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2 8 專題文章

【台中車站專題】過去:洪致文教授談台中火車站的保存來時路

Photo Credit:洪致文
唸給你聽

文:洪致文(台灣鐵道文化研究者與氣象學家,國立臺灣大學鐵道暨火車研習社和中華民國鐵道文化協會創始會員,曾任《鐵道情報》總編輯,目前任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著有《台灣鐵道印象》,最新著作《像我們這樣的文化恐怖份子》)

2016年10月15日在台中真的是鐵道迷的大拜拜,因為從大慶一直到豐原的這段鐵路就要切換成高架化,而最受注目的老台中火車站也要功成身退。雖然說隨著時代的進步,鐵路的高架化或地下化是臺灣交通改善時,「永續工程」(永遠有作不完工程)思維下一定的宿命,但舊的車站與鐵道之所以會保存,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以台中火車站來講,從大約二十年前的1995年時,就差點被當時的宋省長與台鐵給拆光光,當時也促成了一場台灣南北大串連的保存運動,最後成功搶救下來。大約十年前,台中鐵路高架化定案,二十號倉庫可能不保,也是經歷一場協調的搶救才有今貌。而如今,功成身退的地上段鐵道是否能保存,則又是近年另一場政黨輪替後的文化保存運動。在這個台中車站正在切換的當下,讓我們來看看這個保存之路是如何走來。

台灣縱貫鐵道沿線的大站,除了台北因為最早地下化改建而被拆除,其餘的新竹、台中、嘉義、台南與高雄,都在一九九五年的一次全臺大串連保存運動亟呼下才得以保留。當時的省府(省長宋楚瑜)與台鐵,並沒有保存老車站的概念,甚至台鐵還想要一個站一個站拆除商業開發,讓民間許多文化保存團體發覺事態嚴重,不得不南北串連抗議。

台中車站
Photo Credit:洪致文
 
台中火車站(遷移古蹟)
Photo Credit:洪致文
 
二十年前的 「推動台灣火車站保存再生行動聯盟」

在一九九五年的十月一日,由鐵道文化協會、開放空間文教基金會、古風史蹟協會、都市改革組織……等十二個文史團體組成之「推動台灣火車站保存再生行動聯盟」所主辦,以及另外十六個團體所協辦的「行過鐵枝路,相逢火車頭」,台灣西部老車站保存與再生活動,盛大地在新竹、台中、台南及高雄火車站串連展開。

這個活動之所以有這麼多非鐵道研究團體風起雲湧地一同來「鬥陣」舉辦,主要的原因是這些老車站實在與民眾有太密切的關係與感情。當台鐵因為推動鐵路地下化而要順勢把老車站拆掉做商業開發,自然引起各界共同關切。因為都市的發展,鐵路的地下化,不一定代表老車站就一定得拆掉。外國有許多成功的案例,像是日本的東京車站,都可在兼顧文化的考量下,在車站增建或擴建的同時,把民眾最熟悉的老車站留下來。所以這次的活動,主辦單位並不是一味地反對開發、反對進步。他們希望做到的是老車站的「再生」,因此藉由活動的帶領,讓民眾了解這些車站之美,進而宣揚鐵道文化資產保存的觀念,成為全民的共識。

整個活動分為台北團與高雄團兩部份,所有參與的民眾最後則於台中站大會師。台北團八點半由台北車站出發,於新竹車站下車,欣賞玉米田劇團及竹塹舞人的表演,與大家畫火車站、建築導覽……等活動。十一點四十五分會合了新竹在地的民眾,再搭火車抵台中,約於下午一點半抵達。沿途中,主辦單位之一的鐵道文化協會,提供了車上的導覽,介紹途中的風景與鐵道典故。大約在同時抵達的高雄團,則也已參觀過台南站,又坐火車同抵台中站。

有著鐘塔的美麗台中站,外觀富麗堂皇、雕琢精美。卻因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主張要拆除,所以引起了大家的關切,才有這個活動的產生。在台中站前廣場,由建築學者賴志彰與筆者,共同做了車站導覽的活動。接著由鐵道文化協會策劃,鄭銘彰主講的幻燈片發表會,亦受到相當大的好評。活動最後在「擁抱台中站」,發動大家寫信給李登輝總統表達保留老車站心聲中落幕;台北團與高雄團分別搭上火車賦歸,結束了這極有意義的整個串連活動。

