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日本大選看關鍵:自民黨政權崩壞?

2021日本大選看關鍵:自民黨政權崩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舉行的大選,是日本邁入令和時代以來的首屆眾議院總選舉,也是新任首相岸田文雄的第一道考驗。究竟自民黨能否守下政權?讓我們跟著達摩不倒翁的腳步,來看日本大選的各種故事。

關於2021日本大選

Q1:這次日本大選,是要選什麼?

日本國會分成參議院與眾議院,若某黨能掌握眾議院過半席次,就可以成為首相(內閣總理大臣)。因此眾議院議員選舉,又被稱為「總選舉」,也就是這次的大選。

Q2:日本眾議員任期多長?哪一天要投票?

眾議員任期最多四年,首相有權隨時解散國會,因此每屆眾議員任期長短不一。上一次選舉是2017年10月22日,今年10月14日解散國會,並訂於10月31日舉行總選舉,是《日本國憲法》下唯一在任期屆滿後舉行的大選。

Q3:日本眾議員有幾席?

眾議員共465席,採單一選區兩票制,全日本共有289個小選區,每區選出一名議員。比例代表176席,全日本分為11個比例代表區,各黨根據各區政黨票比例,分配比例代表席次。

Q4:這次選舉還有哪些資訊需要關注?

解散日期:2021年10月14日|選舉日期:2021年10月31日|選舉制度:單一選區兩票制|選舉資格:18歲以上日本國民| 被選舉資格:25歲以上日本國民|選民人數:約1億人|同日舉行選舉:最高裁判所裁判官國民審查投票|當前政府:岸田文雄內閣(自民黨、公明黨連立政權)

Q5:紅色不倒翁在日本選舉的意義是什麼?

紅色達摩(日文:達磨)象徵「開運」、「必勝」,所以候選人許願時都會用紅色且無眼的達摩,許願時畫上達摩左眼,等願望達成再補上右眼,成為非常有日本特色的選舉文化。

這次舉行的大選,是日本邁入令和時代以來的首屆眾議院總選舉,也是新任首相岸田文雄的第一道考驗。究竟自民黨能否守下政權?讓我們跟著達摩不倒翁的腳步,來看日本大選的各種故事。

日本各地區政治與選舉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5d63om3cifv27qbcyctw6s0h1eb326.png?ixlib=php-2.2.0&s=bd8bc47f02d73c03a01465750f462bda

北海道:「民主王國」將再次殞落?

* 北海道是日本左派政黨傳統較為強勢的選區,主因是當地的產業型態,以公務員、鐵路員工、煤礦工等為主,形成頗具規模的工會系統,尤其以「全日本自治團體勞動組合」為代表。

* 1955年以後,日本社會黨在教職員組合、炭礦勞動組合、國鐵勞動組合等工會的動員下,於北海道的選舉屢創佳績。雖然社會黨後來在全國發展停滯,不過1983年當選北海道知事的橫路孝弘,維繫了左派與工會在北海道的影響力。

* 左派政黨在北海道實力雄厚,即使是2005年小泉純一郎大勝的「郵政解散」(即郵政民營化法案遭自民黨內部分勢力反對,小泉打著改革旗號解散眾議院,反郵政議員被開除黨籍,小泉最終帶領自公聯盟橫掃三分之二多數席次),左派民主黨還是在北海道12個小選區席捲8席,北海道遂有「民主王國」之稱。

* 然而,隨著民主黨2012年垮台後,北海道政治板塊出現變化,尤其2019年參議員選舉,自民黨當選2席,創下1983年以來的最佳紀錄,被日本媒體視為左派「牙城崩壞」。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lunulsgarcp0i9psmpc89g55yxrzcw.png?ixlib=php-2.2.0&s=512132f44842b18e57ceb96c89f216fb

岩手縣:瓦解「55年體制」的那個男人,小澤一郎挑戰第18次連任

* 當今日本政壇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就是出身岩手縣的小澤一郎。小澤一郎在1969年繼承父親小澤佐重喜的衣缽,以27歲之齡當選眾議員,至今已連續擔任眾議員52年之久,今年要挑戰18連霸。

* 小澤一郎出身自民黨,但政治生涯後期多半站在自民黨對立面,而他對日本現代政治史最重大的意義,就是1993年的宮澤喜一倒閣案。

* 當時小澤跟自民黨另一位重量級議員羽田孜,因為黨內派閥鬥爭失利,於在野黨提出內閣不信任案時,兩人麾下的議員不是投贊成就是缺席,導致宮澤喜一內閣垮台,解散眾議院。

