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9 封面故事

川蔡熱線後,台灣在國際舞台的哪個位置?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自12月中旬通過電話後,歐美媒體版面常出現「Taiwan」這個字眼。位於西太平洋的第一島鏈中間位置的台灣,儼然成為美國、日本與中國各方勢力亟欲拉攏的對象,但在外交勢力交手過程中,屬於台灣自己的聲音卻相對薄弱。川普即將在2017年1月20日就職,國際政治即將展開新的一頁,而台灣,會站在這個展開新章節的國際舞台上哪個位置?以下的文章能協助我們進一步理解。

1 9 專題文章

譚慎格、卜睿哲和沒人搞得懂的「維持現狀」或「一中政策」(上)

卜睿哲(Richard Bush)|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Public Domain
唸給你聽

文:Chris Wang

蔡英文和川普(Donald Trump)的一通電話,毫無疑問讓台灣問題再進入國際社會視野,獲得討論和關注。或許川普最終會變臉,而台灣就像很多人認為的那樣,終究就是美國的一顆棋子,也或許中國會一邊撿玻璃心一邊「懲罰」台灣,不過台灣再度被討論,無論如何是最令人高興的事。

這波全球新聞大戰裡,真正的台灣專家、偽台灣專家、甚至不是台灣專家的,都跳進來分析得頭頭是道,其中有些錯誤連篇,有些是順著北京思維寫的,有更多是見獵心喜只想著把川普形容為一個白癡的。

曾有個外籍記者形容,台灣新聞在全球平台上就是個「war and peace story」——會不會打仗?如此簡單而已。美國人更關心這件事,是因為《台灣關係法》中對美國協防台灣模糊的承諾。台灣人希望美國協防,美國一般人不想要子弟為一座遠方島嶼犧牲生命、捲入可能的軍事衝突,事情就是這樣。

除非是精研台灣問題的專家,否則國際社會對台灣的認知其實很片面零碎,不要說一般民眾,連記者都不見得搞得懂其中奧妙玄虛,這一篇《時代》雜誌北京特派員發出的稿子〈Why Donald Trump Really Shouldn’t Play Games with China Over Taiwan〉是最佳範例,連一中原則和一中政策、《台灣關係法》不是條約而是法律,以及什麼是九二共識都搞不清楚,也能夠分析得口水噴滿地。

在全球大亂寫以及台灣本地聲音不夠受重視、以英文為主的對外發聲力道也不夠強的背景下,像譚慎格(John Tkacik)、卜睿哲(Richard Bush)這些真正知道台灣是怎麼一回事的人的言論,此刻就顯得特別重要。

12月13日卜睿哲在布魯金斯智庫發表這篇〈An open letter to Donald Trump on the One-China policy〉,作為他對川普的示警,整理重點如下:

第一、一中政策是美國主動採取的政策,而非北京強加於華府的,而且它早在美中1979年建交之前就已存在。

第二、美國一中政策的核心是「不追求兩個中國政策」。ROC與PRC政府在冷戰期間均堅持自己才是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雖然美國希望與兩邊都維持關係,但他們都要美國選邊。所以尼克森政府自1972年起開始準備轉換承認,卡特政府於1979年完成建交,並據此交換中國追求「和平統一」的基本政策。1982年,雷根政府在公報中將美國不尋求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正式形諸文字。

第三、因為美國放棄了兩個中國政策,所以承認PRC之後不再能承認ROC,但卡特政府與國會為了維持對台關係而創造了非政府組織AIT。AIT就是美國政府的附屬單位,它的員工就是美國政府人員,負責的也是政府業務。長久以來美台一直有廣泛密切的溝通。美台關係的惡化並非此溝通架構的問題,而是雙方領導人的目標有衝突。

第四、美台安全關係,小布希和歐巴馬政府約各對台出售120億美元武器。美國針對中國對台動武發出警告,且暗示可能會馳援台灣。這裡諷刺之處是,美國和一個它不承認的國家軍事合作,協助它對抗一個美國的邦交國。

