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幻想】希拉蕊當選後的新世界:「美國武后」勇者鬥惡龍第二回合開打!

2016/11/07 ,

評論

鯨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鯨落

鯨落

迴游在南北太平洋之間的寂寞鯨魚,平時待在藍藍深海思考,不常浮出水面,但是對人感到好奇、喜歡遠遠觀察人群。希望自己死後能留給世界一些養份,因此最近幾年嘗試讓人類了解我的共鳴方式。自從電燈發明後,身上的鯨油揮之不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昨晚我夢到希拉蕊當選後的(美麗?)新世界……

「告訴你們一段有趣的小插曲。」看著底下的同學們聽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艾曼達有那麼一瞬間,為自己寫教案的功力驕傲了一下。

「1797年憲政會議後,我們的開國元勳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先生步出會場時,曾被一位女士問道:『富蘭克林先生,您剛才做了什麼?』」

「去拍了印鈔票要用的自拍照!」班上最古靈精怪的瑞奇,裝出奇怪低沉的嗓音、假裝摸摸不存在的鬍鬚,煞有其事地說著。全班哄堂大笑,連艾曼達也嘴角失守。

「很好,十分有創意,不過很可惜那個時候,我們還沒發明智慧型手機。富蘭克林先生說的是『一個共和國,女士,若您能夠堅守的話。(A republic, Madam, if you can keep it.)』」

「要是富蘭克林先生能穿越的話,搞不好也會對身為女性的柯林頓總統 [1] 說這句話呢,真好玩!」瑞奇還想繼續說下去,這時下課鐘響了。

下課後,艾曼達回到自己的辦公桌,翻翻桌上的月曆,覺得時間過得飛快,「真不敢相信已經2018年10月,暑假都過這麼久了啊!」

想當初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那時候,自己當時還是個新進的菜鳥中學教師,汙穢字眼跟歧視性詞彙根本揮之不去的選戰,讓她教案整整一個星期都不知道該怎麼下筆,開始懷疑起自己到底適不適合教書。

看著川普(Donald Trump)在螢幕上擠眉弄眼,說出「好一個齷齪的女人。」這句話,艾曼達嘆了口氣;本來學校表定要用最後一次大選辯論來上課,結果從頭到尾得想辦法消音的地方層出不窮。就是因為這件事,讓艾曼達惱火地把票投給了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雖然只是基於不想讓川普當選的奇怪念頭。

她真的很慶幸,自己州的歐巴馬健保(Obamacare)能夠保留下來,雖然內容也不為所有民主黨人所贊同,但是就像後來變成「新創達人」的歐巴馬(Barack Obama)說的:「先求有再求好」,連他本人也同意不夠完美,仍然有修正空間。這讓才步入職場沒多久的艾曼達覺得未來充滿希望;雖然自己還在還學貸,但是希拉蕊提出的學貸緩解方案,能讓自己少付一些利息,快要上大學的姪子未來上社區大學更能夠學費全免,而且最低工資也從每小時7.5美元提高到12美元,讓不久前還被列為貧戶的艾曼達家裡經濟負擔減輕了許多;有些州時薪甚至調高到15美元。

話說回來,在歐巴馬健保議題上,希拉蕊沒這麼麼好脾氣,一直威逼利誘要逼各州都接受讓這項聯邦法令,不接受的州都蠻擔心希拉蕊要怎麼樣讓它們吃上苦頭,畢竟希拉蕊方法多得是,光是看她怎麼向那些有錢人下手,就讓艾曼達很過癮。

希拉蕊上台後的半年內,以「潔淨能源超級強權」(Clean Energy Superpower)為發展目標,推出2,750億美元的大型基礎建設投資計畫,推升相關產業的蓬勃,並且說以後會對離岸石油、頁岩油氣田的開採提出更嚴的管制措施,讓一堆石油大老恨得牙癢癢的,尤其在德州,希拉蕊幾乎快變成怪物的代名詞。

