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確認
  • .
2018/09/18 | Project Syndicate
人工智慧對就業帶來破壞,唯有教育能避免人類成為過去式
在未來的經濟中,培訓永遠不會真正結束,各級教育的課程需更加靈活,並對不斷變化的技術和市場需求做出回應。但這種道路上的一個潛在障礙,則是缺乏訓練有素的教師。
「水域型太陽光電」會影響生態系嗎?聽聽專家怎麼說
良好的光電設施應該要斟酌個別土地(含水體)特性,選擇適合的設計方式與PV模組,以尋求跟設施基地環境的和諧化,而不是一味追求利潤,而做過度的地表遮蔽,也才可能談得上農電或漁電共生。
2018/09/18 | 親子天下
北京探月學院創辦人王熙喬:我要在10年內,徹底改變人類的學習體系
北京有位教育創業家王熙喬創辦了一所「實驗高中」,不設教室,也沒有傳統課程,學生畢業後也沒有學籍,但仍然吸引數千萬人民幣資金投資。這位21歲的創辦人說,這是為了「改變人類的學習體系」。
2018/09/18 | 愛長照
安頓你的身心靈:心理師給照顧者的自我抒壓七招
照顧者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的照顧家人身體心理的需求,面對到的壓力是比心理師專業更大、更長期的。有趣的是,所有人都認為心理師的工作應該很耗費心力,為了提供有品質的心理照顧服務,應該很有方法能幫自己的身心排解壓力。卻沒有人從這個角度,思考過照顧者該面對的議題。
不論家裡或學校,「暴力」都是馬達加斯加的教育方式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之外,還存在有各種不同的暴力形式,這些都會阻礙兒童(在身心上)的發展。
2018/09/18 | 李秉芳
第3次「文金會」:除了金正恩和文在寅緊緊抱在一起,還要談什麼?
文在寅稍早從青瓦台離開前往首爾機場時表示,如果他這次出訪北韓,能幫助美國和北韓重啟對話,那麼他的北韓行就成功了。
2018/09/18 | 陳平浩
透過與穿過銀幕,返回並反轉現實:專訪人權影展統籌馮賢賢、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下)
我們需要人權電影來刺激大家推進人權觀念,人權館館長陳俊宏舉例「台灣每逢重大凶殺刑案發生時,總是群集高喊『快點槍斃加害者』;然面對轉型正義必須追究釐清加害者責任之際,又嚷著『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這正是對於國家暴力的本質反省的集體現象。」
2018/09/18 | 張宇韶
今年APEC峰會所在地「摩斯比港」,曾是改變世界海戰史的美日對決之處
本次APEC峰會的主辦市莫斯比港,在1942年發生了海軍戰史上首次的航母對決,雙方的指揮官弗萊徹與原忠一都不在目擊範圍內進行指揮作戰,雙方艦載機的攻擊取代了傳統艦砲的射擊,也宣告了戰艦時代的終結。
2018/09/18 | 陳平浩
透過與穿過銀幕,返回並反轉現實:專訪人權影展統籌馮賢賢、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上)
今年臺灣國際人權影展統籌馮賢賢卻以「反」人權影展破題:「台灣觀眾對於人權電影普遍帶有排斥感——這出於一種制約的嫌惡排斥、或者深層的心理恐懼。」
《基因:人類最親密的歷史》:對基因的認知是科學史上最有力也是最危險的觀念
基因確實造就個人之間的差異,可是卻非身分的決定性因素,我們還有很多有關基因的知識要學,現在知道的可能連皮毛都算不上,在後基因體時代,我們正在學著如何解讀和編寫我們自己。
2018/09/18 | 劉奇峯
我在印度打了人生第一支狂犬病疫苗,這裡死亡人數高居世界第一
我打的疫苗,由中國遼寧成大生物有限公司製造,並由印度公司進口。某天在茶敘時,我半開玩笑地和印度同事說,「我發現了狂犬疫苗是中國製的,是不是應該擔心啊?」
不只是性別刻板印象,「男生不能穿裙子」是貶低女性的社會氛圍
真正的解決方案,並不單純只是去主張男生也有穿裙子的權利,或是舉例有哪些文化中的男生穿裙子,這些都還是擺脫不了男性優越的父權社會結構,而是使用女性主義觀點去拆解批判,提出「像女生一樣也很好」的主張,如此一來男性優越便會不攻自破。
中國公共領域的生與死:進化的獨裁者已馴化了資訊科技
儘管政權大力扶植了「網路評論員」,但是佔據網路發言核心位置的仍是屬於自由派的人士。中國公共領域的前途仍是未明朗化,儘管有來自於政權由上而下的打壓,但是仍沒有完全喪失其積極的能動性。
2018/09/18 | 黑潮之聲
「科技泛靈論」是資本主義下一個新噱頭?
當智慧型的居家產品能夠為居住的人的喜好自動調整氣溫濕度、燈光明暗等細部,或當微型體內醫療機器根據病人身體狀況打藥到心臟裡,這是機器在主宰人還是人在使用機器呢?
2018/09/18 | 青平台
怎樣的稅改才公平(六):「假外資」避稅源自於境外金融的興起
近年來橫行於台灣股市的假外資,大多皆是利用這個管道避稅。過去,只要是外國自然人或法人即可在OBU開戶。因此,不少台灣人便在稅率甚低、或者為零的租稅天堂(如英國維京群島)開設公司,再於OBU開戶。
2018/09/18 | TIME
中資像是非洲的安非他命,成癮性高又會造成負面影響
在非洲與其他地區,政府往往會以戰略性資產(如石油、礦物或土地權)向來自北京的鉅額貸款作為擔保。如果借款國發現它們無力償還債務,中國便能取得這些戰略性資源。
2018/09/18 | 周 海威
在職場中,別用自己的「原則」綁架別人
你去麵攤吃麵,是會先叫麵還是叫小菜?如果你習慣先點小菜,會和旁邊的人說:「你怎麼不點小菜麼先點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