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9/07/26 | Jessie
【數位遊牧者】他65歲開始環遊世界,我從這位清邁老背包客看到對生命的熱情
「你自己做的網站嗎?」我驚呼眼前這個67歲的爺爺,雖然跟我說wordpress真的太難,卻用weebly做出自己的部落格。除了網站外,還有Instagram跟專欄,還正在累積文章要出書。
2019/07/26 | Jessie
【數位遊牧者】在清邁,我看見數位遊牧光鮮外表下的掙扎與考驗
有些人在這追求的是一個虛幻的夢,好像不用工作就可以賺錢,不用努力就可得自由,一股腦的飛來清邁,卻派對太兇、因物價低廉而錢花太快,最後不了了之回家的,不在少數。
2019/07/26 | 女子@清邁
【數位遊牧者】是咖啡館也是辦公室:清邁共同工作空間使用經驗
有些咖啡館雖然不是為遠距工作者設計,但氣氛安靜、適合工作,也會成為遠距工作者或學生K書的熱門地點。
2019/07/26 | 法操FOLLAW
國安人員利用總統出訪走私私菸,該當何罪?
夾帶大量免稅物品入境的行為,會觸犯什麼法律?一般人與公務員有什麼不同?攜帶多少免稅品合法?而包庇走私的公務員,會被處罰嗎?
2019/07/26 | 余杰
對香港充滿血腥之氣的詛咒,中國已成喪失人性的屠夫之國
中共的邪惡不是憑空產生的,不單單是被馬列主義這種「外來思想」所毒化,而是中國文化自身就蘊含了致命的毒素。因此,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一分為二是毫無意義的,是自欺欺人。
2019/07/26 | 讀者投書
川普、安倍、蔡英文都在服用的「排外政治特效藥」
與某個鄰居維持一定程度的緊張關係,是普選民主國家不能說的秘密,而隨著綠營「排外牌」出現鈍化,「台派」便企圖染指「中華民國派」以擴大排外思想隊伍,號稱「中華民國台灣」,概念就是「台獨,華獨一家親」。
2019/07/26 | 許睿洋
俄羅斯「向東看」:普亭的北極政策,為何找三個東邊的東北亞國家合作?
作為能源大國,俄羅斯本希望能將北極納為己用,成為自己的「資源戰略基地」。然而,國際局勢的劇變和自身資金及技術的缺乏,使得普亭必須與他人共享這塊大餅。因此,一開始和西方國家,甚至現在逐漸轉變為與東北亞國家的合作,實乃不得不為的結果。
2019/07/26 | TNL特稿
【出國求職攻略】英國篇:在英國職場文化,「After Work Social」是人際溝通的重要一環
英國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國際人才與企業,加上經濟體規模,決策考量的要素與影響層面很廣,能感受到不同角度看待事情的視野,同時也因為競爭激烈求職不易,工作環境相對高壓,需要自己做好心理建設。
你擔心吃到有毒食品,為何卻放任「有毒訊息」不管?
因為「假新聞」的英文「fake news」其實內容未必是假,變產生了新單字「有毒的訊息 infotox」——有毒食品,侵害的是人民的身體健康,有毒訊息,侵蝕的是國家的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2019/07/26 | 讀者投書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我在畜牧系度過禽獸不如、卻是最愉快的六年
如何讓各有不同特性及德性的家畜禽們長得快、生得多、疾病少也兼顧牠們的動物福祉,其實是門大學問。這可引爆了我的好奇引擎,從大學一路到研究所度過禽獸不如、卻是讀書最愉快的6年。
新式晶片身分證推出前,還有幾大隱憂待思考
2020年,內政部即將全面換發晶片身分證。台權會提問,若未來有越來越多服務,都要求必須使用這張卡的晶片功能才能提供,那該怎麼辦?若發生財務損失,政府是否會把責任轉嫁給個人?
2019/07/26 | 讀者投書
外國專家看台灣稅務案:太多違反正當法律的情況
台灣稅務機關享有過大行政裁量權,司法救濟制度卻未能發揮制衡功能,例如被批評最甚的「查稅獎金」,執政黨的立委卻說那「不是沒有法源依據,只是沒有法律授權」。
2019/07/26 | 好食課
喝純水、逆滲透水,會讓身體缺乏鈣質嗎?
喝純水、逆滲透水不是骨質不好的主因,而用純水、逆滲透水泡奶,更不會造成嬰幼兒骨頭生長的問題。那我們可以從自來水補到鈣質嗎?當然可以,只是補到的量非常少。
為甚麼平時鬧警察「黑警」,有事又要找警察保護?
我們容許警察合法使用武力,是讓他們來保護市民,而現在警察用武力卻是來傷害市民、或縱容傷害市民的人,警黑合作,這種做法,警察根本對不起法律給他們使用武力的權利!
2019/07/25 | FORTUNE
政府有可能分拆Facebook這類科技巨頭嗎?
如果Facebook不同意合作,政府將不得不提出強而有力的反壟斷案件,讓法院迫使Facebook分拆公司。但根據紐約大學法學院貿易監管教授、美國反壟斷和競爭專家福克斯的說法,這不太可能發生。
「買牛排,抽豪宅」,這樣的行銷手法真的合法嗎?
依照法律,贈品的價值不能超過所賣商品價值的二分之一,若是要「抽獎」,最大獎金額都不能超過500萬,而每年抽出的獎品總價值不能超過1億5千萬。
明治維新後,「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如何度過退休生活?
我們知道德川慶喜的生平,大多敘述到江戶無血開城,或者隱居靜岡為止,此後直到去世之間四十多年的歷史,完全一片空白。歷史書和小說,也都是短短幾筆帶過。這段長時間的空白,反而更增讀者想像空間。
有人竟支持元朗白衫暴徒襲擊市民,他們腦中在想甚麼?
仍然有很多人支持白衫暴徒和警察,他們腦中在想甚麼呢?我們可以怎樣回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