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東奧影像錄】

從大河劇、紀錄片到2020東奧預告片,以影像爬梳日本與奧運的故事

2021/07/22 ,

評論

游千慧

游千慧

無作者簡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林匹克,光聽到這個字我們就歡欣雀躍!早在2020疫情來襲前,日本已蓄勢待發,準備大肆宣揚他們全新的「東京奧運」。

奧林匹克、奧林匹克,光聽到這個字我們就歡欣雀躍,全世界的運動員,舉著各自的國旗齊聚一堂,所有的選手遵循同樣的規則,在同等的條件下角逐競技,其他國家的人民在追求勝利的同時,相親相愛友好競爭,奧林匹克可算世界上最大的和平盛典吧。

——《韋駄天~東京奧運故事~》(2019)

早在2020年疫情來襲以前,日本已蓄勢待發,準備大肆宣揚他們全新的、更高規格的「東京奧運」。從許多日劇、動漫中皆能瞥見日本對奧運的熱切期盼,像是2017年播出的《東京白日夢女》,吉高由里子等三位女主角滿心渴望在東奧來臨前順利脫單,但在2020年的番外篇中,她們仍未遇上真愛,奧運無預警延期,正如人生。去年很受好評的警匪懸疑劇《MIU404》,主創團隊原本預計讓劇情的最高潮發生在奧運會場,但碰上疫情,劇組被迫停工刪戲,星野源與綾野剛兩位帥刑警只能一臉無奈地提早收工。

無論情勢有哪些變動、轉折,日後我們也許能在河瀨直美的紀錄片中找到蛛絲馬跡。2018年東京奧運委員會宣布,2020東奧官方紀錄片由導演河瀨直美執導攝製。據外媒報導,河瀨至今已拍完300多小時的素材,還有100多小時尚待拍攝中,「保持消極與積極都很重要。」導演意味深長地說道。

大疫時代的風險仍未解除,東奧開幕前夕,有人滿心期待也有人對政府罵聲連連。然接下此重任的日本與奧委會仍提前製作多支亮眼的宣傳片,欲讓世界看見大和民族最新潮的科技、傳統之風華、絕妙的設計感、迷人的文化與各式觀光景點,當然也少不了要將優秀的運動員推向國際舞台。在這十分迷戀祭典的國家,盛會開始前後皆須盡情歌唱、舞動,沉浸在新版的〈東京五輪音頭-2020-〉的節奏中,不禁令人想跟著一起手舞足蹈。

日本「音頭」是一種結合舞蹈與歌唱的民謠形式,〈東京五輪音頭-2020-〉重新翻唱1960年代三波春夫演歌版的「五輪音頭」。2020年的宣傳片以澀谷為起點,播報員用Live直播的口吻炒熱氣氛,「全日本都盯著聖火台現場,回想起過往時代,新幹線、經濟高度成長、東京鐵塔到晴空塔⋯⋯但日本的天空依然不變。」接下來,由殿堂級演歌女王石川小百合以太空裝造型從天降落中央舞台,以演歌帶動「音頭」,而後再加上加山雄三的搖滾男聲版,引領一群穿著夏季浴衣的年輕男女一同唱跳,儼然將奧運會包裝成全民歡聚的夏日祭。

而日本放送協會(NHK)則早在2019年1月,推出宮藤官九郎編撰的大河劇《韋駄天~東京奧運故事~》,整整47集在NHK世界台播出一年,以豪華卡司——役所廣司、北野武、森山未來、阿部貞夫、綾瀨遙、橋本愛、安藤櫻、星野源、中村勘九郎等實力派演員攜手共演,描繪日本從二戰前到1964年首度成為奧運地主國的血淚榮耀史。

本篇開頭引言,即出自日本小學課文〈五環旗〉,在《韋駄天》中由星野源帶頭誦讀,他飾演的平沢和重是成功申請1964年東奧主辦權的關鍵人物。1959年,平沢於慕尼黑舉辦的國際奧運總會(IOC)中,以英文演說強調日本由基本教育養成國民的運動精神,以及對愛與和平體育盛會的嚮往。

聲道從星野源的朗誦切換成教室裡孩童的齊聲朗讀,畫面轉為黑白檔案影像,再回到國際奧運總會現場,平沢說:「現在不就該由五環旗象徵的第五大陸『亞洲』來引導奧運賽事嗎!」而後的投票結果,「東京」獲得34票支持勝出,1964年,奧運初次移至亞洲的日本舉行。

《韋駄天》不只刻劃「日本的奧運故事」,大河劇的涵蓋範圍基本上是百年左右的歷史,宮藤官九郎描寫了大正至昭和時代的黑暗史實,如1923年關東大地震毀損了東京地標「凌雲閣」(又名「淺草十二階」在《鬼滅之刃》中曾出現),帶來嚴重死傷也使民眾流離失所;滿洲事變(1931)埋下二戰的種子,許多日本士兵客死異鄉;還有後來奉行軍國主義的日本,我們應該都不陌生⋯⋯此外,繁華的東京、煙花巷內藝妓的竊竊私語,還有串起整齣戲劇的「落語師」(北野武、森山未來飾演),透過詼諧的「說書人」角色,他們一再地複誦〈富久〉這齣猶如寓言的段子:

