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最黑暗的時刻》中的大不列顛大法官
西蒙在兩戰之間的英倫政壇叱吒風雲,加上在邱吉爾首相麾下身居大法官高位,職掌橫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卻未能進入戰時內閣。
2018/01/24 | 葉郎
【電影冷知識】勒瑰恩 vs. 菲利普狄克,兩位大師的奇幻神交
終其一生,勒瑰恩和菲利普狄克從來沒有真正見到面,而是以一種微妙的方式互相影響對方的作品——筆仗。
2018/01/24 | 讀者投書
當國族認同搖擺不定,台灣青年應該向外「尋根」
根據民調,2014年後「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比例逐漸攀升,當國族認同在台灣島內不斷淪為選舉的口水,年輕人應該嘗試向外追尋,待倦鳥歸巢之際自會找到改造國家的方法。
別再雞同鴨講!四招解決「隔行如隔山」的溝通難題
倘若溝通技巧不足,不僅使溝通成本增加,更糟的是結果與預期落差太大。專欄作家Poornima Apte就此情境提出四大解決方案,讓跨部門溝通更順利。
2018/01/24 | 觀念座標
你有聽過「端粒」嗎?它是防止細胞老化生病的蓋子
在某些人體內,端粒縮短的速度非常慢,所以他們可以長期享受健康有創造力的生活。然而對某些人來說,端粒縮短的速度快,疾病來臨得也快。
2018/01/24 | TIME
塗抹式的男性激素避孕法?2018年展開試驗
迄今規模最大的「男性激素避孕法」臨床試驗,預計將在2018上半年展開,男性受試者每天要在上臂及肩膀塗抹含有合成激素成分的凝膠,而研究人員便會追蹤凝膠對受試伴侶的避孕效果究竟如何。
尖塔下的星空:伊斯蘭的天文學家群像
其實在過去的一千四百年中大部分的時間裏,伊斯蘭文明都是地球上最進步也是最強勢的文明,只有東亞的文明差可比擬。相形之下,西歐文明只有在最近這兩、三百年才一躍成為世界霸主,算是後起之秀。
2018/01/24 | 林澤民
p值的陷阱:為何頂級方法論期刊做出禁用p值的決定?
在近十多年來,不只是政治學界,而是很多學門,特別是在科學領域,有很多文章討論傳統統計檢定方法、尤其是p值統計檢定的問題,甚至有位很有名的統計學者,Andrew Gelman寫了篇文章,叫作The Statistical Crisis in Science──「科學的統計學危機」,說是危機一點都不言過其實。
2018/01/24 | 讀者投書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威權者的惡行,來自愛國心的錯覺
普通人民面對威權,是完全沒有聲音的,因為我們不會、也不敢跟這樣巨大的權力起衝突。直到這隻手伸到了我們的脖子上,掐住我們的喉嚨。
《韋瓦第效應》:當刻板印象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吸引力法則是鬼扯的,不過既然刻板印象有負面的心理作用,我們或許也可以猜測,其他正面的說法可能會有正面的心理作用。想想看,如果我們能讓一個人真的相信他一輩子的表現都跟族群能力無關,那會有什麼效果?
接招吧父權主義者!在你們收拾髒襪子時,有位女性科學家正在拯救生命
以慈善家形象示人的托博耶夫被形容為「大大的偽君子」,「對托博耶夫而言,女人似乎可被分為兩類:服務他的──好比他的妻子,與那些幫他賺錢的──好比他公司的職員與客戶。」
2018/01/24 | 精選轉載
美國計畫外太空採礦,中國人大概只會問「月亮能吃嗎?」
身處中國折現率那麼大的環境,人的行為會和折現率小的地方不一樣。在中國,談未來太沉重,談未來「太不值錢」。未來能賺到的錢,不是錢,再多的錢折回到現值,也差不多一文不值。
2018/01/24 | 讀者投書
平民取得發聲權後12年,我們在YouTube上看到了血腥卡通
YouTube的興起把以往被政商掌握的話語權,下放到一般民眾手中,然而時至今日,我們卻在網路上看到越來越多血腥和性隱喻的山寨動畫,有些人怪罪平台和流行文化,但到頭來,真正為惡的還是背後操作的人。
嗆主管黑心挨告毀謗,可不能用「我只是寫部落格」脫罪
現在人常喜歡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把部落格當作自己的世界,然而因為文章公開,滿足了「公然」的特性,指名道姓的批評很容易被告毀謗。
別再浪費錢了!維骨力因為無療效,被踢出健保給付
衛福部健保署日前決議先取消「維骨力」等葡萄糖胺藥品的健保給付,民眾日後得自費購買。因為,經醫師骨科與外科的公會評估,維骨力對於緩解退化性關節炎疼痛等的療效不明確,所已決議等含葡萄糖胺成分的31項藥品率先實施。
2018/01/24 | 顏惠結
台電行動支付兩年目標僅20萬戶,其他1,362萬去了哪裡?
政府推廣行動支付由國營企業開始本無問題,但具有1,382萬戶的台電,設定的2020年目標卻只有20萬戶,達成目標僅1.45%,令人不知道是配合政策還是虛晃一招。
2018/01/24 | TIME
「按摩」真的能帶來實質的健康助益嗎?
各種好處仍有爭議性。有些研究發現,僅有非常薄弱的證據認為按摩具有減痛效果。同時,當提及按摩帶來的種種益處時,有一個很大的障礙是費爾德與其他研究人員難以釐清的:要設計一種完全去除「安慰劑效果」(placebo effect)的按摩法幾乎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