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8 封面故事

台中車站前世今生:黑暗之後是否迎來光明?

法國都市理論家列斐伏爾說:「(我們)對城市有一份權利,不能單純解讀為造訪城市的權利。也不能想成是對傳統城市的回歸。這只能是一種脫胎換骨的權力,一種在都會生活的權利,而且這權利就只能這麼擬定。」政府除了勾勒出一個更美好的願景,市民與大眾是否有知情權、參與權,畢竟城市是服務所有的人,而追求幸福,是所有城市的初衷。隨著10月台中車站鐵路高架化第一階段完工,市區裡人車在平交道等火車通過的畫面已成歷史。在新舊站交接的這段時間,許多周邊的交通系統大打結,人流也不順暢,許多人在找路、問路。台中車站正在揮別過去,迎向未來的過程,這段交通黑暗期之後是否能迎向光明?需要我們共同關心。

1 8 專題文章

【台中車站專題】未來:二級古蹟台中火車站 古今比一比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Yulin Huang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過往南北交通大動脈縱貫鐵路的中心:台中車站

1899年縱貫鐵路分南北兩段正式起造,南端以打狗為起點,向北推進;北部則將劉銘傳鐵路從台北以南進行改線施工。翌年(1900) 打狗至台南通車,再翌年(1901)台北、桃園改良線完成。至1903年北部段已築到三叉(三義),1906年南部段已北進至葫蘆墩(豐原),最後僅餘工程最艱鉅 的「山線」(今之舊山線), 需等到兩年後的1908年始全線通車。

1908年4月20日台灣縱貫鐵路全線通車,全長408.5公里。 半年之後,選定鐵路中心點台中舉行通車大典。站區興建火車頭的機關庫,站內設臺北保線區臺中派出所,同年10月在臺中公園舉行通車典禮,日本皇室閑院宮載仁親王來臺參加,湖心亭即是當時為慶祝鐵道開通所建。

二級古蹟轉作博物館 如何具現歷史與文化價值

清代台灣的首府在台南,日本領台後將總督府置于台北,台中盆地成為總督府急欲開發的新城市。因此縱貫線鐵道取中心點台中設站,1905年當時人口不到一萬,所以採簡易型木造驛舍。1910年台中實施都市計畫,開始在車站周邊建設棋盤式道路及洋樓街坊,1917年新建紅磚造台中驛竣工,也就是現在的台中車站。 建築設計單位是總督府營繕課,顯然受到三年前(1914)落成之東京驛紅磚大拱窗之影響,而蓋出台灣鐵道最經典的極品,今已列為國家二級古蹟。

隨著台中鐵路高架化第一階段開放,別具歷史意義的台中舊站建築,傳出即將改做博物館的消息,引起文史界一陣熱烈討論。在鐵路局尚未正式公布下一步作法前,我們整理了台中的歷史老照片與當前舊站狀況做對比,希望這些老照片能夠提供參考,勾勒出一個富含歷史文化的博物館輪廓。

1. 左圖:台中車站舊站外遮雨棚。(拍攝時間2016.11)右圖:日治時期台中車站外木製遮雨棚。
photo credit: 左:Jerry Kan 右:晨星出版提供
2. 左圖:台中車站舊站大廳中央的剪票口。右圖:1940年代車站大廳中央的精美木製車票販賣處。

當年為了容納更多售票櫥窗,拆除了原本位於車站大廳中央的精美木製車票販賣處(木製切符売り場)。

photo credit: 左:Jerry Kan 右: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
3.左圖:台中火車舊站現狀(2016.11),右圖:1940年李火增鏡頭下臺中駅販賣部。

長年關心文史保存的研究者凌宗魁在個人臉書貼出台中車站老照片,與網友討論台中舊站轉作博物館後該怎麼做,他認為台中車站若確認轉作博物館,就應該拿出博物館展示、典藏與教育的態度面對,即使找不到原本的設計圖,仍有許多舊照片與相似案例可供參考,販售店家陸續撤出後,可以先把後加的空調管線櫃檯全部拆除,復原到古蹟最乾淨的樣貌,再來慢慢思考要放什麼進去。

photo credit: 左:Jerry Kan 右: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
4. 左圖:台中火車舊站建築與站前空間(2016.11),因新舊站轉接期,周遭車潮壅塞。右圖:日治時期的紅磚造台中火車站與站前空間。
photo credit: 左:Jerry Kan 右:晨星出版提供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之瑜

