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馬力歐的蘇格蘭威士忌之旅

穿過墓園見到你:「格蘭路思」威士忌酒廠旗杆上飄揚的台灣國旗

2018/10/10 , 評論
楊士範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楊士範
楊士範 / Mario Yang,The News Lens 內容總監暨共同創辦人。 嗜酒、咖啡、音樂、棒球、籃球、跑步、電影、小說、寫作。 因過於迷戀馬修史卡德而不知不覺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看到左撇子黑人爆炸頭吉他手就會想上前點Little W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酒廠之旅的第二天,我們就在約好的行程上遲到了。當我們終於安頓了行李,下來廚房之後以為會立刻往酒廠出發,但接待我們的Alexander搖手說不急,先喝個茶吧,還是要來杯咖啡?6月的蘇格蘭陽光充足,對於高緯度的居民來說夏天在戶外曬太陽是經歷漫長冬日之後的一大享

我們的蘇格蘭威士忌之旅在第二個蒸餾廠就給了我們很大的驚喜:因為我找不到預定會合的地點和人。

在前一天,因為誤打誤撞的行程安排之故,我們才剛花了五個小時從Glasgow開車來到Craigellachie Hotel(那把鮭魚造型的鑰匙真的很搶眼),然後在飯店樓下的Copper Dog餐廳享受了一頓大餐。

IMG_4707
Photo Credit: Yenting Chang
超級花俏的鮭魚造型Craigellachie Hotel鑰匙
IMG_4711
Photo Credit: Yenting Chang
Craigellachie Hotel樓下的Copper Dog餐廳

第二天我們抱著一絲希望在沒有預定到的情況下去看看是否有機會參觀百富酒廠,但遊客中心的經理很遺憾地告訴我們導覽一天僅兩場,而且需要事先預定,沒有預定到的話他也沒辦法。雖然他聽到我們是從台灣來的遊客之後表現得非常熱情—在這裡插個話,我這次眾蘇格蘭酒廠參訪經驗是,當聽到你是台灣來的,不會有任何工作人員會誤認你來自其他國家​​—但依然愛莫能助,僅讓我們參觀了非常小巧的商品中心。百富有另外一個姊妹酒廠就在隔壁,也就是蒸餾年產量全蘇格蘭第一的格蘭菲迪。跟百富幾乎完全相反,格蘭菲迪的遊客中心非常大,酒廠中還有一個餐廳和酒吧,而基本導覽是全天候都有場次。

除了去參觀百富和格蘭菲迪之外,我們在斯貝賽區來回奔波的路上,經過了一個有趣的地方叫做Speyside Cooperage,因為時間還算足夠,我們就進去參加了導覽,因此得知原來這是斯貝塞區很重要的製作橡木桶公司,多得知了一些橡木桶的知識:如金氏世界紀錄組裝一個190公升橡木桶的最快速度:3分3.18秒,而他們原先的目標是要在7分半以內組裝完成,但4個人都在4分鐘內就完成了。

IMG_3664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參觀Speyside Cooperage
IMG_3672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金氏世界記錄

我們表定要去的第二個蒸餾廠是格蘭路思(Glenrothes),也就是這次邀請我們到蘇格蘭參訪的愛丁頓集團底下4個威士忌酒廠之一(另外3個是麥卡倫、高原騎士和Glenturret)。

格蘭路思是在蘇格蘭威士忌知名產區斯貝賽(Speyside)。沒來蘇格蘭之前,讀著許多威士忌相關書籍都說斯貝賽有許多酒廠,非常密集,幻想著這裡的酒廠是一個挨著一個,用走路方式就可抵達。實際上來了之後才慢慢體會到,雖然這裡的酒廠已經算是很密集了,但依然是分散在不同的城鎮裡,比如說Glenrothes就是在Rothes這個鎮上,這個人口僅1千多人的鎮上還有Speyburn、Glen Grant和Glen Spey等三個蒸餾廠,而四個蒸餾廠最遠(從Speyburn到Glenrothes)距離約1.7公里,車行可能約5分鐘,走路大概20幾分鐘可達,但是如果想到其他斯貝賽區的蒸餾廠,可能開車還是有個5到20分鐘不等的行程。

我們在參觀完Speyside Cooperage後來到了Rothes鎮上,順著導航很快就來到了格蘭路思蒸餾廠,但沒多久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跟前幾個經過的酒廠不同,格蘭路思是沒有遊客中心的,而要再過幾天、再去幾個蒸餾廠之後,我們才對蘇格蘭和威士忌酒廠的導覽比較熟悉,才知道原來不是每一個酒廠都有遊客中心和導覽。

