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川蔡熱線後,台灣在國際舞台的哪個位置?

「台灣獨立救中國」系列一:誰跟你是同盟!從歷史上的滿清,談起俄羅斯對中戰略

2015/06/26 , 評論
彭振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彭振宣
曾經夢想成為一個菁英,但很快就發現這個世界不需要菁英。於是希望讓自己成為一個公民。以一個公民的力量思考、行動,想親眼見識看看匯聚每一個公民的「共和」力量,究竟能為社會,為這片土地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一年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台灣獨立」其實是在「救中國」:美國不會為了「保衛台灣」向中國宣戰,但絕不允許西太平洋被單一強權控制》來分析台灣戰略,乃至西太平洋美中博弈的問題。

當時這篇文章只單從美國的戰略規劃來看西太平洋的戰略問題,而今日則打算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台灣,乃至西太平洋問題對中國的意義。這次的文章非常長,恐怕也無法一次寫完,因此將分為三篇完成。第一篇將要寫的主題是「俄羅斯的戰略對中國的影響」,第二篇則是「中國當前的戰略失衡」,第三篇則是談「台灣獨立對中國發展的正面意義」。

雖然分成三篇,但這三篇所扣連的核心主題仍然是:「台灣獨立」其實是在「救中國」。只是這次不再是由美國的角度切入,而是從中國的角度出發,探尋對中國最具有優勢的戰略佈局究竟為何。而「台灣獨立」又為何對中國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要談中國的戰略之所以困難,就在於今日的中國其實是一個「沒有自身戰略的國家」。中國的朋友看到這邊,恐怕多半會不以為然,認為中國現在明明就有明確的戰略路線,也有明確的利益宣示,怎麼會是「沒有自身戰略」?

確實,在前一篇文章中就曾經提過,中國現在明確的向美國,乃至世界傳達出一項訊息:那就是中國希望在西太平洋崛起,成為東亞的區域強權。一如當年秦國稱霸西垂,與齊國並稱東西帝一般。然而,這樣的戰略宣稱,對中國而言真的有益嗎?我們甚至應該更進一步談,這套戰略價值真的是中國人自己發展出來的嗎?

在回答上述兩個問題之前,我打算先來討論一個對中國來說,重要性更勝美國千倍的鄰國「俄羅斯」。因為真正主導當代中國戰略發展方向的恐怕不是別人,正是這雄踞北方的強鄰。而最終真正能威脅現代中國的,恐怕也不是被中國人當作世仇的「日寇」、「美帝」,而是這頭北方的北極熊「俄羅斯」。

跟美國一樣,俄羅斯對中國的傳統戰略也是要從清朝談起,而且比起美國還可追溯到更久遠的盛清。俄羅斯第一次與中國發生關係,在17世紀中後期。當時俄羅斯的拓荒者橫越西伯利亞,建立了一系列的殖民城塞,最終開始與新興的清王朝接觸。

1734年中國北部邊界在尼布楚(位於俄方邊界內)附近|Photo Credit: Jean-Baptiste Bourguignon d’Anville Public Domain

俄國人在雅庫次克(Yakutsk)建立據點後,就希望南下往黑龍江流域發展。但此地當時已經是滿清統治的區域,因此俄國在精吉里河口、尼布楚(Nerchinsk)兩地建城擴張的計畫,都遭遇滿清軍隊的迎頭痛擊。但後來俄國人趁滿清忙於平定三藩之亂,又鍥而不捨的重建尼布楚城,興建雅克薩(Albazino)城。

滿清的康熙皇帝也立刻還以顏色,1685年滿清夷平雅克薩城,隔年俄國試圖重建,又遭到滿清二度圍城。但這次滿清卻沒有徹底殲滅俄羅斯在當地的勢力,而是改為跟俄羅斯妥協,簽訂《尼布楚條約》,原因就出在當時滿清忙於對付另外一個大敵「準噶爾汗國」。

準噶爾汗國是蒙古的後裔,元朝在朱元璋北伐後並沒有被消滅,而是退入塞外成為「北元」。而蒙古人在退入塞外後陷入長期內戰而分裂,其中一支稱「瓦剌」(又稱「衛特拉」),曾短暫統一蒙古,並大破明朝軍隊進攻北京(土木堡之變),而準噶爾汗國便是瓦剌分裂後所出現的國家。