2 8 專題文章

【台中車站專題】過去:洪致文教授談台中火車站的保存來時路

Photo Credit:洪致文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洪致文(台灣鐵道文化研究者與氣象學家,國立臺灣大學鐵道暨火車研習社和中華民國鐵道文化協會創始會員,曾任《鐵道情報》總編輯,目前任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著有《台灣鐵道印象》,最新著作《像我們這樣的文化恐怖份子》)

2016年10月15日在台中真的是鐵道迷的大拜拜,因為從大慶一直到豐原的這段鐵路就要切換成高架化,而最受注目的老台中火車站也要功成身退。雖然說隨著時代的進步,鐵路的高架化或地下化是臺灣交通改善時,「永續工程」(永遠有作不完工程)思維下一定的宿命,但舊的車站與鐵道之所以會保存,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以台中火車站來講,從大約二十年前的1995年時,就差點被當時的宋省長與台鐵給拆光光,當時也促成了一場台灣南北大串連的保存運動,最後成功搶救下來。大約十年前,台中鐵路高架化定案,二十號倉庫可能不保,也是經歷一場協調的搶救才有今貌。而如今,功成身退的地上段鐵道是否能保存,則又是近年另一場政黨輪替後的文化保存運動。在這個台中車站正在切換的當下,讓我們來看看這個保存之路是如何走來。

台灣縱貫鐵道沿線的大站,除了台北因為最早地下化改建而被拆除,其餘的新竹、台中、嘉義、台南與高雄,都在一九九五年的一次全臺大串連保存運動亟呼下才得以保留。當時的省府(省長宋楚瑜)與台鐵,並沒有保存老車站的概念,甚至台鐵還想要一個站一個站拆除商業開發,讓民間許多文化保存團體發覺事態嚴重,不得不南北串連抗議。

台中車站
Photo Credit:洪致文
台中火車站(遷移古蹟)
Photo Credit:洪致文
二十年前的 「推動台灣火車站保存再生行動聯盟」

在一九九五年的十月一日,由鐵道文化協會、開放空間文教基金會、古風史蹟協會、都市改革組織……等十二個文史團體組成之「推動台灣火車站保存再生行動聯盟」所主辦,以及另外十六個團體所協辦的「行過鐵枝路,相逢火車頭」,台灣西部老車站保存與再生活動,盛大地在新竹、台中、台南及高雄火車站串連展開。

這個活動之所以有這麼多非鐵道研究團體風起雲湧地一同來「鬥陣」舉辦,主要的原因是這些老車站實在與民眾有太密切的關係與感情。當台鐵因為推動鐵路地下化而要順勢把老車站拆掉做商業開發,自然引起各界共同關切。因為都市的發展,鐵路的地下化,不一定代表老車站就一定得拆掉。外國有許多成功的案例,像是日本的東京車站,都可在兼顧文化的考量下,在車站增建或擴建的同時,把民眾最熟悉的老車站留下來。所以這次的活動,主辦單位並不是一味地反對開發、反對進步。他們希望做到的是老車站的「再生」,因此藉由活動的帶領,讓民眾了解這些車站之美,進而宣揚鐵道文化資產保存的觀念,成為全民的共識。

整個活動分為台北團與高雄團兩部份,所有參與的民眾最後則於台中站大會師。台北團八點半由台北車站出發,於新竹車站下車,欣賞玉米田劇團及竹塹舞人的表演,與大家畫火車站、建築導覽……等活動。十一點四十五分會合了新竹在地的民眾,再搭火車抵台中,約於下午一點半抵達。沿途中,主辦單位之一的鐵道文化協會,提供了車上的導覽,介紹途中的風景與鐵道典故。大約在同時抵達的高雄團,則也已參觀過台南站,又坐火車同抵台中站。

