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

  • 確認
  • .
2018/11/17 | Lo
【圖輯】拉美「北漂潮」:瓜地馬拉人冒險踏上美墨邊境黃泉路
非法進入美國的瓜地馬拉人,從2015年的5萬7000人攀升到今年的近11萬7000人,僅次於墨西哥人的數量。專家說這個數字表示瓜地馬拉寧願面對移民的危機,也想逃離暴力、貧窮和政治動盪的家鄉。
2018/11/16 | 精選轉載
【圖輯】國小健康老師:為什麼我們需要在學校推廣性平教育?
由於這次的公投,我們已經看到很多人為我們做了怎樣是「無知」的最佳示範。有人說「陰道是無菌的」、「同志會影響生育率」、「外國人會來台治療愛滋病」,有人拿著不實的謠言製造恐慌,這就是「無知」,或許他們自己就是恐慌的,因為這些大人就是在沒有性平教育的環境下長大的。
2018/11/14 | 讀者投書
【懶人包】「東奧正名」公投通過或沒通過會怎樣?
台灣在東京奧運的「正名」公投,投的到底是什麼?不管你支不支持「中華台北」,都該看看這個公投通過(或沒通過)後,會對台灣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2018/11/10 | Lo
【圖輯】骯髒、誤點,國營鐵路是辛巴威經濟20年的悲慘縮影
曾經作為大多數辛巴威人的交通首選,辛巴威國營鐵路的服務效率,反映過去20年來該國在前總統穆加比領導下的悲慘經濟命運。
2018/11/09 | If Lin
【圖表】感冒這件事:打過流感疫苗就真的免疫嗎?三價四價差在哪?
常常聽到A型流感、禽流感、H1N1等等,這些好像是疾病的名稱,到底他們是什麼疾病?又跟一般感冒有什麼不同呢?本文作者用圖表帶我們認識這些名詞的意思與他們之間的關係。
2018/11/03 | Lo
【圖輯】被「光棍」拱上台的衣索比亞總理,能不負改革眾望嗎?
執政黨發言人說,希望年輕人可以抱持耐心,讓政府一步步推動改革。但奧羅莫的年輕人,似乎沒辦法一直等下去。
2018/10/27 | Lo
【圖輯】敘利亞內戰走向尾聲,大馬士革七年來第一個沒有槍聲的夏天
熱鬧的大馬士革鬧區,雖然有不少年輕人享受著精采的夜生活,但面對國家未來緩慢又艱苦重建挑戰,有許多人表示不願意留下來,要到其他國家找機會。
2018/10/26 | If Lin
【圖表】為何一聽到「非洲豬瘟」,台日兩國如臨大敵?
最近非洲豬瘟在中國爆發疫情,也造成周圍國家的緊張,深怕非洲豬瘟傳入。到底非洲豬瘟可能會來什麼危害?又為什麼讓防疫單位緊張。本文整理非洲豬瘟的基本資料與可能影響,讓我們從中瞭解非洲豬瘟可能帶來的危害。
2018/10/25 | 讀者投書
【圖輯】深入台灣戒毒村,影像紀錄重新認識自己生命的一群人
以紀實攝影聞名的沈昭良,這次以《被撥慢的550天,尋找有光的所在》的拍攝主題呈現創作能量,他說,進入戒毒村裡看見戒毒者們真實的生活,才真正了解到,「那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生命的一個地方」。
2018/10/23 | 精選轉載
【圖解】匪夷所思《宗教基本法》,宗教法人凌駕於法律與國家之上
如果這個「超越藍綠」的《宗教基本法》草案照案通過,不論是財務監管、地目變更、主管機關規範等等的開放都大有問題,未來將產生宗教凌駕司法的結果。
2018/10/20 | Lo
【圖輯】獨立建國100週年:面對俄國威脅,波蘭人自願加入「國土防衛部隊」
自從俄國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以來,就在該地西部邊境佈署軍事力量。民調顯示,從那時起有40%的波蘭人認為國家主權的獨立自主,可能因此受到威脅,同時激起波蘭人保家衛國的愛國心。
2018/10/13 | Lo
【圖輯】男性止步:日本海上自衛隊友善環境,女兵也溫暖
自衛隊中的女性比例不高,這些女性自衛官如何在這樣的軍隊體系中生存?她們的處境、待遇又是如何呢?從日本海上自衛隊最大的護衛艦加賀號來看起。
2018/10/08 | If Lin
【圖表】8學者缺席還賠上1個副署長,為何觀塘案這麼重要?
10月8日桃園觀塘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通過,同日,環保署副署長請辭,學者環評委員發表公開信,呼籲政府觀塘環評案不該是行政規劃下的籌碼。到底觀塘天然氣接收站對台灣的能源規劃有什麼影響呢?
2018/10/06 | Lo
【圖輯】搬離83年歷史的築地市場,宛如抹除他們的人生記憶
45歲的新井和許多魚販都心不甘情不願的收拾攤位,準備搬往豐洲市場。「我覺得很難受,因為這是我長大的地方,離開這裡將會讓我失去太多太多的故事。」
2018/10/05 | If Lin
【圖表】不藍不綠正夯,鄉鎮市長候選人無黨籍暴增3成
九合一大選來臨,但大家的目光焦點多在縣市長選舉上。其實里長與鄉鎮市長等行政首長,跟我們的生活更加貼近,更需要我們關注。本文整理目前登記參選鄉鎮市長的相關資訊,讓我們可以初步看出今年鄉鎮市長的選舉情形。
2018/09/29 | Lo
【圖輯】漂向北方:剛果難民逃到希臘,期待一圓NBA籃球夢
瓦姆巴抵達土耳其後,他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湊齊足夠的偷渡費用搭上前往希臘的船。「那天晚上很冷,在海上待了3、4個小時。因為船很小,所以不能亂動,你亂動就會有人說『嘿!你想要送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