* 該年大選自民黨慘敗下野,1955年確立的兩黨「55年體制」(自民黨執政、社會黨在野)結束,隨後由細川護熙組八黨聯合內閣,是戰後首位非自民黨首相。因此,小澤一郎可說是改變現代日本政治格局的重要人物,但始終無緣首相大位,如今在立憲民主黨內影響力也不若以往。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ro2mwtu8uj8ydrnlzem1h9qs3kqq0o.png?ixlib=php-2.2.0&s=77c52cf4cbf3ea2f16f6d08efdf6b6c6

群馬縣:年輕議員的老靈魂,把選區當遺產繼承的政治世家


* 日本國會選舉中,有一群人的勝負特別引人注目,就是俗稱「世襲議員」的政治世家。基層實力雄厚的資深議員,無論是退休或死亡,選區通常會交棒給自己的子女或家族成員,而這些看似年輕的候選人,只不過是把選區當成遺產加以繼承,獲得既有支持者的認同才當選。
* 對選民來說,可以維持熟悉的陳情系統;對地方勢力來說,能保持既有的政治利益,讓後援會為首的「組織票」繼續運轉,隨時間越久形成越牢固的利害關係。群馬縣是這種世襲政治的典型案例。

* 前首相福田赳夫從1952年當選為眾議員,到1990年交棒給兒子福田康夫,1996年選制改革後,福田康夫繼續在群馬縣第4區當選,2012年再由其子福田達夫繼承選區,祖孫三代至今把持席位69年。

* 另一個則是前首相小淵惠三,1963年當選為眾議員,2000年猝死後選區群馬縣第5區由其女小淵優子繼承至今,父女二人當選也將近一甲子。

* 此外,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也是來自群馬縣,1947年進軍眾議院,至1986年參眾兩院同時改選,其子中曾根弘文參選群馬縣參議員,父子二人同日當選;1996年選制改革後,中曾根康弘獲得自民黨保證,終身排在比例代表第一名的位置,群馬縣的政治香火轉由參議員中曾根弘文持續經營。不過這次選舉,中曾根弘文之子中曾根康隆,將從比例代表轉戰群馬縣第1區,有機會再現父子同為國會議員的奇景。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tqaap9oq0ekvvtsuo91i0h3d0npza0.png?ixlib=php-2.2.0&s=268883eea93f66f8af5bb5dc3244b501

東京都:「東京女帝」小池百合子,政治大戲未完待續


* 在一片男性主宰的日本政壇中,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是極為特殊的存在。小池百合子1992年代表「日本新黨」當選參議員,2002加入自民黨,並在隔年被小泉純一郎延攬入閣擔任環境大臣。

* 而出身兵庫縣的小池,在2005年的「郵政解散」中,被首相小泉選為刺客兵團之一,空降東京都第10區參選眾議員,擊敗反郵政民營的小林興起,成為「小泉劇場」的重要人物,也是小池揮軍東京的代表作。

* 直至2016年的東京都知事選舉,無法得到自民黨提名的小池,決定以無黨籍身分參選,並高票當選為史上第一位女性東京都知事,掀起一股「小池旋風」。

* 2017年,小池成立地方型政黨「都民優先會」,並以「希望之塾」作為人才培育計畫,備戰該年東京都議會改選,最終攜手公明黨在議會改選大獲全勝,自民黨則是空前慘敗。

* 同年,小池挾著都議會大勝的餘威,組成「希望之黨」與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合作,迎戰國會大選。不過最終因倉促成軍,希望之黨選得不如預期。

* 在國會選舉跌了一跤的小池,持續在東京都知事職位上韜光養晦,四年任內沒有重大瑕疵,加上疫情影響,她的施政穩定反而獲得極高評價,2020年在自民黨高層禮讓下,以近六成票數連任。* 面對疫情與東京奧運,雖然小池已宣布不會參加這次大選,但她的一舉一動,都將牽動自民黨在東京的國會選情,成為政治籌碼十足的「東京女帝」。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6otijekoigqgpadq6lmtcae9htjc7i.png?ixlib=php-2.2.0&s=c84b997dc99f5373b838dd17318a1a0d

神奈川縣:自民黨未來之星小泉進次郎,能再現「小泉劇場」?

從小泉純一郎到小泉進次郎,「小泉旋風」能否再次席捲日本政壇?

