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當提到馬來西亞人的時候,許多台灣人想到的多是在台發展的馬來西亞歌手,但其實在台灣各領域也能看到他們的身影。關鍵評論網之所以推出《他們的征途在台灣:是馬來西亞人又如何》這特別報導,是因為我們注意到,其實也有不少在台灣的政治、社會、文化領域深耕的馬來西亞人。 他們為何不回去?為何堅持留在這追求心中的理想國?曾面臨過什麼質疑?透過他們的心路歷程,也許更能看到馬來西亞與台灣更深層的連接。

「第三勢力」政黨票投票指南

2019/12/26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想好怎麼投票了嗎?除了總統、區域立委,還有一張票,叫做「政黨票」。而這次除了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外,還有其他17個「第三勢力」小黨也投入選戰,如果該黨的「政黨票」超過5%門檻,至少就有一名候選人會進入國會,扮演關鍵少數。這些政黨主張什麼?面對重要的公共議題,他們的立場態度為何?如果能進入國會,想要推動哪些法案?是否會跟國民兩黨合作?讓你一次看清楚

Photo Credit: Ilya Naymushi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內容農場不想你知道的事

2019/12/21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自2019年6月香港爆發大規模的反修例運動後,各個社交網站、討論區均可見到跟示威、警暴等有關的內容,這段期間一些針對香港讀者的內容農場網站興起,抄襲跟抗議有關的新聞和討論文章,獲得不少流量。本專題分析這些內容農場的手法,以及解釋內容農場的害處。

地方派系論:派系是誰的好朋友?

2019/12/16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有些人覺得「地方派系」這四個字與我們很遙遠,但這個暗濤洶湧的浪潮其實深深影響著2020總統大選,不論藍綠的候選人,都與「地方派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這個專題,我們將從「總統」、「地方首長」和「基層鄉民」三大方向切入,告訴您對於中央和地方的首長來說,「地方派系」是怎樣又愛又恨的存在,而他又是用怎麼樣的路徑,來影響一般民眾的生活?

點到點的距離,有無限多種可能性;而移動的方式,其實也能有很多想像。隨著科技進步,人、車、城市之間的互動模式正在改變,乘車體驗正在被顛覆。我們正步入「新移動時代」,在數位化的交通脈動中,追求永續發展,也更融入城市生活。

總統可以賣台嗎?

2019/11/18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每逢總統大選,某人當選就會「賣台」的言論屢見不鮮,但總統是否真的賣得了台灣,從來沒人好好回答過。若總統真的能夠賣台,有方法可以賣嗎?怎麼賣、要賣什麼?是不是「親中」就會「賣台」?或者是美國跟日本,會不會老早就把台灣給賣了呢?

金馬獎背後的黑馬:他們來自東南亞

2019/11/15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近年來不少東南亞華語電影在金馬獎獲得不俗的成績,而今年金馬獎因中國電影的缺席,更凸顯了東南亞華語電影的存在,他們的創作能力也獲得各界肯定。 另一方面,來自星馬的電影公司,在資金與技術方面與台灣的合作也成趨勢,如《夕霧花園》、《樂園》等東南亞與台灣團隊合作的電影,就獲得了第56屆金馬獎多項提名。

【2019金馬獎】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2019/11/07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自1962年創辦的「金馬獎」今年邁向第56屆,「金馬」二字取自於金門、馬祖的頭一字組合而成,亦符合全球主要影展皆以「金字招牌」為號召。而今年「金馬國際影展」邀請到來自60個國家地區、188部電影參展;當然還有媒合資方與電影製作方的「金馬創投會議」,最後是由資深電影工作者提攜新銳共同交流的「金馬電影學院」;「金馬」的意義早已是台灣最大、最全面性的電影饗宴。而操刀設計本屆「金馬56」主視覺海報的JL DESIGN團隊,以「尋找黑馬」概念出發,大膽運用較濃的黑色調,表現電影人摸索自我、努力創作的歷程,也如同觀眾在黑暗裡透過光、發掘電影的欣喜。欲知詳情請搜尋「金馬影展 TGHFF」。

隨著電影《返校》所帶起的熱潮,許多人談論到戒嚴時期有的台灣人因參與了地下組織的讀書會,而從此「消失」了。台灣的戒嚴也是國際冷戰的一環,同樣地,周邊的東南亞國家內部也有共產勢力的挑戰,同樣也有追求進步思想的青年,有的也組織了地下讀書會。 最終他們的命運為何,如今已鮮為人知。 關鍵評論網為此做了特別報導,讓讀者了解冷戰時期的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的高中內部地下組織運作為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跨世代眼中的同志遊行

2019/10/20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台灣同志遊行已成為同志社群的年度盛事,也讓台北成為外國旅客眼中,對同志最友善的亞洲城市。今年我們以「跨世代眼中的同志遊行」為主題,透過不同世代同志的生命經驗,帶領讀者感受過往台灣社會是如何看待同志族群、這些參與者又是因爲何種生命機緣,願意挺身而出揚起彩虹旗。如同「同志」一詞所涵蓋的非異性戀認同多樣且複雜,讓他們的經驗為我們開展出同志遊行的多元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