因為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主張要拆除台中車站,促成了「推動台灣火車站保存再生行動聯盟」的成立,並且舉辦「行過鐵枝路,相逢火車頭」活動,才讓台鐵與相關文化單位對於西部這幾棟老火車站有了保存的概念。如今,儘管各地都有地下化或高架化的規劃或建設,但老車站的保存幾乎已經是大家都有的共識。如今回想,如果時序回到一九九五年,如果台中車站當時真的就這樣被拆了,恐怕骨牌效應下,西部幹線上的這些老車站都將無法屹立至今。
台中火車站
Photo Credit:洪致文
有著鐘塔的美麗台中站,外觀富麗堂皇、雕琢精美。卻因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主張要拆除,所以引起了大家的關切,才有這個「全臺大串連保存運動」的產生。
20號倉庫
Photo Credit:洪致文
2005年某天,一手催生台中二十號倉庫的劉舜仁老師,一大清早叫醒我說:「二十號倉庫有危機了!因為政院版的鐵路高架化,把站場與高架橋墩直接壓在二十號倉庫上面,這麼一來,倉庫就得拆了。」
十年前的台中段鐵道高架化協商

雖然,二十年前的行動搶救下了老車站,但在政府「永續工程」的施政下,台中鐵路高架化還是被政府核定了。我一直記得,大約在2005年某一天,一手催生台中二十號倉庫的劉舜仁老師,一大清早把我叫醒說,二十號倉庫有危機了,因為政院版的鐵路高架化,把站場與高架橋墩直接壓在二十號倉庫上面,這麼一來,倉庫就得拆了。

那時候的文建會主委是陳其南,鐵道藝術網絡也正在各地串連,但作為起頭的二十號倉庫,卻可能要拆了。於是,跑到當時還在華山的文建會,我跟劉老師,還有沈老師及許多文建會同仁,攤開整個計畫圖想東想西來解套。最後的建議就是,不要讓站體直接與現有站場完全重疊,而是北移一些。北移一點的結果,可以讓高架新站的南端,是從越過二十號倉庫與後站之後才開始展開,這麼一來二十號倉庫的一整排就不用拆,後站也可以完整保存。

這個建議後來被採行,因此台中車站往北移一些,留下了整排的二十號倉庫。

現在進行式的台中地上段鐵道保存 
很快的,十年又過去了。政黨輪替又轉了一輪。在KMT執政時代,搶救與保存台中火車站地上鐵路的訴求一直不被重視,直到換DPP執政,才重新被拿出來討論。在一群在地的台中文史復興組合民眾的努力下,守護著台中城市起源之地的台中車站與地上段鐵道,並要求保留因鐵道而生的城市文化資產,拒絕抹除式規劃。這樣的訴求,在今天地上段走入歷史後,更長更久的另一段鐵道文化再生之路正要開始。
 
在鐵道起飛走入高架,地上段鐵道文化歷史的列車,才正要出發。大家繼續努力!
 
最後,讓我們來看一下最後一天的台中段地上鐵道最末日記錄:
  • 豐原站北端切換點(翁社公園)
 
豐原站北端切換
Photo Credit:洪致文
 

 

  • 豐原車站 一樣面臨拆除的命運
高架化前的豐原站
Photo Credit: Testshawn 
  • 台中火車路空(編按:火車路空是指火車經過鐵橋時轟隆隆的聲音)
火車路空
Photo Credit:洪致文
 
  • 台中車站內的風景
台中車站內的風景
Photo Credit:洪致文
 
  • 大慶站與南端切換點
大慶站與南端切換點
Photo Credit:洪致文
 

本文經洪致文教授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

3 8 專題文章

【台中車站專題】現在:蘇睿弼教授談台中車站周邊現狀

Photo Credit: Yulin Huang
唸給你聽

隨著今年(2016)十月台中車站鐵路高架化第一階段完工,豐原、潭子、太原、台中、大慶等五個現有車站改建後同時啟用,台中市區裡人車在平交道等火車通過的畫面將成歷史。在整體計畫完成前,仍可由舊站入口進出,因為周邊包含公車、客運系統仍未完整搬遷,還是有許多民眾會利用舊站入口轉接到新站,過程約需步行三百公尺。