她在今年宣布要補上華爾街的財稅漏洞,對於透過資金轉移海外方式的避稅手段,將祭出管制,對富人進一步擴大徵稅的配套也正在研擬當中,這個消息讓美國股市交易量一度產生震盪,不過金融界雖然不慎滿意,但是也只能試圖與希拉蕊溝通,看能否下手不要太重,畢竟一堆金融大老,為了阻止川普上台,選前都站出來表態挺希拉蕊,如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和避險基金富豪史泰爾(Tom Steyer)。

希拉蕊同時使用來自企業稅收改革所得的收益,創建了一個規模為250億美元的美國基礎設施銀行(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 IIBUS),艾曼達覺得,應該是為了避免跟中國領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撞名,才取了這麼像公車卡的名字。

艾曼達上次跟同事聊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長期支持共和黨的校長正好經過,他語帶嘲諷的說:「小姐們,你們還太年輕啦,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不是華爾街那群狼!柯林頓基金會後門排隊的人龍已經超越長城啦,搞不好從太空也看得到了,哼!那些富人稅最後一定會用什麼方式補償回去的,最後倒楣的還不是我們這些老老實實繳稅的中產階級,什麼社會正義的根本是幌子!」

校長提的柯林頓基金會是選戰時的爆料,從那之後許多支持共和黨的民眾,對希拉蕊私相授受的傳聞深信不疑,認為比起川普正大光明任用親信,希拉蕊的做法才是真正的權貴治國。《華爾街日報》前幾天還出了篇漫畫,把希拉蕊畫成中國唐代的女皇武則天,卻把臉塗成包公的顏色,白宮外面排隊的不是觀光客而是背著一袋袋美金的權貴,白宮還掛上中國式的匾額,寫著「明月當空」[2]。

「『一個會被一條推文激怒的人,不應該讓他的手指接近核武器密碼 [3]』那把有政治獻金爭議的人推上總統寶座又該怎麼說?有比較好嗎?」

校長說得很誇張,但是自從2016年的選戰之後,所有美國人都能感覺到美國社會被改變了,感覺就算大選落幕,很多事情還是非黑即白,相當一部分的民眾對希拉蕊的信任度很低,尤其推動更嚴格的槍枝管制措施,讓擁有槍枝的門檻大幅提高,雖然民眾並沒有感覺犯罪率明顯下降,槍枝製造軍工業的國內營收大砍,聯邦政府直接槓上許多州,德州州長甚至放話「有種就來拿看看」。

不過,也不是所有共和黨執政的州態度都這麼強硬,因為從川普選輸後,共和黨內部光譜明顯分裂成中間偏右跟極端保守右派,在許多議題上爭論不休,後者常用「背叛者」來罵任何跟民主黨方案妥協的共和黨人士;艾曼達眼中的校長只要談到政治,就是一秒變成那樣。共和黨路線產生分期,內部鬥爭傾軋甚至延伸到美國國安系統,共和黨的裂解危機,也變成了美國社會的縮影。偏偏「和解共生」這種事情,感覺是歐巴馬而不是希拉蕊擅長的。

RTX2RA2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說實在的,艾曼達投給她,有一半的原因是討厭川普,雖然還沒到含淚投票的程度。艾曼達其實也不愛希拉蕊那付政客的嘴臉,尤其受不了她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傾向。其實她後來一邊增加富人稅,卻又一邊透過各種有選擇性的減稅、簡化商業流程方式來鼓勵產業轉型,中小企業蠻受惠的;但仔細看內容,跟川普之前提的也沒差太多,真不曉得在辯論會上是在罵什麼。

而且她上任一兩個月就二度改口說,雖然《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對勞工不公平,但是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她決定用國內法案作為配套,補足勞工權益的部份,TPP還是要過,以避免亞洲成為中國的後院。

「中國可不會只是買下洛克菲勒就算了! [4]」希拉蕊在那場記者會上面鏗鏘有力地說了這樣一句話。

希拉蕊上任後,對重返亞洲的態度比國務卿時期還要積極,在第一年內政問題端出些東西後,就開始穿梭外交。「印太防衛」(Indo-Pacific Defense)還成為2018年的熱門新聞搜尋關鍵字,美國很明顯與日本、韓國、澳洲、印度聯合對抗中國,特別是在中國第二艘航空母艦問世之後。