北京不放棄動武的理由之一是台獨,但蔡英文不太可能追求獨立,台灣目前關鍵問題是內政,多數人和蔡英文也都希望維持現狀,台灣人很實務的理解,追求獨立將引來中國攻擊。

美國一中政策始終主張兩岸問題必須和平解決,柯林頓在2000年5月為一中政策再加上一個重要註腳:台灣和中國之間的問題必須在台灣人民同意下以和平方式解決。

老卜強調,柯林頓加上的那最後一句(在台灣人民同意下)很重要,因為台灣民主化之後,美國政府認為兩岸對未來的討論都不能缺少台灣人民的聲音,北京的統一提案必須能夠滿足台灣人的希望,而台灣人在美中針對台灣問題的討論也絕對有一席之地。台灣人深知過去華府的中國政策曾忽略台灣人民,這個聲明是對台灣人的保證。

卜睿哲最後歸納美國一中政策的兩個重點:

美中於1979年建交,美國如何與台灣互動屬於當時「包裹協議」的一部份,無論如今美中關係存在什麼問題,犧牲台灣也不會為貿易、北韓、南海或其他議題為美國帶來好處,反而可能傷害美中整體關係而使中國重新考慮武力統一,致使台灣受害。

使用一中政策作為美國籌碼不但不實際,也不道德,因為台灣不是可交易的商品,而是2300萬人的民主社會,美國的好友,不能被視為籌碼。與中國就一中政策談判會製造陷台灣於險境的不確定性。

此文確實點出了美國對台政策的部份背景和巧門,但最主要目的不脫以民主黨身份洗共和黨總統當選人川普的臉,規避了過往民主黨政府的對台作為/不作為,無法說明民主黨對台政策對台灣帶來什麼真正的好處,也無法反駁共和黨對台政策較為主動積極的歷史事實。所以,看看就好。

歐巴馬政府與民主黨在過去八年來始終未曾對台灣問題和美國的台灣政策有所著墨,同時被廣泛認為對中國過於軟弱,在川普與蔡英文通電話之後受到責難,亦屬難免。

同樣曾在台灣、中國兩地擔任外交官,也長期任職國務院的已退休官員譚慎格,和老卜一樣被視為台灣通,但他親台的立場更明顯一點。我喜歡聽譚慎格談事情,來自於他能針對問題作提綱絜領式的清楚回答。12月12日他在《華盛頓時報》投書,名為〈Five myths about ‘one China’〉,重點如下:

Five myths about ‘one China’ 一中的五個迷思

迷思一:一中政策代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美國從未承認台灣或福爾摩莎為中國的一部份,至今亦如此。1978年12月16日卡特總統承認北京政府,在隨後的美中公報中有下列謹慎的用語:美國認知中方主張只有一個中國而台灣為中國一部份的立場。兩個月之後副國務卿Warren Christopher在參院聽證會上作出細緻的外交闡述:美國認知中方主張台灣為中國一部份的立場,但美國不同意此立場。

由於二戰後複雜的合約問題以及中國在韓戰中與聯合國作戰,美國甚至不承認台灣為ROC的一部份。1982年雷根總統提出六項保證,其中包括美國不會改變它對台灣主權的立場,同時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擁有主權。雷根之後的美國政府也一再重申六項保證。

迷思二:中國和台灣在1992年針對一中(概念)達成協議

台北與北京代表於1992年在香港會談,達成模糊的口頭同意如下:雙方均認為只有一個中國,但各自定義一中為何。然而1993年8月北京發表白皮書,宣佈PRC擁有台灣主權,台灣不享有自決權,台灣領空屬於中國,因此所有外國航班必須得到北京許可才能飛往台灣。三個月之後,台灣發表聲明表示中國並不意味PRC,台灣亦非PRC之一省,因此ROC與PRC乃兩個互不隸屬的國家。自此,北京和台北針對一中的共識,只剩下字典裡的中國。

