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從駱惠寧、夏寶龍兩項任命看中共的「香港事務新架構」
種種跡象看來,無論是已經遠離權力爭逐行列的夏寶龍,還是匆匆南下的駱惠寧,充其量只可在未來兩年「二十大」各派鬥爭方興未艾、勝負尚未見分曉的時候,在對港決策中權充過渡角色。
日本機車製造商如何博得越南人歡心?造型要好,性能也要可靠
越南人對於選購機車的喜好,主要取決於外觀,但前提是車子品質依然要好。而日本機車製造商早已領會此消費者洞見,提升產品品質,確保零件供應足夠,減少維修費用,最終奪得市場先機。
2020/02/18 | Daphne K. Lee
喜劇之王周星馳:星爺魔力不再,反映香港文化的興衰與危機
作為電影導演,周星馳無須為瀰漫香港的無助感負責,但他是一個懷舊時代的象徵。我們這一代人在英國殖民和中國專制政權交會的十字路口成長與茁壯,而形塑出並代表著香港文化的喜劇之王則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文化領航。
2020/02/18 | 彭振宣
【關鍵真彭派】「口罩之亂」最棘手的不是假消息,而是民眾在資訊混亂下的「理性」恐慌
要解決口罩之亂,真正的關鍵不是在政府要不要干預市場機制。而是在於政府或民間(也就是市場自己)能不能做出具體的行動去化解「恐慌情緒」跟「資訊混亂」。
2020/02/18 | TenMax ADTech Lab
【一週科技趨勢】為什麼AdBlock的使用率,手機和桌機相差超過兩倍?
Google在近年透過各種方式阻礙AdBlock,但其實這些舉動反而為市場上其他競爭者敞開一道大門。
2020/02/18 | 問8
缺牙怎麼補?淺談「植牙」二三事
缺牙建議及早處理,有傳統牙橋、活動式假牙和植牙三種方法,其中植牙是現在我們常聽見,實際上也相當普遍的一種選擇。
2020/02/18 | Esor Huang
影片自動上字幕!免費軟體pyTranscriber,10分鐘搞定一小時影片
這個稱為「pyTranscriber」的免費軟體,不需播放影片,就可以自動轉字幕檔,所以速度會快上好幾倍,一個10分鐘影片,不到1分鐘就完成字幕。
2020/02/18 | 鹹派
「血肉果汁機」團員大異動,樂迷稱「在情人節被分手」
正當大家開始期待《血肉果汁機》會有更多的演出,卻無預警的宣布吉他手阿慶、貝斯手大君、鼓手柏瑞正式離團,許多樂迷紛紛哀號,甚至懷疑《血肉果汁機》是不是要解散了。血肉果汁機後續的動向如何,為何一次退出一半以上的團員,仍然在樂迷中沸沸揚揚著。
2020/02/18 | 林兆榮
如果睇成龍、方中信學做警察,會變成點?
100套港產警察電影,起碼有99套有涉及嚴重違反警例情節。以戲論戲的話,無他,拍一個公務員,根本無戲做。但如果喺裡面學點做警察的話,會變成咩警察?
2020/02/18 | 精選轉載
以傳統的名義:校園裡論資排輩的「SOTUS」文化,何以在泰國爭議不斷
泰國的大學迎新活動SOTUS,源自於英文的Seniority、Order、Tradition、Unity、Spirit的頭字縮寫,強調對長輩的服從、秩序、傳統、團結和精神。
2020/02/18 | 李華
得了「武漢肺炎」的中共,政治和科學啟蒙都不缺——最缺的是德
政府帶頭不尊重科學,甚至搞偽科學,矇騙社會大眾。首先,不懂科學的人羞辱懂科學的人。最先預警疫情的那8名「造謠者」,後來被證實都是專業的醫師,但是當地的員警偏偏就敢指鹿為馬,強迫專業的人員簽訓誡書。
2020/02/18 | 精選轉載
身為航太系畢業的原住民族青年,我對「飛鼠一號」超級火大
從知本光電案、到今天的南田火箭案,問題的癥結根本不在「廠商好不好、友不友善、或是回饋有多少」,而是整體從規劃到執行的程序,到底尊不尊重部落、符不符合原基法的精神。
2020/02/18 | 精選轉載
選擇要當「中國台灣居民」,就得承擔失去台灣公民權利的風險
正所謂「投資一定有風險,申請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當申請「台灣居民居住證」的那一刻起,應該是已下定決心要當「中國台灣居民」,但無論選擇作為「中國台灣居民」或是「台灣公民」,既然要享有其權利,也必定會有其義務與風險。
2020/02/18 | 劉威良
獨裁不死,黑箱猶在,傳染病防疫悲劇將永存中國
醫護人員是這場防疫戰中最慘重的傷兵。這傷兵不能選擇戰場,更不能退卻,他們知道保護的防護衣物不足,但他們卻連畏懼的資格都不被允許,他們只能被迫投入救人,最終卻連自己也救不了。
2020/02/18 | 伊佳奇
陳時中應對「武漢肺炎」表現可圈可點,何不運用到「長照2.0」?
武漢肺炎是一種急性傳染性疾病,本質上,與長照政策不同。長照是慢性病照護與管理,結果衛福部就以慢郎中方式面對,但兩者決策態度與方式應是一致的,以快速有效方式來落實民意、滿足民意需求。
2020/02/18 | 德國之聲
中國「區域一體化」在肺炎疫情面前不堪一擊
中國的大一統的制度是不是能夠很好的應對外部衝擊?疫情之下,宏觀經濟學家沈凌看到了一些令他驚訝的極端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