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0 42 封面故事

2016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即將卸任,現在人們都在討論,究竟下一位總統會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還是被戲稱為美國史上最後一任總統的川普(Donald Trump)?

1 42 導讀文章

合眾國的明天:簡介美國「選舉人制度」與兩黨政治生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文:劉珞亦

今年3月,我們介紹了美國總統黨內初選,隨著大選不斷接近,這次則來看看美國總統是「如何選舉」的。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即將卸任,現在人們都在討論,究竟下一位總統會是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還是被戲稱為美國史上最後一任總統的川普(Donald Trump)?總之,無論誰會當選,你知道美國總統不是由選民「直接」選出總統的嗎?那究竟是被誰選出來的?

以下就來介紹關於美國總統選舉人制度以及有關於美國總統的知識,讓我們了解美國選舉和台灣的差異。

Q:美國選舉不是美國人一人一票選出來的?

A:對!真的不算是!

在美國並非如台灣直接民主,是採所謂的「選舉人制度」,由各州的「選舉人」來決定投給哪一位總統,而非選民。

來和我國進行比較,台灣在總統大選時,是採「相對多數決」,哪一位候選人在選舉中獲得比較多的選票,就是獲勝,如蔡英文在全台灣拿下最高票,因此當選我國總統。但美國不是,雖然每一州的每個選民都還是要出來投票,還是會有全美國各總統人的得票數和得票率,但並不是以這項數據來決定誰當選總統,而是哪一黨在那一州獲勝的,就可以拿下該州所有的「選舉人」票;該州輸的候選人,則一張選舉人票也拿不到,而最後只要哪一個候選人拿超過270張選舉人票,就確定贏得總統大選。

舉例來說,德州(Texas)目前有38張的選舉人票,實際上德州的每位公民還是要去投票,假設在德州共和黨的支持票比較多(就假想是川普在德州贏了希拉蕊),那就代表共和黨在這邊直接拿下38張選舉人票,民主黨一票都得不到。以此類推,最後選舉人票加總超過270票的,就可以宣布拿下總統。

美國幾乎每一州都是採「贏者全拿」的模式,但有兩個州例外,緬因州(Maine)和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都是採所謂的「區域計票制」。以緬因州為例,緬因州有四張選舉人票,其中有兩張給拿下全州而獲勝的候選人,另外兩張,則依據當地所劃分的選區來決定,因緬因州有兩個眾議員,所以有兩個選區,則在依據那兩個選區結果分配剩下兩票。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1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那誰究竟可以成為「選舉人」?美國各州推薦選舉人的制度都不相同,但大致上來說,各黨會在黨代表大會上提名選舉人,通常都是那些對該黨忠誠且長期服務的對象,會受到表彰而提名,有可能是黨員、州的民選官員甚至是政黨領袖。不過這些都只有榮譽意義,因為原則上選舉人是沒有選擇的,各州通常都會要求選舉人宣誓保證將票投給他所屬黨派推出的候選人(也就是在本州普選中獲勝的候選人),絕大多數選舉人也會這樣做。

Q:問題就來了,那我是選舉人,我若沒有依照大家的選舉結果來投票,會怎麼樣?

A:到目前為止的經驗,因為不會影響選舉結果,所以不會怎麼樣!

這樣的行為被稱為「失信的選舉人」。歷史上總共出現了158次,有71人是因為投票前死亡,有兩人為棄權,而剩下有85人則就是因為各種原因把票投給另外一個候選人。可能是因為個人政治立場的關係,也有可能是蓋錯,但因為目前為止都沒有改變選舉結果,所以也沒有產生任何法律問題。

最近一次的失信選舉人是發生在2004年的選舉,明尼蘇達州(Minnesota)有10位選舉人,因為民主黨在該州獲得勝利,因此將總統票投給現任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副總統票投給約愛德華茲(John Edwards)。

然在開票時發現,有一人投票支持愛德華茲為總統,也就是支持副總統為總統。而明尼蘇達的選舉人為無記名投票,10位選舉人也沒有人承認。但發現10張副總統選票均投給了愛德華茲,因此推斷這應該是一次意外。之後該州議會也修改法律,改成記名投票,並且只要違規投票就無效。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2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Q:選舉得票總數是我贏啊,但因為選舉人制度讓我輸了怎麼辦?