迷思三:美國有一個「一中政策」

美國官員經常提起一中,定義則各有不同。2004年東亞助卿James Kelly在國會聽證會中發明了「我們的一中政策(our one-China policy)」這個新詞。他說「要定義一中會沒完沒了,在我的證詞中,我提到我們的一中政策,而我並未真正定義它,也不確信我真能簡單的定義它,但我能告訴你的是它不是什麼⋯⋯它不是北京所說的那個一中政策。」所謂的一中政策大概只意味著美國政府在同一時間點只承認某一個「中國」政府。

迷思四:美國從來沒有「兩個中國」政策

儘管美國始終希望達成「一個中國」的目標,但它在中國參與韓戰後仍決定承認台灣的國民黨政權,也支ROC參與聯合國。美國為了防止台灣失去聯合國席位,曾採取兩個中國政策。

最終,美國和盟邦在1971年10月的中國聯合國入會案中投下反對票,因為該案也將同時將台灣逐出聯合國。該案最後依然通過,但美國持績同時和北京、台北維持外交關係直到1979年。這個兩個中國政策由1969年持續到1979年。

迷思五:美國不承認台灣獨立

美國表明「不支持」台灣獨立,但它自己制定的法律似乎並非如此。美國國會1979年通過台灣關係法,該法表明美國法律中提及的各國家、政府或類似實體,也都包含台灣在內。美國國會也確立美國政策為「必須維持足以抵抗以武力或其他形式脅迫台灣人民(people on Taiwan)安全或社經系統的力量。」

譚慎格在2008年6月馬政府剛上台時,在傳統基金會的一篇長文〈Taiwan’s “Unsettled” International Status: Preserving U.S. Options in the Pacific〉中,對台灣地位作出更詳盡的說明和考證,重點如下:

——美國始終認為台灣地位未定。美國承認PRC,但對究竟「誰擁有台灣(主權)」立場極為模糊。

——某種程度來說,美國鼓勵兩岸交流,是造成台灣經濟過度仰賴中國的背景之一。而美國外交界已愈來愈傾向北京,視台灣為可能發生戰爭的衝突點。

——美國的一中政策其實並不把台灣視為「一中」的一部份,而是在實務上將它視為國家來對待。

——小布希政府後期對扁政府的敵意,造成台灣解讀美國希望兩岸全面交流。

——有關「現況」,二戰後一份極機密國務院報告指出,台灣地位係故意未定,美國身為對日主要戰勝國,對此問題握有核心利益。台灣問題是蘇聯不願簽署舊金山和約的主因之一。1952年ROC外長表明「台灣不屬於我們,目前日本亦無權轉讓台灣(主權)」。

——美國也不願承認ROC對台灣擁有主權,它和ROC簽定的協防條約中只願協防非ROC領土的台灣與澎湖,而不包括ROC領土金門與馬祖。

——1971年美國在聯合國大會提出雙重代表案,季辛吉表示台灣地位未定為雙重代表案的重要理論支撐。而蔣介石代表在遭驅逐後隨即離場而不願尋求替代方案,原因在於不願「只代表台灣人」,否則將會造成執政合法性質疑,而且有可能必須被迫修憲。

——如果台北和北京都堅稱台灣地位已定,將會使美國主張台灣地位未定的立場弱化。

——美中建交的上海公報中,英文特別使用「acknowledge(認知)」一字,中文翻譯則為「認識到(takes note of)」,而非「承認(recognize)」。

——季辛吉曾說,如果台灣地位已定,美國提出的兩岸問題「和平解決」就很矛盾,因為「我們對中國領土能說什麼?」

——國務院資深官員Arthur Hummel曾說,台灣問題的最終解決可能會是台灣獨立。

——如果台灣屬於中國一部份成真,台灣海峽的海空將被視為中國所有,傷害國際社會航行飛越權。

——2007年聯大秘書長潘基文片面稱台灣為中國一部份,美國發出九點照會中,強調美對台灣地位無立場,不承認亦不否認中方主張;美國不以政治術語定義台灣;美國不認為台灣為中國一部份;如果聯大聲明台灣為中國一部份,或迫使台灣在所屬機構採用具此意涵的名稱,美國將不予承認。

