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離線已讀,放不下的書本】寶瓶文化社長朱亞君:閱讀是探索自我 找到共鳴的靈魂

2017/04/25 , 評論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世界閱讀日作者:4月23日世界閱讀日,是全民種下閱讀種子的起點。 2017年臺灣,讓我們一起響應《世界閱讀日》精神,重拾書本的溫度,一起閱讀,一起參與,在書本中發現浪漫。我,已讀Book回

從事出版業多年的朱亞君,每日所觸所讀皆是文字。身為一位資深編輯,她也曾在讀書打工時從事廣播、唱片業,看似迥殊的領域,卻與書有著共同點:面對大眾。「無論是書籍、音樂,它們皆點燃了大眾感興趣的事情、甚至把靈魂呼喚起來。儘管有些書籍本身比較嚴肅,或帶有乘載知識的性質,無法像唱片一般風起雲湧,但是當我用同樣的道理去做書,那讓我覺得我並非整天埋首於編輯台,而是感受讀者的感受、和讀者去互動。」

選書者的變與不變

扛起為讀者「選書」的重責大任,她說,常保開放的視角是唯一的道路。
或許選書就像談戀愛一樣,是會隨著年齡與心境改變的:年少時為愛情故事的風花雪月所撼動,現階段卻為生命有所感悟。對於死亡、對於未來、對於病痛的無奈與解脫,朱亞君從生命歷程中檢視了一路走過來的痕跡與轉折,同時也打開了作為選書者的另一個面向。

儘管心境有所不同,唯一不變的是對閱讀的那份熱情。「沈溺在閱讀裡的感受非常迷人。我喜歡去咀嚼文字中的詩意與樂趣,進入文字世界、打開感官,有時甚至無法與人共享。」同時她也將這份熱情帶到編輯工作,「有非常多讀者熱愛閱讀,我們的工作就是把這些美好的文字從一張張A4紙上化為書的模樣,下好標題、落好書封,送到讀者面前。」

螢幕快照_2017-05-11_下午4_36_23
科技衝擊之下的精準度

在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中,有一個不斷向後的世界,若站在原地不動就會往後退,唯有加速跑才能向前邁進。也許我們現在身處的就是這樣的世界,科技爆炸的時代,文字工作者必須回歸到最純粹的直覺、速度與眼光,更快、更敏銳、更精準、更打中要害。

近年來,社科人文、性別議題類書興起,朱亞君所推薦的《不再沈默》就是從男性角度去訴說童年被性侵的事件。從心靈被桎梏到正視傷痛、療癒自我,作者也藉此為我們身邊可能潛在的受虐兒童發聲,「推薦這樣的書,我們可以讓身邊需要的人知道,他們不是孤單的。」而攻佔書店排行榜的《情緒勒索》,直白的標題,在年節以後引起大眾的共鳴;《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在工地工作十餘年,以寫實的視角描寫了工地的日常,不帶任何評論,有的僅是平實的寫照。當我們經過路邊的工地,可曾想過圍籬後面正發生什麼呢?

朱亞君
書本是迷人的窗口

儘管日理萬「書」,朱亞君私底下最愛閱讀的還是小說。
「它像是一個窗口,永遠不知道打開後會是什麼樣的風景,也許是一片雪景、也許是春日陽光,盡是美麗的地方。」

她的推薦書《雲水一年》講述了日本的年輕人在大學畢業後感到茫然,決心修行出家的故事。主角在反覆行走坐臥的修行中感受了「當下的我」,並達到「捨我」的境界,當世人問道何以忍受這些修行?他僅答「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一個我可以若無其事回去的地方。」《黃雨》則描寫了獨守村莊的老人死前的獨白,從簡單的故事中看到最沈重的死亡、孤寂、敗破、沮喪、痛苦……還有僅存的愛。

《凝視太陽》的書名即象徵了死亡,如同太陽一般無法直視。

如何意識生命的極限、進而面對死亡呢?書裡引用了米蘭·昆德拉所言:「死亡最令人害怕的不在於沒有未來,而是失去過去。」也許唯有面對死亡,才能更熱情的活著。「人都只能活一次,藉著閱讀能幫助我們展開不同面向的人生,讓你可以在別人的書裡面一次一次地經驗所有生而為人的快樂和痛苦,我覺得這是閱讀最有趣的事情。」

朱亞君的推薦書單:

林立青《做工的人》
陳潔皓《不再沈默》
胡利歐‧亞馬薩雷斯《黃雨》
歐文‧亞隆《凝視太陽》
野野村馨《雲水一年》

採訪、文字|朱葒

場地提供|閱樂書店

專題下則文章:

【離線已讀,放不下的書本】作家郝譽翔:永不孤獨的閱讀時光

我在《世界閱讀日》,已讀Book回:

「書,是一場文學與生命的對話」,閱讀書籍的選擇,代表個人品味與生活態度。本專題精選摘錄20位閱讀大使與閱讀之間的激盪與火花。在《世界閱讀日》之際,與我們一同找尋在書中所獲得知識與樂趣,重拾書本的溫度!發現原來閱讀與自我如此親密,更息息相關。讀懂的不僅是自己、別人的經歷,更是那些未曾經歷的年代與奇幻。溫度、熱情、執著、回憶、生活,都在「我,已讀。Book 回後」才能重新體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