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9/06/14 | 李碼齊
韓粉造勢幾萬人不是重點,這兩人才是王金平決定不玩的關鍵角色
很多人都認為韓國瑜的凱道造勢讓王金平嚇到,但他在這場造勢只看到兩個人,使他發現一輩子都「喬」別人的自己,這次被「喬」了。
2019/02/14 | 精選轉載
一名老師的人體實驗:寒假沉迷於手遊《傳說對決》,快速成癮後急速勒戒
也許你會好奇,《傳說對決》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這麼有自制力的歐陽老師也淪陷了?直到我讀到《欲罷不能》這本書,我才明白一個道理:不是我們沒有自制力,而是在手遊背後,有上百人努力瓦解你的自制力。
2019/09/18 | TNL特稿
移民台灣的香港人:「現實沒有這麼美好」
摘下觀光客濾鏡,學著去接受「真實的台灣」,「現在習慣了,會覺得在這裡住比香港好,原來我在台灣也可以創一片天。」
2019/09/28 | 火花羅
回到客觀事證,蘇花公路男童死亡車禍真正的禍首是誰?
經過這幾十年的交通事故新聞的累積,不管是指責車輛方還是指責行人方,社會輿論卻從來沒有考慮到第三個可能:錯在錯誤的交通規劃。
2019/05/06 | 讀者投書
【信仰碰撞徵稿】我問濟公師父:如果我去了教會,三太子還會保佑我嗎?
經過這個晚上,我相信人所景仰的神尊,都確實存在。不同的信仰,當為人身背後共同的助力,不應讓人膨脹自尊,自衿自傲,以為自己的信仰,就是自己走上神壇來鞭笞別人踏腳石。
2019/08/20 | 李律鋒
在那個國家,有人一生的志向就是拿到「京A8」開頭的車牌
在民主國家裏,人人平等,大家都不喜歡的事,只能一起擔待,因為誰都沒有特權。但是在集權國家裡,恰好你是有特權的人,你的日子可以過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爽。那你要選哪一種?
2019/08/03 | Johnny Hsueh
亞馬遜通靈之旅(上):喝下薩滿熬煮的死藤水,不信邪的我才知道恐懼是什麼
眼前的薩滿今年六十歲了,終其一生都在從事巫醫,為當地百姓治病與通靈。這樣的介紹,聽起來是不是很像包裝過的行銷故事?我自己原來只覺得聽聽就好,並沒有太認真看待。但後來,證實我錯了。
2019/03/16 | TIME
我曾經每天與祖克柏單獨開會,如今我對Facebook失望至極
最初我認為臉書是受害者,但經過美國選舉、英國脫歐的假新聞、以及使用者資訊被出售的消息等等後,我非常的震驚與失望,祖克柏與雪柔已被成功的慾望沖昏頭,他們已經不顧後果地去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了。
2019/07/25 | 區家麟
1991年李鵬接受TVB訪問前,兩名記者的抉擇
當年坊間甚至TVB內部有許多人認為專訪乃為殺人犯「塗脂抹粉」。撇除功利目的,單憑新聞價值,這個訪問理應要做,因為很多有關六四的問題都未有官方露面解釋過,關鍵是用什麼態度、問什麼問題。然而被訪者若要求只能照問原先遞交的問題,不能追問,記者與新聞部老闆又應否答應這些條件?
2019/06/07 | 讀者投書
我曾經自認是個中國人,直到我考上北一女的人社班
我曾經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但現在的我立場不同以往,身為一個擺盪於極端政治光譜兩側的人,雙方的價值我都曾經堅定不移的相信,我想要試著和不同立場的人描繪兩邊的世界。
2019/06/08 | 讀者投書
我們從未如此接近統一,也從未如此接近獨立
監督執政黨還要手下留情,在公民意識抬頭的時代,感覺有夠彆扭,但畢竟難以否認,我們還沒完成國家正常化的任務,台灣的政治處境,根本堪稱畸形。
2019/06/13 | 李律鋒
這就是中國香港:你跪著、把錢給掙了,可你永遠不准起來
在六四慘案三十周年的今時今日,我們或許又將目擊另一樁慘案的發生,只是地點從北京天安門廣場轉移到香港立法會廣場而已。
2019/02/2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這一家子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6/24 | 讀者投書
「禁搭便車條款」之法律探討:有些人想要的,就是和工會不一樣
工會爭取權益中的「禁搭便車」概念其實早在1977年就在美國確立,不過2018年的判例也推翻了原本的立論,而台灣在2019年的「禁搭便車」實務判決中,又認可了哪些,否定哪些呢?
整形和修圖後的「網紅臉」,正在摧毀下一代的審美觀
女性的美,絕對不是來自華服或濃妝豔抹,更非不自然的加工五官。女性的美,並不需要來自任何男性與社會的認可:真正的美來自坦率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對自己誠實和自在做自己的生活態度。
2019/02/27 | 精選轉載
私佛別亂拜:《還願》裡「慈孤觀音」可能的參考原型是?
從赤燭在《還願》上市前釋出的短片我們就可以理解,遊戲中有著一尊「慈孤觀音」,杜豐于磕頭叩拜「慈孤觀音」時甚至弄傷了頭部。祭拜「慈孤觀音」的「慈孤壇」位於公寓之內,由此可以判斷「慈孤壇」屬於「私壇」,「慈孤觀音」也可歸類為「私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