——2007年8月30日,一名美國官員表示「台灣或ROC目前仍不是國家」,又說「美國視台灣/ROC地位未定」,但仔細思考會發現這兩句話有所矛盾,因為稱台灣不是國家就已決定了台灣地位。

文末,譚慎格對美國政府的建議是:

  1. 不要再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
  2. 重申台灣地位未定
  3. 重申台灣人民對未來有決定權
  4. 重申台灣民選領導人的合法性
  5. 視台灣為擁有國際人格之實體
  6. 鼓勵美國盟友支持台灣現有國際地位

可見,美國國內各界對台灣問題,尤其是一中政策的見解,也是相當不一致的;而台美雙邊、台灣內部對所謂的「現況」,看法更是大有不同。事實上,它們隨著不同時間和不同在位者,被作出了不同解釋(或曲解)。

譚慎格、卜睿哲和沒人搞得懂的「維持現狀」或「一中政策」(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2 9 專題文章

譚慎格、卜睿哲和沒人搞得懂的「維持現狀」或「一中政策」(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文:Chris Wang

譚慎格、卜睿哲和沒人搞得懂的「維持現狀」或「一中政策」(上)

先來碎念一下歐巴馬(Barack Obama)。

才寫完上篇,歐巴馬就來了個記者會,而且在裡面胡言亂語,其中關鍵句是「台灣人同意,只要他們能夠持續有一定程度的自治,他們就不會宣佈獨立(The Taiwanese have agreed that as long as they’re able to continue to function with some degree of autonomy, that they won’t charge forward and declare independence.)。」

這等於是單方面錯誤/過度解讀台灣人意志,私自為台灣人作了決定,再一次的,民主黨為了打川普(Donald Trump),又誤傷了台灣。很諷刺的,歐巴馬的發言事實上有可能違反了美國「一中政策」的基礎原則——「在台灣人民同意下」(the issues between Beijing and Taiwan must be resolved peacefully and with the assent of the people of Taiwan),柯林頓(Bill Clinton)應該出來糾正他的小老弟才是。

而這其中的關鍵字又是autonomy。歐巴馬選擇這個字,若非無知的錯誤,就是他對兩岸問題有著根本性的錯誤認知。世界上有兩打以上的國家有「自治區」(名稱各異),最重要的是,中國也有五個自治區(如西藏、新疆)加上形同自治區只是名稱不同的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而北京也一再宣稱港澳、西藏等地為「高度自治」。上述自治區幾乎都是該國的一部份,所以選擇autonomy這個字會帶來錯誤的意涵,暗示只要台灣高度自治,成為中國一部份也OK,而且不會宣佈獨立。

歐巴馬第二個應受譴責之處,來自於發言中透露出他完全認可「因為中方將台灣列為比南海還重要的核心利益,因此為了台灣與一中政策去冒犯中國是不智的」,這或許是符合美國利益的說法,但在道德上已經墮落到無法形容的程度,也顯示出他被形容為「對中軟腳馬」不是沒有道理的。

話講成這樣,如果被延伸解讀、砲轟,也是自找的,活該。

不過從歐巴馬這個例子,更加可以理解到,連美國人自己針對台灣問題也經常說不清楚。像「維持現況」和美國的「一中政策」這兩個名詞,長久以來就被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詮釋和(說難聽一點)操弄,要捏成圓的扁的全憑他高興。

要說「維持現狀」,美國很高興,許多台灣人也支持(當然也有不同意的人,認為因為狀況一直是動態變化所以沒有現狀可言),對中國來說稱不上是挑釁,也不太容易反對。不過台美中三邊對現狀的詮釋都不同,甚至連台灣內部也有不同解釋,一旦吵起架來根本是雞同鴨講。

先談台灣內部,「維持現狀」是蔡英文2016年大選主要的兩岸政見訴求。國民黨很愛虧她「說了半天你不是要維持馬英九主政下的現狀嗎?」「蔡英文抄襲馬英九!」,馬英九自己也很愛說「你罵我賣台,卻又要維持我的現狀」、「被罵八年但繼任者還是要維持現狀」。