* 在保守的日本政壇中,曾激起一陣翻天覆地巨浪的首相,就是出身神奈川縣的小泉純一郎。

* 這位在自民黨內的「異類」,在2001年打著「拆解自民黨」的口號,成功製造社會輿論,擊敗黨內強敵橋本龍太郎而當選自民黨總裁,開啟執政長達五年的「小泉時代」。

* 2005年,小泉力推郵政民營化改革,卻遭到黨內眾多大老反對,小泉決定解散眾議院來清掃異議,脫黨參選的反改革派,最終不敵在民間風靡一時的「小泉旋風」,自民黨與公明黨獲得空前勝利,取得眾議院三分之二多數,這就是小泉政治生涯的代表作「郵政解散」。

* 2006年,小泉的自民黨總裁任期結束,同時卸下首相職位,並在2009年把選區交棒給年僅28歲的次子小泉進次郎。在父親光環的加持下,年輕又顏值高的小泉進次郎,成為自民黨未來的政治明星,數度於首相民調中拔得頭籌。

* 2019年,38歲的小泉進次郎,被安倍晉三延攬入閣擔任環境大臣,開始累積國政經驗。在政治世家的年輕議員中,小泉進次郎獲得不少發揮空間,這位來自橫須賀市的明日之星,是否會如其父小泉純一郎捲起千堆雪?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見證日本政壇的新頁。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b90aprmbduhzo7pbsq1c621xw4z790.png?ixlib=php-2.2.0&s=76b21dd9b50bc42273fc0942419a30bf

大阪府:「大阪都構想」破滅,大阪維新會終將夢醒?

* 近10年,日本關西地區的王者,非橋下徹莫屬。橋下徹在2008年當選大阪府知事,他一直強烈主張大阪府與下轄的大阪市,要合併升格為「大阪都」,與東京都並為日本兩大都會。

* 由於橋下徹的支持度極高,便在2010年成立地方型政黨「大阪維新會」,在大阪的選戰無往不利;2011年,橋下徹為了貫徹大阪都構想,辭職「降級」參選大阪市長,挑戰反對大阪都提案的平松邦夫,最終成功當選,同日進行的大阪府知事選舉,也由橋下盟友松井一郎勝出。

* 大阪維新會在2012年結合石原慎太郎的力量,改組為國家型政黨「日本維新會」,於該年的眾議院改選拿下54席,僅比第二大黨民主黨少3席。

* 不過日本維新會並沒有維持太長時間,主因是成員來自各方,已不僅是橋下徹為首的「大阪幫」,人多嘴雜就難免意見不合,兩年後解散收場。

* 大阪都構想的轉折點,出現在2015年。當年針對是否升格為大阪都的公投,竟然以1萬0741票的差距遭到否決,橋下徹宣布辭職並退出政壇,其大阪都的志業由松井一郎與繼任大阪市長的吉村洋文承接。

* 然而,大阪維新會的重大挫敗,則是2020年的第二次大阪都公投,一樣以微幅差距遭到市民否決。結果出爐後,松井一郎宣布任期結束將退出政壇,吉村洋文也表示不再追求「大阪都構想」。

* 影響大阪選舉結果舉足輕重的大阪維新會,在核心宗旨「大阪都構想」畫上句點後,還能以什麼訴求繼續執政?又能否在國會繼續保有目前僅存的席次?恐怕不容樂觀。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1dcjllw92enylo7boqrsat8we2dlw1.png?ixlib=php-2.2.0&s=d7e0f6292fc83d489c19da0e82a6ea35

福岡縣:只拿一趴選票卻是全國第三大黨,公明黨到底憑什麼?

單獨過半的自民黨,為何還要找公明黨組聯合政府?

* 2012年自民黨重返執政以來,在眾議院都單獨佔有六成以上席次,執政聯盟長期保有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席次過半就可以組閣,既然如此,自民黨為何還要組執政聯盟而未單獨執政?這個政治現象背後的主角,就是長期陪伴在自民黨身旁的小黨:公明黨。

* 公明黨背後的支持母體「創價學會」。創價學會是日本日蓮正宗信仰分支出來的宗教團體,公明黨支持者以創價學會為基礎,在具備宗教信仰的原則下,公明黨的動員能力就不容易受到外在因素干擾,形成穩定票源。

* 若比較2009年至2017年的四屆大選,公明黨支持者固定有11%到13%的水平,即使是2009年自公聯盟慘敗,公明黨仍有800萬張政黨票;2017年,公明黨全國比例代表得票率最高的地方,出現在福岡縣,一共拿下17.3%的選票。