在1688年滿清正包圍俄羅斯的雅克薩城時,準噶爾汗國為了統一蒙古,而向喀爾喀蒙古(大約今日的外蒙古)發動攻擊。喀爾喀蒙古自願投降滿清,並希望滿清幫忙擊退準噶爾,由此開始了滿清與準噶爾汗國橫跨17、18兩個世紀的血戰。

而滿清在盛世時期之所以無力徹底逐退俄羅斯的勢力,便是擔憂俄羅斯會與準噶爾合作發動進攻,也因此與俄羅斯簽訂了《尼布楚條約》畫定雙方疆界。在中俄第一次交手中,我們便可以發現,在中國全力抵擋下,俄羅斯並無力強行侵吞中國領土。然而當中國陷入與其他國家的對外戰爭時,俄羅斯卻能夠作為「關鍵的第三方」,讓中國接受對俄羅斯有利的條件。

《尼布楚條約》並非俄國人有意為之,該條約也並未讓滿清喪權辱國,然而進入清末時期,俄羅斯便開始複製這樣的方式侵吞滿清的領土。1858年《璦琿條約》,俄羅斯便趁滿清在1856年陷入與英法的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的機會,假意「調停」,要求滿清割讓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6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更在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的1860年,趁火打劫簽訂《中俄北京條約》,併吞烏蘇里江以東4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而其中包含了日後出產石油的庫頁島與重鎮海參威。

但妙的就是俄羅斯在1860、1870年間,透過資助浩罕汗國為藉口派兵佔領伊犁,試圖直接侵略滿清的新疆,不過這個企圖被左宗棠以一連串的軍事行動粉碎。由此更使俄羅斯明白,除非依靠「武裝調停」的迂迴模式,否則仍是無法透過直接侵略的方式併吞中國領土。

Photo Credit: William Heysham Overend Public Domain

時序進入民國,民國時期第一個提出完整的中國對外戰略者,當屬孫文。而孫文最成熟的戰略政策,則是見於1924年11月28日於日本神戶所發表的《大亞洲主義》演講。孫文的這篇《大亞洲主義》非常重要,卻長期被中國與台灣忽視。在這篇演講中,孫文建構了一個亞洲同盟的遠景。而這個亞洲同盟則是以中國為中心,與日本、俄羅斯、印度、土耳其建立的亞洲反帝國主義同盟。

在這個架構中,日本、俄羅斯、印度、土耳其將成為中國東、南、西、北的四個戰略緩衝國。由中國提供生產力與經濟資源,讓這四個國家建立武裝,共同抵禦歐美先進國家對亞洲的干涉。同時這四個國家也能相互干涉牽制,才不會發生中國與單一亞洲國家開戰的慘況。

這篇《大亞洲主義》的重要性,除了上述的戰略觀點外,也說明了為何孫文願意在1923開始「聯俄容共」。孫文聯俄容共,並不是單方面的倒向與共產黨合作,而是其心目中「中、日、俄、印、土」五國同盟的第一步。也因此在一年後的1924年,孫文親往日本開始遊說日本加入,啟動同盟的第二步驟,同時也在於引入日本勢力制衡俄羅斯。

《大亞洲主義》發表的時機,更是孫文受馮玉祥之邀,入北京準備「共商國是」的半途,可見這應當是孫文準備在中國統一後立即施行的外交方略。然而可惜的是,孫文在隔年一月肝病發作,三月便撒手人寰,因此這項外交計畫也就因孫文死去而擱置。

而這篇《大亞洲主義》演講在發表後,立刻在中國境內遭遇強烈的批評,而批評者不是別人,便是前一年才與孫文同盟的共產黨人。當時俄羅斯雖然已經不再是沙皇治下的帝國,但他對中國的外交方略仍然很明顯。

要是中國沒有外敵,俄羅斯根本無法從中國身上取得任何好處。對俄羅斯而言,孫文的外交策略是絕對不利於俄羅斯對華利益的。因為孫文建構的戰略要是成型,中國四面都將被強力的盟邦包圍,而且在互相牽制下,俄羅斯對中國根本找不到可趁之機。

也因此俄羅斯最需要的是幫中國製造一個敵人,因此早在孫文的《大亞洲主義》演講發表前。共產黨人李大釗就在1919年初發表了《大亞細亞主義與新亞細亞主義》,李大釗批評中日合作只是日本勢力入侵中國的藉口,並推銷了一「新亞細亞主義」來取代中日合作的「大亞細亞主義」。然而細觀這個「新亞細亞主義」的內容,其實不過是同年列寧推出的「蘇共第三國際」。