在新舊站交接的這段時間,許多周邊的交通系統仍未轉換完成,後站腹地不足,前站多處調動,實際走訪台中車站周邊,會發現交通大打結,自用車、公車、BRT、機車堵成一團,人流也不順暢。許多人在找路、問路。

為了了解當前台中車站新舊站交接與正在進行的「台中大車站計畫」「台中鐵路高架化計畫」,我們也訪問了長年關心台中都市規劃,實際參與許多再生計畫的東海建築系蘇睿弼教授,希望藉由他的經驗,給予我們一些改善現狀的方向與建議。

IMG_0343
Photo Credit: Yulin Huang
車流堵塞的台中車站
車站對面
停用的BRT車站,就灰樸樸的佇立於在車站廣場上
IMG_0362
Photo Credit: Yulin Huang
台中車站入口,抬頭看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掛著的破爛燈籠
站內-01
原來就擺放於舊站的藝術品像垃圾般被棄置於角落。如何由舊站轉接到新站,又為何需要從舊站走到新站,現場標示不清,甚至有許多站內人員手寫的指示牌與餐飲攤販廣告錯落。
 
Q1 目前台中市火車站正在面臨新舊站轉接的交通陣痛期,有哪些問題需要注意?

目前台中車站的鐵路高架化工程,新站已經完成第一階段開幕,目前進入第二階段的施工,原本鐵路還在地面時,跨越前後站的新站設計無法同時施工,因此才有第二階段的工程,新車站前站規劃有個大階梯,二樓是剪票口,穿過剪票口再上到三樓月台,第二階段預計2018完成,第二階段完成後,整個車站的動線規劃才會比較完整,現在車站的出入口主要是利用第一階段完成的後站出入口來進出。

此外,原有舊站的國光客運,已經搬到新站旁做臨時轉運站。後站沒有比較大的空地,因此移至拆除後的台鐵舊宿舍區,舊的國光客運站也即將拆除。舊的國光車站拆除後,騰出的廣場將會成為新火車站的入口。這樣的交通陣痛期估計約要持續兩年。

 

Q2 就現在觀察來看,台中市周遭目前的交通出了什麼問題?
 

台中新車站的鐵路高架化,牽涉到的不只是一棟新車站建築的建設而已,整個計劃其實含括了周遭區域發展及交通系統的調整,因此建設期間勢必會有所謂的交通陣痛期,除了台中車站的出入口位置調整之外,原有的巴士站也搬遷,市民們如果走原先熟悉的搭車動線,可能找不到要如何搭車,因此交通陣痛期最重要的補救措施就是完善的標示系統,之前民眾找不到客運站牌的事,議員也在議會質詢過市府,這些事情說明了公部門各局處業務分工的問題。

因為交通局主要是處理道路的,他們所重視的標示系統是汽車的標示系統,今天民眾找不到如何搭車,像這樣以步行角度為主的標示系統,其實是不在交通局的業務內(據說是觀光局的業務),而明明這是因為重大的交通建設必須要有的配套措施,然而各部門缺乏橫向溝通,老實說,台灣的官僚行政體系就是遇到問題才會想解決方法,不像日本的行政體系都會先想好整套對策,事先完善的規劃是需要時間的,由於台灣許多地方政府推動政策講求時效,因此要先計畫好通常也很難。

Q3 對於火車站未來即將進行的台鐵開發案、大台中計畫給予什麼建議?
 

台中火車站估計完工後每天會有6萬使用人次,但我認為這樣的估計還太保守,如果從周遭的整體發展來看,我估計台中車站新站完工後,每天應該會有10萬左右的使用人次。新車站在規劃階段就沒考慮商業設施的共構,因此原本在旁邊的新民街地區,有規劃BOT的商業大樓,然而由於新民街的舊倉庫群被指定為文化資產,因此這一部分的商業開發,預計將整合到未來市政府與台鐵、國防部聯合開發的「台中大車站計劃」整體開發。

對於一些地方文史團體來說,車站周邊的許多鐵道相關設施,具有文化資產的價值,然而,當鐵路高架化已經是既成的事實,每天近10萬人進出的新車站,其使用強度相對的也會提高,來往的人潮也是可以預期的,因此周邊居民對於新車站帶來的地區發展也有相當的期待,民眾之間有些是屬於傾向開發派,因此文化資產與地區發展如何取得平衡,將會是一個重點。並不是所有歷史建物都一定要保留下來,重點是留下來要如何搭配整體地區發展來活用。

