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美大選搖擺州分析:川普死守「羅姆尼門檻」,希拉蕊慎防賓州「翻船」

2016/11/08 ,

評論

羅元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羅元祺

羅元祺

我與你一樣只是個平凡的百姓,也會對生活感到疲乏,對未來感到茫然。 我嚮往西藏的羊卓雍錯,也懷念曾經走訪的南非好望角; 而文字可以帶領我,走到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 所以,你問我的信仰是什麼? 大概就是可以隨性的提筆,無憂無慮的寫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搖擺州在最後關頭仍然扮演決定性的角色,雖然已有部分地區選情趨向明朗,不過依舊有值得關注的指標選區,如風向球的內華達州、搖擺不定的佛羅里達州、共和黨輸不得的印第安納州,以及民主黨慎防翻盤的賓州,都會左右最終的戰局走向。

全球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最終倒數階段,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提名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似乎已挺過「不健康」所引發的爭議,反倒是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的川普(Donald Trump)深陷性騷擾醜聞。在後兩場的總統辯論會上,川普被希拉蕊和主持人針對性騷擾事件窮追猛打,加上越來越多受害女性站出來指證,讓川普與總統寶座漸行漸遠。

雙方選情膠著的情況下,任何風吹草動都有可能一夕之間逆轉戰局。這三場電視辯論會中,川普非但沒有向大眾證明他已準備好接下領導美國的重擔,還讓許多人質疑他的道德操守與對女性的價值觀,只能窮於應付自己惹出來的爭議。反觀希拉蕊在辯論會的表現,可以發現一套精明的戰術與邏輯。

掌握辯論會節奏,不失分就是加分

希拉蕊在三場辯論會上,展現了三種不同的形象。在首場辯論中,希拉蕊充分發揮從政多年的穩健與安定感,散發的政治智慧與不急不徐的口吻,對比不斷插嘴、狡辯的川普,兩人表現高下立判。希拉蕊在第二場辯論受到川普猛烈砲轟,雖然雙方唇槍舌戰的戲碼令人難以置信,但希拉蕊卻技巧性運用女性特質,在許多牽涉性別的議題上「以柔克剛」,凸顯自己也是川普逞口舌之快的受害者。最後一場辯論會,由於主持人華勒斯(Chris Wallace)優異的議題引導能力,雙方在政策上數度激烈交鋒,希拉蕊也展開絕地大反攻,川普縱使氣急敗壞也無力扭轉,最終希拉蕊在三場辯論後的民調都取得領先。

這三場辯論的表現,可說是希拉蕊2008年參選至今,最有步調與策略的攻防,節奏與形象的掌握相當成功。姑且不論希拉蕊在個別議題有無失策,就整體辯論過程來說並沒有明顯扣分,相較於不斷自爆的川普,希拉蕊不失分就是加分。川普則是未能把握機會令外界改觀,尤其在女性議題上得罪全美國一半的人口,連自家人都挺不下去,讓許多共和黨國會議員與川普的選戰做切割。

共和黨高層形同棄守,川普難挽頹勢

川普引發的一連串爭議,以及多次在公開場合大肆批評媒體,導致美國平面媒體表態支持特定候選人的情況,達到前所未見的程度,許多支持共和黨的保守派報社,也公開呼籲選民把票投給希拉蕊;除了媒體之外,美國在世的前總統也幾乎無人支持川普,尤其是共和黨籍的老布希(George H. W. Bush)與小布希(George W. Bush)。

布希父子不願意公開表態立場的原因,除了川普不斷批評小布希的外交政策之外,更重要的因素是在共和黨初選時,川普與小布希胞弟傑布布希(Jeb Bush)之間的恩怨,導致傑布布希提前出局。共和黨內份量最重的兩任前總統不願表態,加上目前黨內最高公職的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只想搶救國會席次,共和黨高層形同棄守總統大選。

「十月驚奇」來襲,希拉蕊也難逃魔掌

川普選情急轉直下,是受到美國一項很特別的政治文化所影響,在選前一個月會出現足以改變戰局的新聞,稱之為「十月驚奇」(October Surprise)。繼《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踢爆川普長達十幾年沒有繳聯邦稅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再公布川普對女性歧視的言論,才會讓川普的性騷擾醜聞越演越烈。維基解密(WikiLeaks)雖然也公布了希拉蕊對華爾街(Wall Street)財團演講的錄音檔,但是希拉蕊與華爾街過從甚密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這樣的消息雖然對希拉蕊不利,卻無法再造成更多的傷害。

