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油之歌:北極航線、漁業與能源爭奪戰

冰與油之歌:北極航線、漁業與能源爭奪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極航線是北半球船運的捷徑,因冰封期長每年僅少量天數可航行。但因氣候變遷無冰期增加,可航行天數也增加,北極航線的重要性逐漸提升。本文整理本集航線相關資訊,帶我們了解它的基本資訊,以及各國得利益糾葛。

北極航線

5世紀地理大發現以來,歐洲歷史舞台從近陸地的「海」,正式轉向到「洋」,但一直有一片海域覆蓋著神秘面紗,就是北極的北冰洋。

雖然北冰洋氣候嚴寒惡劣,卻沒有打消人類探險的慾望。近年,氣候變遷成為世代課題,但矛盾的是,北冰洋的航線與經濟價值,因為融冰增加而逐漸提升,這條東亞到亞洲、美東到東亞最短的航線,正在改寫全球貿易網路。

此外,北極也擁有豐富的漁礦資源,美國、中國和俄羅斯,紛紛展開「21世紀北極爭霸戰」,將揭開新的海權競賽。

每年氣溫變化

北冰洋的海上冰面積隨季節起伏,冬天最多可達1500萬平方公里,北半球夏季8至9月則會縮小到僅原先的四分之一。

1979至2009年,北極夏末平均冰層面積為609萬平方公里,但到了2012年卻降至341萬平方公里,在2020年又被記錄僅374萬平方公里。據估計,2030年後的冰層面積將不到300萬平方公里。

以1951年至1980年的均溫為「基礎溫度」比較,北極均溫自從2000年以來每年都高於基礎溫度,且持續上升,超過全球升溫速度有兩倍之快。到2020年時,已經比基礎溫度高了攝氏3度,未來夏季融冰狀況會更加明顯。

每年可航行天數

北極航線每年夏季會有幾天時間出現無海冰的狀況,讓船隻暢行無阻。近10年,除了2009年曾出現無融冰的狀況外,每年都有無須破冰船即可航行的天數。

2020年,這個完全融冰的日期開始在8月2日,是有史以來最早的時間,一直持續到10月28日,長達88天的時間,東北航線都是無海冰狀態,亦創下紀錄。

北極航線歷史

東北航線:最早在11世紀,就有俄羅斯人開始探詢經過西伯利亞北極海域的航路,至17世紀就有航行至葉尼塞河口的航線開通,是東北航線最早的雛形;直到1878年,才由芬蘭裔瑞典籍的諾登舍爾德男爵(Adolf Erik Nordenskiöld)開通整個東北航線。

西北航線: 15世紀末開始,隨著歐洲人開始抵達北美洲,就有經加拿大北極海域的西北航線探險計畫。但西北航線的開發並不順利,許多探險行動以悲劇收場,到1906年才由挪威籍的探險家阿蒙森(Roald Amundsen)完成格陵蘭至阿拉斯加的航行,正式開通西北航線。

由於融冰面積擴大,2007年西北航線首度在無需破冰船的狀況下全線暢通,航線商業價值逐漸提高。

北極航線跟傳統航線比較

東北航線:歐洲最大商港鹿特丹到日本主要港口之一的橫濱,若依照傳統航線走蘇伊士運河、馬六甲海峽,全程約2萬0618公里,如果改道走東北航線,可以縮短為1萬2982公里。從西北歐到東北亞,東北航線距離平均可減少30%至40%。

西北航線:從美國東岸主要的紐約港,到全球最大貨櫃吞吐量的上海港,走過去的巴拿馬運河路線約需2萬0200公里,如果改走西北航線就變成約1萬6000公里。從北美東岸到太平洋西岸,西北航線可省下約20%的距離。

北極理事會(會員、觀察員)

北極理事會成立於1996年,會員國有環北極海的俄羅斯、美國、加拿大、丹麥、冰島、芬蘭、挪威與瑞典等八國,並有中國、日本、韓國、新加坡等13國,以「重要利益攸關方」的觀察員身分參與。

其中,中國在2018年公布《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將自己定義為「近北極國家」,展現插旗北極地緣政治的意圖;日本與韓國則有商業捕魚、航運等經濟利益的具體利害關係。

最特別的是接近赤道的新加坡,由於所在的馬六甲海峽為過往航運必經之路,因此也被視為北極航運上的直接關係國。

俄羅斯、美國距離(白令海峽)

依照傳統地圖來看,俄羅斯與美國兩大北極地緣政治強權,似乎距離相當遙遠;但若換個角度以北極海為中心,可以發現美國跟俄羅斯其實相當靠近。

美國阿拉斯加州與俄羅斯楚科奇自治區,隔著白令海峽遙遙相望。海峽中間有代奧米德群島,西島是俄羅斯所有的拉特曼諾夫島,東島為美國所屬的小代奧米德島,兩島距離僅3.8公里,是美俄間最短的距離。

格陵蘭島

2019年,傳出美國總統川普有意向丹麥買下格陵蘭島。從北極為中心的地圖上來看,如果美國據有格陵蘭,加上原有的阿拉斯加,等於控有北大西洋與太平洋的北極入洋口,佔有絕對優勢。