A:那就是輸!

這樣的情況就是在要是「選舉得票數我比較高,但因為在選舉人制度底下,我選舉人票拿得比較低」,這時該怎麼辦?別以為這不會發生,歷史上就曾經發生過四次。最近一次發生在2000年,當時由共和黨的小布希(George Walker Bush)對上民主黨的高爾(Albert Arnold "Al" Gore),最後的選舉結果是高爾的得票數贏過小布希,但因為他最後的選舉人票輸給小布希,最後高爾選擇尊重憲法以及最高法院的判決認輸,這也是歷史上有名的「Bush v Gore」判決。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3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Q:為什麼新聞常常提到「搖擺州」?誰又是搖擺州?

A:如下圖所示。

美國和台灣一樣,也是有某些州死忠支持某些黨,也有些州會在每次選舉中做出不一樣的選擇,這種現象稱為「搖擺州」。而正因為美國採取「贏者全拿」,所以有些候選人經常在那些早就確定會是誰贏的州呈現放棄狀態,反正輸一票等同於全輸,不如把力氣花在搖擺州上比較有效率。而現在被稱為搖擺州的有下列幾州。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4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Q:這60年來,哪一個政黨在選舉中比較有優勢?

A:一樣

二戰結束之後,美國政治情勢進入相對比較穩定的階段,如果從1960年起算,一共歷經了14次總統大選,民主黨拿下七次,共和黨拿下七次;不過如果不算選選舉人票制度,而是單純依照得票數的話,共和黨會變成只拿下六次。總之,雙方各拿下一半。不過近20年來,民主黨開始比較佔優勢。

正因為如此,共和黨節節敗退,使得許多黨內人士重新思考路線,這可能跟共和黨後來產出激進的茶黨(Tea Party)息息相關;甚至我們也可以看到這次的「川普現象」,或許也與選民對共和黨的失望有關係,讓共和黨內部派系出現非常分歧的現象。

Q:甚麼選民支持甚麼黨?

A:解答如下:

在台灣,國民黨和民進黨通常都被稱為「族群式政黨」,是以國家認同作為區別,所以才會有過去外省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支持國民黨,但本省人(認同自己是台灣人)會支持民進黨的現象(雖然這樣的區別從太陽花學運至今已有不同翻轉,但過去大致上是可以這樣分類的)。而美國相較於台灣,較無國家認同問題,所以會以其他議題做為區別。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6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大致上來說,白人、有錢人、鄉村人會比較支持共和黨;而黑人或是其他種族、都市人會比較支持民主黨。所以我們可以清楚地從地圖上看見,大的州大部分呈現紅色,也就是持共和黨,但因為這些州多是鄉村地區,所以選舉人票很少;小地方大多呈現藍色狀態,支持民主黨,但很多都是都市地區,人口眾多,選舉人票也相對較多。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7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Q:俄亥俄州(Ohio)是章魚哥?

A:真的就是!

俄亥俄州是美國總統選舉中最為有趣的州,因為它根本就是每次總統選舉的風向球。俄亥俄州自1964年以來,每次哪一黨拿下俄亥俄州,最後就會贏得該場選舉,所以俄亥俄州也是美國兩大黨必須去爭取的對象。該州現任的州長為共和黨的凱西克(John Kasich),也有參與共和黨初選,輸給了川普。凱西克於任內的施政得到許多選民支持,所以由過去的「經驗」來看,說不定這次對共和黨比較有利喔。(按:本文係於今年7月底於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刊登,隨著局勢變動,凱西克在9月中接受CNN訪問時卻表示,自己「非常不可能投給川普」。)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8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Q:台灣喜歡中立,但美國媒體是不是都會宣布自己支持的對象?

