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8/12/10 | 讀者投書
馬克宏罪有應得:媒體沒有告訴你的三個「黃背心」真相
在法國,主流媒體如同許多國家一樣,被財團等既得利益者所掌控而喪失公平性,所提供的資訊是經過篩選的片面訊息,他們簡化了「黃背心」的前因後果,卻沒有告訴你全盤的事實真相。
媒體報導不多,卻嚴重影響台灣未來的四件「國際小事」
台灣死老百姓都搞不懂,為了九二共識賺中國快錢,結果會是旅遊環境衰退、商業機密被偷、國安系統被滲透、被美國制裁(香港的慘例)、被世界圍堵、被WTO放逐。這些齁,都是很嚴重的小事情。
2018/12/13 | 觀念座標
木馬屠城記:華為對台灣的威脅有多大?
2013 年,台灣的最高國安單位:國家安全局——企圖令政府羞愧警覺,因此公布華為在台灣市場的擴張資料,華為的客戶竟然包括法務部調查局、連台灣總統府都在手機通訊中使用華為的網路卡。
2018/12/12 | 精選轉載
為何吳寶春不賣銀座,要賣上海?台灣人能不能站著還把錢掙了?
台灣觀念落後的人不少,若只是被動期待不可能開化的人突然醒悟開化,那自是完全不可能等到那一天。年輕人應該自詡為廢墟之上的創業第一代,所有思維和生活習慣都該重新改造,現在的艱困都當成一種學習。
朱家安:無知的人,有資格投票嗎?
對於擁護民主的人來說,《反民主》是挑起敏感神經的激進質問,但它確實指出了我們未完成的任務。
批判《大誌》利用街友的人,想法都太「烏托邦」了
大誌(The Big Issue)引入台灣8年後,許多人仍然針對「無法真正改善街友生活」的經營模式批評,但如果台灣大誌真的依此行事,首先倒楣的或許就是街友中最弱勢的一群。
未婚是國安議題、走起路來像大母豬⋯⋯為什麼這些男性政治人物失言無極限?
這年頭,當個女性參政者有多難呢?長得醜被罵大母豬,長得好看被笑坐櫃檯。就算你長的「剛剛好」、不會被人講話,但如果你單身可就不行了!畢竟,單身女子怎麼會了解人民需要,妳怎麼會適合問政治國呢?有事嗎帶你直擊官場亂象,並告訴各位為什麼這些說法全部都是「問題發言」!
涉嫌性侵的導演說「我可能是個笨男人吧」,多麽瓊瑤式的卸責方式
性騷擾、性侵害並不只是性慾的問題,更是施展權力的方式之一。而決定「該不該繼續下去」的原則一直都很簡單,only yes means yes。
30年核安專家:看數據就知道,核能不是「最合邏輯」的選項
核能號稱千年只會有4起反應爐外洩,但過去40年卻是每10年一起,擁核者說福島只有一人因核災死亡,卻忽略16萬名被迫撤離家園的人,和堪稱幸運的災後天候風向,再加上核廢料的問題,在在顯示「核能不是最合邏輯的選擇」。
西斯大帝的復仇:「地方派系」如何左右台灣選情30年?
此李登輝在1990年代之後扶植了一批「本土藍」的地方派系,之後經過陳水扁、馬英九等人改革,就在大家覺得派系勢微之時,又成為左右2018年地方選舉的關鍵,究竟地方派系,為何那麼「尾大不掉」呢?
「怕冷」的英文怎麼講?台灣人常誤用的四組英文
在學習外語的過程中,我們難免誤用字,但是錯誤是很寶貴的教材,它能讓你記憶更加深刻,像Stone就絕不會忘記lonely的中文怎麼說了,當然,不是所有的生字都要這麼搞笑才會記得住啦,我們來看看台灣人常誤用的英文有哪些。
抵抗中國不只是「國家安全」問題,更是全人類必須共同面對的「人類安全」問題
面對中國「銳實力」,台灣與美國或可聯合國際盟友,基於「人類安全」原則畫下一道紅線,因為基本人權與民主原則是否受到侵犯,不只是傳統意義上的個別「國家安全」問題,更是全人類必須共同面對的「人類安全」問題。
從換尿布開始,為孩子建立「沒有同意,就是性侵」的概念
如果我們真心在意孩子的安全,那從孩子還小的時候,就要在這些生活的小地方做起,我相信這樣可以有效地翻轉下一個世代的社會觀念,人們都能學會尊重彼此身體自主權,並且能夠充分理解「積極同意」的核心價值。
2018/12/13 | 精選書摘
《深井效應》: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十八公斤」
我現在很清楚地知道,灣景獵人角的「井」裡存在非常危險的東西。它不是鉛,也不是有毒廢料,其實也不是貧窮——而是童年逆境經驗。它讓人們生病了。
2018/12/13 | 張忘形
為何上班都在嬉鬧的同事,反而受到大家喜愛?
當處在真實世界時,我們得放下一些對於完美世界的想像,放下對認真負責的想像,我們做的事如何讓別人覺得有用,有價值,甚至感覺良好,可能才是我們要認真的地方。
精釀啤酒的風味靈魂——啤酒花
啤酒花,從字面看應該是一種植物或浮在啤酒上面的白色泡沫?筆者以前總認為是後者,然而真有俗名為「啤酒花」的植物。
2018/12/12 | 精選書摘
《媽媽,對不起》:無止境的照護壓力,讓我終於對失智母親動手了
自我崩壞時,一定都有前兆。  這次的前兆,是呈現為「要是可以把在眼前搗亂的母親痛揍一頓,一定會很爽」的念頭。我的理性清楚這是絕對不可以做的事......然而儘管理性這麼想,腦中的幻想卻無法遏止地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