馬英九定義的現狀,大概可以用「不統、不獨、不武」、「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台海和平」幾個概念來解釋。

那麼蔡英文呢?根據媒體報導,她對現狀的闡述如下:

  • 她的「維持現狀」是民主透明、人民參與,不是黑箱作業,更不是民主倒退;她的「維持現狀」也是維持公平正義、是全民共享,不是少數人寡占,也不是權貴壟斷;她的「維持現狀」是要確保台灣人民的選擇權,而馬總統的兩岸政策,將會限縮人民的選擇空間(UDN.com
  • 總統蔡英文今天在國慶演說表示,對兩岸關係,要建立具一致性、可預測、可持續的兩岸關係,維持台灣民主及台海和平現狀是新政府堅定不移立場。「維持現狀是我對選民的承諾」(中央社
  • 所以當我說,兩岸政策的重點是「維持現狀」的時候,我要強調的是,維持台海和平與兩岸的穩定發展,將是民進黨執政後的重要目標(蘋果日報
  • 在CSIS智庫演說中,她則提及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並再次強調透明化與人民未來選擇權(DPP官網

先插個題外話,國民黨陣營當時曾攻擊蔡的「憲政體制」說,聲稱蔡未提及憲法本文。我在此文中發表過個人意見:

對民進黨一向不是太友善的美國在台協會理事卜道維(David Brown)隨即在會後問答時追問蔡英文,何謂「現存的憲政秩序」(existing constitutional order)。

蔡英文的回答是:「…which covers the provisions of the Constitution itself, subsequent amendments, interpretations and court decisions based on these provisions and practices by different divisions within the government and different sections of the population here.」

翻成中文就是:「(憲政秩序)包括憲法條款本身,後續的修正案,法庭根據這些條款的解釋和判例,以及不同政府部門和台灣民間各不同階層對憲法的實踐」。我自己的詮釋是,因為憲法是個有機體,因此蔡英文對憲政秩序似乎強調法庭解釋與憲法的實際實踐,更勝於死的憲法條文;這是「憲政」與「憲法」的不同,也凸顯出藍綠兩黨對憲法體制根本性的不同看法。

綜合起來,她所說的「維持現狀」,自然也包括台海和平——誰會主張台海動武?另外重點就是非寡占壟斷、透明化的兩岸關係與交流,以及確保人民選擇權。每一點都是針對馬執政期間的缺失而來,所以兩人定義的現狀是不同的。硬要說蔡英文跟隨馬英九的維持現狀,實在只是耍嘴皮,很沒有意義。

確實,獨派對蔡的「維持現狀說」也有不滿,因為他們認為現狀無法維持,而且已被馬政府改變(也就是對中傾斜)。

有關這一點,我個人認為這是蔡英文的選戰戰略,在〈維持現狀:蔡英文以中美之劍攻中美之盾〉文中我曾經對維持現況、一中政策和蔡英文的戰略模糊有以下描述:

蔡英文成功的利用了「維持現狀」這個長久以來一再默默傷害台灣利益的名詞,塞住了中美的嘴巴。畢竟,對中國而言,你如何去將維持現狀解釋為挑釁?而對長期採取戰略模糊的美國來說,我只是祭出相同的戰略模糊而已。

所謂「維持現狀」這個名詞,也不知道是誰發明的,南北韓、以巴衝突,也從沒聽誰說過要雙方維持現狀,但是這個名詞用在台灣問題上可是博大精深。

美國最喜歡使用這個名詞,所以台灣人也不能不用。陳水扁在政策已逐漸向極端移動的2007年,曾把現況定義成「台海現況就是一中一台,兩邊互不隸屬,各有自己的國名、國歌、立法和司法系統與軍隊。」