有著鐘塔的美麗台中站,外觀富麗堂皇、雕琢精美。卻因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主張要拆除,所以引起了大家的關切,才有這個活動的產生。在台中站前廣場,由建築學者賴志彰與筆者,共同做了車站導覽的活動。接著由鐵道文化協會策劃,鄭銘彰主講的幻燈片發表會,亦受到相當大的好評。活動最後在「擁抱台中站」,發動大家寫信給李登輝總統表達保留老車站心聲中落幕;台北團與高雄團分別搭上火車賦歸,結束了這極有意義的整個串連活動。

因為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主張要拆除台中車站,促成了「推動台灣火車站保存再生行動聯盟」的成立,並且舉辦「行過鐵枝路,相逢火車頭」活動,才讓台鐵與相關文化單位對於西部這幾棟老火車站有了保存的概念。如今,儘管各地都有地下化或高架化的規劃或建設,但老車站的保存幾乎已經是大家都有的共識。如今回想,如果時序回到一九九五年,如果台中車站當時真的就這樣被拆了,恐怕骨牌效應下,西部幹線上的這些老車站都將無法屹立至今。
台中火車站
Photo Credit:洪致文
有著鐘塔的美麗台中站,外觀富麗堂皇、雕琢精美。卻因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主張要拆除,所以引起了大家的關切,才有這個「全臺大串連保存運動」的產生。
20號倉庫
Photo Credit:洪致文
2005年某天,一手催生台中二十號倉庫的劉舜仁老師,一大清早叫醒我說:「二十號倉庫有危機了!因為政院版的鐵路高架化,把站場與高架橋墩直接壓在二十號倉庫上面,這麼一來,倉庫就得拆了。」
十年前的台中段鐵道高架化協商

雖然,二十年前的行動搶救下了老車站,但在政府「永續工程」的施政下,台中鐵路高架化還是被政府核定了。我一直記得,大約在2005年某一天,一手催生台中二十號倉庫的劉舜仁老師,一大清早把我叫醒說,二十號倉庫有危機了,因為政院版的鐵路高架化,把站場與高架橋墩直接壓在二十號倉庫上面,這麼一來,倉庫就得拆了。

那時候的文建會主委是陳其南,鐵道藝術網絡也正在各地串連,但作為起頭的二十號倉庫,卻可能要拆了。於是,跑到當時還在華山的文建會,我跟劉老師,還有沈老師及許多文建會同仁,攤開整個計畫圖想東想西來解套。最後的建議就是,不要讓站體直接與現有站場完全重疊,而是北移一些。北移一點的結果,可以讓高架新站的南端,是從越過二十號倉庫與後站之後才開始展開,這麼一來二十號倉庫的一整排就不用拆,後站也可以完整保存。

這個建議後來被採行,因此台中車站往北移一些,留下了整排的二十號倉庫。

現在進行式的台中地上段鐵道保存
很快的,十年又過去了。政黨輪替又轉了一輪。在KMT執政時代,搶救與保存台中火車站地上鐵路的訴求一直不被重視,直到換DPP執政,才重新被拿出來討論。在一群在地的台中文史復興組合民眾的努力下,守護著台中城市起源之地的台中車站與地上段鐵道,並要求保留因鐵道而生的城市文化資產,拒絕抹除式規劃。這樣的訴求,在今天地上段走入歷史後,更長更久的另一段鐵道文化再生之路正要開始。
在鐵道起飛走入高架,地上段鐵道文化歷史的列車,才正要出發。大家繼續努力!
最後,讓我們來看一下最後一天的台中段地上鐵道最末日記錄:
  • 豐原站北端切換點(翁社公園)
豐原站北端切換
Photo Credit:洪致文

  • 豐原車站 一樣面臨拆除的命運
高架化前的豐原站
Photo Credit: Testshawn
  • 台中火車路空(編按:火車路空是指火車經過鐵橋時轟隆隆的聲音)
火車路空
Photo Credit:洪致文
  • 台中車站內的風景
台中車站內的風景
Photo Credit:洪致文
  • 大慶站與南端切換點
大慶站與南端切換點
Photo Credit:洪致文