「有一位想阿諛有錢官人的小老百姓,見遠方富宅發生火災,僅穿著「足袋」(拇趾與其他腳趾分開的襪子)便一路從淺草(ASAKUSA)跑到芝(SHIBA)想為官人救火。」那距離想必遙遠,而這位小人物與「日本馬拉松之父」金粟四三的衝勁相互呼應,他們從不顧旁人的看法或嘲諷,純粹為了榮譽感與自我滿足而埋頭直直衝。

曾在早期日本的馬拉松比賽打破世界紀錄,卻在瑞典奧運會上跑出最慢紀錄的金粟四三(因中途昏迷,清醒後在未通報大會的情況下返國,直到他76歲受邀至斯德哥爾摩跑完全程,首創以54年8個月6日5小時32分20秒完成馬拉松),回日本後依然寄心跑步,後來他發明的長跑接力賽「箱根驛傳」成為日本人每年元旦的必看賽事。金粟四三根本是熱血王道動漫主角的原型。看完本劇,再讀三浦紫苑以「箱根驛傳」為題的《強風吹拂》會特別有感觸。

Olympiad_01
Photo Credit: Tokyo 1964: Games of the XVIII Olympiad

東京奧運的故事還有更多延伸作品,若對第一次東奧感興趣,可參考長達170分鐘的市川崑紀錄片《東京奧運1964》:當年能以藝術、實驗片形式記錄奧運可說是相當大膽,而紀錄片本身留存的過往真實也極具魅力:

彼時的開幕式有放「和平鴿」的橋段;記者在媒體區用打字機寫新聞傳真回國;中華民國代表團也有參與1964年奧運會,現場有升起我國國旗;而馬拉松是當時萬眾矚目的壓軸賽,大家都崇拜來自衣索比雅的傳奇選手阿貝貝(Abebe Bikila),市川崑的鏡頭從一開始就鎖定他,屏息等著拍下阿貝貝奪冠的瞬間。或許是受限於當時的攝影收音器材,市川崑完全以旁白代替現場採訪。選手們全然皆沉默,導演直接以OS口述其大會觀察報告。

時間再回到千禧年後,現代拍片能玩的視覺花樣已多不勝數。先倒轉回2016年巴西里約的奧運閉幕式,大會播放下一屆預告:2020東京奧運,穿著水手服的女高校生在澀谷的十字路口一躍而起,如體操選手般優美地側翻。鏡頭拉至上空,能看見東京熟悉的地標,其間穿插許多運動選手的慢動作鏡頭,同時也置入日本聞名國際的動畫、遊戲角色,包括令人懷念的足球小將翼、哆啦A夢、Hello Kitty、Pac-Man等IP,最後由當時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化身為超級瑪琍,穿越時空隧道直達里約現場。安倍接下奧運會的下一棒,然而當時誰知道2020會有疫情擾亂全世界呢!

進入東京奧運開幕倒數時刻,在聖火即將穿過新宿區高樓,傳到最終站之際,還有兩支預告片特別值得一提,分別是英國BBC與法國電視台(France tv)製作的奧運形象廣告:

BBC打造的東洋風,從設計美觀的人孔蓋出發,切入東京繽紛又時髦的商店街,走向秋葉原偶像文化、電玩遊樂場、一整排扭蛋機(裡面關著田徑選手),城市氛圍帶點押井守《攻殼機動隊》或雷利史考克《銀翼殺手》那種霓虹迷幻。

法國電視台則以浮世繪畫風,打造出十足流暢的相撲力士動畫。乍看似乎是結合葛飾北齋(特別是《神奈川沖浪裏》)與歌川廣重的細膩筆法,從大江大海到小橋流水都處理地很動感、很有日本味。相撲並非奧運比賽項目,但這位壯碩的力士,起身挑戰衝浪、滑板、攀登、籃球,甚至還有一小段彷彿是馬拉松(這次因疫情取消的比賽),影片結尾,相撲力士以林間的竹子撐竿跳,高高地躍過神社的「鳥居」,在東京奧運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完美落地。

「東京奧運,對我來說是一件遙遠而模糊的事,但彼時我的心中不可思議地激動著。」動畫《DIVE!!》的跳水選手提起從高度10公尺處以時速60km急遽下降,只有1.4秒的空中演技,是多麼需要專注力,「只要力所能及,什麼都得嘗試,不管是多蠢的事,只要可能性不是零就該試著挑戰。」這幾乎是每一部正統日系熱血動漫的台詞,但我仍每次都被這種老派「戰鬥」精神感動到痛哭流涕。強者雲集的盛典,愛與和平的運動會,如果世界就此復原,真想直奔東京親眼見證奧運的壯烈與歡騰。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從蜷川實花到超級瑪利歐,日本如何運用玲瑯滿目的創意展現超強軟實力?



東京奧運的藝文軟實力:

東京奧運揮別2020年的疫情陰霾,於2021年重新出發。然而,每四年聚焦不同國家的全球性運動盛會,牽涉的絕不僅止於「運動」。放眼本屆東奧,值得深掘「建築」、「服裝」、「動漫」、「影像」、「開閉幕表演」等藝文領域扮演的關鍵角色。因此,本專題希冀在運動競技之外,能探索隱藏在台灣、日本之中多變且深厚的文化底蘊,將散落於東奧的「藝文」氣息一次彙整,盡收眼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