A:沒錯!

在台灣,雖然各媒體也都會有自己比較支持的政黨及候選人,但大家還是會偽裝自己屬於中立,所以不會明白地支持哪一位候選人。不過在美國卻剛好相反,美國的媒體在每次總統大選都會很明白宣布自家支持的對象,例如著名的《紐約時報》在這次宣布支持民主黨的希拉蕊。下面圖片是《紐約時報》從1860到現在每一次支持的對象。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9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從上圖可以知道《紐約時報》已經連續15次支持民主黨了,相對的,著名的《福斯》(FOX)電視台則明顯支持共和黨。且媒體的支持從1992年也開始出現分水嶺,1992年之前,媒體大多支持共和黨,但在之後,大多媒體比較傾向支持民主黨。

相較於我國媒體對政治比較含蓄,美國媒體之所以會有支持的政黨,理由在於他們認為政治就是公共參與,媒體當然需要參與,而且也有義務將他們的集體共同智慧呈現於讀者前。

Q:美國的藝人也會有偏向哪一個政黨的現象嗎?

A:有,大多傾向支持民主黨。

和台灣媒體一樣,台灣的演藝圈是保持中立、甚至是比較保守,所謂的「政治歸政治」原則在台灣相當清晰。但在美國,政治和演藝的界線是模糊的,美國藝人會很明確表態自己所支持的對象,而演藝圈也因自由開放及對人權議題的關注,大多藝人會比較傾向支持民主黨,例如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長期捐政治獻金給民主黨、麥特戴蒙(Matt Damon)也是民主黨長期支持者;而歐巴馬本身自由的風氣也得到許多黑人及同志藝人支持,所以在他競選時,碧昂絲(Beyoncé)、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工人皇帝」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及「民謠之父」巴布狄倫(Bob Dylan)都高調支持歐巴馬,而這次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以及凱蒂佩瑞(Katy Perry)也都宣布支持希拉蕊。

相較之下,共和黨比較少得到演藝圈支持,但也不是沒有。在1980年代赫赫有名的共和黨籍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在當總統前就是一位演員;而前加州州長的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也是共和黨籍。

Q:美國人那麼愛表態,難道連他們的最高法院法官(類似我們的大法官)都會表態嗎?

A:是不會,但他們由誰提名,並且有甚麼樣的意識形態,就已經提供了答案。

美國的最高法院(如同台灣的司法院),是由九位大法官組成,而這九位提名都是來自總統,所以總統一定都會提名傾向自己意識形態的大法官,如共和黨一定會提名保守派,民主黨則會提名自由派,而這也是美國兩黨最大意識形態的差別。近年來,美國最高法院較多時期是有五位被認為較偏向保守派,四位偏向自由派(當然這樣的分類不至於精準),所以大家也可以猜到,那五位就是共和黨所提名,另外四位則是民主黨提名的。因此,當2000年Bush v Gore的案子,最後最高法院確實做出對於共和黨小布希有利的判決,且比數也是形成五:四,因此也被人戲稱「共和黨提名的大法官把共和黨籍的人送進總統府」。不過這屆選舉由川普來代表共和黨,說不定保守派大法官就會兩難了。

選舉人制度_大數聚_法律白話文11
Chart Credit: 大數聚 Big Data Group

台灣從第一次總統大選到現在不過才20年,和美國至今200多年是不能比擬的,不過仍有一些事情值得借鏡,比如當他們對於意識形態的辯論,議題的支持與否,是用個人堅持的價值來區分時,我們可能還停留在國族認同來區分政黨,甚至把價值認同的「意識形態」當作負面用語,而導致討論議題時出發的角度比較模糊,只能傾向依賴政黨來作為依據。不過,隨著民主發展的成熟,當越來越多人知道政治參與並非過去威權時代那般肅殺,而是與生活中每件事都有關係後,相信我們距離美國的民主成熟度,一定也會越來越近。

