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2016美國總統大選

張鐵志:當共和黨愈來愈像三○年代的民主黨——美總統大選背後的政治板塊大遷徙

2016/07/03 , 評論
財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財訊
1974年創刊的《財訊》,是台灣財經雜誌中,最資深權威的財經專業媒體。 數十年來始終秉持「引領趨勢、創造財富,掌握政經、放眼國際」的核心價值,報導領域涵蓋財經趨勢、投資資訊、企業動向、產業動態、政情研判等,是創造兩岸三地政經投資理財議題,洞燭市場的先行者。 在 2009年10月28日,《財訊》正式改版為《財訊雙週刊》,更迅速的反映新聞的變化、更及時地為讀者篩選出真正有用的資訊。 一如月刊般嚴謹的查證,追蹤深入報導新聞始末,既有月刊的深度,也具有周刊的速度! 除了既有的財經及政治深入報導之外,還有更多金融訊息與投資含量,提供讀者更專業、更豐富、更實用的財經資訊。 《財訊雙週刊》開闢企業、投資、金融、政治、科技等不同領域的重量級名人專欄,由中外名家:諾貝爾大師史迪格里茲、謝金河、陶冬、南方朔、吳念真、顧爾德、林昭亮等輪流執筆,提供專業新知與獨到見解。 同時精選全球財經專業媒體的授權文章,透過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美國《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日本《朝日新聞》,提供讀者更多元且深入的國際視野。 近年更致力於數位化閱讀,電子雜誌、手機格式、線上閱讀等,與平面雜誌同步發行,期許更貼近讀者生活、資訊流通更迅速即時。

文:張鐵志|財訊雙週刊 第505期

終於,川普(Donald Trump)與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歷史大戲將要上演,但除了那些硝煙與喧譁,這會如何改變美國的政治地圖呢?

政黨轉型 從六○年代開始

美國當代兩黨政治的新起點,或者轉型是在一九六○年代開始的。因為那個時代,出現了黑人民權運動,改變了黑白種族關係,也出現青年反文化(counter-culture movement),從認同政治、對性的認知以及各種道德議題,徹底翻轉了既有的主流政治秩序。

這也衝擊了兩黨政治。

在六○年代的各種社會運動衝擊之後,民主黨核心認識到,美國的主要矛盾不是階級矛盾,而是「認同政治」,且工會是舊時代的恐龍,與新時代脫節,也太過白人中心。此後,工會當然還是民主黨聯盟的重要部分,不論是資助民主黨或是選舉動員方面,但是他們的地位已經與先前大不相同了。

經過了八○年代的雷根主義(Reagan Doctrine)革命,到1992年柯林頓(Bill Clinton)上台時,更確認這個新民主黨的方向:經濟上大幅往保守派方向移動,宣稱「大政府時代已經結束了」,改革福利制度,推動《北美自由貿易區協定》(NAFTA),推動金融去管制化。

在社會和文化議題上,柯林頓個人看似屬於自由派,包括在性道德上的放縱,被質疑年輕時吸大麻──因此明顯是屬於六○年代嬉皮風格,這也和共和黨強調保守的「家庭價值」形成巨大對比。

可以說,民主黨愈來愈轉向擁抱專業階級(the professional class)──律師、醫師、企業家、高級白領、文化界人士、科技界。

到了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他本人就是一位成功的法律專業人士,他的主要財經團隊也是和華爾街關係密切。在他的八年任期,最大成就是美國更大幅往社會與文化的自由派前進,例如同志婚姻合法化。

這是民主黨的基本趨向。

不過,2008年後的美國時代已經出現巨大轉變,也造成初選中希拉蕊和自稱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激烈競爭。

希拉蕊基本上是繼承她丈夫以來的民主黨主流或者昇華版:他們不是與工人靠近,而是東岸的自由派;一方面她的女性形象鮮明,另一方面她和華爾街關係密切。

桑德斯的崛起,讓許多人都很驚訝。他的立場在美國政治中非常左,主要政見是減低財富不平等、提高最低工資、更廣泛的全民健保、降低學生債務、讓大學教育免費、改革政治獻金等,但他卻在美國捲起巨大的政治旋風。

事實上,美國民眾的意識形態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改變。 2015年10月的蓋洛普民調,民主黨認同者中有49%比較傾向社會主義,傾向資本主義的只有37%。去年底,《紐約時報》民調顯示,56%的民主黨支持者表示對社會主義有好感。這是從未出現過的意識形態轉變。

主要原因當然是2008年後的全球金融風暴讓中產階級陷落,讓年輕人成為挫折的一代,因此有了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然後這些運動幹部成為桑德斯的核心幹部。

不過,雖然桑德斯贏得了22州的初選,且贏得大部分白人年輕選民的支持,但仍輸給資源龐大的希拉蕊。

RTX2IXW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川普掀起了共和黨內部革命

1964年,極右派的高華德(Barry Goldwater)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他的極端立場雖導致大選慘敗,但他卻激發了一批共和黨的激進右派,開始主導共和黨的未來。