就在川普性醜聞風暴一發不可收拾之際,希拉蕊也冷不防遭到「十月驚奇」的突襲。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米(James Comey)在10月28日行文美國國會,在調查前聯邦眾議員威納(Anthony Weiner)的性騷擾案件時,意外在其電腦中發現一批其妻阿貝丁(Huma Abedin)與希拉蕊往來的電子郵件,因此要對7月份簽結的「電郵門」案重啟調查。這顆震撼彈來得過於突然,打亂雙方陣營的選戰步調,尤其是在辯論後民調節節高升的希拉蕊,原先取得的領先優勢大幅縮水。

這次的「電郵門」事件發生在選前11天,與今年第一次「電郵門」之間最大的差異,就在於社會對希拉蕊與聯邦調查局的觀感。希拉蕊因班加西(Benghazi)事件所牽扯出的「電郵門」風暴,各界矛頭幾乎都指向希拉蕊本人,這也讓希拉蕊在黨內初選吃盡苦頭;但這次「電郵門」爆發的時間點實在過於敏感,加上調查局長柯米曾是共和黨員,又對案情的描述極其模糊,許多輿論反而轉向柯米的動機。雖然柯米在選前兩天的11月6日宣布調查結果,維持對希拉蕊不起訴的建議,但這起事件確實對希拉蕊的選情造成影響,全國性民調或選舉人票預測都與川普極度接近。

搖擺州各有斬獲,得內華達州得天下

原本在川普的醜聞發酵後,許多搖擺州(Swig State)紛紛轉向支持希拉蕊,但隨著「電郵門」風波再起,川普趁勢在部分搖擺州取得領先。川普有望在俄亥俄州(Ohio)勝出,希拉蕊則是藉由與第一夫人蜜雪兒(Michelle Obama)的合體造勢,支持度在非裔人口眾多的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逆勢成長,不過在「電郵門」的影響下,川普在此已開始急起直追;至於在佛羅里達州(Florida)與內華達州(Nevada)等地,雙方勝負仍在未定之天。

包含亞利桑那州(Arizona)、德克薩斯州(Texas)、猶他州(Utah)與愛荷華州(Iowa)等共和黨較佔優勢的地區,希拉蕊本有機會攻下其中幾州,但目前共和黨支持者似乎已有歸隊的跡象,川普再度站穩領先地位,希拉蕊先前逆轉成功的亞利桑那州也搖搖欲墜。

搖擺州在每次的總統選舉都備受矚目,不僅是因為選舉人票較多,也是因為具有指標性意義。從1964年民主黨的詹森(Lyndon B. Johnson)開始,沒有候選人能在輸掉俄亥俄州的情況下當選總統,故此次當然也受到高度關注;然而,若從1912年開始,分析美國百年來的總統大選結果可發現,甘迺迪(John F. Kennedy)與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兩度輸掉俄亥俄州並贏得大選,反觀未曾被認真討論的內華達州,就只有卡特(Jimmy Carter)於1976年輸過一次,其餘當選者都在內華達州取得勝利。因此就「勝率」而言,內華達州縱使只有六張選舉人票,但該州的勝負結果似乎更具參考價值。

RTX2PMH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該贏而未贏,兩黨都必須慎之又慎

雖然各界的觀戰重點都放在搖擺州身上,但選舉時常產生出人意料的結果。在擬定選戰策略時,雙方陣營必會估算有把握的選區,再將資源與人力投入在可能左右選情的州,因此輸掉某些搖擺州必然是可預期的結果。2000年那場名留青史的美國總統大選,所有焦點都放在高爾(Al Gore)是輸掉佛羅里達州才導致敗選,不過進一步了解小布希所拿下的地區,即可發現高爾並非完全敗在佛羅里達州。

柯林頓(Bill Clinton)與高爾這對正副總統,是極少數出身南方、年輕又有高知名度的民主黨政治明星,因此高爾在2000年角逐總統寶座時普遍被看好。最終開票的結果,高爾雖然贏得多數普選票,卻在選舉人票上以五票之差敗給小布希,除了佛羅里達州的計票爭議之外,高爾其實輸了兩個對民主黨與他個人來說都不該輸的地方,一個是位在東北新英格蘭區(New England)的新罕布夏州(New Hampshire),另一個則是高爾的故鄉田納西州(Tennessee)。

新英格蘭各州歷來都是民主黨的優勢選區,卻在該次大選以不到2%的差距被共和黨拿下新罕布夏州的四張選舉人票;田納西州更是高爾政治生涯的發跡地,長年擔任田納西州的聯邦眾議員與參議員,柯林頓也在此連贏兩屆大選,不料高爾在關鍵時刻「大意失荊州」,11張選舉人票拱手送給小布希。