「啊,對了,就是這個,上次同學作業的剪報。」艾曼達翻開瑞奇之前交的報告,那門課討論的是「你覺得什麼是安全?」沒想到瑞奇查得很深入,居然想討論國家安全這麼大的議題。

報紙上斗大的標題寫著「美軍太平洋司令:航行自由不是中國或美國說了算」;2018年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The Shangri-La Dialogue),中國將領表達了強烈不滿,尤其對於日本的安倍政府近來宣稱「東協的島國安全,攸關日本生存,當然適用新安保法」,打算跟東協部分國家進行更進一步的安全合作。

對此,美方上台時只是淡定表示「太平洋很大,不只容得下美中兩國,也別忘了還有其他國家的意見需要重視」;據說習進平當晚得知消息後氣炸了,因為美方脫稿演出,跟主辦的新加坡官方之前收到的內容不同。中國各大媒體連續飆罵美國足足一個月,希拉蕊從此在中國多了個稱號「美國武后」。

希拉蕊還在聯合國大肆提倡「網路人權」的概念,用來對抗中俄的「網路主權」倡議,並重新把2006年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任內成立的「全球網路自由特殊部隊」(Global Internet Freedom Task Force, GIFT),重新整頓、補足之前遲遲未到位的資金,這次推出的改革方案,更超越2008到2012年一億美元。希拉蕊政府說要用各種新的翻牆工具,推倒中國「不人道」的思想控制。

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時期就曾公開說過:「我們還支持開發新工具,使公民能夠避開政治審查而行使其自由表達的權利。我們正在為世界各地的團體和組織提供資金,確保將這些新工具以當地語言版本提供給需要的人,並為他們提供安全上網所需的培訓……我們將與實業界、學術界和非政府組織的合作夥伴一道,確立發揮聯網技術威力的長期努力,利用這些技術推進我們的外交目標。我們可以依靠手機、測繪應用軟體和其他新工具來增進公民權能,輔助我們的傳統外交。」

看樣子,「勇者鬥惡龍」第二回合開打了,台灣媒體之前還用動畫做了「孟姜女哭倒長城」來比喻這件事,上次艾曼達班上的數學老師琳達李用手機秀給她看,兩個人在辦公室笑到不行。

這種發展雖然不意外,但總讓美國民眾感覺,好像更容易捲入跟外國之間的戰爭,到時候要是同學又跑來問問題,唉,蠻傷腦筋的。總而言之,身為美國女性,現在起碼能夠沾沾著女性總統的光。走路有風之外,學校、社會上明顯能夠感受到,對於女權、性別方面的平權意識明顯提高了,也算是多虧了川普在選前大力炒作的福吧。

想到最後放給同學的總統辯論會影片,最後有四分之一的時間都配上了唐老鴨的音效,掩蓋那些字眼,艾曼達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哎呀,美國這樣算不算是「一起變強大」[5] 呢?選舉是一時的,孩子的教育卻不能等啊!

附註

[1] 希拉蕊(Hillary R. Clinton)擔任總統後,媒體上常見的正式稱呼「President Clinton」。

[2] 結合包青天額頭上的月亮意涵,原本指的是「日月當空」,武則天改名而創的新字「曌」。

[3]「A man who can be provoked by a tweet should not have his fingers anywhere near the nuclear codes.」這是希拉蕊在2016年第一次總統大選辯論會上,用來嘲諷川普的話。

[4] 日本三菱集團曾經在1980年代砸下14億美元,買下紐約地標洛克斐勒大廈,讓「日本買下美國」的恐懼,盤據了美國媒體版面好一段時間

[5]「Stronger Together」是2016年希拉蕊競選口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唐納.川普的霧月十八日



2016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即將卸任,現在人們都在討論,究竟下一位總統會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還是被戲稱為美國史上最後一任總統的川普(Donald Trump)?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