本文經洪致文教授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

3 8 專題文章

【台中車站專題】現在:蘇睿弼教授談台中車站周邊現狀

Photo Credit: Yulin Huang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隨著今年(2016)十月台中車站鐵路高架化第一階段完工,豐原、潭子、太原、台中、大慶等五個現有車站改建後同時啟用,台中市區裡人車在平交道等火車通過的畫面將成歷史。在整體計畫完成前,仍可由舊站入口進出,因為周邊包含公車、客運系統仍未完整搬遷,還是有許多民眾會利用舊站入口轉接到新站,過程約需步行三百公尺。

在新舊站交接的這段時間,許多周邊的交通系統仍未轉換完成,後站腹地不足,前站多處調動,實際走訪台中車站周邊,會發現交通大打結,自用車、公車、BRT、機車堵成一團,人流也不順暢。許多人在找路、問路。

為了了解當前台中車站新舊站交接與正在進行的「台中大車站計畫」「台中鐵路高架化計畫」,我們也訪問了長年關心台中都市規劃,實際參與許多再生計畫的東海建築系蘇睿弼教授,希望藉由他的經驗,給予我們一些改善現狀的方向與建議。

IMG_0343
Photo Credit: Yulin Huang
車流堵塞的台中車站
車站對面
停用的BRT車站,就灰樸樸的佇立於在車站廣場上
IMG_0362
Photo Credit: Yulin Huang
台中車站入口,抬頭看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掛著的破爛燈籠
站內-01
原來就擺放於舊站的藝術品像垃圾般被棄置於角落。如何由舊站轉接到新站,又為何需要從舊站走到新站,現場標示不清,甚至有許多站內人員手寫的指示牌與餐飲攤販廣告錯落。
Q1 目前台中市火車站正在面臨新舊站轉接的交通陣痛期,有哪些問題需要注意?

目前台中車站的鐵路高架化工程,新站已經完成第一階段開幕,目前進入第二階段的施工,原本鐵路還在地面時,跨越前後站的新站設計無法同時施工,因此才有第二階段的工程,新車站前站規劃有個大階梯,二樓是剪票口,穿過剪票口再上到三樓月台,第二階段預計2018完成,第二階段完成後,整個車站的動線規劃才會比較完整,現在車站的出入口主要是利用第一階段完成的後站出入口來進出。

此外,原有舊站的國光客運,已經搬到新站旁做臨時轉運站。後站沒有比較大的空地,因此移至拆除後的台鐵舊宿舍區,舊的國光客運站也即將拆除。舊的國光車站拆除後,騰出的廣場將會成為新火車站的入口。這樣的交通陣痛期估計約要持續兩年。

Q2 就現在觀察來看,台中市周遭目前的交通出了什麼問題?

台中新車站的鐵路高架化,牽涉到的不只是一棟新車站建築的建設而已,整個計劃其實含括了周遭區域發展及交通系統的調整,因此建設期間勢必會有所謂的交通陣痛期,除了台中車站的出入口位置調整之外,原有的巴士站也搬遷,市民們如果走原先熟悉的搭車動線,可能找不到要如何搭車,因此交通陣痛期最重要的補救措施就是完善的標示系統,之前民眾找不到客運站牌的事,議員也在議會質詢過市府,這些事情說明了公部門各局處業務分工的問題。

因為交通局主要是處理道路的,他們所重視的標示系統是汽車的標示系統,今天民眾找不到如何搭車,像這樣以步行角度為主的標示系統,其實是不在交通局的業務內(據說是觀光局的業務),而明明這是因為重大的交通建設必須要有的配套措施,然而各部門缺乏橫向溝通,老實說,台灣的官僚行政體系就是遇到問題才會想解決方法,不像日本的行政體系都會先想好整套對策,事先完善的規劃是需要時間的,由於台灣許多地方政府推動政策講求時效,因此要先計畫好通常也很難。

Q3 對於火車站未來即將進行的台鐵開發案、大台中計畫給予什麼建議?

