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東奧告別秀】

東奧閉幕表演雖有亮點但欠缺合理編排,2024巴黎接棒的表現也稱不上振奮人心

2021/08/09 ,

評論

蔡孟凱

蔡孟凱

臺灣藝術大學中國音樂學系揚琴主修,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碩士。一個發展不是太成功的音樂人,最大心願是能一手彈琴、一手執筆度過平凡的每一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考慮到東京奧運在疫情環伺,表演者和觀眾人數都極為緊縮的條件下規畫節目的艱難與妥協,北野武的評論或許稍嫌武斷了些,但同時我卻也不可否認,無論開幕式或閉幕式,2020東奧的表演節目都缺乏適當的整合與合理的鋪排。

為期16天的東京奧運落幕,無論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恐懼如何揮之不去、場內場外的爭議與衝突如何層出不窮,2020東奧還是完成了它的任務,世界當不吝將掌聲與喝采給予辛苦的運動員、防疫人員、志工,與所有在刻苦環境中成就這一切的人們。

而就如同五年前日本如何在巴西里約奧運以八分鐘的特別演出驚豔全場,奧運的閉幕式除了為所有揮汗奮鬥的選手致敬之外,更值得期待的是下一屆的奧運主辦城市如何展現自身的文化軟實力,向世界宣告下一屆賽事的可能型態。

我想我可以不用再花費篇幅說明,本屆東京奧運的開閉幕表演與過往的開閉幕儀式有何等的差異與不同。2020東奧的閉幕式在全無觀眾的場地中,同樣展現了如開幕式一般,強調單一焦點和力求簡約的畫面呈現。

然而,就如同評價兩極的開幕式一般,這樣的策略或許展現出許多日式美學獨有的靜寂和唯美,但對於期待如過往一般盛大、華麗的開幕展演的觀眾而言,恐怕難免還是會有所失望,也就不難理解北野武何以在開幕式後的訪問中,直言痛批「這種東西根本不需要導演」。

不過,考慮到東京奧運在疫情環伺,表演者和觀眾人數都極為緊縮的條件下規畫節目的艱難與妥協,北野武的評論或許稍嫌武斷了些,但同時我卻也不可否認,無論開幕式或閉幕式,2020東奧的表演節目都缺乏適當的整合與合理的鋪排。

AP_2122044121723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些節目片段並非沒有驚喜,也都有令觀者會心一笑的小巧思,但整段表演看下來卻總是讓人有斷裂、零散的感覺。整段閉幕式為時較長的一個段落是Tokyo Ska Paradise Orchestra以斯卡(Ska)曲風演奏〈昂首向前走〉、《鬼滅之刃》主題曲〈紅蓮華〉等日本當代影視動漫主題曲,搭配一班群眾舞者的表演,這個熱鬧的節目確實很適合放在一個體育盛典的尾聲。

但在樂手揮汗如雨的演奏之下,台上卻是這裡有一群街舞舞者、那裡有一點戲劇呈現、另一個角落則是拋接雜耍和劍玉表演,很難想像導演是在如何的考量和需求之下,設計如此凌亂而沒有焦點的畫面。

AP_2122043505656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寫到這裡,雖然口吻有些嚴厲,不過東京奧運閉幕式的表演節目還是有些許亮點。相對於開幕表演展現日本當代的ACG次文化成就與當代藝術面貌,閉幕表演則將大部分的舞台留給了日本得以征服世界的另一項瑰寶——「傳統文化」。

身著綠衣的女舞者一段以致敬日本愛奴族祭典的現代獨舞,無疑是與開幕式的舞踏表演分庭抗禮;在一段介紹各地民俗舞蹈和傳統祭典的影片之後,則是一段盂蘭盆舞的帶動唱,而原本獻給逝去故人的盂蘭盆舞,COVID-19肆虐近兩年的現今成為疫情下最大event的閉幕表演,也讓人不勝感懷。

在歷經開幕式對世界現狀、時代焦慮、當代藝術的探索與對話之後,東京奧運的閉幕式選擇回望這片島嶼生根散葉、跨越百年的傳統文化圖像,展現日本文化的讓世界著迷的另一面。

AP_2122045294392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閉幕式的另一個重頭戲,便是下一棒主辦城市如何展現自己的魅力,向世界預示下一場奧運賽事的風貌。就這層意義而言,巴黎在東奧閉幕式的表現實在稱不上振奮人心。即便沒有如閉幕前傳出的小道消息所說,由寶塚歌劇團搬演知名劇作《凡爾賽玫瑰》,我原本仍期待看到法國能夠在這次時代意義斐然的東京奧運閉幕式,展現什麼樣的文化優勢。

可惜的是,最終法國只端出一部不能再更典型的觀光宣傳片。先是音樂家在巴黎的各個角落共同演奏法國國歌〈馬賽曲〉,接著單車手如跑酷般在羅浮宮、巴黎歌劇院等名勝古蹟四處飛越,畫面當然也得帶到方尖碑和凱旋門,最後結束在群眾歡動的艾菲爾鐵塔和拉出法國國旗三色煙幕的戰鬥機。

這段影像的質感不好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是除了最後一位民眾在鏡頭上用馬克筆寫下「Paris 2024」,我真心找不到它和下屆奧運的連結在哪裡,這段影片可以放在任何一個法國官方的旅遊網站或平台上,看似囊括了所有巴黎最為人所知的歷史成就與地景圖像,實際上卻什麼也沒說。

AP_2122046701385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或許在奧運這樣的國際盛事,國家、民族的角力競合遠比我們所想的複雜得多,於明於暗都傾軋不只。如同身處大國夾縫之中的你我,在這為時兩周的熱烈賽事之中,早已看過無數次國族意志所勾勒的激情幻象。

是以競技不只是競技、表演不只是表演、典禮不只是典禮,更是一台文化與文化之間彼此碰撞的試煉場。東奧一夜已然落幕,而世界仍在廣闊的觀眾席間,等待時代的下一個參賽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專題下則文章:

《超級變變變》、ACG次文化等開幕橋段展現東奧文化優勢,但面對病毒的恐慌仍讓人感到有些諷刺



東京奧運的藝文軟實力:

東京奧運揮別2020年的疫情陰霾,於2021年重新出發。然而,每四年聚焦不同國家的全球性運動盛會,牽涉的絕不僅止於「運動」。放眼本屆東奧,值得深掘「建築」、「服裝」、「動漫」、「影像」、「開閉幕表演」等藝文領域扮演的關鍵角色。因此,本專題希冀在運動競技之外,能探索隱藏在台灣、日本之中多變且深厚的文化底蘊,將散落於東奧的「藝文」氣息一次彙整,盡收眼底。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