文資團體希望保留的建築物,其實陸續也都已經被指定為歷史建築或古蹟,新民街原本預計要拆除的鐵道倉庫群,被指定為歷史建築和古蹟,台鐵原先預計要在那個地區委外興建的BOT商業大樓,因此就作罷,市府目前正在與台鐵進行協調,將原有的容積移轉到大車站區域。都市的發展其實是需要許多不同價值觀的溝通與協調,協調過程中各方應該都要適度地妥協,以爭取整體都市的公共價值。

目前台鐵規劃鐵道文化園區將進行對外招商,由於本地區屬於台中舊城區的門戶,同時也是台中市民非常重要的公共場域與城市記憶,市府在這過程中,不應該置身世外,任由台鐵逕行招商,市府內部應該成立一個小組直接跟台鐵溝通,我個人認為台中車站是國定古蹟,屬於台中市重要的文化資產,不應該全部成為委外經營的空間,民眾們也會希望未來到台中車站時,不是付錢進入商業空間,而是應該讓古蹟保有公共的價值。

每個城市都應該要有不同於其他城市的特色,如果以鐵道周邊的日式宿舍來說,台中車站旁的舊宿舍區,在好幾年前已經被台鐵拆除了,相較之下,彰化車站旁的鐵道宿舍區,可能更有潛力作為日式宿舍的保存活化對象,再加上彰化還有扇形車庫,那更是台中車站所沒有的。台中車站建築本體(國定古蹟),周邊的倉庫群以及因應地形而產生的鐵道立體交叉(路空),可以說是台中車站的特色,國定古蹟的台中車站,加上原本就是歷史建築的20號倉庫,新指定的新民街倉庫群,以及保留立體交叉駁坎的綠空計畫,相信在未來應該會成為台中車站地區周邊的特色與亮點。

我認為台中車站周邊地區,其實沒有必要背負上「鐵道文化」這麼龐大的包袱,鐵道文化園區更適合在已經被指定全區保留的台北機廠,或是像彰化車站旁的扇型車庫和鐵道宿舍村,如果在台中要談鐵道文化的話,可能必須放到廣域的大台中地區來審視,包括山海線各車站周邊的鐵道文化資源,以及不同站區之間的區域整合,至於台中車站地區,應該定位在百年前縱貫鐵路通車時,縱貫鐵路沿線各車站的地域文化復興,以及新的大眾運輸時代即將到來,一個推廣大眾運輸生活文化的「台中車站文化園區」。

高架化後的台中新車站,估計2018年會全部完工,而綠空計劃和台中車站文化園區,後車站糖廠舊址的公園、產業館估計也需要5~10年的時間,加上台糖土地區段徵收後的住宅區開發,大車站計劃、干城開發區等,保守估計也大約10~20年,也就是在2030年代中,順利的話,我們將可以目睹整個台中車站周邊計畫的實現,一個新舊並存的台中車站地區,每個時代的人們努力下,共同完成的美好都市空間。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之瑜

4 8 專題文章

【台中車站專題】借鏡: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的車站改建─CU203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台中車站周遭改建工程進行的沸沸揚揚,台中市長林佳龍近日也在自己的臉書上公布台中市「舊城新生」的影片,我們可以從新聞媒體上得知,台中即將進行以及正在進行的「台中鐵路高架化工程」與「台中大車站計畫」。

實際到了台中火車站周邊,包含現有的大眾運輸系統BRT、市區公車、火車,甚至周遭客車、機車、行人都因為改建工程而有路線上的調動,卻連從何得知公車改到哪裡搭的資訊都沒有,想進一步了解這兩個龐大的城市計畫實際將做些什麼,或想知道計畫完成後台中會變成什麼樣貌,只能在網路上找到零星的資料。