此外,格陵蘭擁有稀土及鈾礦等重要礦產資源,近年因氣候變遷使得凍土層變得容易開採,未來商業價值大幅提高。

石油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在2008年做的預估,北極圈內約有900億桶石油儲量,占全球未探勘能源儲量的13%。

石油分布的區域多半在美洲大陸一側,在阿拉斯加一帶有近300億桶,格陵蘭與阿拉斯加之間的亞美盆地約有97億、東格陵蘭盆地則有近90億。

天然氣

北極天然氣儲量有1669兆立方英尺、液化石油氣也有多達440億桶,分別占全球未探勘能源儲量的30%與20%。

天然氣分布以歐亞大陸為主,在西伯利亞盆地北部的卡拉海約有651兆立方英尺儲量,東巴倫支盆地附近的巴倫支海也有317兆立方英尺;而阿拉斯加亦佔有221兆立方英尺之多。

據估計,這些油氣資源有八成以上在近海且無主權爭議的區域,因此北極各國未來很有潛力開拓新能源。

北極漁業資源

北冰洋與鄰近海域已發現633種魚類,其中被捕撈過的有58種,這些魚類大多數生活在亞北極地區,如巴倫支海、白令海峽或格陵蘭附近海域。

隨著氣候變遷,北冰洋融冰面積擴大,不僅增加捕魚海面範圍,也讓過去在挪威與俄羅斯近海生活的魚種,因為海溫變化而得以進入更北邊的海域,使魚種跟數量更加豐富。據估計到2050年,北大西洋的潛在漁獲量會比現在高出25%至30%。

為了保護北極魚種,2018年由加拿大、中國、丹麥、歐盟、冰島、日本、挪威、俄羅斯、韓國和美國共同簽署《北冰洋中部公海漁業協定》,禁止各國在公海區域進行商業捕魚,2021年6月23日正式生效。

由於融冰面積增加,除了最直接增加北極可航行天數,更重要的是讓天然資源的探勘或取得更為便利,近北極國家在這幾年作動作頻頻,有許多戰略或資源上的布局,讓這塊世界的邊境,搖身變為大國角力的核心。

北極航線大事紀

  • 2010年加拿大公布《北極外交政策聲明》,強調其對北極的主權,相關領土問題各國須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 2011年8月,領有格陵蘭的丹麥公布《2011-2020年丹麥王國北極戰略》,並在隔年設立北極大使職位;2015年聲稱北極點與格陵蘭屬同一大陸礁層,與俄羅斯有領土糾紛|2013年10月,冰島發起「北極圈論壇」,邀請多國代表與會,並積極邀請北約參與北極事務
  • 挪威於2016年公布《關於斯瓦巴未來的白皮書》,定義北約的集體安全機制適用於斯瓦巴群島,隔年美國便派遣700名陸戰隊員常駐挪威
  • 自2017年起,中國的「南海八號」鑽油平台連續三年與Gazprom合作,於卡拉海進行天然氣鑽取
  • 2018年1月26日中國國務院發表了《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中國目前自己定義為「近北極國家」
  • 位於北極圈南方160公里的芬蘭城市奧盧(Oulu),未來將被打造成歐盟商品進入北極海航線的重要據點
  • 2019年5月美國在北極海執行「自由航行」的海軍軍事演習,以及相關軍事設施在阿拉斯加及加拿大北極海沿岸的佈置
  • 2019年8月傳出美國總統川普想購買格陵蘭島
  • 2020年5月22日羅莫諾索夫院士號(Akademik Lomonosov)的核子潛艇將被送往北極圈城市佩韋克(Pevek),抵達後將輸入核電燃料並提供給該地區電力
  • 2020年12月5日,俄羅斯太平洋艦隊發出聲明表示,已將俄國MiG-31戰機部署至楚科奇自治區(Chukotka)的阿爾納德(Anadyr)基地
  • 2021年俄國納戈爾斯基空軍基地(Nagurskoye air base)跑道延長至3500公尺,意味著幾乎所有軍事飛行器都能深入極圈、替俄國巡弋北極上空。

近500年來,人類的海洋競賽位於大西洋、印度洋及太平洋,無論是殖民地開拓,或是貿易路線的興起,都勾勒出近現代歷史的輪廓。即使開通運河形成新航線,都不出傳統三大洋的範圍。

然而,北冰洋這片未知的領域,卻在21世紀逐漸受到大國的關注,尤其是鄰北極的美國、俄羅斯,以及新興強權中國都有意插旗北極。

北極航線的開通,將改寫過去數百年人類海上運輸的既有觀念,馬六甲海峽、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都將受到衝擊,也造成並非北極國家的中國、日本、韓國甚至新加坡,都投入北極議程的行列。

極北的世界邊境,在氣候變遷下轉而成為戰略核心,豐富的天然資源也會成為未來能源競逐的主戰場,這場21世紀北極爭霸的「冰與油之歌」,正在重塑數百年的貿易框架、能源佈局,或許我們正在見證,一個歷史分水嶺的誕生。

延伸閱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