無論是新罕布夏州或田納西州,高爾只要贏得其中一州就能當選總統,雖說佛羅里達州的競爭十分激烈,但時任的州長是共和黨籍的傑布布希,民主黨與高爾團隊在進行選情預測時,應該要以最嚴格的標準來評估佛羅里達州的選舉結果,在輸掉佛羅里達州的情況下要把重點擺在哪些地方才有機會獲勝。由這個角度來思考,雙方在此次大選也有非贏不可、選情瞬息萬變的州。

能否守住「羅姆尼門檻」,印第安納州將是關鍵

雖然川普與希拉蕊之間呈現拉鋸,導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搖擺州身上,但共和黨其實有一個不太受重視卻不該輸的選區,就是印第安納州(Indiana)。川普雖然選情不被看好,但民調數字並未崩盤,若加上選情仍然混沌未明的佛羅里達州,川普的選舉人票仍能逼近200票大關。

2012年的總統大選,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拿下206張選舉人票,共和黨的選情以此為指標,若川普低於206票的「羅姆尼門檻」就是大敗,若低於2008年麥肯(John McCain)的173票就是慘敗。根據目前的民調來看,原先川普在印第安納州大幅領先的優勢不再,與希拉蕊的差距落在5%左右;此州總計11張的選舉人票,將會是川普能否達到「羅姆尼門檻」的指標,川普必須要在這個共和黨長期占有優勢的選區獲勝,才有機會勉強維持共和黨基本盤。

此次川普選擇的競選搭擋彭斯(Mike Pence),憑藉著唯一一場副手電視辯論會的沉著表現而聲名大噪,已被共和黨視為2020年總統大選的熱門人選;彭斯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就是現任的印第安納州州長。彭斯在選戰期間充分發揮副手的職責,為川普收拾不少爛攤子,但隨著川普性醜聞的發酵,彭斯主政的印第安納州也開始鬆動。比起川普,彭斯更是完全輸不起印第安納州,如果該州最終由希拉蕊拿下,對彭斯來說不但顏面盡失,也等於在2020年的大選熱門名單中提前出局。

賓州若爆冷翻盤,希拉蕊恐將揮別白宮夢

希拉蕊先前有機會挑戰歐巴馬(Barack Obama)在2008年所拿下的365張選舉人票紀錄,不過在新的「電郵門」事件爆發後,希拉蕊領先川普的差距確實縮小許多。以目前的數據來看,民主黨必須要非常謹慎小心處理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選情。

賓州過去六屆總統選舉都倒向民主黨,但雙方差距其實非常有限,加上賓州選舉人票頗多,因此歷來也是兵家必爭之地。賓州在此次大選共有20張選舉人票,從選戰開打至今,賓州都是希拉蕊的地盤,即使在此次「電郵門」事件後,希拉蕊在賓州的支持度並未出現太大變化。

雖然希拉蕊在賓州穩定領先川普,但是領先幅度並未達到安全距離,川普也在賓州著力甚深,加上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圖米(Pat Toomey)的選情仍有競爭力,民主黨在賓州的選情隨時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對照目前雙方的民調,假設川普在搖擺州大獲全勝,成功奪得俄亥俄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北卡羅萊納州與內華達州的選舉人票,希拉蕊仍能以273:265的選舉人票入主白宮;一旦希拉蕊爆冷門再多輸一個賓州,將會形成253:285的比數,反而由川普取得勝利。高爾的大意殷鑑不遠,民主黨必定要非常留意賓州的變化,在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選舉前夕,固守這個連贏24年的票倉。

「十月驚奇」連環爆的情況下,川普與希拉蕊都受到不小的打擊,連帶讓雙方的競選策略越走越骯髒,以近乎抹煞人格的潑糞文化來增加選民對彼此的厭惡感。搖擺州在最後關頭仍然扮演決定性的角色,雖然已有部分地區選情趨向明朗,不過依舊有值得關注的指標選區,如風向球的內華達州、搖擺不定的佛羅里達州、共和黨輸不得的印第安納州,以及民主黨慎防翻盤的賓州,都會左右最終的戰局走向。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吳象元

專題下則文章:

川普「完全執政」的假象:中央「反對黨」過半,地方與茶黨無革命情感



2016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即將卸任,現在人們都在討論,究竟下一位總統會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還是被戲稱為美國史上最後一任總統的川普(Donald Trump)?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