民主黨原本是一個工人為主的政黨,但民主黨的詹森(Lyndon B. Johnson)總統推動的民權運動,卻讓南方白人很不高興,轉向支持共和黨。1968年上台的共和黨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就採取所謂「南方策略」,動員南方白人對民權運動的不滿情緒,爭取他們支持。

此後,共和黨積極打種族牌加上宗教、墮胎、同性戀等所謂「價值」議題,讓南方白人工人愈來愈轉向共和黨。但這也造成共和黨在本質上的劇烈矛盾:一方面是主張小政府、減稅、自由貿易的有錢人,另一方面是受上述政策所害的白人藍領工人。尤其在雷根時代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讓美國社會愈來愈不平等。

到了小布希(George W. Bush)時代,這個共和黨內部的階級矛盾,被九一一之後的反恐怖主義氣氛,加上小布希積極進行「文化戰爭」去動員中下層選民,因此裂痕沒有擴大。直到他下台時,由於他進行兩場不受歡迎的戰爭,加上2007年巨大的金融風暴,共和黨的富人和勞工階級的裂痕愈來愈大,群眾愈來愈覺得被菁英背叛。

兩年後,右翼立場鮮明的茶黨(Tea Party)讓失落的草根群眾找到新的出口,成為共和黨草根群眾對菁英的反抗。

然後有了川普,掀起了共和黨內部的革命,也震撼了世界。共和黨的建制派希望把他拉下來,但在很大程度上,川普可以說是過去共和黨文化的產物:白人中心主義、種族歧視、仇恨政治、反智。

雖然川普是一個紐約富豪,但是他的民粹修辭卻打動了草根選民。這一方面是他的直白與粗魯再加上對媒體操作的熟練吸引了選民,另方面如上所述,基層選民早已對傳統權力菁英不滿。在這次初選期間的出口民調,每一個州都有超過50%的共和黨選民認為被他們的領袖背叛了,而這些人,都是川普的主要支持者。

更進一步來說,川普訴求強烈本土主義、批評/歧視外來移民。根據一項調查,川普的三個爭議性提議(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在墨西哥邊境建造高牆、遣送非法移民出境),在共和黨人都有非常高支持度,即使在不支持他的共和黨人中,有六成都支持上述三項提議。

但他的支持者在社經議題上是明顯和其他參選人不同:三分之二的川普支持者同意對年收入25萬美元以上的富人增稅,而其他共和黨人只有四成支持;川普支持者中有一半贊成提高最低工資,支持其他參選人的選民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支持。這是因為川普也有和過去共和黨不同的經濟思維。過去共和黨的主流經濟思維是自由放任主義加上小政府;但川普支持全民健保政策、支持對富人加稅、批評自由貿易、反對刪減社會安全,更符合藍領選民需求。

此外,美國人口結構不斷改變,白人比率愈來愈低,但共和黨卻愈來愈白。從1964年到2008年,共和黨在非白人選票中的得票率平均只有6.1%。在2009年,蓋洛普民調發現,10個共和黨人中有9個是白人。在這次共和黨的初選中,九成以上的選民是白人。然而,今年美國選民卻可能是歷史上最多元族群;在選舉日,有將近三分之一(31%)的合格選民是非白人族裔,2012年是29%。

共和黨高學歷選民將出走

簡言之,藍領白人的憤怒與焦慮是對這個體制的深深不滿,他們嚴重不信任華盛頓和華爾街菁英,他們認為是外來移民和中國搶走了他們的工作,他們不反對政府提供福利,但不認為福利應該給別人,他們看到當前的美國,白人不再是這個國家的多數,而現在卻是一個黑人自由派擔任總統。這是他們不爽與不安的來源。

未來希拉蕊和川普之間的大選,將會更加改變兩黨的基本組成。

一項民意調查結果指出,如果川普是候選人,將會有逾百萬的大學以上學歷選民從共和黨出走。在這個群體的選民中,上一次選舉歐巴馬落後四個百分點,這一次按估計,希拉蕊有可能贏29個百分點。另一方面,在年收入10萬美元以上的人群中,上一次歐巴馬落後10個百分點,這一次希拉蕊將贏過12個百分點。而川普的得票可以超過上次共和黨的群體,是年收入三萬美元以下和高中學歷的選民。

這意味著,民主黨的選民基礎將會更進一步遠離工人,會變成更高教育的菁英、更自由派的政策,共和黨則會更像三○年代的民主黨,成為一個白人勞工階級的政黨。

從六○年代開始的政黨重組,到這次選舉終於完成。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影片】民主黨 vs. 共和黨:為何美國老是這兩黨主政?

2016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即將卸任,現在人們都在討論,究竟下一位總統會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還是被戲稱為美國史上最後一任總統的川普(Donald Trump)?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