本文經法律白話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時事評論,您在網路上可以找到合於您口味的評論;但是各種評論背後所涉及的法律原理及規定,卻鮮少有人提及。 我們嘗試透過常人的口吻呈現法律人藏在觀點背後的思考方式,希望能帶給大家不同的感受:喔~原來是這樣。 主站:http://plainlaw.me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lainlaw.me

責任編輯:Shih Yuan | 核稿編輯:楊之瑜
2 42 專題文章

川普「完全執政」的假象:中央「反對黨」過半,地方與茶黨無革命情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美國大選已正式結束,除了川普(Donald Trump)贏得總統大位,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在國會與地方選舉也表現不俗。在聯邦參議院部分,共和黨僅失去伊利諾州(Illinois)與新罕布夏州(New Hampshire)的席位,以51席取得過半;聯邦眾議院則毫無疑外由共和黨繼續掌握,在國會選舉可說是大獲全勝。

至於地方選舉,從州長到州議會依舊由共和黨取得壓倒性勝利,中央到地方全部獲得空前勝利,是十分典型的「完全執政」。然而,這樣的「完全執政」僅是單就政黨色彩而言,實際上共和黨的國會與地方公職人員並不完全與川普站在一起,正是因川普從初選以來在黨內四處樹敵,讓這個變調的「完全執政」,成為勝選的假象。

共和黨在川普勝選後,已經可以粗略分成三大板塊。首先是以川普為首的新政府勢力,如紐澤西州(New Jersey)州長克利斯蒂(Chris Christie)、前紐約市(City of New York)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等人;再者是主流派為首的黨中央與國會,如在初選敗給川普的傑布布希(Jeb Bush);最後是隨著茶黨(Tea Party)而攻佔各州的地方政府。這三股政治力量,各自有不同的理念、舞臺與利益,面對暗潮洶湧的共和黨,將是川普未來施政的最大挑戰。

國會共和黨過半,川普的「反對黨」卻佔多數

目前國會兩院的選舉結果已大致出爐,僅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受限於候選人要取得過半票數才可當選的規定,尚有兩席聯邦眾議員與一席聯邦參議員,待12月9日的決選來確定當選名單。假設路易斯安那州的選舉結果,全數由共和黨當選,共和黨在聯邦參議院的最大席次可達52席、眾議院也有241席。

從初選至今,許多共和黨國會議員與川普完全切割,這些表態不支持川普的國會議員橫跨參、眾兩院。在路易斯安那州剩餘席次都由共和黨奪得的前提下,進一步思考共和黨主導的國會結構,即可發現川普的阻礙不小。

扣除落選或退休者,這群反川普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在眾議院有24席、參議院有10席。若以最大席次計算,共和黨在眾議院241席減去24席為217席,參議院52席減去10席僅剩42席,都未達過半標準。

在不包含潛在的反川普議員情況下,川普面臨的「反對黨」已經超過國會半數,尤其是在參議院有三位與川普水火不容、恩怨難解的參議員:佛羅里達州(Florida)的盧比歐(Marco Rubio)、德克薩斯州(Texas)的克魯茲(Ted Cruz)以及亞利桑納州(Arizona)的麥肯(John McCain)。由國會結構來看,這將是川普現階段最大的難題,若不能妥善解決,未來上任後勢必更難化解雙方心結。

地方政府隨茶黨崛起,與川普沒有革命情感

共和黨籍北卡羅萊納州的現任州長麥克羅利(Pat McCrory),先前通過極具爭議的性別歧視法案而導致聲望大減,最終開票落後給民主黨庫柏(Roy Cooper)不到5,000票的差距,由於票數過於接近,因此獎落誰家仍是未知數。不過扣除北卡羅萊納州,連同未改選的州長,共和黨已在全國取得34席州長寶座,打破1922年距今已高懸94年的紀錄。

各州議會的選舉結果,共和黨依舊取得壓倒性勝利,尤其在肯塔基州(Kentucky)眾議院,共和黨更是睽違一世紀之久,終於從民主黨手中贏得過半席次。總計在各州參議院,共和黨對民主黨是36:14,州眾議院則是32:17,與選前的地方生態相比並無出現太大變化。