美國如何定義現況?東亞助卿James Kelly在2004年曾說到:「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或是任何片面作為改變我們所定義的現況(change the status quo as we define it)」。2006年國務院發言人被記者窮追猛打「究竟美國定義的(台海)現況為何」時,顯得左支右絀,只說「我該說的都已說完了」,到頭來閃避了這個問題。美國國防部倒是比較老實,助理國防部長Peter Rodman在2006年回答此問題時說,「如果中國現在沒有彈道飛彈指向台灣,過了幾年之後卻有700枚指向台灣,我想那就叫作改變現況。」

(略)

美國不只現況說不清楚,連它的「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也一樣。卜睿哲曾經在他的書上提到,美國的一中政策不是一套具有線性論證的政策,而是華府視時機和需要截取不同元素而成的排列組合。Jim Kelly在被問及一中政策內涵時也曾說:「我可能無法告訴你它是什麼,但我能夠告訴你它不包含什麼。」

簡單的說,美國行政系統從來未曾清楚的定義「現況」和「一中政策」,而且是故意的,因為維持模糊最能維持彈性和美國的國家利益。國務院的腦袋和國防部一向差很多。

中國定義下的現況是最清楚的。中國定義的台海現況,就是它的一中原則,也就是「世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中國的主權和領土不容分割」,而且現況不由美國或台灣來定義。與其說這叫現況,不如說這叫作它的夢想,而且是完全脫離現實的春秋大夢。

國民黨政府宣稱的現況,是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和九二共識、先經後政什麼一大堆附加元素。基本上國民黨的現況也不符合中國要求,但他們很自豪的靠著這套戰略模糊,向台灣人民說他們換得了數十年和平以及偌大的經濟利益。

(略)

國民黨常喜歡說外界只批評它的九二共識,忽略「一中各表」的精髓;相同的,解讀蔡英文這一次的「維持現況」說,也不要忘記她的重點其實在附加條件,那就是和平、協商和兩岸關係正常化。

簡單的結論是,中國的現狀和政策一直都是最清楚的,就是它鐵板一塊的「一中原則」。美國表面上看來像念經般的強調三公報和《台灣關係法》,但是對現況和一中原則始終沒有非常清楚的定義,因人因時而異,也如同卜睿哲說的「它不是一套具有線性論證的政策」。至於台灣,馬蔡兩人或藍綠雙方定義的現況也不同,綠營對於華府的一中政策或北京的一中原則都非常感冒(綠營支持一中的前提在於一中一台),藍營對於一中,口頭上堅持ROC,但心裡和作法上好像都不太介意一中到底指的是誰。


既然都寫這麼多了,就再多一點也無妨。我曾經吃飽太閒,節譯了美國國會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資深研究員Shirley Kan(現已退休)在2014年10月發表的〈Evolution of the One China Policy〉一文,整個PDF檔有90頁之多,所以挑了重要的部份翻譯,其中對美國政府一中政策的演進和對台政策基本立場,有詳細的描述,如下:

自1971年以來,美國總統——公開或私下——均在PRC的理解之下明確表達美國的一中政策。國會對於美國是否在任何新協議或立場調整中趨向北京的「一中原則(one China principle)」——在主權、軍售或對話的面向上——均予以監督。美國不承認PRC聲稱擁有台灣主權,也不承認台灣係一主權國家,它的政策將台灣地位視為未定(unsettled)。在附加條件之下,美國政策將「台灣問題」(Taiwan question)留予海峽兩岸人民解決——一個經過台灣人民同意、未經單方面變動的和平解決。簡言之,美國政策聚焦在台灣問題解決的「過程」,而非結果。

==

歐巴馬於2009年上台後,台海雙方聯合浮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口頭合作。然而,雙邊對於PRC對於統一談判、台灣地位、台灣自我防衛和美國對台提供軍售與其他合作的目標,仍存在岐見。在2014年9月23日,29名眾議員聯合致函國務卿John Kerry,要求進行最新的台灣政策評估(Taiwan Policy Review,上一次已是20年前)以檢視與台灣的擴大交流。