接下來直到抗戰發生前,中國其實就是在孫文與李大釗所提出的兩種戰略路線之間搖擺。蔣介石繼承了國民黨後,並未改變孫文建立中日合作的外交政策;但蔣介石基於自身的反共立場,便將孫文的「中、日、俄、印、土」五國同盟改變為中國藉由日本拉攏德國,成立「中、日、德」三國反共同盟。

滿洲國時期宣揚日本人、漢人與滿州人友好和諧的海報|Photo Credit: Manchukuo State Council of Emperor Kang-de Puyi Public Domain

蔣介石的機要秘書陳立夫在其回憶錄《成敗之鑑》中,就曾回憶在1935年時曾親自指示當時的外交部長汪精衛:「以中日戰爭之促成者為蘇俄,藉以拆散軸心國家之聯合,並以解除蘇俄被東西夾擊之危險。我國之對策,應使日本方面採北進戰略,毋使西進,並予以便利,使兩虎相爭,互耗國力,以解除中日戰爭之危機。」

而遲至1937年中日關係已瀕臨開戰邊緣,陳立夫仍是遊說日本議員訪問團:「我可預言中日戰爭結果如何以相告,請諸君紀錄下來。貴國將被資本主義者所控制,中國將被共產主義者所控制,兩敗俱傷,一無所得。故希望貴議員先生均能以權力制止貴國少壯軍人,毋被他國所利用,而自誤誤人,並請查閱孫中山先生《大亞洲主義》之演講詞,以明中日兩國應遵循之途徑,則幸甚矣。」

也無怪乎汪精衛日後在抗戰投日時,發表了通電《舉一個例》。內文中稱:「我因發表豔電,被目為主和,主和是我對於國事的主張了:這是我一人的主張麼?不是,是最高機關,經過討論,而共同決定的主張。這話有證據沒有呢?證據何止千百!今且舉一個例罷。國防最高會議第五十四次常務委員會議。時間:二十六年十二月六日上午九時。.....(後面是國民黨中央透過德國大使與日方秘密談判的內容。)」

甚至是幫助日本軍方創立滿洲國的石原莞爾,在其戰略著作《戰爭史大觀》中也論述「滿洲國之任務」:「蘇聯侵犯東亞聯盟的路徑有三,第一是滿洲國,第二是由外蒙方面往蒙疆地區的入侵,第三是新疆方面。其中東亞聯盟防衛上最為脆弱的是第三點,最為重要的則是第一點。滿洲國的喪失在東亞聯盟防衛上可說是致命的傷害。這會分斷日中兩國的連結且逼迫兩國的中心地。滿洲國是東亞聯盟對蘇聯國防的根據地。雖然東亞聯盟直接防衛新疆是相當困難的,可是滿洲國若能充實軍備的話,那麼滿洲國對蘇聯沿海地區領地相對有利位置將間接形成新疆地區的防衛。」

對這位創立滿洲國的日本陸軍最高智囊而言,滿洲國並不是侵略中國的跳板,相反的,滿州國是中日聯盟迎擊俄羅斯的橋頭堡,甚至是威脅海參威,間接幫助中國防禦新疆的出擊基地。這也說明了為何在九一八事變發生後,蔣介石對日方抱持消極態度。而當時共產黨便抓住滿洲國這一點,拼命宣傳「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

姑且不論日方建立滿洲國真正的目的是否在幫助中國對抗蘇聯,但蘇聯從1919年李大釗開始攻擊日本的輿論掩護下,於1920年扶植「外蒙古」建國,1921年則在唐努烏梁海成立「圖瓦人民共和國」(1944年10月併入俄羅斯聯邦)逐步侵吞中國的西部與北部領土。而北伐後的國共之爭,在某種意義上其實也可以稱作是日本與俄羅斯在中國進行的「代理人戰爭」。

然而最終由於中共棋高一著,策劃了「西安事變」,成功脅持蔣介石,蔣介石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脅下,承諾改變立場。因此中國投入了對日本的戰爭之中,最終也一如陳立夫在1937年所料,戰後中國徹底捲入了由俄羅斯所主導的共產主義陣營。

Photo Credit: 中国人民邮政 Public Domain

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所扮演的角色,其實便是俄羅斯在中國戰略上的利益代理人。中國共產黨所宣傳的「反日寇」、「反美帝」意識形態,在戰略上,便是俄羅斯希望讓中國在東邊兵連禍結無暇西顧的產物。但對建國前的中國共產黨而言,執行蘇聯的戰略利益也算無可奈何,因為蔣介石的「中、日、德」反共同盟一但成型,中國共產黨便是必死無疑。