共和黨在各州遍地開花,除了民主黨疏於經營之外,還與茶黨的崛起有很大的關係。即便僅有部分的州長或州議員是茶黨成員,但隨著金融海嘯後的民怨,茶黨有組織、有效率地帶領共和黨打贏一次次的國會與地方選舉,從2010年期中選舉開始翻轉地方政治版圖,與茶黨開始壯大呈現正比關係。

在選前表態不支持川普的共和黨州長多達十位,包含共和黨州長協會(Republican Governors Association, RGA)主席、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州長蘇珊娜(Susana Martinez)。川普與共和黨州長並沒有任何在選舉上的革命情感,又在選舉期間得罪一大票黨內同志,因此川普與地方政府之間有一道亟需弭平的鴻溝。所謂從中央到地方的「完全執政」,其實是一場紙醉金迷的假象。

川普在票倉得票不如預期,基層支持者也須整合

川普的選舉人票以306:232擊敗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且在共和黨本來就很強勢的南方各州全數勝出,但進一步分析可發現,希拉蕊在南方與中西部落後的州,其中有四個州得票比2012年歐巴馬(Barack Obama)的表現還好,分別是猶他州(Utah)、亞利桑納州、德州與喬治亞州(Georgia)。

猶他州是摩門教(Mormonism)大本營,長期都是共和黨堅定支持者,此次川普對女性的不當言論使摩門教徒完全無法接受,才會促使年輕、深得摩門教徒民心的麥克馬林(Evan McMullin)出馬競選總統,加上摩門教徒愛戴的羅姆尼(Mitt Romney)與川普更是有如世仇,才會讓川普在猶他州表現不如預期,反而是希拉蕊略有斬獲。

亞利桑那州也是共和黨票倉之一,但此次川普在拉美裔的問題上引起許多爭議,亞利桑那州又有近三成人口是屬於拉美裔,其中多為墨西哥人。麥肯在亞利桑那州影響力頗大,川普對麥肯在戰爭經驗上的出言不遜,以及在移民問題上的尖銳,讓希拉蕊在亞利桑那州僅以小輸收場。

最值得共和黨留意的地方,是川普在南方各州中唯二領先希拉蕊只有個位數百分比的德州與喬治亞州。這兩州傳統上是共和黨穩定且強勢的選區,但德州開票之初,還一度由希拉蕊領先一段時間,最後川普僅在德州小贏9.2%;喬治亞州的情況更是明顯,竟然只贏5.7%。由於希拉蕊在這兩州的得票也比2012年的歐巴馬有所成長,並不如在其他南方與中西部州的下降,這樣的特殊性從州內得票的分布,可發現一個看似正常、共和黨卻必須謹慎的現象。

這次大選的普遍結果,就是希拉蕊在各大城市的表現極為亮眼,但在鄉村與郊區大幅落後川普,希拉蕊就是這樣輸掉五大湖區的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密西根州(Michigan)與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在德州與喬治亞州也有如此的現象。但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希拉蕊在賓州等地城市的得票數或得票率都比四年前下降,德州與喬治亞州卻逆勢成長。

  • 費城等三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費城等三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 亞特蘭大等五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亞特蘭大等五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從費城到休士頓的總統選票,雖然票數或得票率並不是大幅度的擺盪,卻在各區域內出現一致性的趨勢。五大湖區由於川普獲勝,因此希拉蕊得票下滑屬於正常現象,但希拉蕊在南方城市的票數向上成長,在共和黨佔盡優勢的德州與喬治亞州有如此不合乎邏輯的選票走向,顯示共和黨票區內分化、對立的氛圍更甚以往。

