[3]。艾瑪史東從11歲就積極參與各式演出,她的感受是:「演出是即時的工作,你沒辦法同時思考太多的問題,你必須要專注。表演讓我像個禪學大師,可以專注在眼前發生的事。」

治療的模式只是通則,但讓患者放鬆的方式可以因人而異。好的治療本來就應該考慮到每個人的不同特色,這讓患者感受到自己的價值。但最重要的是:在練習的過程中,體會到自己可以克服恐懼。

金貝辛格與艾瑪史東都有接受治療,也都沒有因為疾病就結束了她們的事業。艾瑪史東利用她的表演天分對抗恐懼,並在演藝之路取得巨大成就,成為全球收入最高的女明星之一,實在非常耀眼;相較之下金貝辛格的經歷雖然沒那麼戲劇化,但近年來她也提到了讓自己面對恐懼——為此還陪女兒去跳傘[4]。

然而,除了治療與面對恐懼之外,懼曠症患者最需要的,還是其他人的認同與陪伴。有一種「不怕」,是別人覺得「你不應該怕」。這些患者實在最不缺教誨了,但有時畏懼襲來,它就是這麼霸道又沒理由。我們也許能用自己最怕的事情當例子,把心放軟,去理解他們和我們一樣的恐懼,卻又無法迴避。

如果太想消滅所有的「不合理」,或是太急著要恢復他們「正常」的生活,因而忘了去看到在那些藏在害怕底下,也是和你我同樣的人——同樣膽怯,但也同樣值得被愛,有著各種天賦的人——這樣可怕的到底是懼曠症,還是其他人呢?

將心比心,讓心胸開闊吧!陪伴是一種很好的東西,提供穩定溫暖,或許在我們身邊就有另一個金貝辛格可以突破,也可能會有另一個艾瑪史東發揮才華。

註釋

[1] 2001年接受HBO專訪。金貝辛格是少數願意公開表示自己患有懼曠症的名人。本文有關她的症狀以及她的心路歷程,都是引自於她在幾次專訪當中的陳述。

[2] 在懼曠症的診斷準則當中列出了5種「危險的地方」,每種情況又都有幾個例子,但其實不超出3種核心情境:離開家、處在人群當中、以及處在無法馬上離開的地方。

[3] 本文提到有關艾瑪史東的症狀以及因應方式,是整理自2011年Glamour雜誌、2012年Vogue雜誌、以及2015年The Wall Street Journal雜誌共三篇對她的專訪,都是艾瑪史東本人的親口陳述。需注意我們不知道艾瑪史東的疾病是不是「懼曠症」,因為她沒有明講,但她確實在訪談當中提到她懼曠(borderline agoraphobic),而且過去也有明顯懼曠的症狀。其實有多種疾病都可以伴隨這一類的症狀,不一定非得是「懼曠症」才會這樣。另外作者是想強調艾瑪史東以其表演天賦來克服恐懼,但並沒有想確定其診斷的意圖。

[4] 2013年接受People雜誌專訪(距離本文開頭「我一輩子……」那段話的12年之後)。

「關鍵醫學院」系列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關鍵醫學院(三):讓一集《神奇寶貝》被永久禁播的「3D龍事件」



關鍵醫學院:

醫學一定就是衛教文、要不就硬梆梆嗎?關鍵評論網與各領域的專家好手合作「關鍵醫學院」,每個月精選一種疾病或醫學現象,與你分享在這個領域你可能從沒想過的觀點。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