==

美國在三項美中公報中並未明確表達它對台灣地位的看法。1972年,當時美國仍承認ROC,尼克森政府表示它「認知(acknowledge)」「台灣海峽兩岸的所有中國人(all Chinese on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均堅持只有一個中國而台灣為中國的一部份,美國亦不挑戰此立場。美國承認PRC之後,於1979年和1982年再次「認知中國人的立場(acknowledged the Chinese position)」——一個中國和台灣為中國的一部份。

不過,1982年的公報進一步指出美國無意尋求「兩個中國(two Chinas)」或「一中一台(one China, one Taiwan)」之政策,雷根總統的聲明則說「台灣問題是留給海峽兩岸中國人自行解決的事務」。TRA並未討論到一中的概念。1994年,柯林頓政府在完成對台政策評估後表示,美國「認知」中國人有關一個中國的立場,「自1978年後,每一屆美國政府均重申此政策。」

雖然這些政策聲明都很類似,有人表示美國政策立場自1972年形成之後,已逐漸偏向PRC的一中原則,而非穩定的在北京和台北之間保持中立與等距。1982年,John Glenn參議員批評卡特和雷根政府:

1979年雙方同意的聯合公報中的模糊描述,使(美國)更進一步的承認PRC聲稱擁有的台灣主權。雖然「認知」字眼還在,我們的認知已經有著很大的變動。我們不再只是認知兩個中國均聲稱世上曾經只有一個中國,而是認知了中國宣稱的世上只有一個中國。同時,不再提及「海峽兩岸中國人均聲稱」這個關鍵句,人們可能會將此解釋為我們已經由指出雙方歧異的中立旁觀者成為接受中國「只有一個中國」立場的一方。

顯然的,這是PRC的詮釋… 最近,北京威脅除非華府終止軍售台灣,否則將把雙方往來關係降級,使雷根總統必須在1982年5月致函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保證「我們的政策將持續根基於只有一個中國…」如今我們稱世上只有一個中國為我們的政策,美國政策,而且很明顯的暗示——雖然未明說——台灣是這個中國的一部份。至於之前使用的「認知」已完全被棄之不用…我不認為任何人能夠辯稱美國的對台與對中政策在過去十年沒有劇烈的變動。

讓我再度強調,在1972年,我們認知兩岸中國人均堅持世上只有一個中國。今日的美國政策,則說世上只有一個中國。儘管立場多年來歷經變動,國務院仍在任何場合都向國會確保美國政策基本上沒有變化。

最後,在這一波台灣新聞全球大亂鬥之中,有幾篇值得一看、為台灣發聲的文章,列舉如後: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3 9 專題文章

川蔡熱線後,台灣在美中台三角戰略關係中該做的兩項革命性任務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文:李黎明(台北市立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川蔡熱線」把台灣的處境帶到一個轉折點,而非休息點,甚至勝利點。若為後者,則可以靜觀其變、保持低調,若為前者,就必須主動作為,以免坐失良機,甚至淪為魚肉。這個觀點,近些日子已經逐漸被媒體接受,然而,並未見到任何具體的政策建議。本文嘗試從戰略三角理論的思維,提出一些看法。

就戰略觀點而論,台灣目前正處於美、中、台三角戰略關係的關鍵時機。政策的處置若不同,就往往將此種三角戰略關係帶往截然不同的後果。政府應該進行一種戰略的思考,找到對國家社會的安全保障,而非將人民帶進戰爭的賭局。

三角戰略關係,並非必然存在。在上個世紀50、60年代,美、中兩國對抗的年代,亦即兩岸軍事對立的兩蔣時代,台灣只有偏向美國這一邊,沒有其他選擇,自然沒有三角戰略的條件。然而,自從蔣經國晚期開放兩岸交流,馬政府時期加強兩岸關係以來,美中台戰略三角關係已然成型。簡言之,在這個關係中,任一方的態度均將引發其他兩國的敏感性反應。

例如,馬政府與中國大陸過從緊密之際,美國就公開表示負面的關切。這一次,川蔡一席電話,引起國際媒體非同小可的震撼與臆測,其實就是將台灣提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然而,這個情勢是動態的,尚有諸多未知的可能變化。