德州選票的異常還可以歸因於川普與克魯茲的摩擦,但加上喬治亞州就無法概括而論。美國有句玩笑話:「沒有亞特蘭大,喬治亞就只是個阿拉巴馬。」(Without Atlanta, Georgia is just Alabama.)南方各州城市與鄉村的價值差異,在此次德州與喬治亞州的選舉當中被凸顯出來。雖然僅僅是兩州的案例,但川普與共和黨要將其視之為警訊,若這樣的差異向外擴散,在共和黨意識形態鮮明的南方,恐將激發比北方更嚴重的內部對立。

力拼「完全執政」,川普得靠彭斯與萊恩

川普在未來的首要任務,就是處理這一系列共和黨內部的矛盾與情緒,這就要看川普的手腕與智慧能不能將之化解;此時川普選擇的副手彭斯(Mike Pence),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人物。

誰是麥克彭斯?美國準副總統,川普的「三反」副手——反同志、反墮胎、反難民

彭斯曾擔任12年的聯邦眾議員,在外交與司法領域表現極為優異,是共和黨主流派頗欣賞的人物,在黨內人脈也相當廣泛。彭斯在2009至2011年還出任眾議院共和黨黨團主席,因此彭斯的國會經驗絕對能夠幫助川普修復與眾議院的關係。

共和黨在參議院內反對川普的最大勢力,是以克魯茲等人為首的茶黨,而彭斯本人對墮胎等議題的立場保守,原因就在他也出身於茶黨;加上《美國憲法》規定,由副總統兼任參議院議長,因此彭斯也有很大的優勢替川普居中協調,減少未來聯邦政府在參議院可能遇到的阻礙。

由於彭斯正好是現任的印第安納州(Indiana)州長,因此各州州長與川普之間的互動,彭斯也能有所發揮。由此觀之,川普選擇彭斯作為副手,其實是一招精明的手段,彭斯幾乎能夠互補川普的所有弱點,端看川普能夠放手到什麼程度來讓彭斯表現。

另一方面,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雖然與川普在選舉期間的關係極度惡劣,但當選後雙方的會談似乎頗有正面成效,也增加兩人在將來施政上合作的可能性。萊恩長期待在眾議院的預算委員會,是共和黨內少數青壯派的預算專家,因此川普非常有可能選擇與萊恩合作,繼續支持萊恩擔任眾議院議長,不但減少預算的變數,同時能穩固眾議院局勢。

與國會修好,「完全執政」才有走下去的機會

表面上,共和黨狂掃各項選舉的勝利,但川普的行事風格,讓他最大的敵人從來就不是民主黨,而是走在背後的共和黨自家人,因此選舉過後的關係修復極為重要,不僅是政府內部的溝通協調,還要撫平社會被大選所激起的對立與情緒。

共和黨的「完全執政」淪為假象,川普在正式上任之前必須積極拜會各方,尤其是對共和黨的國會領袖,即使目前川普與國會的想法南轅北轍,仍要盡全力進行溝通,否則上任後最重要的人事任命,恐怕會受到不少自家人的阻礙。

川普力拼實質的「完全執政」,修補府會關係是重中之重,川普與新國會的關係,在明年1月3日國會議員就職時即可見真章,觀察指標是萊恩能否順利蟬聯議長寶座。唯有得到國會議員的支持,川普才能繼續展開與地方政府的對話,進而降低美國社會的政治對立。

縱使這場大選是由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贏得多數普選票,但希拉蕊並沒有對美國的制度提出任何怨言,反而希望各界能相信並尊重美國的價值。如同希拉蕊在敗選演說所言:「我們應屏除偏見,給川普機會去領導國家。」這不僅是對民主黨選民的喊話,也是對共和黨、美國,甚至是全世界的衷心呼籲,等於是替川普的「完全執政」,向美國社會遞出橄欖枝。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3 42 專題文章

【選戰結果分析】川普烏賊戰奏效,希拉蕊輸在民調看不出的「投票意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這是一場受到全球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的川普(Donald Trump),擊敗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的前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成為美國史上當選年齡最高的總統。從原先無人看好,一直到成功登上大位,川普的勝利代表著美國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對於政治正確、菁英體制表達最強烈的不滿,這股不滿在金融海嘯後醞釀至今,最後淹沒希拉蕊的白宮夢。

2016美國大選即時開票:川普當選總統、參眾議院過半,共和黨完全執政!