* 由於日本眾議院採行單一選區兩票制,公明黨在某些選區獲得自民黨禮讓。以2017年為例,共產黨全國小選區總得票率9.02%、當選1席,公明黨小選區得票率為1.5%、當選8席,加上比例代表共當選29席,是目前眾議院第三大黨。由此可見,自公兩黨的合作,取得非常驚人的成果。

* 自民黨之所以願意分享權力與選區,正是因為公明黨和創價學會的龐大基本盤,如果雙方不合作,席次將不如預期,於是公明黨也就成了自民黨「不可或缺的維生器」。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jzezryz57kd5ckh63huzv5pz79fedc.png?ixlib=php-2.2.0&s=744e3d2b4998458112d3c6335ba92ebd

沖繩縣:小黨逆襲,日本共產黨奪得18年來首個小選區議員

* 日本國會長期有一股穩定的左翼力量,無論執政黨是誰,他們幾乎都是最忠誠的反對黨,因為沒有人願意跟他們分享政權,這個政治力量便是日本共產黨。

* 日本共產黨成立於1922年,1945年正式合法化,並於1946年首度參加眾議院選舉,拿下5席的成績。此後日本共產黨經歷很長的組織重組與摸索政黨定位,在1979年拿下史上最佳的39席眾議員。

* 不過隨著全球1980年代的反共浪潮,日本共產黨面臨龐大的生存壓力,卻也開始經營反核、青年組織、工會等社會勢力,雖然在1993年大選僅剩15席,但日本共產黨也迎來轉機。1994年,標榜左派的社會黨,為了換取執政權,由村山富市跟右派自民黨共組聯合政府,導致部分左翼選民的選票流向共產黨,1996年大選席次逆勢成長至26席。

* 反自民黨的在野勢力,重新在1998年組成民主黨,共產黨再次被排除於在野勢力的統合中,不過共產黨長期經營基層議會,組織相當綿密,加上政策頗能抓住民生需求,因此都還能維持一定政治勢力。

* 2009年民主黨締造政黨輪替,共產黨依然是在野黨,卻也因311海嘯、民主黨執政不利,讓共產黨堅持經營的左翼、反核、反安保等路線,意外獲得選民青睞,2014年大選成功接收對自民、民主黨兩黨失望的選民,拿下眾議院21席。

* 其中,2014年的大選還締造一項紀錄,就是共產黨籍的赤嶺政賢,在沖繩縣第1區當選小選區議員,時隔18年,共產黨再度於小選區脫穎而出,並於2017年順利連任。

日本達摩文化與選舉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hr9yfqgywdiw0xx5cyhidqefyud3du.png?ixlib=php-2.2.0&s=68c434bb24492a666dccb88b4a9d5354

* 日本達摩文化源自鎌倉時代(1185-1333),後來為了消災祈福,便開始把達摩做成木偶,各地的造型與款式都有些不同。選舉中常見的紅色達摩不倒翁,是來自群馬縣高崎市的風格,這裡的達摩產量也是全日本之最。

* 選舉結果出爐後,勝出的候選人就會把達摩的右眼也塗上,象徵著祈願順利、成功當選。所以陪著我們看日本大選的達摩,現在也點上功德圓滿的右眼囉!

選舉席次圖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5/ypp7w7i43j6hlm0b4d1gwvl9g6zgwy.png?ixlib=php-2.2.0&s=f36103db975b49bc53b48adf3e257308
選舉席次圖

選舉席次表

url: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1/4/3ak7pbkchacv84v7bovhq6djak06n7.png?ixlib=php-2.2.0&s=80d7cacfa9f99f41aba027ad7dfb1a78

全新的政治格局

2017年10月22日,日本舉行第48屆眾議院議員總選舉。開票結果,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帶領執政的自公聯盟,連續贏得三屆大選的勝利,最終在465席的眾議院,囊括313席的絕對多數。

2017年的選舉結果,依然延續2012年以來的政治版塊,就是在野黨分散且力量薄弱,從2012年自民黨重返執政開始,始終沒有單一在野黨席次超過100席。直到2020年,在前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的主導下,立憲民主黨合併部分在野勢力,成為有110席的在野力量,但與自公聯盟相比,仍難以抗衡。

從2005年開始,日本的執政聯盟都長期在眾議院佔有三分之二多數,包括2009年民主黨締造的首度完全政黨輪替,也與盟友攜手跨越三分之二席次。

「三分之二」這個數字之所以重要,主要是根據《日本國憲法》第59條,如果法案在參議院遭到否決,眾議院只要以三分之二多數再次通過,法案即可成立。

但更重要的是《日本國憲法》第96條,修改憲法的門檻是參、眾兩院各三分之二多數同意,而在2016年7月10日,安倍晉三與其他贊成修改憲法第9條(和平憲法)的盟友,於參議院改選大獲全勝,佔有三分之二多數,修憲勢力在兩院都超過門檻,看似箭在弦上。不料同年8月8日,當時的天皇明仁表達生前退位意念,阻止了安倍修憲的野心。