在戰略三角架構中,有一項最基本的戰略原則。那就是:任一方都不利於同時對其他兩方交惡,從而使自己淪為「孤雛」之地位。反之,任一方都應追求與另兩國的友善關係,力求居於「樞紐」之地位。這個邏輯,在人際關係中,任誰都知,但在國家政策之中,卻極少能夠或願意做到。

螢幕快照_2016-12-16_上午10_46_59
Photo Credit: 李黎明

台灣應該如何運用這種戰略架構?使自身避免淪於極為不利的孤雛地位,甚至,能夠扭轉情勢,將台灣置於三方之間的樞紐地位?答案是,台灣必須進行兩項革命性的任務。所以稱之為「革命性」的任務,是因為蔣經國晚年以來,包括蔣經國的解嚴李登輝全盤自由化陳水扁政黨輪替馬英九的兩岸蜜月,都是台灣進行翻轉大局的革命性進程。對這一次變局的因應,亦具有革命性的意義,除非無所作為。

台灣究竟應該如何施展美中台三角戰略作為?戰略不是陰謀,它是客觀理性的「陽謀」。因為,每個國家都堅持並理解雙方的國家利益,承認它是一種同時存在而不可做為理想主義式一廂情願的固執。具體而言,台灣要做的第一項革命性任務,就是要翻轉兩岸關係,從民進黨主席蔡英文2010年「十年政綱」隱含的「民共論壇」或「民共對話」意涵為記憶起點,重新與中國大陸建立良善的「民共關係」。先回復到「九二共識」為「再起點」,期使後續的問題可以良性發展。

台灣要做的第二項革命性任務,就是讓美國回顧台美雙方的歷史鏈結,喚回共同防禦的歷史經驗。更具體的說,在川普(Donald Trump)有意或無意之間,對美至少大膽提出軍購基本目標,例如連土耳其、義大利、以色列均已購置的F-35第五代戰機等等。雖然台灣這些建軍目標,對解放軍空軍已無超越邊際效應的意義,但至少可以做為對週邊國家的現代主權國家的基本防禦性能力,這是台灣的基本權利。以上這兩項台灣的革命性創舉,目標在於與美、中雙方建立良善的雙邊關係,以確保國家社會的安全條件,至少不致淪於「孤雛」地位。更值得一試的理由是,看不出它的風險可能。

至於美、中兩方,他們比我們有實力亦聰明,最佳的結局是三邊維持現狀,台灣也可能同時獲得中共的善意與美國的實質軍售。而較差的結果可能是美、中任一方獲致「樞紐」地位,但由於台灣釋出的對兩方善意,在美、中兩方國家利益前提之下,應該會降低使台灣淪為魚肉之境地。如果不相信台灣的退讓,會使中共釋出善意,那就問問習大大吧!

上述革命性的作為,在已經蛻變為保守屬性的國民黨看來,或曰離經叛道。然而,對於一個日正當中的革命政黨民進黨言,應該不難認同。僅僅在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之中,世人已經看到川普的「顛覆」、安倍的「豹變」、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鷸蚌相爭」,以及更早一些歐巴馬(Barack Obama)對共產古巴的「和解」。縱觀全球,大家都在進行著革命性的轉變,至少它是在國家社會利益的名義之下。蔡政府是否要重新反思國際現實、時代風潮,甚至是被譽為「時代思想人物」的浪潮之中,作出理性而非理想的革命性行動?讓時代記得妳,而非被時代所吞噬?

無論如何,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不容對國際現實主義心存忽視,也不容對空泛理想主義的歷史失敗經驗知識失去警惕。美中台三邊關係,不是知與不知的問題,而是願與不願或能與不能的問題,這也是人民生存與性命攸關的問題。

附記:閱讀貴刊〈台灣只是美國跟中國交換利益的籌碼嗎?〉一文,深覺一篇相當主觀的戰術層次推論,竟能做為戰略層次的結論,此勢將造成知識偏狹化所導致的可能悲劇,慎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