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9/01/21 | 精選書摘
《他們先殺了我父親》:我們需要她,而她必須為柬共效忠!
這是柬埔寨女兒黃良的回憶錄,也是所有柬埔寨人民心底最沉重、悲痛的過往。她寫下深刻的記憶,真實地揭露紅色暴政的真相,也展現了生命的堅韌,提醒每一個人都不應忽視世界上正受苦的人們,我們都可以付出那麼一點心力,一同為阻止悲劇而努力。
2019/01/21 | 王陽翎
宮崎駿背後的男人:沒有這兩人,就沒有吉卜力—話說吉卜力
許多人簡單以為「只要有好作品,人們自然會懂得欣賞」,但真的如此嗎?作者從回顧吉卜力工作室的發展史,列舉德間康快、鈴木敏夫對宮崎駿成就傳奇的重要性。
2019/01/21 | 讀者投書
石虎的「10年挑戰」:有些事經過10年,卻沒有變得更好
失去這個物種,或許對台灣的人們來說沒什麼分別,太陽還是會升起,每天還是要吃飯睡覺。但我們是不是要等到我們的後代指著書上的圖問我們「那是什麼動物」的時候,才會驚覺原來台灣曾經有過這麼美麗的生物?
「I'm all over you」——少說一個字,讓你告白變分手
講英文有時候漏個字無傷大雅。但有些字一旦漏掉,意思會完全不同。漏了being,句子從好話變壞話。being看似無關緊要,中文甚至不會特別解釋,但它卻對句意產生直接影響,being代表著某一刻的暫時狀態。沒有being,這兩句話則是指人或事的本質。
2019/01/21 | 精選轉載
韓國瑜會是好市長嗎?先看荷蘭如何讓「花出得去,荷蘭發大財」
從愛情產業鏈、賽馬到賽車,韓國瑜天馬行空政見的最大問題,不在是否敢於做夢,或是高雄能否發展這些產業,而是對產業發展缺乏基礎的認識。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
2019/01/21 | 張福昌
脫歐協議沒過、倒閣也沒過,英國肥皂歹劇還要拖棚多久?
站在歐盟的立場,英國脫歐派只說明了「不要什麼」,卻沒辦法清楚告知「要什麼」,因此後續的談判也很難有新的交集。現在版的「脫歐協議」已是歐盟的最大讓步,梅伊如果再到歐盟來談判,歐盟也不會再做讓步。
2019/01/21 | 精選轉載
多數女性皆有經痛經驗:世界上哪些國家有針對「生理假」立法?
生理假顯然已成為全球性的話題,反對方認為此法規可能會造成反效果,讓女性的職涯發展受阻,額外的生理假也會成為女性領較低薪資的理由,也藉間暗示了月經等同生理缺陷,受經痛影響的女性也會被視為病人對待。
2019/01/21 | Madeleine
致韓市長:高雄轉型國際級大都市,需具備這四大元素
一個城市轉型成國際大都會是個非常疼痛的過程,需要政府的毅力與民間力量的體諒,部分的犧牲,甚至有些政策要做到國家等級的才可以改革。
2019/01/21 | 劉威良
看見百萬難民就痛罵梅克爾,但他們替德國創造了「難民經濟」
德國因為過去人口老化,醫療支出多於收入,但自有難民以來,難民多是年輕人口,醫療開支相對少,而他們現在已經在墊付的退休金,也讓長年退休金虧損連連的情況如遇春雨。
以希臘羅馬神話命名的八大行星,這些天文詞彙你一定要認識
那你是否有發現到這些行星的名字,跟西方羅馬神話中的神的名字非常有關聯呢?沒錯,除了地球(Earth)以外,其他行星都是以羅馬神的名字命名的喔。讓我們一起來認識這些神以及祂們跟星球的關聯吧!
2019/01/21 | STS多重奏
《照護的邏輯》導讀講座場記:看重實作、持續修補,讓生活好過一點
講者最後以書腰的文字「選擇的邏輯,病人跟悔恨綁在一起;照護的邏輯,如果出錯了,你不必責怪自己,就繼續做點什麼吧」為整場活動作結,並且強調很多時候我們要做的其實是「看重實作,認可狀況會很多,持續嘗試修補工夫,讓生活好過一點!」。
2019/01/21 | 謝宇棻
以色列成功蓋了高牆,仍無法阻絕邊境的難民潮
以色列雖在2014年完工以埃邊界的圍牆,搭配相關政策成功阻擋了過去從埃及邊界入境的外國人,但從1977年的越南船民到近一波的前蘇聯國家庇護申請,「難民」仍是以色列的一大問題。
2019/01/21 | TIME
如何漂亮拒絕工作委託,而且完全沒有罪惡感
有時拒絕對方就是肯定自我,回絕你不願意做的事情意味著對你的自由、心智以及對你最重要的事情表示肯定。只因為你想要在工作上表驗良好,並不意味著你想要讓自己操得半死,並把別人的需求擺在自己之前。
2019/01/21 | 讀者投書
敘利亞手作,在異鄉的土地:社會創新如何做到戰後復原與婦女賦權?
因為在伊斯蘭文化中,男性並不習慣女性在外工作,「婦女工作」在其觀念裡本質上即不被肯認,但Muhra的運營不會刻意改變婦女的生活型態,而是透過讓婦女能兼顧家庭又可以增加收入的方式,逐步改善婦女的地位,亦達到難民家庭經濟自立的良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