然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中國共產黨便吃到了執行蘇聯戰略利益的大虧。1956年在赫魯雪夫批判史達林路線後,中俄關係開始交惡,到了1968、1969年時,蘇聯與中國都各自在邊界陳兵百萬,這時中國所陷入的完全就是石原莞爾所描述的不利境地。俄羅斯軍隊佔有外蒙古的內線之利,隨時可以對中國的心臟部位進行打擊,甚至將中國軍隊東西分斷。

幸好當時毛澤東周恩來當機立斷,立刻推動「中美」、「中日」關係正常化的政策,及時在亡國邊緣平衡了失衡的戰略,才讓中國得以轉危為安。這是一次成功的例子,顯示中國共產黨並非只是俄羅斯戰略利益的代理人。中國共產黨有能力擺脫俄羅斯為了自身戰略利益,所灌輸在中國的價值觀。去尋求一個真正對中國有利的平衡外交關係。

然而在改革開放後,中國政府卻似乎又走回了建國前的老路,開始拼命宣傳仇視「日寇」與「美帝」的意識形態。2000年後更成立「上海合作組織」,更是拉攏俄羅斯建立更緊密的合作,但俄羅斯以此為籌碼,跟中國進行領土談判。到2004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為止,中國只收回了半個黑瞎子島和銀龍島共174平方公里的領土。但相對的,中國卻永久放棄了從清末到民國以來所有遭到俄羅斯侵吞土地的主權,而俄羅斯也成為了唯一至今仍保有,與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所得利益的列強。

然而中國犧牲這麼多,換來的仍是一個搖擺不定、不可靠的盟友。今年的6月19號,普亭公開在演講中宣稱:「俄羅斯與中國不會組成任何軍事同盟,我們沒有同盟的思維。」中國內部的評論多半感到不可置信,或者只是解讀為「中俄短期內無法結盟」、「中俄結盟時機尚未到來」,然而若是真的回歸中俄間的外交、戰略史來看,普亭的戰略,可是完全秉持從彼得大帝的時代就流傳下來的優良傳統。

俄羅斯對中國唯一的利益,就是拱中國東向去跟美日兵連禍結,然後俄羅斯再於「關鍵時刻」進行友善的「武裝調停」。因此俄羅斯絕對要維持一種戰略上的彈性,怎麼可能公開跟中國結盟。對照當年史達林跟莫洛托夫怎麼在二戰玩弄日本,就可以知道普亭把實話說的那麼白,已經算是老實人了。

之前曾有網友批評,在美中的博奕中,怎麼知道中國就不是如強秦擊敗齊國一樣擊敗美國呢?因為現實很清楚,中國所處的地位從來就不是秦國,而是地處中原被秦齊夾擊的「三晉之地」。這也是前文最後我呼籲中國應該學習魏文侯的最大理由。

中國如果不認清自己所處的戰略現實,誤以為自己是地處西垂的強秦,等到中國真的在西太平洋與美日打起來,先不要論美中交戰的勝敗,俄羅斯這時若在北疆陳兵釋出「調停善意」,不知道中國要如何因應?甚至俄羅斯故技重施,忽然間支持「圖博」、「東土耳其斯坦」獨立建國,那又如何是好?

中國現在流行的戰略與背後的意識形態,真的對中國有利?還是正在加速中國的戰略失衡,促使中國崩潰?這些問題,我們在下一篇文中,將從分析唐太宗建立「大唐盛世」的國家戰略開始討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孫珞軒

專題下則文章:

「台灣獨立」其實是在「救中國」:美國不會為了「保衛台灣」向中國宣戰,但絕不允許西太平洋被單一強權控制
Tags:

川蔡熱線後,台灣在國際舞台的哪個位置?: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自12月中旬通過電話後,歐美媒體版面常出現「Taiwan」這個字眼。位於西太平洋的第一島鏈中間位置的台灣,儼然成為美國、日本與中國各方勢力亟欲拉攏的對象,但在外交勢力交手過程中,屬於台灣自己的聲音卻相對薄弱。川普即將在2017年1月20日就職,國際政治即將展開新的一頁,而台灣,會站在這個展開新章節的國際舞台上哪個位置?以下的文章能協助我們進一步理解。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