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確認
  • .
2019/02/21 | 愛長照
飄洋過海的外籍看護們,為了我們長輩最後的好日子努力著
社會上還有很多「阿力」,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有著自己的故事,他們會哭會笑,他們會傷心會孤單,他們會因長輩恢復健康而開心不已,也會因為長輩即將離世而傷痛萬分,甚至責怪自己。
2019/02/21 | 讀者投書
川普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本質上跟台灣的「緊急命令」相同
無論是美國或是我國總統的緊急命令,都有可能淪為政客實現其野心的手段。然而,當我們將目光轉回到這次事件上,對於民主黨而言,反對川普的邊境與移民政策,以獲取選票支持,何嘗不是其政治利益之所在?
50年次的被保險人,最早幾歲可請領勞保老年年金?
若以出生年次來推算法定請領年齡,46年次(含)以前的被保險人年滿60歲即可請領。此外,老年年金還設有提前或延後請領的機制,但每提前1年請領年金額會被減給4%,反之若每延後1年請領則可增領4%,最多以5年為限。
2019/02/21 | 讀者投書
《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這種命名,是在反同方的傷口上灑鹽
對於一個民主社會來說,所謂的進步,應該是在大家取得共識下往前進。在沒有取得共識下,握有權力的人強迫社會全體往前進,那並不見得是一種進步,反而可能是種變相的壓迫。
2019/02/21 | 潘寬
叩問自由與反抗的意義:從《進擊的巨人》看台灣政治日常
《進擊的巨人》,一部由日本漫畫家諫山創所創作的漫畫,2009年至今已連載超過九年。雖然近日作者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這部作品即將完結;這個「人類對抗巨人」,走出城牆反擊的故事依舊熱度不減。《進擊的巨人》所扣問的,關於自由、反抗的意義,引發諸多聯想,身為台灣人,應格外有感觸才是。
「民主」真能帶來更美好的生活嗎?
整體而言,民主在每個面向的表現都勝過威權國家,當然也有少數的威權國家表現不遜於民主國家,不過,民主確實會導致某一個面向的明顯進展,那就是一般民眾的整體生活品質,
川普看似「外交暴衝」,實為削弱中共對伊朗與北韓的影響力
現在川普的作為便是要果斷的破除盟邦搭美國便車的心態,對於看不到成果,卻必須持續投入資源的中東、遠東黑洞,川普也決定要盡快認賠殺出。雖然可能會對區域穩定造成不利影響,但確實是防止美國國力被進一步拖累的有效政策。
2019/02/21 | 讀者投書
黃士修四套「核能減煤」劇本,會讓台灣多蓋幾座核電廠?
提出「以核養綠」公投的黃士修,近日又拋出要求核能和燃煤發電比例必須相同的「核能減煤」公投,但在他提出的幾套劇本中,台灣大多必須增建核電廠,實則有如「增核公投」,但這真的是台灣人想要的嗎?
再次出現的雞蛋危機:芬普尼是什麼,為什麼會跑到雞蛋上?
2017年與2019年都爆發雞蛋被檢驗出遭到芬普尼污染。種種事件下來,似乎芬普尼充滿在我們生活環境中。對此,專家所進行之回應如下。
政府人力無法「適配」,台式民主遲早被四面八方的索求壓死
台式民主政治只是需要工具人而已。對政府來說,最安全的做法就是通通有獎:你要的他也要,那通通都給。民間流行什麼便拿香跟拜,做不來就外包。蓋大型建築最有感了,這裡分院那裡分館,大家心情好就不會來亂。總之就是花錢買平安燈的意思。
2019/02/21 | 蔡霖東
「我還是看原著就好」:那些讓書迷又愛又恨的小說改編電影
成功的改編能用影音闡釋原著,甚至大膽的昇華其精神。失敗的改編僅生硬捧讀文稿,又或魯莽的扭曲成魔改。箇中差異微妙難言,使小說改編的電影總讓影迷又愛又恨。
2019/02/21 | 讀者投書
消費者不一定要支持華航機師的「無預警罷工」
如果<請問消基會,「行程延誤」和「飛航安全」孰輕孰重?>這樣的說法可以成立的話,消費者還要支持幾次這樣的罷工?長榮會無預警罷工嗎?消費者該支持嗎?消費者可以不要選擇罷工,也不要選擇這家航空公司嗎?
「你覺得怎麼樣」,英文是「How do you think」嗎?
問別人意見,中文裡我們會說「你對計劃案想法如何?」因為有如何兩字,很自然就會聯想到how,其實這樣問是錯的,因為how是問方法、程度,用how問的話,會變成「你怎麼思考……」「你如何想到……」,與原意不符。
2019/02/21 | TIME
美國自阿富汗撤軍,如何與越戰時的倉皇出走相互呼應?
新成立的阿富汗政府就如同數十年前美國支持的南越政權一樣,因貪汙問題而裹足不前,同時更在意如何分配美國的援助,而非打擊敵人。
2019/02/20 | 精選書摘
《日本前現代建築巡禮》:沒有象徵的建築物——國會議事堂
建築師們期待國會議事堂會是一棟象徵日本的建築,但經由強而有力的技術官僚之手,完成了沒有任何象徵的建築。不過,正因為沒有任何意義,反而才能象徵日本。在這樣的思考之後,我覺得這棟國會議事堂是很不錯的建築呢。
2019/02/20 | 精選書摘
《克雷的橋》小說選摘:殺手看來像是中年男子
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故事裡總有一座橋,這座橋,就是家人。鄧巴家的男孩沒有母親,也不需要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