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婚姻平權法》剩最後一哩路了-立法委員 尤美女

2017/04/24 ,

評論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世界閱讀日作者:4月23日世界閱讀日,是全民種下閱讀種子的起點。 2017年臺灣,讓我們一起響應《世界閱讀日》精神,重拾書本的溫度,一起閱讀,一起參與,在書本中發現浪漫。我,已讀Book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女性只能講義務,不能講權利的戒嚴時期,我因緣際會投身進《婦女新知》雜誌社。當時對女性主義完全沒有概念,被問及「從婦女的角度來看,我們的法律對婦女的保障如何?」「我們法律對婦女的保障應是不錯,沒什麼問題。」話一出,馬上被砲轟:「什麼法律沒有問題!你知道當婦女的丈夫有外遇,孩子、財產都歸丈夫,怎會沒問題?」

970_gender_resized

文: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看見法條背後的男尊女卑 接力播種婦運種子

在女性只能講義務,不能講權利的戒嚴時期,我因緣際會投身進《婦女新知》雜誌社。當時對女性主義完全沒有概念,被問及「從婦女的角度來看,我們的法律對婦女的保障如何?」「我們法律對婦女的保障應是不錯,沒什麼問題。」話一出,馬上被砲轟:「什麼法律沒有問題!你知道當婦女的丈夫有外遇,孩子、財產都歸丈夫,怎會沒問題?」

沒有性別的意識,所以看不見問題。直到有一天看到報紙社會版抖大的標題「青天大老爺,冤枉啊!」,報導一名女性因遇人不淑,無法拿錢給丈夫而遭丈夫毆打、剪髮、剪耳。妻子血淋淋的衝到派出所,丈夫揮舞著凶器在後頭追趕,警察見狀表示:「他說妳偷漢子,妳說沒有,到底有沒有我也不知道,你們自己回家協調吧」

法律人的本能,讓我知道「任何現行犯,任何人都可以追呼逮捕。」那丈夫在警察面前拿著現行犯的工具,警察應該收押他,但警察卻叫他們自行協調。

該社會事件促使我寫了第一篇婦女法律文章「法律使女人更有信心」,如果妳懂法律,就可以跟警察據理力爭,而不致於被警察呼攏,回家被毒打得更厲害。。

透過讀者的回饋及鑽研一期又一期婦女新知文章,我的性別意識開始覺醒,我看到了另一個世界,看到了法條背後的男尊女卑,看到了我們中國五千年的父權文化。

300_gender_resized

走上修法之路 《兩性工作平等法》足等12年

1987年,爆發國父紀念館事件,57位女性因國父紀念館規定女性結婚懷孕及年滿三十歲必須自動離職,而接到國父紀念館的限期離職通知,早期的女性會自認倒霉,但透過《婦女新知》連續五年與讀者溝通性別意識的議題,女性的權利意識已漸覺醒。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不分男女,在法律上一律平等。』」這群女性決定告上法院,翻遍《六法全書》卻發現找不到條文可告。

聯合國從1975年至1985年已經訂立了「聯合國婦女十年」,要求所有會員國必須在這十年內修改或廢掉所有歧視女性的法律。於是,我們開始著手《兩性工作平等法》的立法......

本文經TAAZE讀冊生活網路書店同意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尤美女 選書:《眾女成城:台灣婦運回憶錄(下)》,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

一部橫跨20世紀末及21世紀初的台灣婦運的多種樣貌。
這一條漫漫婦運長路,從一群不畏父權、威權的姐妹們在有限的場域及媒體發聲,再與台灣民主運動合流,
解除戒嚴後,婦女團體蓬勃發展,到如今已是一片繁花似錦!

showLargeImage.html

專題下則文章:

誠品5月閱讀活動推薦:台北敦南店、台北信義店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書,是一場文學與生命的對話」,閱讀書籍的選擇,代表個人品味與生活態度。本專題精選摘錄20位閱讀大使與閱讀之間的激盪與火花。在《世界閱讀日》之際,與我們一同找尋在書中所獲得知識與樂趣,重拾書本的溫度!發現原來閱讀與自我如此親密,更息息相關。讀懂的不僅是自己、別人的經歷,更是那些未曾經歷的年代與奇幻。溫度、熱情、執著、回憶、生活,都在「我,已讀。Book 回後」才能重新體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