台中火車站估計完工後每天會有6萬使用人次,但我認為這樣的估計還太保守,如果從周遭的整體發展來看,我估計台中車站新站完工後,每天應該會有10萬左右的使用人次。新車站在規劃階段就沒考慮商業設施的共構,因此原本在旁邊的新民街地區,有規劃BOT的商業大樓,然而由於新民街的舊倉庫群被指定為文化資產,因此這一部分的商業開發,預計將整合到未來市政府與台鐵、國防部聯合開發的「台中大車站計劃」整體開發。

對於一些地方文史團體來說,車站周邊的許多鐵道相關設施,具有文化資產的價值,然而,當鐵路高架化已經是既成的事實,每天近10萬人進出的新車站,其使用強度相對的也會提高,來往的人潮也是可以預期的,因此周邊居民對於新車站帶來的地區發展也有相當的期待,民眾之間有些是屬於傾向開發派,因此文化資產與地區發展如何取得平衡,將會是一個重點。並不是所有歷史建物都一定要保留下來,重點是留下來要如何搭配整體地區發展來活用。

文資團體希望保留的建築物,其實陸續也都已經被指定為歷史建築或古蹟,新民街原本預計要拆除的鐵道倉庫群,被指定為歷史建築和古蹟,台鐵原先預計要在那個地區委外興建的BOT商業大樓,因此就作罷,市府目前正在與台鐵進行協調,將原有的容積移轉到大車站區域。都市的發展其實是需要許多不同價值觀的溝通與協調,協調過程中各方應該都要適度地妥協,以爭取整體都市的公共價值。

目前台鐵規劃鐵道文化園區將進行對外招商,由於本地區屬於台中舊城區的門戶,同時也是台中市民非常重要的公共場域與城市記憶,市府在這過程中,不應該置身世外,任由台鐵逕行招商,市府內部應該成立一個小組直接跟台鐵溝通,我個人認為台中車站是國定古蹟,屬於台中市重要的文化資產,不應該全部成為委外經營的空間,民眾們也會希望未來到台中車站時,不是付錢進入商業空間,而是應該讓古蹟保有公共的價值。

每個城市都應該要有不同於其他城市的特色,如果以鐵道周邊的日式宿舍來說,台中車站旁的舊宿舍區,在好幾年前已經被台鐵拆除了,相較之下,彰化車站旁的鐵道宿舍區,可能更有潛力作為日式宿舍的保存活化對象,再加上彰化還有扇形車庫,那更是台中車站所沒有的。台中車站建築本體(國定古蹟),周邊的倉庫群以及因應地形而產生的鐵道立體交叉(路空),可以說是台中車站的特色,國定古蹟的台中車站,加上原本就是歷史建築的20號倉庫,新指定的新民街倉庫群,以及保留立體交叉駁坎的綠空計畫,相信在未來應該會成為台中車站地區周邊的特色與亮點。

我認為台中車站周邊地區,其實沒有必要背負上「鐵道文化」這麼龐大的包袱,鐵道文化園區更適合在已經被指定全區保留的台北機廠,或是像彰化車站旁的扇型車庫和鐵道宿舍村,如果在台中要談鐵道文化的話,可能必須放到廣域的大台中地區來審視,包括山海線各車站周邊的鐵道文化資源,以及不同站區之間的區域整合,至於台中車站地區,應該定位在百年前縱貫鐵路通車時,縱貫鐵路沿線各車站的地域文化復興,以及新的大眾運輸時代即將到來,一個推廣大眾運輸生活文化的「台中車站文化園區」。

高架化後的台中新車站,估計2018年會全部完工,而綠空計劃和台中車站文化園區,後車站糖廠舊址的公園、產業館估計也需要5~10年的時間,加上台糖土地區段徵收後的住宅區開發,大車站計劃、干城開發區等,保守估計也大約10~20年,也就是在2030年代中,順利的話,我們將可以目睹整個台中車站周邊計畫的實現,一個新舊並存的台中車站地區,每個時代的人們努力下,共同完成的美好都市空間。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