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f Lin
資訊圖表|資料新聞
看更多
0追蹤者 0追蹤中

參與議題

但還是需要特別說明,這次公投一直都只有「意見發表會」,但許多人都把它當作辯論會,甚至有人期望雙方針鋒相對到血流成河,確實只想追求「娛樂性」...
他開始的問題是「為什麼偏偏是德國有這麼多拒絕接種疫苗的人?」,但後續的文章論點卻沒有回答到這個問題,而是在怪罪政府沒有強制人民接種疫苗。 原本是期待在文中能看到那些鼓吹不打疫苗團體的想法或作法,畢竟這些團體在過去就已經常常成功鼓吹不打疫苗,例如:2015年美國又出現麻疹流行,背後就是被鼓吹不打疫苗。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470
即使有這樣的影像證據,相信中共官方還是會持續否認,而相信者仍會相信,不信者仍會不信。如何能停止這個慘劇,需要有別於過去的作法。
如果確定是血清內某些因子造成,或許這個疾病,不是由常見的病原體造成,而是類似狂牛症,狂牛症是由蛋白質傳染,而非病毒、細菌、真菌等常見的病原體。
武漢肺炎大流行,考驗著民主國家如何在「社會群體利益」跟「個人選擇自由」這兩者間取得平衡。推薦可以聽聽以下連結的podcast,裡面訪問了幾位疫苗猶豫者,聽聽他們的心聲。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before-monday/155433
有個說法是水太少,所以開花狀況不好,影響結果。今年價格可能也會比較高。
我覺得這個對聲音恐懼的例子,或是文中關於饑荒反應的遺傳,都需要小心驗證。表觀遺傳學確實是在談DNA的後修飾作用,以及如何影響個體的差異,但就我所知這都還是指個體的外觀差異。至於上述的心理影響,在研究上必須很小心去驗證是否存在家庭教育等等外來影響因子。