今年的眾議院議員總選舉,是否會有任何政黨聯盟,延續佔有席次三分之二多數的優勢?岸田文雄上任首相後的第一戰,將開啟全新的政治格局。

[]

日本選舉文化特色與冷知識

眾議院解散「集體失業」還要喊萬歲,但沒人知道為什麼

眾議院解散時,會由議長宣讀詔書:「根據《日本國憲法》第7條,解散眾議院。」接著就是全體議員高喊三聲「萬歲」,鼓掌後離開議場。

根據法律,議長宣讀完詔書的那一刻起,全體議員就正式解職,面對「集體失業」還要喊萬歲,其實這是一項不成文的慣例。二戰後除了1945年以外,歷屆全體議員參加的眾議院解散,都有喊萬歲的紀錄,但實際意義已不可考。

日本選舉規定太多「不准」,多到不像是有言論自由的國家

和台灣的選舉相比,日本的選舉相當內斂,候選人競選海報只能貼在選舉委員會定點設置的看板上。除了公設看板以外,候選人的競選辦事處也可以貼海報。不過日本的法律規定競選辦事處的海報、移動式廣告牌、旗幟的相加總數不能超過三件。一張海報、一個移動式廣告牌、一面旗幟,就到上限了。

日本的法律規定候選人只能有一台選舉宣傳車。用選舉宣傳車呼喊名字或口號時,一定要在車上,如果下車呼喊名字,就會違法。

室外演說時,只有候選人本人可以配帶寫有自己名字的肩背帶、胸章,或袖章。另一方面,日本的法律也規定競選辦事處、競選交通工具、個人政見發表會場不准用氣球廣告、不准用電飾招牌、不准用電子招牌。日本的選舉規則充斥著很多「不准」。

即使21世紀,日本選票依然用「手寫」

一直以來,日本選民在投票時,會領到空白的投票單,然後寫下候選人姓名或政黨名稱來完成投票;如果字跡潦草、寫錯字,都有可能被認定為無效票。

不過,書寫內容即使有姓無名、有名無姓、平假名、縮寫,甚至是綽號,只要能被辨識投給誰,基本上都會被算成有效票。

也因為如此,姓名筆劃較多的候選人,在宣傳時為了增加選民記憶與書寫便利,競選文宣會刻意用平假名,如果遇到同名同姓候選人,也會試著做出區隔。

落選者卻是議員當選人,日本選制「敗部復活」怪現象

日本法規長期禁止「重複候選」,意即同時擔任兩場選舉的候選人。雖然嚴格意義上,眾議員的小選區與政黨比例代表是不同性質的選舉,不過1994年以後,卻承認了可以重複候選的合法性。

若有候選人同時在小選區與比例代表當選,則以小選區的選舉結果為優先。如果在小選區落選,則要看該候選人的「惜敗率」:落選者得票數除以當選者得票數再乘百分比。惜敗率越高,越有機會在比例代表名單上當選,也就是在小選區落選、比例代表當選。

這種複雜的制度,產生過不少奇怪的現象。例如首度採用當前選制的1996年大選,有多達84人在小選區落選卻敗部復活;還有同一個選區有兩位復活的比例代表,等於該選區當選三個眾議員;最神奇的是2014大選,沖繩縣四個選區共九位候選人,五位落選者靠著比例代表復活,等於全縣九個候選人全數當選。

選舉同時審查法官:「最高裁判所裁判官國民審查投票」

日本最高法院稱為「最高裁判所」,由一位最高裁判所長官與14位最高裁判所判事組成,經內閣提名、天皇任命。這些法官需要面臨國民的審查,時間點有二:首先是被任命後的第一次眾議員選舉,再來是任職滿10年後的第一次眾議員選舉。

選舉時,選民會領到印有法官姓名的選票,若想罷免該法官,則在圈選欄以打叉的方式投票,反之留白;票數超過投票人數的一半,法官就會被罷免。

這項制度設計,就是防止內閣任命權的濫用,以及提升國民的民主參與而設立,但至今並沒有法官因此被罷免。

目前為止離罷免門檻最近的是1972年的下田武三,罷免得票率為15.17%。

延伸閱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