「電郵門2.0」突襲,終致希拉蕊白宮夢碎

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James Comey)在10月28日去函美國國會,因為發現新的郵件資料,要對7月份簽結的希拉蕊「電郵門」案件重啟調查。此舉是希拉蕊選情急轉直下的關鍵,雖然調查局在選前兩天公布調查結果,再度還給希拉蕊清白,不過對選舉造成的傷害已難以彌補。就開票結果而言,新的「電郵門」事件絕對是壓垮希拉蕊的最後一根稻草。

「電郵門」事件再度挑起美國民眾對希拉蕊不誠實的印象,但原本支持希拉蕊的民眾或獨立選民,是否會因為這樣而轉投川普?縱使不能排除這樣的投票行為,但要造成如此大規模選舉局勢改變的機會仍不大;造成這種選舉與民調如同「平行時空」的結果,應該與「投票意願」有關。

影響選民投票意願,其實是川普從初選就開始運用的手法,在自身支持者意志堅定的情況下,只要能讓對手的選民對選舉感到厭惡而不出門投票,就達到削弱對手能量之目的。川普的支持者在性醜聞、避稅等議題出現後依然不離不棄,支持度最低也還有約40%的水準,川普在辯論會上胡言亂語,也許就是想把這場選戰搞得醜陋不堪,讓尚在觀望的選民對政治冷感,進而不投票。

川普橫掃各大搖擺州,希拉蕊輸在投票率

川普贏得上一屆羅姆尼(Mitt Romney)勝出的各州,不但輕鬆跨過206張選舉人票的「羅姆尼門檻」,還在重要的搖擺州(Swig State)攻城掠地。最受矚目的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佛羅里達州(Florida)與俄亥俄州(Ohio)這三大搖擺州,總計63張選舉人票都由川普拿下。

從各州的選舉結果來看,希拉蕊只能以「慘敗」來形容,希拉蕊不但沒有拿下幾個指標性的搖擺州,還輸掉原先評估民主黨選情穩定的地方。若以人口結構來看,拉丁裔眾多的佛羅里達州、非裔集中的北卡羅萊納州,希拉蕊應該佔有優勢,且提前投票的數據也顯示民主黨領先共和黨,這點即可證實投票率對希拉蕊的殺傷力有多大。

2012年的總統大選,歐巴馬(Barack Obama)在北卡羅萊納州的提前投票大幅領先羅姆尼,且顯示多數為非裔選民;不料在投票日當天,歐巴馬被白人選民打得落花流水,讓羅姆尼意外拿下北卡羅萊納州。此次希拉蕊也有相同的情形,縱使在提前投票的數據領先,但投票日當天走去投票所的選民多數投給川普,可見「電郵門」事件造成希拉蕊選民的卻步,最終讓搖擺州選情轉向川普。

共和黨支持者回流,希拉蕊果真「大意失賓州」

共和黨高層原先幾乎棄守總統大選,將選戰重心放在國會與州長,因此不斷醞釀「分裂投票」的行為。但從三大搖擺州的情況來看,總統選票與聯邦參議員選票數幾乎一致,顯示共和黨支持者在這場選戰展現高度的凝聚力,「分裂投票」之所以不明顯,或許是受到「電郵門」的刺激,讓原本「沉默的支持者」還是決定投票阻止希拉蕊當選。

以威斯康辛州(Wisconsin)來說,本來評估民主黨可在總統與聯邦參議員雙贏,卻接連被共和黨拿下,且參議員選票還高於總統得票,可見這是藉由國會拉抬總統選情的結果。再者是希拉蕊完全沒有意料到的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開票過程中本還寄望於賓州來逆轉選情,不料希拉蕊果真在賓州「翻船」,「大意失賓州」的結果不但賠掉一席本來很有機會當選的參議員,還斷送自己的總統之路。