我想起來當初愛丁頓集團幫我安排的信件中寫著兩點半要到Rothes House集合。我的確是有把Rothes House存在我的Google Maps中,但在這個小鎮中彎來拐去,我車都到了格蘭路思酒廠入口旁兩次了,我還是不確定Rothes House在哪裡。距離時間越來越近,我剛好抓住一位工作人員問他Rothes House在哪裡,他很熱心地跟我指點了我走剛剛已經開過一次的小路。我也沒其他選擇,道了謝再次開往就在隔壁的小路,到了剛剛來過一次的住宅區附近,突然想著,左邊那邊雖然寫著墓園,但右邊已經確定找不著Rothes House了,心一橫,車往左轉,再經過一條很小的鄉村道路後,突然就看到了Rothes House指示牌和一棟漂亮的兩層樓房子,心想這應該對了吧。

Rothes House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Rothes House

把車停在外面空地,急急忙忙地下車,小鎮的安靜瞬間包圍了我們。依然沒人出來,我們不敢直接拿出行李,於是試探著推開其中一扇門走進去。在穿過寧靜的房子一樓走道,我已經看到了一旁桌子上放著格蘭路思的介紹資料,心知應該是這裡沒錯了,但我們人都大剌剌走進來卻還是沒看到人,僅隱約聽到前面似乎有人在聊天。

我們繼續穿過房子,到底後左轉一個房間探頭一望,一位白髮先生和友善的女士從狀似廚房的餐桌旁停止聊天抬頭微笑望著我們。我一臉尷尬地開口:呃,我的名字是馬力歐,我從台灣來的,是否有位Alexander正等著我們來訪呢?神似演員史提夫・馬丁的白髮老先生一臉和善緩緩地說,沒錯,我們正在等你,我就是Alexander。

我連忙道歉我們遲到了,Alexander立刻說沒關係,讓我們先把你的行李放進房間,休息一下再說。而他口中的房間,就是這個Rothes House二樓的其中一個房間,裡面沒有太多華麗的裝置,就一張大床、兩把椅子、一個木頭衣櫃和五斗櫃,但寬敞舒適且典雅溫馨。

IMG_8146
Photo Creidt: Mario Yang
溫馨的房間

放好了行李,下來廚房之後以為會立刻往酒廠出發,但Alexander搖手說不急,先喝個茶吧,還是要來杯咖啡?6月的蘇格蘭陽光充足,對於高緯度的居民來說夏天在戶外曬太陽是經歷漫長冬日之後的一大享受,於是他就帶著我們一行仨坐在Rothes House一樓戶外草坪的桌上,享用起英式的下午茶。

Rothes House的女主人殷勤地送上餅乾和咖啡,Alexander像接待久不見的老友一樣跟我們一邊喝咖啡吃茶點一邊聊天,我們大致上解釋起自己此行的原因,並說了一下我們安排的奇妙行程(我會在最後一天解釋這次行程奇妙之處)。接著他問我們打算去幾家酒廠,我說除了愛丁頓旗下的3家之外,另外確定會去的僅有艾雷島上的Laphroiag和坎貝爾鎮(Campbeltown)的SpringBank,聽完後他微笑說,你們時間充裕,應該還會去更多家的,後來果然如他所說,到訪的酒廠數量遠遠超出我的預期。

閒話家常一番,Alexander突然認真地說,從這邊過去酒廠有兩條路線,一條比較有趣而且比較快,但會穿過墓園,你們有什麼顧慮嗎?我們楞了一下但很快就說沒有問題,於是Alexander拿起旁邊的兩件亮橘黃色背心遞給我們,說那我們就出發吧。

IMG_8151
Photo Credit: Yenting Chang
我和Alexander

從Rothes House走出來我才知道,其實Rothes House真的就在酒廠旁邊的山坡上,穿過墓園走下去僅要3到5分鐘,Google Maps上面設定的Rothes House其實是錯誤的標示,以至於我們在那邊繞了兩次才找到。

Alexander沒有騙我們,雖然穿過墓園好像有點怪怪的,但是從山坡上就可以直接看到酒廠全貌,景色優美令人心曠神怡,而且正下方就是壯闊的蒸餾器廠房。當我們站在那邊遠眺的時候,竟然還看到酒廠的三根旗杆上除了廠旗、蘇格蘭旗之外,另外一根上面掛著的竟然是中華民國的國旗。我轉頭問了Alexander為什麼那邊會掛著台灣的國旗,他聳了聳肩,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說,應該是因為我們今天有來自台灣的客人吧。

穿過墓園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穿過墓園前進去格蘭路思酒廠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時間打造威士忌:3個跟「年」有關的酒廠小故事

馬力歐的蘇格蘭威士忌之旅:

過去我們介紹了台灣酒吧文化故事,也寫了很多威士忌相關的知識和故事,現在,我們來到威士忌迷最想要朝聖的威士忌產地:蘇格蘭,帶你看幾家風格各自有特色的威士忌蒸餾廠,以及如果你也想要去蘇格蘭,有哪些有趣的旅行小撇步。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