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8/09/20 | 漫遊藝術史
邁向全球化國際藝術中心之路:泰德美術館收藏展示簡史 (上篇)
泰德藝廊創建初期,「英國藝術國家藝廊」雖然有專屬建築空間,但在經營上需聽從國家畫廊的指示。泰德藝廊要如何發展,事實上決定於其與國家畫廊、大英博物館、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等其他國家級博物館的關係⋯
2018/09/20 | 精選書摘
《白銀帝國》:大清帝國鬧銀荒,真是因「鴉片」而起?
如果知道白銀外流的原因不僅僅是鴉片,那麼我們是否能更進一步去探討,白銀外流是否真的導致清代的隕滅,如同大明帝國的邏輯一樣?
2018/09/20 | 精選書摘
《白銀帝國》:晚明白銀流入中國,成就了「西門慶們」的生活
仔細閱讀對比,就可以注意到《金瓶梅》是與以往古典小說截然不同的經濟世界。全書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多達三百餘人,幾乎達到全民皆商的地步,即使不從事商業,也呈現商業氣質。
2018/09/20 | 精選書摘
《打敗NASA上太空》成功篇:為了通過視力檢查,我努力使用邪眼聚焦
我33歲了,大多數時候,對於生活中最重大的問題,答案總是「也許吧」。星期一上午,這次的答案要嘛「是」,要嘛「否」,不管是哪一種,我整個人生將從此不同。星期天晚上,我把丹尼爾放上床。他才剛9個月大,我還記得,我俯看著他說:「明天我們就會知道,你爸爸是不是太空人了。」
2018/09/20 | 精選書摘
「抑制食慾」的用餐順序:蔬菜、蛋白質、澱粉,應該怎麼吃?
其實,只要改變進食順序、了解食物的營養成分、吃對分量,就可逃離胖胖危機,還可協助調整餐後的血糖平衡。
2018/09/20 | 精選書摘
手搖杯喝半糖減輕罪惡感?糖量照樣爆表
喝飲料本身並沒有錯,也有許多相關研究指出,茶葉對於人體有一定程度的好處,但飲料中也潛藏慢性疾病的殺手──過量的糖分。換句話說,只要懂得控制糖分攝取、選擇優良的糖類來源,喝飲料似乎也不再那麼可怕了。
2018/09/20 | 精選書摘
《席捲世界的日本建築家群像》:乘上1950年代全球化主義波瀾的明星建築師們
本章介紹的是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SANAA、坂茂、青木淳,以及2020年東京奧林匹克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的設計者——隈研吾,這些195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們。直到四十多歲還被稱之為年輕新秀的這個建築業界的生態當中,這群在泡沫經濟破滅之後才展露頭角的建築家們,礙於東京的建築需求變少,而不得不轉往地方及世界尋求發展與活動的機會。
2018/09/20 | 精選書摘
《打敗NASA上太空》失敗篇:我犯了個錯,這就是為什麼我第二次申請會碰壁
她要我去詹森太空中心拿一份簡介資料。我回家後讀了,內容相當簡單:到哪裡去、穿什麼衣服等等。接著我翻開視力檢查的部分,上面寫著:「你會接受一系列密集的視力檢查。我們要求你們當中戴隱形鏡片的人,檢查前2個星期不要戴。」我讀到這裡,知道自己有麻煩了。
2018/09/20 | 精選書摘
唐君毅哲學論探:生命政治與倫理政治,唐君毅與鄂蘭的不同
唐君毅保持文化與政治的適當區隔,容許在這種區隔中變化的空間。政體不僅僅作為統治的形態,也是生活為某種統治形態的表現;或者,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差異有變動的可能,這是生命在共同的生活形式下所開展出的。
2018/09/20 | 精選書摘
唐君毅哲學論探:宗教並不與哲學矛盾,唐君毅的超越與感通
唐君毅認為在中國的天地信仰中,並不排斥超越性,並具有內在性的特徵。但是,中國宗教的獨特性在於以天地人三才之道所樹立的宗教觀,而與其他宗教有別。
2018/09/20 | TNL特稿
從澳洲航行到台灣的「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如何重啟一絲不掛的身體論述(下)
裸露身體在藝術性的討論其實一直都存在⋯無論是從澳洲或到台灣的巡迴展,以及台灣藝術家裸體展覽的初試啼聲,都不得不讓我們正視,裸露身體在社會上的意義,不該被侷限於道德框架,而是自然而自由的存在。
純網銀賣保險,誰最可能被淘汰?
今(2018)年3月金管會宣布開放兩家純網銀設立,8月中旬公布純網銀相關修正辦法,預計10月底公布純網銀的業務細則、11月開放受理申請、明年5月公布榜單,最快明年底,就能看見台灣第一家純網銀的誕生。
賴床、起床氣、失眠、愛睏、夜貓子,這些英文怎麼說?
如果看到“sleep over”就直譯的翻成「睡過頭」可就大錯特錯了(睡過頭其實是overslept)!這個外國人很常用的片語,意指到友人家過夜。
2018/09/20 | TIME
德東難民衝突,是愛國心展現的「暴民正義」?
肯尼茨這起事件正反映出近幾年德國的移民議題越來越令人擔憂,去(2017)年的選舉梅克爾的政黨因這個決定慘遭滑鐵盧。
專家:蓋水壩的趨勢錯了,非洲有可能「大停電」
一場大旱可能會同時侵襲許多國家,那些依賴區域供電、自身沒有水力發電廠的國家也不例外,而南非就是其中之一。
2018/09/20 | 精選書摘
木下齊:參與「地區營造」,當好人不是第一要務
在地區裡開展事業時,最先迎來的困難是「被討厭」。即使自認是為地區好的提案與行動,也難以在一開始就受到所有人歡迎,反倒是遭反對的情況比較多。我也曾因為在最初投入地區活動時經常被讚賞,而變得隨時都在留心「該怎麼做才能得到大家的稱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