美大選搖擺州分析:川普死守「羅姆尼門檻」,希拉蕊慎防賓州「翻船」

「維吉尼亞模式」難奏效,民主黨失守五大湖區

開票之初,希拉蕊意外在副手凱恩(Tim Kaine)故鄉的維吉尼亞州(Virginia)陷入苦戰,最終藉著在都會地區的大幅領先,抵消川普在郊區取得的巨幅領先,讓希拉蕊驚險守下維吉尼亞州的13張選舉人票。

希拉蕊在確定一口氣丟掉佛羅里達州等三大搖擺州後,唯一的勝選模式就是拿下密西根州(Michigan)、明尼蘇達州(Minnesota)與威斯康辛州等五大湖區的選舉人票,不料希拉蕊在這些州的鄉村與郊區落後川普太多,各州首府附近的得票率雖然很高,但票數並不如預期,顯示仍有許多民主黨支持者沒有投票;希拉蕊除了在明尼蘇達州以極小優勢領先川普,密西根州與威斯康辛州總計26張選舉人票也拱手送給川普。

原先希拉蕊還能期待「郊區落後、都市大贏」的「維吉尼亞模式」來扭轉五大湖區的選情,不料郊區票數累積驚人,早已稀釋希拉蕊在都市地區的領先優勢。這也凸顯出投票率並不是概括而論的一項指標,在郊區與城市的投票率高低,會影響不同的候選人,也會產生不同的選舉結果。

從國會到州長,民主黨兵敗如山倒

聯邦參議院原本有機會由民主黨過半,選前民調都顯示印第安納州(Indiana)、伊利諾州(Illinois)與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選情不樂觀,最終共和黨在只丟掉一席伊利諾州的情況下,力保參議院繼續過半。民主黨除了在能夠拿下來的威斯康辛州與印第安納州慘遭滑鐵盧,連數個激戰區也是一席未得,僅保住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瑞德(Harry Reid)留下的內華達州(Nevada)席位。

選前評估國會選情時,幾乎確定共和黨能夠繼續掌握聯邦眾議院,開票過程也如預期,很早就確定由共和黨在眾議院過半。共和黨籍的議長萊恩(Paul Ryan),也順利於威斯康辛州第1國會選區(Wisconsin's 1st Congressional District)風光連任,但是在選舉期間,萊恩與川普之間惡劣的互動關係,讓許多共和黨議員心生不滿,加上川普順利當選總統,這些因素都對萊恩能否蟬連議長寶座投下變數。民主黨雖然在眾議院席次有所成長,但已經是連續四屆在眾議院敗選,未來在地方選舉若不全力以赴,就無法改變選區重劃對民主黨的傷害。

為什麼眾議院仍是共和黨天下?地方選舉與「傑利蠑螈」怪現象

民主黨在州長選舉上也表現得不甚理想,丟掉密蘇里州(Missouri)與佛蒙特州(Vermont)州長寶座。由於地方政府掌握十年一度的選區重劃權,民主黨已經長期疏於經營,若忽視在2022年選區重劃之前的州長與地方議會選舉,民主黨可能會失去聯邦眾議院達十數年之久。

民調失準的大選,美國迎來「川普的共和黨時代」

這場美國總統大選與英國脫歐(Brexit)最大的相似之處,就在選前民調與實際開票結果的誤差。雖然川普並不被認為是毫無勝選機會,但普遍主流媒體都預測希拉蕊會贏得大選。今年這兩次選舉勢必會變成「投票行為」的分析範本,平面媒體的民調技術與數據分析模式,也可能會面臨許多檢討的聲浪。

希拉蕊沒有機會成為自1776年通過《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後,美國立國240年來第一位女性國家元首,雖然這段「沒有走完的最後一哩路」讓希拉蕊與白宮大位擦肩而過,但能夠成為美國史上得到最多普選票的女性,不管當選與否,希拉蕊都值得所有人給予掌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