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20/02/10 | TJ
寶瓶星號旅客自白:某電視台說我們「將成人球」,船上每個人都知道那是瞎扯
在大部分人心中,這趟寶瓶星航程其實就是一段比較多天、有床有賭桌、可以吃東西、外國人還更少的捷運旅程,而在各種激情之後,寶瓶星號就是一艘健康的船開去沖繩後再開回基隆的故事。
2019/11/12 | Melody Chan
【拒保全攻略】被捕之後,點決定要唔要接受保釋?
大多數被捕者都面對一個問題︰要不要接受警方的保釋?這篇文章協助讀者理解「保釋」是甚麼一回事,要接受保釋、拒絕保釋或者「踢保」又應該考慮甚麼因素。
2020/01/22 | 傅詩宸
揪出「武漢肺炎」元兇:第七種會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一生只有三個目標
中國傳染病學家鐘南山正式證實新型冠狀病毒傳染途徑不僅是動物至人,人與人之間也極有可能會互相感染。我們對於這種新型肺炎的特色必須具有基本的認知,才能有效防範外來病毒入侵。
2019/06/14 | 李碼齊
韓粉造勢幾萬人不是重點,這兩人才是王金平決定不玩的關鍵角色
很多人都認為韓國瑜的凱道造勢讓王金平嚇到,但他在這場造勢只看到兩個人,使他發現一輩子都「喬」別人的自己,這次被「喬」了。
2020/01/13 | 彭振宣
韓國瑜如果被罷免,民進黨將重蹈將他趕出北農後的一連串災難
如果韓國瑜真的被罷免成功,對民進黨來說將重蹈當初拔掉他北農總經理的災難。
2019/02/14 | 精選轉載
一名老師的人體實驗:寒假沉迷於手遊《傳說對決》,快速成癮後急速勒戒
也許你會好奇,《傳說對決》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這麼有自制力的歐陽老師也淪陷了?直到我讀到《欲罷不能》這本書,我才明白一個道理:不是我們沒有自制力,而是在手遊背後,有上百人努力瓦解你的自制力。
《終極殺陣》的瘋狂老司機,何以墮落為涉嫌謀殺的暴力魔叔?
飾演票房大作《終極殺陣》系列丹尼爾的法國男星沙米.納西利從崛起、爆紅到一厥不振,都有背後的故事,尤其是爆紅後種種的脫序行為,令人髮指之外也不解,但翻開近年法國娛樂圈動態,這群發言不當的明星卻又受到鼓勵,私德與演藝表現是否該綁在一起看的討論,看來一時半刻不會停歇,也不會有定論。
2019/09/28 | 火花羅
回到客觀事證,蘇花公路男童死亡車禍真正的禍首是誰?
經過這幾十年的交通事故新聞的累積,不管是指責車輛方還是指責行人方,社會輿論卻從來沒有考慮到第三個可能:錯在錯誤的交通規劃。
2019/11/18 | Melody Chan
親友被捕,我要點做?被捕48小時營救手冊
有家人朋友被捕,大家都會手足無措。究竟你應該做什麼,對被捕人最有幫助?「48小時營救手冊」由被捕第一小時開始講起。
2019/05/06 | 讀者投書
【信仰碰撞徵稿】我問濟公師父:如果我去了教會,三太子還會保佑我嗎?
經過這個晚上,我相信人所景仰的神尊,都確實存在。不同的信仰,當為人身背後共同的助力,不應讓人膨脹自尊,自衿自傲,以為自己的信仰,就是自己走上神壇來鞭笞別人踏腳石。
2020/01/31 | 陳牛
陳秋實支持「武統台灣」?來看看他真正說了什麼
還是那句話,懷疑一個人,就去看他說的原話,不要聽信別人的引述。如果人人都能做到嚴謹對待每個人的言論、查證每一個說法,那麼,即使陳秋實是真共諜,又有什麼可怕?
2019/12/08 | 公務門小三
「與偶像零距離」的SWAG成人影音平台,正在將台灣的性產業「去中心化」
以「一對一私訊」為名的情色聊天平台SWAG雖然屬於合法邊緣,但部分成人偶像在自營之餘,甚至還有助理幫忙掌鏡、剪片或經營社群,撇開社會觀感不談,其實反而形成了新型態的產業,將性工作從少數控制者的手中解放,讓「被控者」化為「偶像」般的存在。
2019/08/20 | 李律鋒
在那個國家,有人一生的志向就是拿到「京A8」開頭的車牌
在民主國家裏,人人平等,大家都不喜歡的事,只能一起擔待,因為誰都沒有特權。但是在集權國家裡,恰好你是有特權的人,你的日子可以過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爽。那你要選哪一種?
2019/08/03 | Johnny Hsueh
亞馬遜通靈之旅(上):喝下薩滿熬煮的死藤水,不信邪的我才知道恐懼是什麼
眼前的薩滿今年六十歲了,終其一生都在從事巫醫,為當地百姓治病與通靈。這樣的介紹,聽起來是不是很像包裝過的行銷故事?我自己原來只覺得聽聽就好,並沒有太認真看待。但後來,證實我錯了。
波士頓馬拉松傳奇醜聞:靠「切西瓜」奪冠的女子選手
直到現在,“Doing a Rosie”是美國跑者之間仍然常用的俏皮話,意思便是台灣常說的「切西瓜」。
2019/03/16 | TIME
我曾經每天與祖克柏單獨開會,如今我對Facebook失望至極
最初我認為臉書是受害者,但經過美國選舉、英國脫歐的假新聞、以及使用者資訊被出售的消息等等後,我非常的震驚與失望,祖克柏與雪柔已被成功的慾望沖昏頭,他們已經不顧後果地去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