  • 台中市長林佳龍在臉書公布台中市「舊城新生」的影片:
  • 台中公車路線因火車站前廣場工程大幅調整,周邊公車站上下車地點有諸多調整。11月中時台中市議員江肇國就曾質疑,市民經過半個月還是忙著找站牌,搞不清楚在哪裡搭車,要求加強現場說明指標:
  • 台中車站、公車站現場看不到標示,也沒有人員協助指示,上網尋找相關資訊,卻只找到零星四散的資料:
螢幕快照_2016-12-13_上午11_01_02
Photo Credit: 截自交通部臺灣鐵路管理局
螢幕快照_2016-12-13_下午12_30_19
Photo Credit: 擷取自台中市政府交通局
螢幕快照_2016-12-13_下午12_30_56
Photo Credit: 截自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
不黑暗的交通黑暗期,烏特勒支的車站改建計畫

(我們)對城市有一份權利,不能單純解讀為造訪城市的權利。
也不能想成是對傳統城市的回歸。這只能是一種脫胎換骨的權力,一種在都會生活的權利,而且這權利就只能這麼擬定。

昂希‧列斐弗爾(Henri Lefebvre),1968年

台灣可能對烏特勒支(Utrecht)這個城市很陌生,其實他的地理位置就位於荷蘭的正中心,是荷蘭第四大城市,在2009年人口就超越三十萬人。烏特勒支是荷蘭鐵道網路的中心,也是荷蘭鐵路的總部所在地,而這個是荷蘭交通系統上相當重要的樞紐,近年正在進行車站周邊整體改建的重大計畫,也在一個交通的黑暗期。

2006年通過烏特勒支(Utrecht)的車站改建計畫,從命名「CU2030」(2030年見)就可以得知這是一個需要到2030才會整個完成的龐大計畫,這個計畫的主要設計者是威廉史密茨。整個計畫的重建工程包含40多個重建項目:運河、鐵路、公車、輕軌、購物中心、運河轉接系統、自行車道等,為了迎接未來更節能與環保的交通政策與都市規劃的車站,並且成為每個人都能到此會面的地點,讓旅行、生活、購物或放鬆這些不同需求都可以在此滿足。

世界最大的自行車停車場與友善環境的空間設計
 

最讓人驚奇的莫過於烏特勒支即將於新車站內設置,為自行車使用者設計的巨大自行車停車場與完整的自行車步道,自行車步道不只在地面上可以使用,甚至延伸至地下不同樓層,就是要完全打破開車最大的精神,讓自行車使用者能夠徹底節省路程,並鼓勵所有人用這樣環保又健康的交通方式。

建設完成烏特勒支的中央東站將可容納約12,500自行車。第一部分已經在2016年啟用,到2018年,這個世界上最大容量的自行車停車場與之上的廣場,將可以完整開放使用。

   

人人皆可親近的「CU2030 服務中心」
 

與近期台中車站正在發展的大台中車站計畫與台中鐵道文化園區相比,這個結合多區與多功能整體重建的計畫看來龐大許多,為了讓市民與大眾能夠了解並忍受好幾年交通混亂期的不方便,「CU2030」在車站基地周邊設置了一個服務站「服務中心」(Informationcentre),信息中心內設置了各式的模型、照片、概念、地圖、動畫、影像等等各種不同展示素材,現場的專家顧問會回答解決你所有的疑問,並向你解釋整個計畫。

服務中心也會定期舉辦活動與民眾互動。你可以在服務站拿到上面寫有「CU2030」的瓶裝水,在未完成的車站找到一個能稍作休息並了解整個計畫的空間。「服務中心」不定期也會舉辦導覽活動,帶著群眾參觀整個車站計畫各個重建項目。部分站區與場館的整修空間也提供人們能互動的機制,人們可以在留言板上留下自己的訊息或從這裡發送電子卡訊息。

「一個城市必須先尊重人,才能期待公民禮尚往來。」競選三次波哥大市長終於成功的潘納羅薩(Enrique Peñalosa)在自己的就職演說裡這樣宣示,就如同列斐弗爾的思想核心「城市權」,不管是什麼階層的人,都能公平的擁有享受與參與城市的權利,台中市正在面臨著這個改造的轉機點,不只要做到用動畫畫出「舊城新生」的藍圖,更要要求全民皆有最基本的「知情權」與「參與權」。

在理解整個城市即將如何被改變,這場城市空間改革的根基才能真正扎根,讓市民與城市共同往前邁進,否則執行三十年前就規劃好的城市計畫就會變成一個只有復古情懷卻跟不上時代的都市計畫,我們當然不想看到數年後完工後的大台中,白花一次納稅錢變成另一個等待規劃重整的城市。

參考出處: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